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感恩节家书/魏娜

感谢主让我在学习的过程中不断经历这种跨文化的冲突,也让我思想未来在宣教禾场上可能会碰到的诸多跨文化问题。……历史离给我们很多难题,但福音可以冲破一切阻隔,将我们带到更高之地。

远方的亲人们,平安!

一个月前就有人催我写家书了,不是我不想写,实在是没时间写。因为我现在基本天天写作业到十二点。有时候稍早一点回宿舍,也会被精力旺盛的同学们搞得难以入睡。今天又收到ZJ的邮件,除了“汇报”新一期启发课程的情况,也希望知道我的近况。如果我再拖着不写,就太说不过去了。记得出国前,MF让我常写家书,写流水账也行!现在正值感恩节,借着放假的机会,我就在这里跟大家唠唠吧。

话说来这里已经三个多月了,生活上已经基本适应。这边的天气和北京差不多,已入冬,风袭来,阵阵寒意!但心里还是很暖的。

至于学习嘛,我到这里的第二周就开始上课了,那叫一个紧张,超多作业。我得用英语听课、写作业、考试,苦煞我也,不过神的恩典够我用的,到目前为止,作业都能按时交。有时一周连续三门考试,都快考糊了。但考试的目的确实是为了考查学生是否能学到东西,只要掌握了,基本都能考过。当然,也有比较另类的教授。比如”旧约概论“的Dr. Marty,听高年级的同学说,从大一到大四,只要过了Marty的课,其它课都是a piece of cake(小菜一碟)。虽是夸张的说法,但足以显明他的课有相当的难度。并不是学术难度有多高,而是考查的知识面很广,阅读的内容很多,要复习的知识点很杂。除此以外,每个月都要写十至二十页的报告(整本旧约各卷书的概论);每周都有一到两次的测验。记得第一次测验,25分钟要作完32道题,虽然都是选择题,但对我这个英语非母语的人来说,还是有很大难度的。记得上学时,老师常常提醒我们做完题要认真检查一遍,但这次考试根本没有时间检查,可以用“连滚带爬”来形容考试过程。结果32道题错了7道,按这里的评分标准就是C-或者D。我的心呀,拔凉拔凉的。伤心难过了好久之后,和其他同学一交流才知道,好多美国同学都fail(不及格)了,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并不孤单。

我现在的生活就是宿舍、图书馆、食堂。大家见面问how r u? 差不多都回答tired, sleepy。

另外一件让我很尴尬的事情就是,我的同学都是十八九岁的孩子,稍大一点儿的也就二十三四吧。所以你可以想像和这么多有代沟的孩子们在一起是什么感觉,他们活力四射,常常活动到夜里一两点才睡觉,我有一次实在忍不住了,就说:please be quiet ! 从此他们都移到外面折腾去了。

学校有一门课程是我非常赞赏的,叫PCM(Practical Christian Ministry), 实际是一门实践课程。据说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芝加哥市政建设及治安非常不好。市长特意找到慕迪的校长,希望学校派慕迪的学生参与社区建设。从那时开始,学校就设立了PCM, 每个学生必须根据自己的专业参与相应的社会实践。学生们每周一次被分派到社区、学校、难民区、救济站、不同的教会、非营利机构参与服侍。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同学一起坐公车去教会礼拜,车上碰到一个住在救济站的黑人,当得知我们是慕迪的学生时,他非常激动,因为每周都有慕迪的学生去探望他们,所以他感到非常亲切。我这个学期的PCM是街头布道,其实就像我们拿着福音单张出外给人传福音一样,只是在这里不用担心有JC抓。但国内与国外所遇到的困难不同。在这里,当我问他们是否听过耶稣基督时,90%的人称自己听过(10%多半都是从亚洲来的),70%的人称自己是基督徒。但这70%自称是基督徒的人,有一半是不去教会的。还有的人虽称自己是基督徒,相信三位一体,但也同时相信条条大路通罗马,也就是说他们相信除耶稣基督外,还有其它途径可以使人得救赎。所以,给他们传福音时,不能听见他们说是基督徒就OK了,一定要追问一下,你们去哪家教会?是什么使你确信你有永生的确据?

