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四川杂记

5 月12 日下午四川汶川发生地震,几万人的生命,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妻子失去了丈夫,父母失去了孩子,学生失去了老师,这一幕幕生离死别,深深地触动了我。我也是孩子的父亲,我深知道儿女在父母心中有多么宝贵;我也曾失去过母亲,那种失去亲人的痛苦我能体会得到。在此刻,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觉得有义务站出来,为自己的同胞做一些事情。更何况自己是有信仰的人,上帝爱我,他也有托付,让我把从他而来的爱传递出去。

一、勇往直前

进了绵阳收费站,真有一种“ 上战场”的感觉。未来三周多的日子,我真不知道自己将会面对怎样的生活和挑战?

刚进四川,我被分配去给灾民发放物资。

在路上我发现一家几栋就快坍塌的房屋的门楣上,竟有“ 主爱万千” 字样的横批,真是倍感亲切!

其实,神降雨给义人,也降雨给不义的人,并不是说地震只“ 震” 不信主的家庭,信主的家庭就没事。也不是说,上帝不震北京,而震四川,是北京人看着比较“ 顺眼”。我不禁想到一节经文:“ 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十八个人;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吗?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 ” (路13:4-5)

地震的时候,代志和奶奶一起得以逃生,但受重伤的奶奶没能活下来,这对他的打击非常大。在向阳村的日子里,我们成了好朋友,在一起谈经历,谈理想,谈信仰,常常会到很晚。

在向阳村的生活真是很“ 甜蜜” !有时中午吃的是上海姊妹做的“ 本帮菜”,晚上就变成山东姊妹做的“ 鲁菜” 了。对于“ 体贴肉体” 的我,真是幸福啊!

虽然在向阳村没待几天,可离开时还真有点不舍!但我内心深知道上帝在带领我的脚步继续前行。

二、死亡之城

北川县城被称为“ 死亡之城”,这座城实在是太惨了!因为整座城坐落在两山之间,不单是当时的地震夺去了很多人的生命,震后的山体滑坡使很多没跑掉的人就被活埋在废墟下面。我进城的时候,整座城还弥漫着一股腐烂的腥气和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令人窒息的空气,触目惊心的场景,这不禁让我想起了“ 所多玛” 城。

北川县城是羌族人口居住地,羌族人以羊为“ 图腾”,也喜欢用羊来作装饰。

北川中学的毛坝校区,地震发生时这个学校有两个班去县里表演节目,幸免于难!其余的孩子基本上都被这次地震夺去了生命。我们班的王丽萍就是去县里演出,才逃过一劫的,但是她的妈妈再也没有回来。

这原本是北川中学毛坝校区边上挖的一块楼地基,如今却成了北川县城的“ 万人坑”(上面已经铺上了水泥)!很多毛坝校区的孩子都埋在下面。

三、希望学校

我所在的任家坪村就在北川县城的边上,村民从村子里走到县城只需十多分钟。这个村有6、7、8、9 四个生产队,这次地震一共夺去了95 个人的生命。我们来的目的就是把当地失去家园、失去亲人的孩子组织起来,建立一个“ 帐篷学校”。在这段特殊的日子里,和孩子们建立感情,帮助他们心灵得到恢复。

从村子望下去就是北川中学。

老乡们把自家房基地上的废墟腾空,我们的帐篷学校就建在上面。

我们在半山腰住,最担心的是下大雨,因为地震已经把山震松了,一下雨就会有山体滑坡和泥石流。

如果雨下个不停,晚上我们只能睡湿被子了。

刚开始我们的学校只有20 多人,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一年级,年龄不等。教学难度真是很大,教太深了,“ 小的” 坐不住;教太浅了,“ 大的” 震不住!上午我们是8点上课到10 点半,下午是2 点半到5 点。这一天下来,要把孩子们都搞定,还真是需要用点心思!不过孩子们对自己的帐篷学校还真是满喜欢的,往往是早上不到7 点,大家就基本到了。如果是下午的课,大家12点就到了,还有一大帮孩子,吃完晚饭还要回学校玩,一直到天黑。这一天下来,若不是那“ 加给我力量的”,我还真坚持不住!不过,我也真是特别开心,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仿佛又“ 还原成小孩子” 了。

羌族是一个载歌载舞的民族,孩子们很小就会跳舞了。

孩子们是超级“ 淘气”! 也是超级“ 可爱” !刚开始,孩子们上课还算安静,只是我一个人在讲,可到后来就变成“ 互动式”的教学了,孩子们上课很活跃,也很开心,我的心里也是暖洋洋的,我知道,他们幼小的心灵在渐渐恢复。

在中国有个传统,就是在亲人团聚的日子里要吃团圆饺子,我想:虽然孩子们失去了家园,失去了亲人,但我们在一起就是“ 一家人” !

