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家庭教会的神学传统是什么 文 / 陆昆

我1994年信主,1996年进入三自的神学院读神学。当时,有很多人劝我不要读三自的神学院,但是我当时还想,就算三自是一艘破船,那神的意思也肯定是让我在船上跟大家一起一边修船一边往彼岸走,而不会是弃船而走,所以我就上了三自这艘船。但是上了船的三年时间让我明白,神并不使用这艘船,而是要使用另外一艘船。那么在这艘船上的人就应该是拿一副桨,跳到水里然后游到那另外一艘船上去,而不是继续留在这艘船上修补,也就是说不要在神要拆毁的地方添砖加瓦。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对真正的传统家庭教会的了解远远不如对三自教会的了解。我对三自的了解主要得益于在神学院所上的三自这门课程。三自的课程当然是从正面介绍三自的历史由来。有时候我们容易把他们正面所说的话都当作谎言,认为是在给自己贴金。但是对于他们所谓的合理性究竟不合理在哪里,我们往往并不关注。我自己会从与三自教会的比较来思想中国家庭教会的属灵传统,包括很多部分,如中国家庭教会的灵修、对神的敬畏、对圣洁的追求、受苦的心志、传福音的热忱等。而另一方面我所关注的是当时使家庭教会成为家庭教会而没有加入三自教会的神学理由是什么;也可以反过来说,加入三自教会的这些人自己强调的神学理由是什么。

