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沉淀的感动——CHL姊妹访谈

真正的信仰是在患难的日子里面所表现出来的持守和坚持。所以我自己是非常感恩,感恩有这份经历,不是我里面胜过多少,我失败多少,我沮丧多少,或者我自己觉得我为神做了什么,而是经历的本身就让我特别感恩。

问:请分享一下户外敬拜以来的一些事情和感想。 

CHL姊妹:我印象特别深的是去年3月27日的主日讲道之后,我收到了一条短信,这条短信就是坐在我对面的亲爱的小企鹅给我发的,就是说教会面临没有地方聚会的情况,然后她又发短信说狐狸有洞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当时应该是春暖花开的时候,但收到这个短信以后心里觉得有点淡淡的悲伤,那时候还没有想以后面临的是什么情况,也没有多想,但是大家心里面都会朝这个方向去做一些准备,应该是比较复杂的一种心态。咱们4月10号是第一次出去,我想大家如果去的话都会感受到北京那天那种乌云压境的紧张气氛,当时我们去的时候可能没有想当我们真正来面对这一天的时候,会有很多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问:4月10号那天我们小组是在地下的肯德基,海淀黄庄那边? 

CHL姊妹:我们当初是说坚持要把聚会程序完成,平台那里如果聚不了,就找了附近的地方聚会,我们就找到肯德基,因为之前我们都商量好了,一直都保持联系,所以我们小组是在一个大桌子那儿一起唱诗敬拜。那个点儿肯德基里差不多全是我们教会的人,因为时间比较早,没有别的客人。人多起来之后就有便衣过去了,两个中年男的,他们就坐在窗户旁边,就是监督我们看着我们,也没有什么实际行动,他们在看报纸。

问:其实那天神很保守,那天很多人都被警察带走了,但是你们的小组却安然无恙。 

CHL姊妹:我们聚完之后就走了,没有停留。那天弟兄姊妹还跟以前一样,也拿着一束花,一人拿了一朵,还送给警察,便衣。便衣也非常平静非常有礼貌地接受了。其实我们当时出来以后真是没意识到自己处在挺大的危险之中。

问:对,其实就好像有一个铺天盖地的网在那网着你们,结果从缝里溜出去了。 

CHL姊妹:那时我们确实不知道——不管是凭着自己的勇敢也好,还是单纯敬拜神的心态也好——真的是没有意识到以后将面临的是什么,对敬拜真的是没有想太多,然后就回家了。

第二周的时候应该是4月17号,当时我是想去平台,先去侦查一下,我跟另外一个姊妹上去了,上去之后也没有什么人,我们在那里比较犹豫,其实敬拜时间已经到了,我是特别想开始的,但是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没有勇气把那个敬拜程序单拿出来。脑子里很多声音在响,一方面是在想到点了就应该敬拜,另一方面看弟兄姊妹又没在,兴许等一下他们就会上来,甚至会觉得人多就力量大,对自己也有些鼓励吧。但到最后一刹那间还是没有在那里敬拜成,最后就下来了,下来之后到了附近一个地方,有弟兄姊妹在附近的中鼎大厦,在那儿聚会敬拜完了。敬拜完之后当时心里面挺不是滋味的,觉得敬拜好像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各种思想实在太多了,一直在挣扎,就觉得自己有一些不够勇敢,那天确实是不太好受。

问:我记得那天你闷闷不乐地就回来了,我们几个还说一起去吃饭,然后你也不参与,然后就自己坐车默默地走了。 

CHL姊妹:那个主日之后,周三晚上咱们去参加祷告会,那会儿祷告比较迫切,我就听到ZM祷告说,主啊,原来我们知道我们真正的敬拜不是去完成一个仪式,而是向世人来显明我们所敬拜的主。那句话特别触动我,我觉得那时候我的心比较释放了,知道我们敬拜的真正意义是什么了,不是说要怎么样,而是说要表明出来我们所信的那一位,是信仰的一种表白。当时她祷告那句话就特别受感动。接下来就是复活节那个主日——4月24号,我们小组就决定一起上平台,那时候我想我们也是很单纯的信靠,记得在海淀中关村南下车之后,大卫带着我们一起拉着手在门口做了祷告就上去了。

问:那时候上去了我心里还有点悲壮的情节,但是上去以后看到YC,DY,HF还有几个弟兄姊妹在那坐着。 

CHL姊妹:尤其看到YC和HF,他们几个特别乖地坐那儿,特别冷静,有点像那待捕或者待杀的羔羊那种镇定,我一看之后特别感动,他们那种平静和安稳的感觉,让我觉得特别地受安慰,受激励,然后就过去了,后来就被一起(带走了)。