聚餐时,孩子们自己设计的板报。

这次的饺子,孩子们是吃“ 美” 了!可参与这次“ 包饺子行动” 的同工可累惨了!不说别的,就单说买这点东西,就很辛苦,我们要下到山下,坐“ 摩的” 先到擂鼓镇,再坐长途车到安县,才能买到东西,那天正好下大雨,路上还有山体滑坡,我们这些同工真是很辛苦! 愿神纪念他们: 宏大姨,吴大姐,韩姊妹,武弟兄,洪林,小林,小倪。其实,我们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但在主里不也正是“ 一家人” 吗?

我走的时候,帐篷学校已经有四十多人了。有很多都是慕名而来的。

走时由于太仓促了,没来得及和孩子们告别,但学校附近的几个孩子还是知道了,他们一直把我送到山下。我们抱在一起哭,孩子们不想让我走,我心里也真舍不得他们。

三周多在灾区的日子真是刻骨铭心!面对这些失去亲人的家庭,我心中有悲痛,有欣慰,更有责任。今天我就要离开这块土地,离开这群朝夕相处的孩子们,心中有太多的不舍和牵挂,我至今还时常想起他们的名字:王小军,于清飞,陈跃,王永吉,王炳钦,李鑫,邓露……我的这些小可爱们!但是我深知道,今天我们虽然走了,但是我们已经把“ 爱的种子” 播撒在这片土地上,播撒在孩子们幼小的心灵里面,随着孩子们渐渐地长大,种子也会渐渐地发芽长大的。

    四、感恩之处

(1) 在北川的日子里,睡眠超好,让其他的同工羡慕不已。晚上无数次的地震、山体滑坡、泥石流,都没影响到我的睡眠。记得北川有几天下大雨,山体滑坡特严重,一晚上就几十次,别的同工紧张得睡不着觉,而我竟然在打呼噜!到后来,大家说,只要鸣镝打呼噜,大伙儿就放心睡,如果不打了,大家就要“ 警醒” 了。

(2)在北川的日子里,胃口超好,因为是在重灾区,供给不是很稳定,所以我每次吃饭时都会多吃一点,怕下顿饿着(受赵哥见证的影响),但每次都有下顿,神的供应从没有缺乏,就这样,我回北京时都胖了,别人还以为我在灾区多吃多占呢! 哈哈。

(3)帐篷学校的孩子们很关心我,记得我刚去还没几天,一年级的王紫莹就在课间递给我一块小饼干,我说:“ 老师不吃,谢谢你! ” 她说:“ 老师你吃,你吃! ” 说着说着,就躲在大孩子的身后冲我乐!等我吃完,她特开心!随着日子久了,我渐渐体会到了孩子们的心思:其实在山里,一块饼干也没多少钱,也不怎么好吃,但是孩子的一片心,你收下了,她会很高兴,因为她知道你没有嫌弃“ 东西” 差,你是接纳她的。还有一次就更离谱了,四年级的何凤林下午居然旷课了,我挺纳闷的,因为我自觉孩子们还是挺喜欢上我的课的,怎么会不来呢?到了晚上,他来找我玩,羞答答地说:有礼物要送给我!好家伙!竟是他下午从河里摸的一只螃蟹和一只青蛙。他还教我怎么玩,看着他手里粘糊糊的青蛙,我怎么也难以接受他的礼物,后来他知道我不喜欢,把东西拿走了,又从自家的树上摘了很多的杏给我吃,我觉得杏还是满好吃的!于是狠狠地表扬了他一顿!哈哈。其实孩子们还小,他们表达爱的方式还很稚嫩,但他们心中有爱啊!他们在尝试着去表达,他们也知道谁对他们好,他们有一颗“ 感恩的心”。

(4)此次去北川,教会只是派我一个人去的,看着各地的教会都是一个一个团队,带着大批的物资和奉献款,有的还开着车,不免有点形单影只,囊中羞涩的感觉。感恩的地方是:全国各地弟兄姊妹的充分接纳和关怀,让我倍感温暖!特别是范弟兄,是一个“ 多干少说” 的人,很辛苦,也很能承受!我都看在眼里,也很尊重他。

(5)感谢冠辉、魏娜和力今在后方一直的关心和鼓励,帮我战胜一切外在环境的困难和内心的孤独。也感谢袁延松和报春夫妇在经济上的资助和对家人的照顾。愿爱我们的神一一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