三自教会的神学依据

当我们说家庭教会的时候,有时候其实不是一个正面的词。我们很难回答家庭教会是什么,但我们可以说家庭教会就是非三自教会,因为它是为了区别于三自教会而形成的。那么在50年代,是什么使家庭教会成为了家庭教会,而没有进入到三自教会?起因在哪里?在介绍家庭教会之前,我们先稍稍了解一下三自教会的神学依据。三自教会起初的宣言叫“中国基督教在新中国建设中努力的途径”,以此作为基督教社会参与的某种途径,名义上没有要求放弃信仰,只是要求信徒参与到新中国建设的社会运动中来。这个宣言一直让我这个学中文的人觉得不伦不类,很不平衡也不美。很短的几句话,上面有三十多万个人签名,形成我们今日所说的三自爱国运动。这些人加入三自,是因为本来不信,还是因为懦弱,像彼得那样背叛了主?但我觉得,他们极有可能是基于一种自己认为正确的神学信仰。有好多人说,三自的特点是自由派和新派。但连王明道先生也承认说,当时三自的大本营,金陵协和神学院也有基要派的成员。这种情形不仅当时如此,现在也是这样。在三自教会中有很多基要派牧师和信徒,甚至于一些不信的传道人,为了办好教会,赢得信徒的尊重,也是满口基要派的腔调,喊的口号比我们还响。我们常常认为自己是福音派,但是在三自教会里拒绝自由派的传道人和神学生大部分不是福音派,而是基要派,比我们还要保守。因此这不仅仅是一个自由还是基要的问题。那么,如果同样是基要派,为什么有的人加入了三自教会,有的却没有加入?我们通常会说这可能是基于对教会和政府关系的不同理解,也就是对政教关系的看法不同。如果真的是对政教关系的不同理解,造成中国教会如此重大的决裂,使中国家庭教会不得不在四十几年时间中走了最为艰难的道路,那么这个不同理解是什么,又是如何造成的?三自教会真的认为政府和教会应该无条件合作吗?家庭教会认为政府和教会应该无条件地不合作吗?三自教会为自己当时加入三自提出过怎样的神学依据?
当时的情景是,在政治压力下有很多人妥协加入了三自教会。但是在妥协的过程中,他们提出了自己的神学性依据。2大致如下:
一、神的属性和人的价值。神的公义和圣洁的属性必然要求惩罚罪恶,他也要求在世界中寻求公平和公义;神慈爱的属性,一定会要求一切为人类谋福利的事,因此神拯救的作为一定会立时表现出来。那么表现在哪里?很遗憾的是,没有表现在教会的服侍中,而是越过教会,表现在教会以外一些不信的人身上,他们高风亮节,大公无私,勇于舍己,谨慎自守,把中国从不公平中带了出来。这些人是谁?就是他们所追随的共产党。社会不公平的时候,共产党做了这件事,所以上帝的公平和慈爱的作为不是在教会里面,教会的人光说不做,而教会外的人们非常卖力。很快,侮辱妇女的娼妓制度被取消了,大量失业的人有了富有尊严的劳动机会,而且在相当短的时间里,社会有了全新的气象。即使家庭教会里的一些传道人,如杨安溪,至今也承认当时中国共产党在这些方面的作为。3当然,家庭教会的传道人与三自教会对这些作为的最终理解却有差异。从人的价值的角度而言。人是按神的形象被造,是不可凌辱和迫害的。过去教会虽然谈神的公义和慈爱,爱人如己,实际却什么也没有做。反倒是不信神的共产党人被神使用来做这些事情。真正体现爱人的事,教会没有做,没有制止资本家剥削工人,使用童工;没有真正地施粥济难;没有指责敛财的不义。但是共产党抛头颅洒热血地做了。这是他们第一个神学性的依据。
二、如何看待教会与世界。教会以外果真没有神悦纳的、值得赞美的事情吗?他们认为,如果说没有的话,那就是太狭隘了,没有看到神的属性体现在所有的地方,尤其是在今天竟然不是体现在教会中,而是体现在教会外的社会变革的洪流里面。人间的一个公平公义的社会正在形成。三自不信的教会领袖们直接使用相当神学性的词汇。比如说在20世纪50年代,他们提出这样的问题:上帝所造的新人究竟在哪里?一个不是以自我为中心,而是遵循着最高的道德信念和带着对人类的大爱来行动的自我牺牲的人在哪里?他们使用新人这个词,政治上加入共产党共产主义运动的词,把它比作重生的经验。还有就是属灵观的重建。读经、祷告、传福音才属灵吗?真正的属灵不是行公义、好怜悯吗?所以他们认为,社会的工作,特别是积极投入到党领导的新中国建设的工作才是属灵的。教会不要以信和不信来做肯定与否定,而是从神的属性出发,从在世界中观察到的神的作为出发,应当肯定这是神的工作。教会应该越过这个藩篱,跳入到社会里面,吴耀宗甚至说假如这个社会能形成神所喜悦的那么纯粹高尚的制度,那么即使教会在这个地上被消灭,他觉得也没有什么。
中国教会从一开始就是进入到底层,最开始有效地在底层建立教会的宣教士是基要主义的,是为救灵魂来的。所以形成了中国教会的读经、祷告甚至是等待被提,不把期望放在地上的观念。但是三自教会的神学讨论就问,不要爱世界吗?神爱这个世界,只是很恨恶这个世界中的不道德和不公义,而不是恨恶这个世界本身。神喜悦这个世界,愿意它变得更美好、更公义、更成全人的益处,使这个世界合乎神的心意来荣耀神。在三自教会里面,最重要的灵性口号是“荣神益人”。我一开始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口号,但是在三自里面待久了我才发现,它不是一个理所当然的口号,而是一个相当可疑的口号。益人就荣耀神,在众人看为美的事就荣耀神。如果不是共产党提出这个口号,我们自己或许也会觉得阿们的。但是在当时对共产党道德的正面性,是连受迫害的教会领袖至今都赞不绝口的。
有段时间,我相当困惑的一件事情是,从50年代到60年代,中国有一大批的知识分子受迫害而死。我们通常叫做含冤而死。我们在抗日战争的时候有很多知识分子因为爱国而死,他们是烈士,不是叫做含冤而死。在国民党的迫害中,有很多知识分子死去,他们不是含冤而死,是喊着打倒国民党反动派而死的。但是,却没有一个知识分子是喊着打倒中国共产党而死的。他们说历史会证明一切,将来会显明我的清白,就是说他们本人对共产党是持相当高的肯定看法的。为什么会这样?知识分子没有勇气吗?中国向来有的是敢为义而死的知识分子,为什么在50到60年代有那么多含冤而死的知识分子?他们不是公然地把共产运动当成一个不正义的邪恶去反对,而是期望有朝一日共产党能理解他们,为其平反。当时共产主义运动和共产党获得了非常普遍的正面性道德评价。这个情景,在现在的知识分子当中已经丧失殆尽了。但你如果到乡下走走,如果一个村长痛打了一个村民,那个村民终于被激怒而反抗,他指着这个村长说:“你是共产党?我才不信,我说你是国民党。”这个时候,他还认为共产党不打人不骂人,善待人民。由此可以看到,50年代开始共产党占据了整个社会的正面道德地位。
今天我们说反对三自,对很多人来说容易,因为这个时代是非政治化的时代,很容易拒绝执政党的正义性。因为就连我们周围不信的这个世界,也有很多人认为拒绝加入共产党是正确的做法。和今天的非政治化时代不同的是,当时是泛政治化的时代。在那个情况下,共产党几乎有被所有社会成员公认的正义性。所以拒绝三自,就是拒绝整个社会看为好的一切。所以真正的难处在于,拒绝三自的时候,不是拒绝一个颇有争议的历史趋向,而是拒绝人人在内心深处觉得好的东西,这是与世界决裂。而今天我们仍然可以既拒绝三自,又不需要和世界决裂。但是,今天的知识分子基督徒面对的是另外两个重大的社会性潮流:一个是民族主义,这是由政府有意识主导的历史形态。其实对于稍稍带有批判性的知识分子来说,在这个问题上不需要有重大的抉择。有批判性和独立性的基督徒知识分子面对的另一个抉择是,民主主义。实际上,这两个同样是世界的潮流,它们是等质的。但是我们可能会倾向于把民主主义神圣化。而当时的三自教会是把共产主义神圣化。对于一个30—45岁的知识分子,他可能会感到拒绝民主主义挺难的。而对35岁以下,18岁以上的青年知识分子来说,反而是觉得拒绝恨日本,拒绝与美国作对挺难的。因为这是他所处的社会潮流。当时对待共产党的态度有点像现在的基督徒知识分子对待民运和维权人士的态度,只是认同的程度上有天壤之别。在道德上产生很强的认同感并不是问题的关键,真正的难处是在信仰上能不能仍然有明确的区分。

