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建堂:怎能忘记弟兄姊妹——从社会学等角度看守望教会建堂 文/Jerry

摘要:本文从社会学等角度,认为建堂会成功,但需要时间。在当前微妙的形势下,教会内外都可有所作为,尤其教会内部,更加关注弟兄姐妹,是重中之重。回顾、展望并引发建设性思考,是本文写作目的。
不管你有没有意识到,守望教会建堂,包括由建堂引发的两次较大规模的户外聚会、租赁会场甚至相关事工活动,以及海内外媒体的关注,实际已经成为当今社会一个重要的公共事件,颇具影响力。这也理所当然,毕竟我们身兼天国子民和社会公民的双重身份。
从属灵的角度,守望教会和牧者们都早已述备矣,此不赘述。而作为一名普通的社会公民、基督追随者和守望教会会友,我更愿从社会学等角度多说两句,抛砖引玉,不妥之处,欢迎指正。

守望教会的异象原本就有浮出水面,进入社会主流的成分。所以,从现在的形势看,其实某种程度上,包括有关部门在内的许多社会主流人士,已认识到这个异象对教会发展的重要性。因此,政府有关部门从国家治理的角度,对此备加关注也是必然的。但由于历史上以宗教名义结党结社反政府行为之屡见不鲜,加之守望教会借建堂之举,有挑明要解决政教关系中由来已久不合时宜之成分,问题之激烈,情况之复杂,又无先例可鉴,令当局高度紧张也不难理解。
事实证明,我们守望教会,并无政治问题,这可能也是政府长期关注、长期光顾,又长期无法定性,不能“严加取缔”,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也说明现阶段的微妙形势:一方面政府有关部门仍然坚持不让守望进驻新堂,一方面又有限度地默许守望租赁某处会场长时间稳定聚会,当然租赁也限制在相对偏僻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这种亦收亦放、不收不放之间的张力,让人明显感受到其在此事上的颇费思量,尤其是心态上的如履薄冰。
显然,政府有关部门担心一旦处理不慎,比如,如果不让守望有聚会场所,有可能再次迫使我们去公园户外崇拜,必然再度引发海外媒体关注,甚至不经意间给了相关势力“炒作”的机会,届时政府有关部门岂不更要头大如斗,夜不能寐了?
回顾过去一年来守望教会建堂的进程,感谢上帝,我们如今毕竟不是活在“反右派”、“反右倾”、“反四清”、“文化大革命”那个时代——那个随意践踏人权捏死人就像捏死蚂蚁一样的时代。守望教会弟兄姐妹,也不是建国后政府有关部门的专政对象。毕竟政教关系,说到底终究还是人民内部矛盾,不能用处理敌我矛盾的方式对待。
此外,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守望教会及其守望人,这个群体已是北京各个社会阶层的主流人群,如果有关部门处理不当,可能会引发社会的不安定。对国家来说,尤其对首都来说,后果将如何?这涉及稳定大于一切的问题。

因此,个人觉得,当前政府有关部门对待守望教会的态度,应该是我们可以紧紧抓住并有所作为的空间。
毫无疑问,正如天明牧师所言,我们爱我们的国家,我们爱我们的人民,我们顺服在上掌权者,这些都没问题,也必须如此;当然,任何人也都会认同的是:爱,不仅仅是单方面的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计算人的恶,同时,还含有某种程度上的坚定、智慧,甚至勇敢地发出诤言、正义之怒。
经上说,爱是“不轻易发怒”,但并不代表“不发怒”;究竟是“易怒”还是“义怒”? 取决于动机及是否合宜?是否有理、有据、有利、有节制?这方面的平衡,守望教会一向处理得很好。
但是,有两点需要厘清的是:
第一、耶稣我主,万主之主,耶稣我王,万王之王。
第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什么意思?一言以蔽之,这是两个国度的考虑,也即上帝之城和世俗之城。在恩典和真理面前,守望应该靠主做那该做的事,把建堂的进程和结果都交给掌管一切的上帝,成或不成都在他手里;但在世上权柄面前,守望必须考虑一个因素,即成功需要时间。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守望建堂(包括教会登记)虽不能说是中国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但至少确实是建国后家庭教会的大事。感谢上主拣选守望,使用守望,定意透过守望的牧者和弟兄姐妹,成就他在这个时代注定要成就的异象和使命。(哈利路亚!)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守望教会也可视为中国教会发展的风向标,一举一动,很可能牵动整个中国全身的神经。
从一个角度看,守望教会治理委员会,治理一个差不多1千人的群体,尚且要面对许多复杂的事情和局面;试想一想,中国政府面对的是一个13亿(实际人数更多)的人口大国,1千:13亿,这是怎样的比例!中国人口众多,社会阶层、民族成分复杂,政府要面对多少复杂又复杂的和难以想象的局面啊!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偌大的北京城,能找出几个像守望教会这样的教会,会众普遍既斯文,又有知识、理性,主任牧师还可以和政府有关部门领导心平气和面对面进行例行公事的交流?政府岂能不予珍视?为了构建和谐社会,政府岂能恣意干扰宗教自由?
我当然不是政府外交部发言人,只是客观地平心而论。有不同意见者,且不说让你出将入相管理一个大国或某个部委,只请你试试管理一下守望教会实名制论坛,或其他相关事工之一部分,看你能否让各方都满意,让每个人都满意。容易吗?

