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你岂当帮助恶人,爱那恨恶耶和华的人呢?——10月22日祷告会分享 文/晓峰牧师

弟兄姊妹平安,我们一同来读旧约《历代志下》的几段经文:

亚撒的儿子约沙法接续他作王,奋勇自强,防备以色列人。安置军兵在犹大一切坚固城里,又安置防兵在犹大地和他父亚撒所得以法莲的城邑中。耶和华与约沙法同在,因为他行他祖大卫初行的道,不寻求巴力,只寻求他父亲的神,遵行他的诫命,不效法以色列人的行为。所以耶和华坚定他的国,犹大众人给他进贡;约沙法大有尊荣资财。他高兴遵行耶和华的道,并且从犹大除掉一切邱坛和木偶。(代下17:1-6)

约沙法大有尊荣资财,就与亚哈结亲。过了几年,他下到撒玛利亚去见亚哈。亚哈为他和跟从他的人宰了许多牛羊,劝他与自己同去攻取基列的拉末。以色列王亚哈问犹大王约沙法说:“你肯同我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吗?”他回答说:“你我不分彼此,我的民与你的民一样,必与你同去争战。”(代下18:13)

犹大王约沙法平平安安地回耶路撒冷,到宫里去了。先见哈拿尼的儿子耶户出来迎接约沙法王,对他说:“你岂当帮助恶人,爱那恨恶耶和华的人呢?因此耶和华的忿怒临到你。然而,你还有善行,因你从国中除掉木偶,立定心意寻求神。”(代下19:1)

我们的神啊,你不惩罚他们吗?因为我们无力抵挡这来攻击我们的大军,我们也不知道怎样行,我们的眼目单仰望你。(代下20:12)

约沙法作犹大王,登基的时候年三十五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十五年。他母亲名叫阿苏巴,乃示利希的女儿。 约沙法效法他父亚撒所行的,不偏左右,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只是邱坛还没有废去,百姓也没有立定心意归向他们列祖的神。(代下20:31-33)

我们一同来祷告:天父我们要感谢你,因你再次招聚我们,当我们一同来聆听你在《圣经》当中所记载的你所拣选的君王,所行的这一切的时候,愿你的灵在我们的心中,将这些话语打开,你滋润我们的内心,也坚固我们,使过往的事情也成为我们今日生命的帮助。你亲自祝福下面的时间,祷告奉我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我们今天所分享的约沙法王在《历代志下》占据了四章的内容,17-20章,但我们每次基本上都读了每章的开头。每章的开头组合在一起基本上把约沙法王一生事奉的轨迹给勾勒出来了。我们今天分享的重点,依然会从约沙法失败的角度去分享。

这是在旧约列王当中是比较著名的一个王,我们知道南北国分裂之后,北国没有一个好王,南国偶尔会有一个好王。南国的好王当中有三大著名君王,其中第一个就是约沙法,第二个是希西家,第三个是约西亚。这三个王在《圣经》当中几乎没有特别大的问题。在这三个王当中约西亚是最值得我们去效法的,因为正如经上对他的评价那样:他一心寻求耶和华的面。同时约沙法这个人也是在整本的《历代志》和《列王记》中值得我们去留意的人物,因为在他身上显明出一种非常令人惊心动魄的对比。为什么这么讲?因为约沙法在各个方面都超过他的父亲亚撒,他比他父亲亚撒要好得多,他的国力远超过他的父亲亚撒;他在耶和华面前被称赞的事情也远超过亚撒。所以可以说,约沙法在作南国犹大王的时候,南国犹大基本上达到了在整个分裂王国当中繁华兴盛的顶峰,是当时世界上具有巨大影响力的国家。他的财产、国力、军事力量等各个方面都已经达到了顶峰。这是以色列历史当中可以直追所罗门时代荣耀的时期,可是恰恰因为约沙法,犹大也经历了整个南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也正是因为约沙法,使得大卫整个家族几乎全部毁灭。