家庭教会拒入三自的立场

三自教会当时如果是以这样的理由来加入的话,拒绝三自的人又是以什么理由呢?他们当时坚持的是我们今天应该坚持的属灵遗产吗?我下面会读一下刚才提到的王明道先生在40年代写的一篇文章,题目叫“人能够建设天国吗?”(所引王明道文章见附文)。
如果这是在五十年代写的,那就是跟拒绝加入三自的人一样,是为了自己拒绝进入的立场辩护。但是当时王明道著文时没有面临要不要进入三自的抉择,而是在跟当时的不信派辩论中,所作的一个基督徒和这个世界关系的宣告。实际上,当时一些有神学性理解的人,基本上是按照这个意思去拒绝的。那共产党当时有没有直接说你要放弃信仰呢?这个时候,教会要持守自己的本分,当然是要敬拜神,但也要参与到这个社会的正义行动中,这样是否加入三自就是一个政治性的判断:共产党的政治是正义的还是不正义的?当时,王明道他们的判断不是在这一点上,他思考的要点在于:那是教会的目标,是神的计划,是基督徒应该委身的方向吗?出于这原因,他拒绝了。也就是说,他不是基于一般社会、政治的判断,而是基于神的计划和教会的超越性的理由而拒绝的。其实这个情形跟1934年的德国相似,纳粹兴起的时候,认信教会发表了一个宣告:教会是教会,世界是世界,基督是基督,世上的元首是世上的元首。他们作了清楚的两分,拒绝委身到当时的纳粹运动中。当时家庭教会的真正神学性依据在这里,跟三自的神学有相当大的不同。神的作为是通过宣讲基督的福音和圣灵的工作还是通过社会中公义、善良、合乎某种高超标准的行动来彰显?这是两种不同的理解。
最后,我要说的一点是,当我们说我们是家庭教会的一个继承者的时候,我们应当明白和认同使家庭教会成为家庭教会的神学性依据,并且不是把它当成一个特定有时效的理解,而是当成基本的神学共识。除非我们认同这个神学性的依据,否则我们并没有真正地继承家庭教会的内在属灵传统。这个神学性依据就是:真正基督教会的特征在于与世界的决裂,单单忠于十字架的福音,不知道别的只知道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并且在这种决裂中承受整个世界的压力而受苦背十字架。

 

附:人能建设天国吗?