我在这里也见识到不同的传福音方式,比如站在小板凳上向过路行人大声布道;比如用调查问卷的方式更容易展开个人布道;比如一边画画一边传福音;又比如,有一位弟兄举着自制的牌子,上面写着“Free Payer”,于是就有人走上前来请求祷告,于是展开个人布道。这一个学期真是让我开眼界,收获不小。

记得我在第一封家书里说到,芝加哥是一所非常多元文化的城市,你可以在这里找到非裔、印度裔、亚裔、墨西哥裔等等。这里的信仰群体也很多元,我们外出传福音的时候,能遇到各种信仰的人群,比如天主教、伊斯兰教、佛教、印度教、新纪元等等。所以,生活在这个如此多元的城市里,我反而不觉得自己是外人,大家基本都可以算是少数民族。即使白人,也需要适应这种跨文化的生活。

先不谈芝加哥这个大的社会环境,就是在慕迪校园里也天天上演着跨文化的幽默情景剧。我曾经好几次本能地冲着我的韩国同学说起了中文,直到他们用惊异的眼神看着我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还有一次,我用英文问一个德国同学问题,她却用德文回答我,直到旁边一个姊妹提醒她我不懂德文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用错了语言。

还有一种怪现象常常困扰我。本来认为已经彼此认识的同学或朋友,第二次见面时,我已经做好打招呼的准备,但对方就好像从来不认识我一样,从我身旁擦肩而过。又过了一段时间,再次与他/她偶遇,他/她又好像和我非常熟悉的样子,热情地打起了招呼……亚洲同学大多数都被这种文化shock(冲击)过。

但对于我来说,在来美国之前多多少少有心里准备,所以不会受太大影响。反而是和我们文化最接近的亚洲同学使我的内心常常起波澜。

每周三晚上我都会参加学校的“学生宣教团契”,有一个月的主题是“日本”。我们中国人都知道日军侵华、南京大屠杀。提到日本,常冠以“小日本”、“日本鬼子”,老一辈人更是对其恨之入骨。当年日军在中国的行径令人发指,如今日本政府否认当初侵华行为的态度更是让中国人民更有理由恨到底。但我是一个基督徒, 神赦免了我的罪,我岂有资格再定别人的罪呢?所以在我信主以后,我决定不再让这种爱国情绪胜过神的真理,我决定不再恨他们。我本以为在这件事上我已经得胜 了,但当我来到慕迪,参加学生团契,听到关于“日本”的主题信息,并要为日本这个国家以及日本人祷告时,我发现信念与实际行动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当有一位美国弟兄很明确地告诉大家他要去日本宣教,因为他很爱日本人时,我的心思变得很复杂,居然有一个声音冒出来:“他怎么会对日本有负担呢?”我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原来我对神所爱的人是那么吝啬。后来,一位日本同学分享说,如果他要娶一位中国或韩国的妻子,他的家长会把他赶出家门的。我当时差点儿没嚷出来:“你们做了那么多亏心事,你们现在还一副高姿态。打死我们都不愿意嫁或娶小日本。”当这个强烈的带有爱国主义色彩的念头蹦出来之后,我立刻意识到圣灵的提醒与责备。在我面前的,是我主内的弟兄姊妹,他们在主里的身份已远远超过国家及民族的身份。我怎么能如此判断我的弟兄姊妹呢。但那种根深蒂固的爱国主义情结就是会时不时的冒出来。其实不止我,我们学校另外一些中国学生,当他们在宣教大会上看到日本同学穿着和服带领敬拜时,眼前立刻浮现了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时的画面。这种印象似乎挥之不去,但我相信在神没有难成的事。记得三年前,我有幸参加全美国大学生宣教大会。会上有一位在日本宣教的韩国宣教士穿着日本和服走到台上,那次的主题是道成肉身——神住在我们中间。我们本是与神为仇的,但神却亲自道成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使我们与他和好。正如以弗所书2:14-17节所说“因祂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借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神和好了,并且来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 是的,神自己亲自做了榜样。而且因着他的救赎,凡连于基督的,我们的生命发生了质的变化。人与人的关系也不再限于血缘关系,因为我们有超越这一层面的关系存在,那就是我们同为神的儿女,我们在主里是弟兄姊妹。当我穿着中国民族服装与穿着日本和服的姊妹一起照相时(正值钓鱼岛事件,不知在中国过街时会不会人人喊打),我心深知道她是我主里亲爱的姊妹,我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我们还背负着国家民族历史的包袱,但在主里,这一切都被卸下了,神让我看到这一超越性是何奇美好。

