正在载入...

上帝的礼物——NX弟兄 、XJ姊妹访谈

我觉得每一个去户外的人或者不去的人,都经历了很多以前在每周例行的主日敬拜日子里经历不到的事情,很多以前想都没想的事情,这一年都经历到了,我觉得每个人在经历那些真实的考验,活出神的话语的时候,属灵生命真的会有成长。

问:户外敬拜已经近一年的时间,讲讲你们自己的经历吧。 

NX弟兄:第一个阶段就是刚开始户外的时候,应该是从3.27到户外敬拜的前面几周,然后那个时候心里比较简单,就跟09年的时候一样,没有考虑到那么多后果,4.10当天,一到现场就看到警察如临大敌,那阵势让我觉得这个事情好像超乎我的想象了,一下子心里就紧张起来了,所以第一次当警察把我们围成一圈要把我们赶上车的时候,其实那个时候我是不愿意上车的。我觉得我来这里就是要单单敬拜神,为什么要主动去上车?我好几次想脱开就走了,因为我觉得没必要一定要被他们抓走,然后我就想躲,但是警察就直接盯上我们两个了,最后就被抓了。被带走之后觉得当天真的经历到神特别的怜悯,一进到(彩和坊小学)院子里面就听到弟兄姊妹在唱歌,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是挺软弱的,比如说警察认为唱诗声音比较大,呵斥我们的时候,我一般就比较退缩,但是身边一些姊妹特别坚强,她们觉得自己敬拜还没有完成,就按照敬拜程序继续走,就比较坚持。但是我一般听到这种情况唱歌声音就慢慢变小了,心里有点软弱吧。然后也还有一点特别感谢神,我所在的地区属于昌平管辖,一开始昌平是公认的最轻松的地方,前面一个多月到两个月的时间吧,一般比较早被放出来。

问:怎么个轻松法,能形容一下吗?比较其他的比较不轻松的地方有什么差别。 

NX弟兄:前几周昌平的弟兄姊妹基本上就是从海淀中关村附近被接走之后,拉到昌平区的一个宾馆,有民宗侨的人过来谈,警察也是协助性的,不是主导型的,因为他们想先从民宗侨开始,做一些思想上辅导工作,所以一进到宾馆,他们的态度特别好,直接先就安排到一个会议室,管饭,菜还挺好,前面两三次左右吧。后来当地的派出所或者居委会过来把人接走,基本上四五点最晚八九点都出来了,也没有再扣留多长时间,我觉得这也是神比较怜悯吧。

还有一点,我觉得神怜悯我们的地方就是神没有给我们那样一个试炼,没有把我们关得很久,也没有让我们签保证书。我觉得对我来说,那个是比较严重的,因为对我来说,如果我写了之后我会比其他的弟兄姊妹更软弱,可能会一蹶不振或者是有更长的时间才能够走过这个坎,这也是神比较怜悯我,没有让我面对这样一个试探,所以回过头来看,第一个阶段神是超然的保守。然后也是特别感恩的地方就是,我们租的房子是教会弟兄姊妹的房子,最早的时候没有那个意识说我们要保密,保密工作、保密房子什么的,所以我们一开始就有什么说什么,所以他们也不会为了要住址、要单位等信息把我们关很长时间,我们虽然比较笨,但是神也是在这样的事情上比较怜悯。在工作上面我们的态度也是反正不怕你们怎么样,所以就直接的把我们所有的信息都告诉他,他们想来就来呗,觉得这个事情既然是神带领的,前面无论是工作还是住址,神要怎么带领就按着他的意思,我们就愿意跟随神。所以到目前为止,神都特别保守,我们也没有被搬家,居委会和当地的派出所也拿我们房东没办法,因为他们也打过电话,打过电话之后一听说他也是守望的,然后就再也不打了。在工作上面他们找过几次单位的领导,然后领导也和我谈过几次话,主要是说要注意安全了,然后其他的也没说太多,所以我觉得也挺感恩的。第一个阶段我觉得我们因为在我们的领受方面跟教会是一致的。所以我们两个还是很积极的,就是参与户外,所以也是特别的蒙恩。