中国这个老大帝国,自秦汉以降二千多年来严格实行并不断强化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现在的中国也不能完全脱离这种历史和传统的影响,因此,我们的国情既和欧美明显不同,也和儒家文化影响下的韩国不同。
有人比较之后评论说,我们中华民族(尤其是汉族)是一个自私冷漠又懦弱无能的民族(这可能也是无神论的爱国主义教育者始料不及的),所谓的“大国贱民”,缺少韩国民族那种血性、韧性和不顾一切的民族气质;看看今年人们热烈谈论的世界杯,连在复制我们三四十多年前文革作风的朝鲜的球队,我们中国足球队都远远不如。
其实,中国这个国家,中华民族这个民族,即使达到或高于韩国基督徒占整体国民40%的比例之后,中国是否仍然是那个中国?国情和民族性是否会发生根本改变呢?
且不说“黑暗的中世纪”,也不说《基督教会史》中那些相互残杀的派系斗争,让我们单看《力阻狂轮》中朋霍费尔所处二战前后的德意志民族,战争狂人希特勒(有人认为他就是圣经预言中的敌基督)同样可大行其道,举国拥戴,包括教会,都为之鞍前马后。再看纪录片《德意志的胜利》,那些年轻纳粹脸上流露的热情、幸福、祥和的神情,一点都不矫情,丝毫都不做作,年纪稍大一点的弟兄姐妹大概会联想到毛泽东时代的红卫兵,那不是如出一辙、似曾相识吗?
因此,身处这个堕落的世界,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除了过去失落的伊甸园和将来必然到来之天国,人间不可能有真正的乐土。
牧者们常说,人性就是人性。引申开来,个人也觉得,中国就是中国,汉族就是汉族,身为守望教会领袖又是少数民族的主任牧师,必须再一次正视并思考这个现实。毕竟教会是由一群个体组成,单枪匹马从来都不是守望教会考虑的策略;应该注意的当然还有,现在是以一个教会进行整体发展的时代,而不是早期阶级斗争下个人殉道的时代。
个人以为,守望教会营造一个让人感觉爽歪歪的氛围(事实上那也来自圣灵的恩膏),固然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在基督里,体验内心的平安、甘甜和荣美是基督徒在世生活的真实写照;但是,基督徒在世生活则更像《天路历程》,在渡河之前,属灵生活中除了战斗、战斗还是战斗(离开主,就是永刑,必须死守)。
当然,我们也必须深刻认识到属灵争战唯一的、真正的仇敌是撒旦,其他如果有的话,也都只是暂时的斗争对象,政府有关部门的有关人员,我们还要争取他们灵魂不至灭亡。这也是天明牧师一贯的强调。所谓解决政教矛盾,开始的、过程中所附加的和最终成就的一定都是爱:基督的爱,十字架上的爱,永远的爱。
否则就真歪了。