问:我上去以后,那个警察就走过来了,说你们在干嘛?我就不知道说什么,我说晒太阳。然后他说这儿不让待。大卫正好去接人,上来比较晚,看见警察在问我他就跑过来,因为那个警察质问我要我交出身份证,拿摄像头录我,大卫就跑过来说我们是守望教会的。然后(警察)说那边去吧,于是大家统统都被赶到那边的大巴车上。当时我还想还是大卫比较勇敢,不是我们在晒太阳。我们是分批上去的,不是一批上去的,因为有的走在前,有的走得慢,陆陆续续拉开战线了,但是在警察局都汇合了。然后分成朝阳的和(其他的),我那会儿不归朝阳管,我迫切的想跟朝阳的人一起走。 

CHL姊妹:我们进去的时候没看到你们,我跟HF一直在一起。所以在里面的时候,因为第一次经历吧,那时候XQ在唱赞美诗,我对XQ还不熟悉。等待的时间也不太算短,也不太算长,有一个人,特别高,特别凶,我不知道他是国保还是警察,他说你们谁要敢唱歌,发声的话我就拿那个大喇叭噪音干扰你们,意思是说比比看,看谁能压过谁。他还把一个姊妹的手机给抢过去了,当时我看到他,我自己心里感觉他是那种看起来很凶,但是好像心肠不那么硬的一个人。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那么想,当时我心里有个意念——最后主一定会得着你。所以我还比较平安,比较冷静。

后来我们就开始被分组,分组去做笔录,叫到我的时候,是两个挺瘦的人走过来,可能是人太多了,没有地方,没有那种比较规范的办公室做笔录,就去他们宿舍了,警察的宿舍,都是床什么的。当时我就吓坏了,我说主啊,不会吧,怎么这种环境。在那儿就开始问,他们俩就长得那个样子,让我总觉得像电视剧里的反派人物。我觉得挺搞笑的,当时觉得怎么有这种长相比较坏的人。等开始问的时候,他们就特别凶,开始说你这是非法违法的。因为我当时不太觉得害怕,我就想,我说我应该说的,我坚持我应该坚持的,所以他们问我的时候,说非法的时候,我就阐释教会是怎么定义这个事情。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他们那个眼神露出来就是说不管你说什么,你们就是非法的,我看到他们的眼神,他们俩有犹疑不定的眼神,互相交换之后觉得没有什么足够的理由来定义我们这个事情。但是他们必须要把这些信息从我们身上得出来,要登记下来,所以一定要使用警察威吓的形象,当时我心里觉得挺可笑的,不是说嘲笑他们,而是说真的看出他们的那种感觉了,所以我就更有谱了。我觉得我们没有做错什么,但是面对他们的问题我还是比较老老实实说了,我觉得好多东西没有必要隐藏什么,因这是第一次,也没有这方面特别多的准备,而且在那种情况下你就是按你当时的那种神带领的真实来澄明你自己,因为我们基督徒也不会去使什么心眼,他们问什么,如果你觉得能说你就说,如果你觉得这事触犯了我的底线,那我就可以不说。

问:我记得单个人审完了以后就汇聚到大厅里,那么多警察在那里,弟兄姊妹都坐在大厅里,像一个大教室那么大的,你记得吧,你也坐那里,我一进去已经坐满了好多弟兄姊妹,他们一个个点名,点某某某,海淀的怎么怎么样的,就好像叫犯人一样,就一个一个那样叫,我们都坐在一起,那种感觉就很难受,我就觉得本来我们都是坐在教堂里一起敬拜的,弟兄姊妹在这里被他们像犯人一样对待,还很严厉地说你们传播荒谬的理论、歪理邪说,所以我当时心情觉得很不舒服。

反正第一次还有点小兴奋那感觉,觉得挺有意思的。谈谈后来几次被搬家和被无理对待的一些情况吧。

 

CHL姊妹:第一次被搬家,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住的地方,那个警察就跟着我去认门了,我被分配到高碑店派出所之后,当天警察就拉着我去辨认门,他们就知道了。因为第一次肯定是要48个小时,派各种各样的人来值班,见了很多很多人,有十几个警察。在第一次的经历过程当中,应该是很丰富的,第一次经历了神特别的保守,有很多感动的地方,就觉得在那些不认识神的人面前见证神,我被神的恩典所覆蔽,确实是特别让人感恩的事情。那种感恩是非常深刻的,可能你现在都不可能想到对他们有什么影响,他们的生命会不会因为这些经历得到改变,我相信他们看见一群这样不一样的人,可能以后会发生变化的。我第一次搬家是本来就快到期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房东阿姨的想法,我和那个阿姨彼此都了解,我想这个事情之后她肯定会有很大的压力。果不其然,快临近6月份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在教会祷告会,她就给我打电话说不管多晚一定要见到我。