第二个阶段,教会发生一些事情,就是一些弟兄姊妹和牧者的离开,心里特别难过。因为其中的一个牧者在之前也是因为一些事情离开过,那次我那也是特别难受,但是这次我们比较清楚地知道,他们的领受和我们不一样,既然这么清楚,有这样的一个表达,我觉得也是带着祝福的心,可以更加释然一些。相对其他弟兄姊妹来说,我觉得他第一次离开的经历使我这次可以更加成熟地面对。我记得第一次的时候,当时我和诗班弟兄姊妹特别不理解,甚至质问教会,那一次,教会众同工基本上都到场了,我情绪很大,觉得教会怎么会是这个样子,但是不知道中间具体发生的事情。这一次我特别能体会当我们在质疑教会的一些决定的时候,其实我们往往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教会的牧者们承受着多大的压力,而且我们所想到的,我们所体会的一些情绪,很多时候他们体会更深,所以特别感恩,在这里特别感谢众牧者,对我们年轻弟兄姊妹不合理情绪的一些担待。在过程中也有很多不解,祷告的时候也会问上帝,为什么是这样,但是还是在忍耐中等候,然后看上帝的心意吧,我也相信神的旨意奇妙难测,将来有一天我们回过头来看的时候,也感谢神这样的计划,这样的安排,是超乎我们的想象的,这是第二阶段。

问:我自己第二周第三周也去了,去了就发现自己上不去那个平台,绕着转圈,因为你也经历过第一周那种阵势,第二周第三周你们是怎么上去的,跟第一周一样吗,没什么感觉吗? 

NX弟兄:第一次结束之后,教会说如果平台附件有警戒线的话,弟兄姊妹可以找附近的地方聚会。我记得周六晚上我们住在LY家,那天晚上风特别大,祷告的时候觉得自己心里有恐惧,也明显感觉到有一种黑暗势力在压制我,不能释放,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办。头天晚上乌云特别多,但是第二天云少了,但是还是有风,我们就去,我们的计划是先去平台绕一圈,看看有没有警戒线,一开始绕圈,不敢绕小圈,因为小圈警察很多,有些警察也都认识了,然后就绕大圈远远地看着,看到弟兄姊妹也不敢正式打招呼,就对一下眼神,点一下头,然后就偷偷摸摸走了,这样子走了一圈之后,我们和其他弟兄姊妹集合就去了海淀公园,一进到海淀公园还没进门口,就发现被盯上,一开始我也没太在意,因为公园门口停了几辆警车,我觉得是正常的那种治安巡逻之类的,后来进去就发现有几个人跟着我们,我就想怎么办,那我们就往深处走呗,回头看看他们跟不跟,后来有几个姊妹,她们就分开了,她们就觉得这个目标太大,就分散去各自找地方。我们和约好的几个弟兄姊妹越走越远,越走越远,当时我就觉得敬拜已经开始已经很长时间了,我觉得我们不能一直在那里走,不敬拜啊,那怎么办?我就说就在这里敬拜吧,我们已经从平台被赶到海淀公园了,从海淀公园一开始宽阔的地方被赶到更深处了,就坐下来敬拜,开始唱了一首歌,警察黑压压的一片,加上保安加上便衣,加上公园的工作人员,就把我们带走了。第二次的经历,感觉很特别,一退再退,后来神说不能再退了,就在那里被带进去了。