 

建设天国、创造天国、实现天国,这一类的呼声在今日各处礼拜堂的讲台上,在许多教会机关出版的杂志、书籍、文章标语里面可以不断地被听见看见。一些教会中有名望有学识的领袖领着大群不明白圣经信仰,不坚定不清楚的信徒,将这几句话几乎高唱入云。这几句话乍一听起来,真是堂皇漂亮,叫人念着想着就能兴高采烈,意气飞扬,将这污浊黑暗的世界改造成天国。这是何等奇异的世界,更表明人的才干本领是何等伟大。他们会建设天国,创造天国,使天国实现在世上。自有人类以来,五千多年之久,神所未曾做成的事业现今人竟要去做成。我真不能不佩服那些抱这种理想、唱这种高调的人,和那些有本领会想得出来,有勇气能讲得出去的人。但是有一个问题,不能不令我怀疑,我要提出来同大家讨论。第一,人能吗?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先明白另外一个问题,圣经中有没有教训我们去建设天国。为这个问题,我曾详细地在圣经中查考寻求,结果从《创世记》第一章到《启示录》末一章,我未曾寻出一句话来,说人能建设天国。我更未曾寻出一句话来证明神曾吩咐人去创造天国,我所查出来的只有下面所列的几种说法。

1、等候神的国或盼望神的国

“有亚利马太的约瑟前来,他是尊贵的议士,也是等候神国的。”(马可福音15:43)“有一个人名叫约瑟,是个议士,为人善良公义。众人所谋所为,他并没有附从。他本是犹太亚利马太城里素常盼望神国的人。”(路加福音23:50—51)“所以,你们祷告要这样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马太福音6:9—10)
“你们不要求吃什么,喝什么,也不要挂心。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们必须用这些东西,你们的父是知道的。你们只要求他的国,这些东西就必加给你们了。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加福音12:29—32)

2、传扬神的国

“耶稣差这十二个人去,吩咐他们说:‘外邦人的路,你们不要走;撒玛利亚人的城,你们不要进。宁可往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随走随传说:天国近了!’”( 马太福音10:5—7)
“耶稣说:‘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你只管去传扬神国的道。’”(路加福音9:60)“我素常在你们中间来往,传讲神国的道。”(使徒行传20:25)

3、进入神的国

“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唯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马太福音7:21)“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马太福音18:3)
“耶稣对门徒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财主进天国是难的。我又告诉你们: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呢。’”(马太福音19:23—24)“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税吏和娼妓倒比你们先进神的国。’”(马太福音21:31)“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马太福音23:13)
“耶稣说:‘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路加福音9:62)“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使徒行传14:22)“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也必救我进他的天国。”(提摩太后书4:18)