另外一个冲击是来自一位台湾姊妹,中国同学认为她是“深绿”。记得她刚来时,我很主动地跑过去和她讲话,因为在我心里,台湾人就是中国人,我们是一家人。但她的回应让我心凉了大半截。她常常说:“你们中国人……”。我心里想:“难道你不是中国人吗?”后来她慢慢跟我们熟悉了,也经常参加我们每周一次的祷告会,在这期间她受过我们中国同学不少的“伤害”。每当她强调自己是台湾人时,我们总是反驳她,并强调她是中国的。后来,我有幸听她倒苦水,才了解她在过去一直受到如此的待遇,她见到的大部分中国人,在她眼里都是强势和霸道的。

“为什么中国政府动不动就要打台湾?”“长久以来我们都没有身份的认同感,我们不能说我们是一个国家,但我们就在那里真实的存在呀!我们要去参加国际会议,中国代表就会像一个粗鲁的大哥挡在我们前面,说我们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大陆来旅游的,到了台湾,就在古迹的柱子上刻‘这是属于中国的’。拜托,你到人家里坐客,不能这么没有礼貌破坏人家东西……”。

坦白讲,我以前从来没有这么零距离地听一位台湾人讲述他们对中国的看法,我深受触动。这位姊妹又讲到,“我们从来感受不到中国对台湾的爱,我们感受到的就是强势与霸权。没有人是愿意被强迫回归的。但如果哪一天,我们真的感受到你们的爱,我想台湾人民是愿意回归的。”虽然她的这番话不能代表所有台湾人民的心声,但至少反映了一部分人的想法。感恩的是,虽然她一再被我们不经意的语言刺激到,但她始终没有离开过华人团契。同时,中国大陆来的同学也有意识地修正自己的语言,尊重彼此,以爱相待。如今,他和我们这群人已经“混”得相当熟了,我们两个人还成了非常要好的祷告伙伴。神再一次让我经历到主里肢体合一的超越性。

感谢主让我在学习的过程中不断经历这种跨文化的冲突,也让我思想未来在宣教禾场上可能会碰到的诸多跨文化问题。中国、韩国与日本;犹太民族与德意志民族;非洲的胡图族与涂西族;美国的白人与黑人等等。历史离给我们很多难题,但福音可以冲破一切阻隔,将我们带到更高之地。

我在这里已经找到固定的教会聚会,而且已经参与到敬拜团队的服侍当中。这个教会不大,大概有100个人左右。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见过这个教会的牧师,因为他在安息年,由另外一位牧师代理。这间教会的特色就是,成员都来自世界各地。美国人在这里是少数民族,中国人占了一大半,因为很多来自教会旁边的两所大学UIC和IIT, 而这两所大学被大量中国学生和印度学生占据着。我之所以决定委身在这间教会,主要是因为与我的专业比较吻合,我的专业是“跨文化事工”,所以在这间国际教会再合适不过了;另外,在这里可以接触到很多国内来的学生,有的人已经信主,有的人还不信,不管信或不信,我都有更多机会服侍他们。

感恩的点点滴滴

  • 感谢主保守我到如今,使我很快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因为是在一所基督徒大学里,尽管有一些文化上的差异,但还是觉得很温暖,很亲切;
  • 感谢主让我常常听到国内教会和弟兄姊妹的消息,一想起你们,我的心里就有力量;
  • 感谢主赐给我一位好的祷告伙伴,使我们可以彼此扶持,互相鼓励,让我在这里并不觉孤单;我和大水隔段时间就会联系一下,彼此代祷。她比我辛苦,课业压力比我大很多,求主加给她够用的恩典和力量;
  • 感谢主让我的身体能承受繁重的学习压力,我的腰目前也正常,仍在恢复中,谢谢大家祷告:)
  • 虽然需要用英语上课、考试、写报告,但主恩待我,目前成绩还可以,除了大学写作让我挠头。但神怜悯我,大学写作的老师特别给我们这些国际学生开小灶,每周多加一个小时的课外辅导时间;
  • 有一次没有吃饭,对门的一个姊妹(在食堂工作)听说了,就给我打了一份饭回来,把我感动坏了,感恩;
  • 这里有很多热心助人的同学,我有不懂的问题都可以找他们问,他们也很耐心地帮我解答,感恩;
  • 我们每周六晚都有华人同学的祷告会,会上大家一起敬拜、分享、祷告,也常常为我们教会祷告,为此感恩;

太多感恩……

PS:这封家书是我在不同时间所写的片段的集合,今天整理成篇,如有不通之处,请谅解。另,欢迎查找错别字,哈哈:)

想念你们!

魏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