XJ姊妹:复活节那次是我们去的路上,就突然有一个念头如果警戒线没有了,怎么办,我们上还是不上?想了一秒钟就不愿意想了。去了现场以后,一看,呀!真没了,就后悔想为什么路上没有再多想一点。到了现场需要马上做决定了,当时就懵了,就是上还是不上呢?因为在外面绕圈走是一回事,你要是自己上去被带走,那个步子是很难迈出去的,当时我们两个心里特别复杂,又想敬拜,又不敢上去,害怕极了,当时我们俩就顺势进了家乐福广场的地下,当时为什么选择去那儿?因为我们需要有一个地方缓和一下,我们情绪还有里面的思想都很乱,我们需要调整一下,所以当时我们就说,先下去看看神要怎么带我们,如果上去的话,我们会遇到什么事情,我们怎么回应,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下去以后,遇到一些弟兄姊妹,他们说复活节大家一起敬拜神,要找一些弟兄姊妹一起别的地方聚会,当时我就觉得挺难过的,我就觉得既然警戒线没了,要上大家一起上吧,我觉得自己上太单一了,为什么大家不是不约而同地上去,就几百人一起上去,这个好像跟第一周4月10号那天一样的,一起上去,这个会更有力量,我心里很难过,也有埋怨,我就觉得为什么你们要去另外一个地方聚会,为什么不上去,后来我们俩就跟神哭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我们俩心里面其实当时很清楚,不管什么节日,教会说的统一的时间和地点是在那个地方,对我们俩来说就是上去,但是还是不敢,所以我们俩就一起祷告,这是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当时就一起在那里低声祷告,希望神可以帮我们,我们特别特别软弱,我们俩几乎都是又抖又哭,就是很真实的经历,争战特别大。害怕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我们这么上去了会不会触犯什么,法律知识很欠缺,不知道我们去了被带到派出所之后会发生什么,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以前没经历过,我们祷告之后,心里面稍微安静了一下,就把那个事情交托给神,然后我们俩拉着手就上去了,上去之后发现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吓人,就是如后来我们每周经历的一样,被警察喊住,被警察说说,最多推推你呀,给你拍拍照啊,然后就说点难听的话呀,就把你带到他们集中的一个地方,然后就开始登记,再后来看来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但是那一周对我们来说就是特别的经历,对我们俩来说是在神面前做一个决定,是听神的还是体恤我们肉体的软弱,那个争战是我认识神以来最清晰而且是记忆最深刻的一次,特别感谢神,最后得胜了。

问:我的感觉是410之后的那几周是最难的,比之后的任何一次都难,我当时都上不去,在下面转了好几圈,都是上不去,所以我觉得那几次是最难的。 

XJ姊妹:当时我觉得如果是肉体上受什么苦还说得过去,但是那时候灵里面的恐惧是特别大,当时好像有一种黑暗的东西压过来,你就被他控制着,那种被控制的感受特别难过,压得都喘不过气来,后来真的觉得,其实如果进到派出所肉体受苦,这反而是最轻松的,只要你灵里不软弱,这比什么都轻松。

 

问:再往后,这些经历有什么变化吗? 

NX弟兄:是这样的, 9月中旬之后有一周,那段时间我们周末是不回家住的,一到周末我们就各地借宿,那一周要参加一个婚礼,要预备带一些东西,都放在箱子里,周五一早就拉出行李箱来,周日上午我们又拉着行李箱上去了。到了平台下面,一开始他们不让过,我们就拉着行李箱走,到那个平台的北侧,就在平台边上一个树丛边敬拜,唱着唱着,就来人就给我们带走了,到了派出所分流,昌平的国保特别生气,因为他原以为我们两个不去了,没想到我们又出现了,后来他就一直问XJ怀孕了没,XJ说不知道。

XJ姊妹:我当时被单独叫出去了,因为我们等了好久昌平的国保才过来了,然后看着我们在这里,他们很气愤,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以为我们俩是不会去了。当时他们就把我叫出去,到旁边问我,你是不是怀孕了?我突然就觉得,你是一个陌生的男士,我为什么告诉你这样的事情,我说我没有任何义务告诉你。他说那就是没有怀孕了,我说我不知道,你想知道什么你自己去查,不要在这里问我,我不可能告诉你这样的事情。后来他们说,亏我们以前对你们那么好。但是我记得以前也没对我们怎么好啊,曾经在派出所椅子上过了一整夜,没有什么特别好。到了时间,他们商量商量,就决定把我们带回当地派出所,在路上的时候,那天我觉得特别困,车已经到了立水桥了,他们突然接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就叫那个司机靠边,靠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说你们俩下来,然后我们就觉得挺纳闷的,已经被他们控制,反正下来就下来呗。他们说你们俩自己回去吧,还让我们好好想想以前对警官说的话,我们又更纳闷了,说过什么话?后来我们就下车了,就去找附近的公交车站了,我觉得很不舒服,很难受,憋着气,很恶心,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所以当时NX就说,我们俩去医院查一查,要不就生病了要不就怀孕了,赶紧去查一下吧。结果去医院一查,怀孕了,国宝真是未卜先知(笑)。

问:那他们怎么知道会比你们都先知道啊? 