4、承受神的国

“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马太福音25:34)“我实在告诉你们:凡要承受神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马可福音10:15)
“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哥林多前书6:9)
尊贵的议士约瑟没有建设天国,不过等候神的国,盼望神的国。主自己所选召的使徒,未敢去建设天国,不过说主必救我进入他的国。主耶稣未曾教训他的门徒去建设天国,不过吩咐他们求神的国,传扬神的国,又应许他们将来可以进入神的国,承受神的国。不料今日这些教会领袖们,竟会有这等伟大奇妙的本领,要去创设天国,建设天国。我惊诧他们的健忘,我哀叹他们的无知。
此外,还有一个问题是我们必须研究的,天国是谁去建设的?圣经中既然未曾说人要去建设天国,同时却又论到天国的预言和应许,那么天国究竟怎样实现呢?人不去建设它,谁去建设呢?容我们念神所默示的圣经:“你观看,见有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打在这像半铁半泥的脚上,把脚砸碎,于是金、银、铜、铁、泥都一同砸得粉碎,成如夏天禾场上的糠秕,被风吹散,无处可寻。打碎这像的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但以理书2:34-35);“当那列王在位的时候,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也不归别国的人,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但以理书2:44)
《但以理书》2章是一篇论到世界列国兴衰代谢以及天国临到的预言。这段经文记载介绍神迹、梦兆,将未来的事指示给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并借先知但以理的口解释这梦兆。在这梦兆和他的讲解中,就将凡与选民有关系的各国兴起消亡的城市都预言出来。末了,便说到地上的国至终都必消灭,唯独神的国要建立在地上,作永存的国。容我们将这梦兆和他的解释并他如何应验的事列在下面。人像代表自巴比伦国起至天国临到为止,凡与选民有关系的列国;金头,代表第一个国巴比伦;银胸与臂,代表第二国马代波斯;铜腹与腰代表第三国希腊;铁腿代表第四国罗马;半铁半泥的脚是代表列国,由罗马分裂而出的欧洲近代各国;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代表第六国神的国。历史告诉我们说,这段预言的前四国都已经应验而且过去,我们现今是在第五个时代中,不知道神的国什么时候就要临到。但神恐怕人对天国的道理觉悟过来,所以他预言那一块代表天国的石头,特地告诉我们说那是非人手凿出来的。在《但以理书》的解释中,又明明地说,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这里对于所讨论的问题,我们得到一个清楚确切的答案,天国不是人建设的,乃是神建设的。不但这样,这段预言又明明地指示我们,天国不是世上各国逐渐联合变化而成的,地上的各国永远不能变成天国,天国临到的时候,先要由天国的王基督用铁杖把地上的列国打碎,接着天国便要完全地建立在地上,这碎石头变为一座大山充满天下。
那么我们再讨论一个问题,人为什么不能建设天国?这问题的第一个答案是,天国是公义圣洁的,邪恶败坏的人绝不能建设一个圣洁公义的国;现今世界上一切人所建设的国,有哪一个在神面前是可蒙悦纳的呢?野蛮的民族中有许多恶风陋俗固然不用提,就是那些自命为先进的世界列强,有哪一国在神眼中不是充满了不信、悖逆、诡诈、谎言、自利、淫乱、污秽、嫉妒、恼恨、强暴、凶杀呢?我们试着举目观望那些所谓文明先进的基督教国家在信仰方面的堕落,淫风的盛行,道德的败坏,国际间的互相欺诈利用,种族间的歧视倾轧,凭大欺小,恃强凌弱的现象,已过的世界大战和今日各国扩充军备积极备战的举动,哪一种情形不是对我们宣告说,邪恶的人类绝不会建设出良好的国家来呢?如果人真能建设天国,他们所建设的也绝不会比现在这些地上的国更好。这样,那个国就不能叫做天国,只能叫做地国,不能叫做神的国,只能叫做人的国。或许有人说,建设天国的事不是叫不信的人做,乃是叫不犯那些罪的基督徒去做,他们能建设良好的国家。真的吗?请问真实悔改得救离弃罪恶的基督徒在世上可占全世界人口的百分之几?不必说世界上还有许多拜偶像的基督徒,以及不信有神的人,就是那些称为基督徒的人当中,大多数也是打着基督的旗号,为魔鬼服役,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义。真实归向基督,离弃罪恶的圣徒,不用说在全世界人口中占最少数,就是在教会中也不过是小群,他们因为属基督的缘故,又多是遭遇世人的厌弃、藐视、逼迫、欺凌。因为他们的诚实与敬虔,邪恶诡诈的世界绝不容他们居高位掌大权,因此他们都是贫穷的、卑微的,不能治人反受治于人的。请问这一小群贫穷卑微的圣徒能否在这穷凶极恶的世界中建设一个良好的国家?
这问题的第二个答案就是,天国是永存的,必朽坏的人绝不能建设不朽坏的国。人都是必朽坏的,他们所造的物绝不会比他们更强。但神的国是一个不朽坏的国,这国必存到永远。必朽坏的人焉能建设成功一个不朽坏的国?使徒保罗论到,使徒被接的事有话说,“血肉之体不能承受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哥林多前书15:50-53)圣经清楚地这样教训我们,必朽坏的连承受神的国都不能,必须经过变化得到不朽坏的身体方能承受。如今许多人竟然想要靠着必朽坏的血肉之体去建设天国,创造天国,昏聩无知到了什么地步!
还有一个当讨论的问题,圣经所说的天国是否一般人所说的理想社会?那些讲建设天国的人,就是以理想的社会为天国,他们以为将社会中一切不良的社会制度都革去,将世界种种陋习都铲除,没有盗贼,没有贫民,没有娼妓,没有战争,各国的人民相亲相爱,彼此不分,全世界的人都安居乐业,歌舞升平,这就是实现天国的事业大功告成。无论这种理想的社会怎么努力,决不会有实现的这一日。假如这种理想的社会借人力能实现,这也绝不是圣经中所讲的天国。圣经中所讲的天国,乃是神为那些信靠基督、遵行神旨的人所预备的一个永存的国。当基督再来时,他的圣徒复活改变以后,他们方得进入这国,承受这国。这国中不但没有罪恶,没有战争,没有苦痛,没有眼泪,而且没有死亡。理想的社会中可以没有盗贼,没有娼妓,没有贫民,没有战争,但是无论如何死亡是人力绝不能除掉的。因此理想的社会绝不能没有死亡。若圣经中所记神允许我们的天国不过只是理想的社会,我就绝不要信这种绝望的福音。圣经中所讲的天国绝不是一般人所说的那理想的社会,我们不盼望也无法盼望理想的社会实现。我们盼望神的国来到,我们不信在这一日比一日坏的世界上,凭人力能使理想的社会实现。我们信神在基督复临以后,要建立他的国。我们宣传基督再来,用铁杖治理万民,除尽罪恶,建立天国的福音。
最后,天国究竟在哪里?天国不是在天上,而是在末日,神要从天上带下来的。总结一下几个问题的答案,我们可以得到下列的几个定义,圣经中不但未曾吩咐我们去建立天国,而且没有一次说到人能建设天国。第二,天国不是人所建设的,乃是神所建设的。第三,天国是圣洁公义永存不朽的,但人却是污秽邪恶必要朽坏的,所以人绝不能建设天国。第四,圣经所讲的天国,绝不是一般人所说的凭人力改造成功的理想社会,乃是神为他所拯救的人所预备的永存的国。在这国中非但没有罪恶和痛苦,而且总不再有死亡。第五,当基督再来掌权的时候,天国必要建立在地上。天国近了,让我们急速兴起,弃绝建设天国、创造天国的谬说,预备自己追求圣洁,殷勤衷心,尽好摆在面前的一切本分,好使我们将来能承受天国,传扬天国的福音,好引人与我们一同进入那国。