我们先来简单看一下约沙法被神称许的功绩。

约沙法的功绩主要记录在17章当中,有五个方面:第一,他在他父亲亚撒的基础上继续屯兵、继续伐木修建,主要是防北方以色列,在这一点上他其实是一个矛盾的人,因为后来他和以色列又是如此的交好;第二,他除去犹大境内一切的偶像和邱坛,这个是需要大家注意的;第三,他在各处宣讲律法,他亲自下去巡视、推动。甚至在我看来,他宣讲律法本身比除去偶像和除去邱坛、砍掉柱像、粉碎亚舍拉等等,要更有意义。其实在我们的信仰当中,禁令本身并不特别建造你的生命,但宣讲上帝的律法,宣讲《圣经》的真理,让神的真道充满在我们的内心当中,这是对我们生命真实的建造。所以约沙法这位王,在律法的重视程度上是一位承前启后的王,他可能比不上约西亚的改革,但他在这一点超越了他的父亲亚撒;第四,他建造了营寨和积货城,整个的商业也非常的发达;第五,他建造了以色列历史上的第一个严谨的司法体系,可见对于研读律法本身对约沙法有很大的影响,因为这完全是按照《申命记》中的要求来做的:在各处设立审判官(申16:18),在中央圣所(耶路撒冷)设立最高法院,设立了祭司、利未人、族长和审判官。所以约沙法这位王在以色列历史上可以说是不可多得的英明之主,他对上帝所存的心,从17章开始一直到最后结束,整个对于约沙法的评价是非常高的,而且上帝也给他很多的祝福。

为何说上帝给约沙法的祝福很多,几乎可以媲美所罗门了呢?这里特别提到了非利士人向他进贡。好像所罗门时期外族向以色列进贡那样。与此同时,北国的以色列当时是亚哈家在统治,也就是北国的第三王朝,亚哈家当时也达到了北国统治的顶峰,虽然亚哈这个王是所有北国诸王中最坏的一个王。那时摩押人是向亚哈进贡,非利士人是向犹大来进贡,而且特别提到说,阿拉伯人也进贡给约沙法,送给他公绵羊七千七百只,公山羊七千七百只.(代下17:11)同时上帝也给了他很多在军事力量上的积累。这个时候约沙法的常规力量军队已经达到了一百一十六万,他的军事力量已经是周围很强大的国家了。这个数目,在亚撒在位的时候有58万人,到了约沙法的时候,军队数目整翻了一倍,罗波安在位的时候才有18万。到了约沙法这个时候,他的确已经站在了当时地区各国的顶端。因此我们说上帝给约沙法王有许许多多的祝福和恩典。

然后我们主要来看约沙法的失败,就是他与亚哈交好。

我们就用几分钟的时间回顾约沙法在上帝面前所行的事,但是,就在上帝如此保守和赐福他的情况之下,约沙法做了一件不太让人能理解的事情,就是18章所说的,在他大有资财尊荣的时候,他就与亚哈结亲。从18章开始,就是约沙法的灵性走另一个方向的开始,其实他完全不用跟亚哈去结盟。需要留意思想的是,约沙法这位王几乎在所有的事情上都蒙神称赞,惟独在对待以色列的态度上,在和北国交往的这件事情上,始终是他生命当中的破口。他与亚哈家族(亚哈、亚哈谢、约兰)一直保持了非常好的关系,他们的合作从一起出去打仗(军事合作)到结亲(他的儿子娶了亚哈的女儿),到商业合作(一起造船做买卖),从外交到联姻、到商业,是一个全方位的合作。这就是约沙法王生命中最大的破口,就是和亚哈交好。亚哈死了之后,亚哈的儿子亚哈谢继位,约沙法和他们的关系还是很好,还和亚哈谢一起做生意;亚哈谢死了之后,他和北国亚哈家族的第三任君王亚哈谢的弟弟约兰的关系也很好,和约兰一起打仗。(他和约兰的关系在《历代志上、下》都没有记载,只在《列王记》中有记载)。

他和亚哈的交好中直接带给南国犹大的影响是什么呢?