NX弟兄:是这样子的,之前有一次是周六,在我们家,他们看着不让我们出去,那次起了比较大的冲突,因为我们要去买菜,他们不让我们去,我们特别生气,XJ特别坚定一定要去,后来他们几个人就拉住XJ,我这边被另外一个警察给拉着,动不了,那段时间我们正在准备要孩子,看到XJ被他们拉住不能动,然后我就喊,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你们要放开她,她有可能怀孕了。估计那个时候他们就开始留心那个事情了,所以他们认为XJ可能怀孕了,就想当然以为我和她以后就不去了。

XJ姊妹:那天我很坚持,但是他们男士力气比较大,我跟他们拉扯的时候,我就虚脱了,整个人瘫在地上了,然后,所以NX看到就紧张,比较着急,就喊了一下。但是那周之后,我们去户外也被他们关在派出所过了夜。

NX弟兄:XJ怀孕之后,我们就去得很少了,圣诞节之前倒数几周了,XJ强烈表达要去,当时觉得不去以后就没机会,后来还咨询了小白牧师。

XJ姊妹:是这样子的,其实是因为我很想去,我觉得应该去,就因为怀孕了就不去了吗,这没有什么理由,哪有怀孕了就不去敬拜了,我当时就觉得应该是要去。我孕前期反应有一点大,情绪不太好,吃不下什么东西,因为前面三个月比较危险,我估计去不了了,但是NX可以去啊,所以我就劝他去。有一周他早上直接出去了,他们没有发现,他在平台附件就被带走了,当天晚上被关在派出所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才出来。我妈当时在这照顾我们,她担心NX怎么还没回来啊,我就说他白天有事情,没告诉她具体的事,我妈就一直问,老人家估计猜得到我们这有事,因为老有人按门铃,老有居委会的人在楼下,我妈就说好奇怪啊,怎么老有些人在楼下对着我们这个门口,我当时说以后有机会的时候会告诉她的。那天晚上我妈妈实在非常担心NX,一再问我,我说那好吧,我现在告诉你,然后我就告诉她我们教会的来龙去脉,我妈的反应就特别大。因为妈妈的情绪比较激动,我在网上请大家为妈妈祷告,当时恩平师母在飞信上和我聊,还很关心体贴我的感受,告诉我很多很多的事情,其实我当时心里很平安很喜乐,我觉得,NX一个人去面对这个事情很好,作为他的妻子,我很感恩。当天晚上我还睡得可踏实了。

孕中期以后,我想再去平台,可我每当想起恩平师母发的那些短信的时候,我就害怕我们去了会让他们担心,我也怕被长辈说不顾及孩子之类的。所以我请NX去开小组长会议的时候帮我问一下小白牧师,因为小白牧师说过,想要去的人来找我,其实我就想听听小白牧师的意见,他只要不说不能去,那我就去。

NX弟兄:所以就在圣诞节前两周,我们又一起去了平台,没有成功登顶,走到二层被带走了,带走了之后,那天因为XJ有孕在身,就比较早出来了,

XJ姊妹:也是昌平这边把我们带上车了,正要走的时候接了一个电话,我们就被放下来了。

NX弟兄:那次之后,恩平师母跟我说,可以停止下,先别去了,多考虑家里。现在的确不方便去了,心里还是有一些失落的,从跟大家的关系上面,情绪上面还是我觉得参与度少了,感觉跟大家有些远了,而之前我觉得每次去一次,即使就是心里承受很多压力,有很多争战,回来之后还是恩典满满的,跟教会的弟兄姊妹的关系更加亲,跟教会更加同步。现在常常在家里两个人在敬拜,觉得还是有一些难受,所以特别想念弟兄姊妹。

问:你们对教会目前的状况有什么看法,对将来教会有什么盼望? 