——————————

1 本文根据作者在研讨会上的录音整理而成,经过作者的审定。
2 参汪维藩,《中国教会的某些神学变迁》,金陵神学志,1985年,2期。
3 杨安溪,《神在中国的手》,第二章。

2009秋季号——中国家庭教会的属灵传承 >>

  • 火炼 文 / 张谷泉
  • 求你使我知道你爱我 文 / 刘丽萍
  • 6岁 文 / 书拉密
  • 驼鹿的瑰丽草原与树林——远行记忆之三 文/ 姜原来
  • 文革期间文人告密“荒唐之恶”的反思 文/ 可君
  • 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从“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的争论看中国社会的转型正义
  • 作时代的光与盐——读《光与盐——探索近代中国改革的十位历史名人》 文/ 阿信
  • 人生需要交账——读《五十年来》 文/ 察世俗
  • 忘恩•蒙恩•感恩——奔走窄路六十年的生命见证 文 / 韩姊妹
  • 记忆中的守望 文 / 光宇
  • 蒙难流泪谷 文/ 李道生
  • 许春草——他用膝盖亲近主 文/ 何其微
  • 客西马尼园与十字架1 文 / 栾非力
  • 约翰作品中的世界观念 文/ 孙明义
  • 他是点着的明灯——宋尚节的属灵传统浅论 文/ 新恩
  • 中国家庭教会属灵的传统与基本精神特征 文 / 基立
  • 探讨中国家庭教会的属灵传承 文 / 天明
  • 家庭教会:待书写的传统与待传承的生命 文 / 江登兴
  • 十字架与世界——“中国家庭教会的属灵传承”神学研讨会发言记录 文 / 本刊编辑部
  • 十字架工作的法则 文 / 李天恩
  • 2009秋季号卷首语
  • 全部 2009秋季号——中国家庭教会的属灵传承 >>