经上说,“我以永远的爱爱你”。这“爱”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爱,可以被圣徒保罗称为“长、阔、高、深”呢?
这是奥秘。无法想象!
但我们能想象,假如一位弟兄深爱一位姐妹,他会尽一切努力去讨对方欢心,会无条件地付出、无条件地等待,为了对方愿做一切;为了对方的好处,为了对方的幸福,甚至完全被动、无所作为,也甘心情愿。
因为“爱是恒久忍耐”。
就目前的形势而言,微妙而可以有所作为。对教会外部,一方面守望教会当然要避免再走与有关部门完全对抗或妥协的两个极端,同时最大限度地争取社会各界舆论的支持,等候有利时机,最好是创造政教两方一起寻找建设性合作的可能性,实现共赢。
对守望教会内部来说,则更有一番天地大可作为。几年来,其实从教会登记就已开始,守望教会许多弟兄姐妹行了所当行的,持续不断地尽上当尽的,教会(尤其是一般的弟兄姐妹)、政府有关部门、众房东们和房地产开发商以及相关单位,都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有几次甚至达到快要崩溃的临界点。回想起来,既惊心动魄,又让人回味。
既然如此,守望教会的弟兄姐妹们再一次安静吧,不是不能,而是有能力时选择不做。为着爱,基督的爱,十字架上的爱,无条件的爱,为着对方的益处,给对方一点空间、时间,哪怕是回旋的余地,让相关当事人,尤其是政府有关部门感到压力,而不是被攻击,感到爱和怜悯的可贵,而不是把弟兄姐妹们的信仰误读为过于常人所能理解的宗教狂热。
当然啊,这可能还是夏虫不可语与冰者,说不明白,毕竟这是两个国度的事情,但主耶稣道成肉身不就是为要拯救我们这些做了连自己都不晓得做了什么的人类吗?
其实,这些行为同样也反作用于教会和弟兄姐妹自己,因为关系双刃剑,正如马丁•路德•金在解放黑人的同时,也解放了白人一样。
比起从前,我们教会已经有了可以自由敬拜永生神的会堂,我们也已经可以相对自由拓展上帝的国度,使更多人做主的门徒。如果一定非要逼熟现在并不成熟的果子,那很可能恰恰反映我们的信仰生命,尤其作为一个整体的教会的信仰生命,还需要进一步成长、成熟。
所谓瓜熟自然蒂落,勿急啊!
否则,诚如守望有的牧者所言,过犹不及,原本上帝心意的“建堂”,就有落入人心中“偶像”试探之嫌疑了——大过神,就是拜偶像,不管有形还是无形。
而且,更让人担心的是,建堂现在看来,表面上似乎风平浪静了,但政教关系矛盾的实质,却没有真正解决。会不会有下一轮更难预料的事情出现?会不会有更多的不相关者为此买单?当然我不是说做这些事没有意义,为主所做的一切都有意义。
但正所谓人若逼急了,啥事都能做出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身为这块土地上的管理者——政府及有关部门,自然有责任也有权力管理他的国家和人民。常言也说物极必反,倘若政教关系的性质转化了,人民内部矛盾变成了敌我矛盾,历史上那些血腥可怕的某某事件,会不会再以另一种类似的方式重演,却难说了。

当然,上帝护我兮无惧!即使死又何足惜!
且不说殉道还轮不到你。问题关键其实在于,这不是为真理殉道,也不是为教会献身,这些不必要的牺牲或浪费,原本可以避免,我们靠圣灵而生,为什么一定要靠血气而胜呢?
就目前形势而言,我们真的需要再一次好好地休整体整,再一次好好地享受神所赐的每一天都要我们享受到的永远的生命,再一次好好地和家人相处,再一次好好地进行教会内部建造,再一次好好地开展我们现在能开展的事工(个人以为,为避免不必要的伤害和损失,敏感部门敏感地区敏感人群的敏感事工可考虑暂缓,现在引爆雷区继而引发连锁反应为时尚早,还是等政策或形势松动时再做为宜)。
更重要的是,怎能忘记弟兄姊妹?让我们把多出的时间和精力,放在更加关爱我们守望教会的弟兄姐妹们上吧。
地上有形的教会(且不说天主教、东正教),不管是基要派、福音派,还是路德宗、加尔文宗,说到底最终还是由每一位弟兄姐妹组成,没有弟兄姐妹,就没有教会,没有教会自然也就没有从弟兄姐妹中选举牧师、长执、同工等服侍人员和建立治理委员会的必要了。这些牧者同样也是我们所爱的弟兄姐妹。当然没有主和十字架,更没有我们这所有一切的一切,这才是根本的根本。
人的信心和生命是不一样的。那些常人眼中不俊美的肢体,不管他们现在是不是会友,上主定意让他们越发俊美,因为他的旨意原本就是如此;那些成长中幼小、软弱的生命,更需要我们的牧者和相对成熟的弟兄姐妹们细心、小心、耐心、用心地看顾和呵护,看看守望论坛中那些“又有离开北京的想法了”,“端午节之后的迷惘”等等,诸如此类的贴子或心声。教会弟兄姐妹的心,尤其是姐妹们的心,在爱的环境中,普遍敞开、真诚、美好,但也敏感、脆弱、易受伤,而低潮、软弱原本就是属灵生命的常态。当年我也曾几次流着眼泪离开教会。感到偌大的教会,缺乏爱,没有人在乎我的感受。当然,让我们成长的是神。但作为神所爱的儿女,我们所要尽上的弟兄姐妹的本分,真的是太多太多。
我们自然不是寄蜉蝣于天地,朝生夕死,转瞬即逝,主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所以从长计议吧!当上述这些真正做好之后,反而能在教会上下形成更大的合力,面对将来更大的挑战和成功。当然,每个人在这个过程中,都会成为施者和受者。难道这样不好吗?难道人心深处的建堂真的比外在的建堂差吗?
如今常存的有信、望、爱,其中最大的是爱。“道路坎坷,爱会给你无穷无尽力量”,“爱在哪里,神在哪里,教会大大兴旺”。
让我们一起关注弟兄姐妹吧,特别关注那些在黑暗中、在角落里、在舞台上远离所谓“正常视线”的弟兄姐妹吧,尤其是个别在公共场合常发出不合时宜声音者,甚至像根刺在教会中存在的弟兄姐妹,尽管比例极小,上帝既然把他们放在我们中间,自有他的美意。不要以为这只是相对成熟、有负担的弟兄姐妹的事,至少你可以祷告,只要你有愿做的心,上帝的灵都会动工,做多做少,都是善工。
让我们教会的每一个人都一起来关注吧,毕竟我们每一位都是连于基督耶稣的肢体。“一处受伤,全身疼痛,肢体本是这样。”他们的问题,他们的需要,还有他们的成功,真的更需要我们在基督里,用十字架上的爱、无条件的爱、永远的爱,一起分担、共享。
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做,但还不够,让我们加油!