NX弟兄:其实在圣诞节之后的一两周时间,个人理智地想了很多事情,但是想不通,低潮了一段时间,觉得到最后是这个样子,一个没有想到的结果,心里非常困惑。目前我真的是盼望神能为我们开一条道路,开一个出路,怜悯我们,怜悯教会,真的是一年了,一直持续这样下去,对我们来说,生命能承担非常有限,当然神最知道我们,我觉得对我们来说神当然知道我非常有限,这一年神一直在托着我们,特别感恩,但是求神来怜悯我们,包括怜悯我们中间很多其他弟兄姊妹,因为长期不能聚会,各种生命软弱,包括不能去户外一些生命的亏损,所以真的求神来怜悯教会吧,怜悯我们,使我们能够尽快走出这样的一个困境,当然最大的期望就是神赐个我们所当得的地方,就是大恒,让我们能够进去,也是解决问题目前最好的方式。

关于教会整体聚会,我的看法和教会是一致的,不可能往回退,往回退的意思就是回到06年的那个状态,分散到不同的聚会点。即使分散到不同的聚会点,他们也会做同样的事情,而且会更轻易做到,居委会、片警就随便过来干扰聚会。既然神这么多年的带领如此清晰,不可能否认神的带领,所以我们应当持守神的带领继续的向前走,求神怜悯我们教会,同时还有一个方面就是我们弟兄姊妹就是应该以一个共同的姿态来面对,这是保护我们牧者的一个最好的方式,如果我们现在分散了,回到以前的一种状态,我觉得魔鬼的攻击不会因此而减少,他们会更加猖獗的方式来对待弟兄姊妹。我们只能忍耐等候,等候神的时间,求神真的来怜悯我们 。

XJ姊妹:我想大家的盼望都是一样的,都是可以进到新堂,我记得户外还不到一个月吧,我们就很渴慕能和大家一起敬拜,那时候就特别想,希望大家可以聚在一起敬拜,好怀念那样的日子,但是到现在都还没有等到,都快一年了,我们还是挺过来了。我心里面常常会做那最坏的打算,比如会想如果是守望没有了,我们会怎么样?但是我很坚信的是神的工作依然还是在的,因为这一年的经历,我觉得每一个去户外的人或者不去的人,都经历了很多以前在每周例行的主日敬拜日子里经历不到的事情,很多以前想都没想的事情,这一年都经历到了,我觉得每个人在经历那些真实的考验,活出神的话语的时候,属灵生命真的会有成长。

每次进到派出所之后都会有各样的搅扰,各样的声音,还有各样的自以为义(想要对抗那种不义的事情),我记得有一次进去之后要求是不让说话,也不让读经,那么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祷告,当时有一些弟兄姊妹就是很不满,好像非要说话不可,非要读经不可,我当时就觉得,不让说话不让读经,我还有一样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祷告,然后我就跟神祷告,当时那是第一次经历那种出人意外的平安,就是心里面一点惧怕也没有,而且很奇妙,整个过程好像是回到小时候,在自己家里面一样,很轻松,他们带我干嘛我就干嘛,就跟小孩子一样,而且我里面的那种平安会影响到警察的态度,所以我觉得祷告很管用,神真的透过这些事情来做事。包括我们对不同的人,以前是看外貌看外在,或者是看人的性情,去评价一个人,但现在看的是神怎么怜悯这个人,还有他在你面前经过的时候,你不喜欢,但是神要你看到他就是,这个人需要被怜悯,就是我们的心肠也被改变,变得很柔软一些,愿意为他们付上祷告,而且真心的,我说神啊,真希望你听我们的祷告,我们希望你可以挽救这样的生命。所以我觉得,不管守望今后怎么样,我觉得神都会带领我们前面的路,都一直在工作。

问:还有60多天,家里就多了一个宝宝,你们觉得小孩出生的时候上帝会给他什么礼物呢? 