    灵性操练 >>

  • 2012年秋季号——生命的造就与牧养
  • 灵修何时真属灵?——反思灵修之定义的一些问题 卡森(D. A. Carson)文 苏雪菲 译
  • 爱耶稣还是爱“爱耶稣”? 文/小雪
  • 敬虔与日常生活 文/孙毅
  • 属灵阅读——自我牧养的另一种方式 文/游冠辉
  • 基督徒生活的基本要素 文/陈终道
  • 无墙的修道院——读毕德生《莫测树下》/Joy Wei
  • 退修·恢复·爱 文/曾淼
  • “我自己要极早醒起!”——两位姊妹关于晨祷的分享 文/兴梅 红梅
  • 个人灵修——自我牧养的一种方式 文/游冠辉
  • 职场灵性的保健1 文/聂文光
  • 对神话语的默想 文/乔治·缪勒 汪咏梅 译
  • 和灵命有关的那些事——毕德生在《今日基督教》上的访谈
  • 他是点着的明灯——宋尚节的属灵传统浅论 文/ 新恩
  • 中国家庭教会属灵的传统与基本精神特征 文 / 基立
  • 探讨中国家庭教会的属灵传承 文 / 天明
  • 家庭教会:待书写的传统与待传承的生命 文 / 江登兴
  • 十字架与世界——“中国家庭教会的属灵传承”神学研讨会发言记录 文 / 本刊编辑部
  • 清教徒的默想实践 文/ Joel R. Beeke 文 郭晶译
  • 祈祷的操练
  • 清教徒的属灵观
  • 中国教会成圣观及文化使命联想
  • 改变生命的阅读指南1
  • 我为什么关注灵修学
  • 灵修方法漫谈(下)
  • 灵修方法漫谈(上)
  • 分类阅读之(五)灵修祷告
  • 活在恩典中/孙毅长老
  • 爱耶稣还是爱“爱耶稣”/小雪
  • 《敬虔生活原理》书评两篇/孙毅 黄一琨
  • 退修会:第一次亲密接触 /WYJ
  • 关于祷告/Joy Wei
  • 生命的支点/孙毅长老
  • 灵性低潮 / HJ
  • 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重新得力/张晓峰牧师
  • 灵修短文(2011年12月26日——12月30日)/孙毅长老
  • 灵修短文(12月12日—12月23日)/孙毅长老
  • 灵修短文(11月28日—12月9日)/孙毅长老
  • 灵修短文(11月14日—11月25日)/孙毅长老
  • 灵修短文(10月31日—11月11日)/孙毅长老
  • 灵修短文(10月17——10月28日)/孙毅长老
  • 灵修短文(9月29日—10月14日)/孙毅长老
  • 灵修短文(9月16日—9月28日)/孙毅长老
  • 灵修短文(9月5日—9月15日)/孙毅长老
  • 灵修(祷告)分享
  • 本周灵修短文(之七)8月1日(周一)至8月5日(周五)
  • 本周灵修短文(之九)8月15日(周一)至8月19日(周五)
  • 每日灵修
  • 灵修短文7月11日—7月22日
  • 神带领随笔三
  • 我自己要极早醒起
  • 个人灵修——自我牧养的一种方式
  • 默想天上二三事(二)– 孙毅
  • 2009年:在恩典中继续成长的一年
  • 短短的感慨
  • 我的2009
  • 数算2009年恩典
  • 感恩分享
  • 2009年的回顾与小结
  • 09年感恩见证
  • 感谢你应许赐福
  • 住在神的院中真是有福
  • 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
  • 主啊我神,让我来亲近你—— 学生营会记录
  • 祷告中的复兴
  • 21天祷告会感恩分享
  • 祷告的操练
  • 我的期望
  • 全部 灵性操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