那天晚上我很晚从苏州街回去,见面后她开始跟我谈,就谈了她那个年代所经历的一些事情,就说你年轻,你真是不懂,真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当时她跟我说的时候,我其实还是觉得心理面是有些压力的,而不是说房东讲完以后你就反正没什么,那样说就不太现实,不太实际。我也在想到底后果会是什么。那段时间因为已经有了第一次48小时经历了,对自己的身心灵还是有些影响的,确实在搬家这个事情上很难去克服这个心理障碍,但随着那个日子临近我必须要做出选择,不做我也得硬着头皮去做,就只好开始搬了。搬家找新的地方,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搬到哪里去了,所以选择在周二的时候搬,没在周末。

这是第一次搬家。后来搬过去之后,高碑店派出所的警察一直问我搬到哪儿,后来警察自己找过我,他说他跟踪我了,知道了我住哪儿。有一次周五晚上我正想出门的时候,警察来了,高碑店的,其中一个拿着DV录我,当时我特别特别气愤,超然气愤,你凭什么闯入民宅录我呀,非常愤怒。后来他俩出去了,也不让我出去,等八里庄派出所来人交接。等了半小时以上,八里庄的一个副所长就过来了,还有国保也过来了。那天晚上是挺不容易的一个晚上,在那么多人面前就把我们交接了,在这之后我们就归八里庄管。

之后我又去平台,去平台以后肯定是在八里庄派出所管了,八里庄就开始给我们新住的地方施压,因为我们的房子租的时候是二房东,他们也不明这些所有的事情,他们也不会明白的,何况我们之前就没有太多说这个事情,我觉得这方面自己是个亏欠,就是说警察已经告诉他们了我们是什么,对我自己来讲,我没有说我是基督徒,这点确实是我的不对。在每一件事情上,我觉得就要光明正大,就要勇敢为主做见证,但是我当时没有说。后来那个二房东被激怒了,她那会儿本身也有病,他来找我们,他踹我的门,又踹又打又骂的,当时压力确实特别大,几乎到了那种极点。那天我刚从派出所出来回家,回家还没有休息好,派出所那么难受,地下环境那么冷,就是身心灵很累,当时我在房子里祷告,才出去面对她的,因为她很壮,满口脏话,一点都不夸张,那骂声不绝于耳,但当时特别感谢神,我一点都不觉得激怒,而且那些话也没对我造成伤害,真的我现在也完全都忘了。神在那个时候特别保护,才让我没有被那些话所影响。当时我看她我也不哭,就跟平常一样,任凭他又气又踹的,当时我心里就还是那样一个认定,我说有一天主耶稣会得着你,让你知道你今天做的一切,让你明白。当时我真的特别特别深刻这种认定,她说她的我就说我的,但是我那种态度更激怒她了,因为那种时候她特别希望你也跟她一样特别横,特别凶,她才能够觉得(出气)。但是我一点也不激怒。她就更激怒了,当时她感冒了,嗓子已经被完全撕裂了,就那种撕裂的声音,我一看(她)脖子和脸全红了,我也不忍,在某些程度上她已经有压力了,她当时就说租房子怎么会摊上这种事,觉得很不解,加上生活上的压力,所以我们也能理解。后来我们也把那个警察叫过来,因为她骂了我,所以长老的意思是警察必须过来,让她给我道歉,晚上所长还是来了,在所长面前,她给我道了歉,签了那个协议,保证在一周之内搬家。这个晚上就这样结束了。当你面对那个事情的时候,你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那股劲,你觉得自己怎么能够那么刚强,真是神赐的。

然后我们就开始紧锣密鼓找房子。MY跟我分工找, MY姐在这个过程有两个特别好的见证,她这次就凭着对神的信心,都跟房东讲清楚事情的原委,房东就提前知道了我们这个情况,包括教会的情况。有两个房东大姐表示了深深的同情和认可,愿意把房子给我们。最后我们还是定了康家沟那个房子。搬家那天当天很早就有人跟踪我们,是一个黑衣男子。当时弟兄们都很给力,大卫啊,还有ZF啊,很早他们就来了,当时我注意到了那个不速之客,我就有所警惕,我们搬家的车驶出,那个男的就开个小车也尾随其后。搬家后,八里庄的警察很快就过来了,他也想再次把我们交接回给高碑店派出所。