XJ姊妹:我没想过上帝会给他一个什么样的礼物。我是这样想的,我怀孕的时候正好面对教会的特殊处境,也常常想到我的原生家庭,心里会难过,会有很低谷的时候,这是你控制不了的难过。在神面前,虽然知道神帮我,可是还是灵里面软弱难过的,所以很希望宝宝不要受这个影响,他今后的生命是喜乐的,不管他以后遇到什么,希望他是和神一起面对。我对宝宝最大的盼望就是他的生命充满喜乐,在主的里面。

问:在最后,对教会的牧者和弟兄姊妹,还有什么想说的,还有什么没有说的话。 

NX弟兄:我想说的是,在主里,敬爱的众牧者们,特别感谢你们,在基督里问你们安,这一年来你们受苦了,感谢你们为我们承担了特别多,特别感动,愿上帝祝福你们,愿上帝祝福你们一家人,赐你们平安、喜乐。在这里也特别表达歉意,想起经上的话,耶稣的一个比喻说,在审判台前要将公羊和绵羊分开的时候,其中就说,我饿了,你给我吃,我渴了你给我喝,我坐在监里,你去看我,我没衣服,你给我穿,然后我想到的是,我们中间的一些牧者,现在他们就在坐监(有关部们让他们把家庭变成监狱),也没有机会去看你们,特别的表达歉意,没有去看过孙毅长老,袁灵传道,还有晓峰牧师,向你们表达歉意,希望可以有机会去看你们,然后愿上帝祝福你们。

 

户外访谈 >>

  • 沉淀的感动——CHL姊妹访谈
  • 难忘的经历——国永弟兄访谈
  • 做基督所召的精兵——冰霞师母访谈
  • 婚恋专题:与信的人同负一轭
  • 我们是一家人——FCL弟兄访谈
  • 这是必经之路 ——CJJ姊妹访谈
  • 2011,我的跌宕起伏的户外岁月——GPC访谈
  • 这是一个属神的教会——HYK弟兄访谈
  • 神给了印证——MR弟兄访谈
  • 7次搬家——XXQ姊妹访谈
  • 在一起——LY姊妹访谈
  • 他是改变人心的神——WH姊妹访谈
  • 从“三自”到守望——LRL姊妹访谈
  • 户外敬拜是神给我们的惊喜——ZY弟兄、JL姊妹访谈
  • 主的恩典样样都要数——LH姊妹访谈
  • 生命在那一刻崛起——QH姊妹访谈
  • 存温柔的心追随主耶稣——HZ弟兄、YQ姊妹访谈
  • 租给牧师是有福的!——冯姊妹访谈
  • 袁灵传道户外一周年访谈——袁灵
  • 在户外中经历神的医治——GLP姊妹
  • 神的时间不错误——XHQ姊妹访谈
  • 似乎是蒙难的,但更多是蒙福的 ——Y弟兄、S姊妹夫妇访谈
  • 为了那个最美的约定 ——ZH姊妹访谈
  • 天明牧师访谈/一琨
  • 全部 户外访谈 >>

    守望网络期刊第34期 >>

  • 关于谢敏姊妹情况的报告
  • 教会回应8月22日《环球时报》(英文版)的不实报道
  • 神超然的计划和作为——2012年8月19日主日讲章/张晓峰牧师
  •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2012年8月26日主日讲章/李小白牧师
  • 沉淀的感动——CHL姊妹访谈
  • 他爱我,我深知道——婚礼感恩见证(二)/牧马人
  • 耶和华你是我的神/雅歌的花园
  • 别浪费你的生命/约翰•派博
  • 教育归正,父母的主权,教会的责任/王怡牧师 文 新雨 编写
  • 珍爱生命,远离堕胎——我的观察和思考 /铁皮娃娃
  • 你在那里——致守望教会/苏安垣
  • 第一封家书/魏娜
  • 本周(8月26日——9月2日)全教会祷告题目
  • 8月15日祷告会内容摘要
  • 8月22日祷告会内容摘要
  • 教理问答连载之十六
  • 北京守望教会8月19日户外敬拜通报
  • 北京守望教会8月26日户外敬拜通报
  • 全部 守望网络期刊第34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