“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这是朱元璋攻下南京后名士朱升的建议,也是大明帝国在元末军阀混乱,城头不断变换大王旗中,最终奠定二三百年基业的重要原因。
所谓“广积粮”,是做好准备工作,准备好兵、马、钱、粮;“高筑墙”,是做好预防工作,让别人无法来进攻;“缓称王”,是做好舆论工作,不要过早成为别人攻击的目标。
新中国领袖毛泽东先生早期对日抗战的《论持久战》,诸如此类,都可以借鉴。这些固然都是世俗的智慧;但从另一角度看,也包含着相对真理。
我相信除了主耶稣说“我是道路、真理、生命”是绝对的真理外,其他宗教、学说和政治理念中都含有部分相对真理,倘若这话成立,那么,这真理也一定来自那位自有永有的主。因为,“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雅1:17)
那么,守望教会建堂这场仗其实已经胜了,肯定胜了!
那位至高者全能神,那位复活胜过死亡和撒旦的基督,保证了一切都在他手中,万事互相效力,一起成就他的旨意。他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且不说国内外形势对我们守望教会有利,也不说我们守望教会每天坐收聚会场地的租金与开发商滞纳金之间的经济利差,想想社会学等学科中那些在那个时代曾经叱诧风云几乎主导一切的理论、思想和观点吧,现在它们已渐渐淡出时代的视野,终将成为历史的记忆。可是,我们建堂成功,却只是时间早晚的事。
我当然不是指很远。
如前所述,基于中国的历史、传统和国情,再来一个60年,我们的国家在某些方面,尤其政治领域,可能依然很难真正迎来像西方,尤其是美国那样的未来,再怎么学习、模仿和移植,再来一次戊戌变法、洋务运动和辛亥革命又如何?所谓的从器物到制度,由改良到革命,当时失败了,现在能否成功依然难说。且不说主观上他们皆热情躁动有余,冷静沉稳不足吧,仅从政权本质而言,专制主义中央集权,永远都是这个体制的核心,要想真正地根本地改变这个老大帝国,实现所谓的三权分立,自由民主,难矣!
但宗教信仰领域却非如此。由古至今,神灵世界对中国各个社会阶层都有持久而深远的影响,不管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所谓秦皇汉武,一代天骄,中产小资,八辈贫农,无一例外。即使在毛泽东时代,伟大领袖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高称无神论,却依然要造出一个“红太阳”,让亿万国人“敬”他,“拜”他,这也是让罪扭曲又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中国和中国人民不能没有信仰!
唯有上帝圣灵的介入,人心才能真正改变,唯有人心的真正改变,这亿万丑陋的中国人,这个让人又爱又恨又始终无法割舍的中国,在诸多层面和领域,才可能发生真正的质变。
我们守望教会是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我们要靠主照亮这弯曲悖谬的时代。
让主爱从我们开始吧,让主爱从我们守望教会的每一位开始吧,让我们在宗教领域,在现有国情、民族、文化的土壤上,继续领先,做开拓者,跑那当跑的路,打那美好的仗,成就建堂乃至教会登记,真正解决政教关系中不合时宜的部分,至少可以修正现有法规,尤其是《宗教事务条例》中相对滞后的成分。
我想,守望教会建堂的成功,时间不会很久,不知不觉中,上帝的时间就到了,就像主说他来的日子像贼一样,人们无法推知,却必将来到。
如果我们撒种了,我们浇灌了,即使,我说即使,我们却不能收割,那又怎样?自有荣耀的冠冕为我们存留,在永生神的永恒的旨意里,我们有份,这原本就于愿足矣!这些话说出来多少过于高言大智和学术分析上的理性,也有点轻飘飘,正如西谚所称,真正“穿牧师的鞋子试一试”,感受并不一样,做起来的确很难啊。
但正如天明牧师一贯的教导,我们必须靠主胜过、放下、交托、仰望、安静、等候,必须!

一切都会过去,唯有万军之耶和华的旨意永远长存!
让我们静静等候大而可畏的主,再次独行其事吧!
让我们静静等候与和平的君王,荣耀的基督,一起进驻新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