之后特别令人闹心地是经历三次被堵锁眼儿,这个确实是没有想到的,因为这种手段还是挺卑鄙的手段。我们在搬家的当天一共有7位弟兄姊妹,当时派出所的所长就过来给我们一些镇压和威吓之势,但是靠着主的恩典我们都胜过了,我们还是靠着主胜过了,特别感恩。后来堵锁眼儿事情,我们觉得真是特别闹心,生活当中经历这样的事情,而且是这样的手段。

问:第一次用的是牙签,第二次用的是一个铁丝,后来用的是502胶水。 

CHL姊妹:对,一次比一次恶劣,让你愤怒到已经无语的状态了。在这个过程当中,7月初,我的生命到了一个不能忍受的极点,我面临很多考问,原来你要为你的信仰付出这么真实的代价。以前的时候,当在华杰或老故事那样安全平安喜乐地过信仰生活的时候,你没想到你会有这样一天。当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你就开始去想这样一个问题,你要为你的信仰付出如此真实的而且是很搅扰影响你的生活的代价,就开始想,原来信仰是这个样子的。那段时间各方面压力真是特别大,7月份是最艰难的时候,但其实现在想想,很多事情当真正来临的时候,你当时就没有太多的想法,因为事情是如此有压力,所以你就只能去面对。没有时间想东想西,你只是在想怎么样把这个事情解决,怎么样来面对,因为他们那些警察做出那样的事情不会容许你去思想,只能去面对。当你走过之后再去想,神的保守和引导使你不至于那么软弱,也不至于做出不好的见证来。我记得住在被堵锁眼儿那个地方有一个特别奇妙的插曲。那个小区治安不好,听警察说因为那儿住的人很杂,电梯里面被跟踪的,丢东西的,那天晚上我也不知道咋回事,门都没关,开个小半缝门就那么过了一晚上,早上我突然醒了,我还在想什么事情,一反应,门开了半开,当时一阵后怕袭来,但是紧接着就有一种深深的平安在我的心里面了,正好我那段时间看的圣经是诗篇第四篇第八章说,我必安然躺下睡觉,因为独有你耶和华使我安然居住。眼泪就哗哗地流。觉得神啊,这么危险的环境里面你还让我可以安然睡觉。

神的那个保守简直——,但我真的很后怕,而且我就睡在离门那么近的地方,就那么傻乎乎地睡,里面三个人是吧?所以我觉得神啊,你就是神啊,你是真神活神啊。是如此眷顾我们的神。之后我们也没有被逼搬家,他就是想用堵锁眼儿的方式逼你搬家,我们换了N次锁之后,终于无可奈何了。

这个过程里当然还有很多心路历程,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我们小组到圣诞节一直坚持户外聚会,但不是在平台聚会,在平台附近的小花园。现在想想冬天有几次非常寒冷,那么冷的天我们也坚持。自从我们集体去过一次派出所之后,我觉得大家心里面都会有一些压力,每个弟兄姊妹也需要一定的调整时间,我想这点大家也都可以理解。因为每个人承受的限量和度不一样,还有我们每个人对这个事情的理解或状况都有些这样的因素在里面,所以我们选择在小花园聚会直到今年1月底。我们想我们没有勇气再一次一次坚持去平台,我们在小花园附近可以陪伴一下,每次我们都祷告让神托住那些去平台的弟兄姊妹。我们以这样一个方式来表明我们这样一个心吧,其实每次我们去小花园也是有一些压力在里面,每次大家都克服着去,能够坚持到那个时候,我觉得也是很感恩的事情。我自己也经历在小花园逐渐释放自己,突破以前我们所认定的一个范围去敬拜神,去表明我们的信仰。到今年一月底之后,我想我们教会进入户外敬拜的常态,对于我们小组来讲,我想也是到了一个不同的阶段,按教会的通知我们就选择了去了新树教会,回到了室内。

这一路走过来,不论是出于神的教导还是神的命令,对我们来讲,你要常常喜乐,不住祷告,凡事谢恩。谢恩感恩是基督徒生活中应该有的样式,对于这次户外,尤其感恩是特别真实。因为我个人来讲,虽然有很多艰难的日子,但是我真是觉得这是我们信仰生活中一个正常的部分。我们不是过宗教生活,不是在平安稳妥的日子里所讲的,信主真好呀,真正的信仰是在患难的日子里面所表现出来的持守和坚持。所以我自己是非常感恩,感恩有这份经历,不是我里面胜过多少,我失败多少,我沮丧多少,或者我自己觉得我为神做了什么,而是经历的本身就让我特别感恩,有时候我就在想,任何东西都不能夺去这个经历给我的恩典,特别珍贵。人生很多事情当你走过之后才会有所体会,你在其中的时候,你并不了然,包括教会本身。我想也许我们教会这个事情过了很多年之后,有一些回顾的时候,会有一些神特别的美意在里面流露出来。对我个人而言,我觉得那个经历的本身谁都夺不去的,为这段经历给我的生命带来的变化和更新还有突破感谢神,是沉淀之后会更加显出它当有的价值,或者说更能激发你对信仰的认识。对教会来讲也是如此,我想每一个经历过这个事情的弟兄姊妹都会在内心里面有一种沉淀的感动。我们基督徒是过信心的生活,信心生活的一个主要因素是说不管遇到什么境遇,你都向神感恩。但是你若要让感恩激发成为你生命的祝福和得着,你需要去付出代价。这种代价当时你经历的时候,你觉得是代价,但其实都是神托着你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最后神把代价变成生命的祝福,所以谈不上什么苦难,患难,而是说你把它看成你信仰生活的一部分,从中你看见神对你个人的带领。

对于教会前面的道路,我们可以献上的就是我们的祷告,我们等候神,这是我们每个人可以献上的。神的旨意是至高的,是美善的,但神的旨意也是我们可以能够去明白的,我们得有一颗愿意明白的心,愿意跟随的心,与主同工的心,愿意委身教会的心,我们就能够明白神的旨意。不管怎么样,神使万事互相效力,叫信神的人得益处。他对人都这样,何况对他的教会。

户外访谈 >>

  • 上帝的礼物——NX弟兄 、XJ姊妹访谈
  • 难忘的经历——国永弟兄访谈
  • 做基督所召的精兵——冰霞师母访谈
  • 婚恋专题:与信的人同负一轭
  • 我们是一家人——FCL弟兄访谈
  • 这是必经之路 ——CJJ姊妹访谈
  • 2011,我的跌宕起伏的户外岁月——GPC访谈
  • 这是一个属神的教会——HYK弟兄访谈
  • 神给了印证——MR弟兄访谈
  • 7次搬家——XXQ姊妹访谈
  • 在一起——LY姊妹访谈
  • 他是改变人心的神——WH姊妹访谈
  • 从“三自”到守望——LRL姊妹访谈
  • 户外敬拜是神给我们的惊喜——ZY弟兄、JL姊妹访谈
  • 主的恩典样样都要数——LH姊妹访谈
  • 生命在那一刻崛起——QH姊妹访谈
  • 存温柔的心追随主耶稣——HZ弟兄、YQ姊妹访谈
  • 租给牧师是有福的!——冯姊妹访谈
  • 袁灵传道户外一周年访谈——袁灵
  • 在户外中经历神的医治——GLP姊妹
  • 神的时间不错误——XHQ姊妹访谈
  • 似乎是蒙难的,但更多是蒙福的 ——Y弟兄、S姊妹夫妇访谈
  • 为了那个最美的约定 ——ZH姊妹访谈
  • 天明牧师访谈/一琨
  • 全部 户外访谈 >>

    守望网络期刊第34期 >>

  • 关于谢敏姊妹情况的报告
  • 教会回应8月22日《环球时报》(英文版)的不实报道
  • 神超然的计划和作为——2012年8月19日主日讲章/张晓峰牧师
  •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2012年8月26日主日讲章/李小白牧师
  • 上帝的礼物——NX弟兄 、XJ姊妹访谈
  • 他爱我,我深知道——婚礼感恩见证(二)/牧马人
  • 耶和华你是我的神/雅歌的花园
  • 别浪费你的生命/约翰•派博
  • 教育归正,父母的主权,教会的责任/王怡牧师 文 新雨 编写
  • 珍爱生命,远离堕胎——我的观察和思考 /铁皮娃娃
  • 你在那里——致守望教会/苏安垣
  • 第一封家书/魏娜
  • 本周(8月26日——9月2日)全教会祷告题目
  • 8月15日祷告会内容摘要
  • 8月22日祷告会内容摘要
  • 教理问答连载之十六
  • 北京守望教会8月19日户外敬拜通报
  • 北京守望教会8月26日户外敬拜通报
  • 全部 守望网络期刊第34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