第一就是战争。

他和亚哈交往,他的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历代志下》特别记载了他和亚哈交往之间的关系。他见了亚哈之后,亚哈真的在众人面前尊重他,好好的招待他,然后对他说:你愿意不愿意和我一起去攻打基列的拉末(代下18:2),这个地方是战略的要地,在距离耶布斯九公里处。那个时候北国以色列也是非常强盛的,他们已经和亚兰人打了一仗,而且在打赢之后,亚兰王已经答应把基列的拉末给亚哈,只是一直拖着不给,亚哈就想过去再打一仗。这时候就拉着约沙法去。约沙法说:“你我不分彼此,我的民与你的民一样,必与你同去争战。”(代下18:3) 可以约沙法毕竟比亚哈的灵性要好很多,在约沙法在打这场仗之前,约沙法说:“我们得求问耶和华的先知。”(代下18:4)得问问上帝的意思是什么。亚哈其实也是位非常聪明的人物,不要以为亚哈是个坏王,他就没有能力,其实他在治国政治方面非常的有能力。亚哈就说好,来问一问先知,只是说不能问那个真先知,就是米该雅,要是问了米该雅一定没有什么好话,全是凶言没有吉言,要问问其他的先知。他的意思是说要问假先知,不能问真先知。所以我有时在读旧约的故事时,一开始都不知道他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因为亚哈自欺到了令人诧异的程度。《圣经》中对亚哈的评价是:没有王比亚哈更坏了,因为他把自己给卖了,他明知道那是一个坑,他还要往里面跳。在这件事上就格外的显出了亚哈真的没有把耶和华当成他的神,他问了基拿拿的儿子西底家,假先知一定是顺着君王说的,说他一定能得胜。但是约沙法的灵性基本上能判断出来这些都是假先知,就说:我们听他的不行,需要听米该雅是怎么说的。亚哈没有办法就把米该雅给叫过来。米该雅说话很有意思,说:去吧!你必能得胜。亚哈说:“ 我当嘱咐你几次,你才奉耶和华的名向我说实话呢?”(代下18:15)这个时候米该雅才说:“我看见以色列众民散在山上,如同没有牧人的羊群一般…”(代下18:16)其实就是说亚哈根本不配作以色列的君王,这仗你不要去,必输无疑,并告诉亚哈说,你去了必死。亚哈还是决定要去,应为他已经决定了,并让米该雅等着,说去去就回来了。米该雅说:若你去了还能回来,那么我所说的就不是出于耶和华,我就是假先知了。

我们来看这两位王的反应,约沙法整个过程都参与了。按说约沙法已经听见了假先知的话,也听到了真先知的话,知道这场仗打不赢,可约沙法就如同没有听见一样,他跟亚哈一样,依然决定一同上战场。而且在上战场之前,亚哈跟约沙法说:“我要改装上阵,你可以仍穿王服。于是以色列王改装,他们就上阵去了。”(代下18:29)难道约沙法就看不出亚哈是在陷害和利用他吗?果然亚兰人所定的计划是把头目干掉就可以了,所以两边一开战,士兵直扑约沙法而去。当然约沙法大声呼喊,亚兰人一听这是犹大王,他们就不打他,《圣经》上说:“…约沙法一呼喊,耶和华就帮助他,神又感动他们离开他。车兵长见不是以色列王,就转去不追他了。”(代下18:31-32)“离开”这个词是诱导的意思,和18章当中亚哈力劝约沙法与自己去攻打基列的拉末中的“劝”字是同一个意思。《圣经》的用语很有意思,亚哈其实是让约沙法替他当挡刀剑,但上帝却让亚兰人离开了约沙法。这个时候可能有人随便射箭,那个箭就顺着亚哈盔甲的缝隙进去了,亚哈当天就死了。

看到这个过程就觉得做上帝的先知,需要有从上帝来的真正的启示,整个过程在亚哈的安排下好像不可能会死,但他必死,因为先知说了。约沙法是什么反应呢,约沙法像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样,平平安安回耶路撒冷他的王宫了,只不过他一回去先知耶户就出来了,他父亲的先知的儿子作先知事奉他。出来就跟他讲:“你岂当帮助恶人,爱那恨恶耶和华的人呢?因此耶和华的忿怒临到你。”(代下19:2)“你岂当帮助恶人,爱那恨恶耶和华的人呢”这句话能总结约沙法一生当中生命的破口和亏损,这就是约沙法的问题,但《圣经》的记载到此为止了,约沙法的灵性比他父亲确实要好,当年哈拿尼来指出亚撒的问题时,亚撒直接把哈拿尼扔到了监狱里面。这次哈拿尼的儿子指出了亚撒儿子的问题时,约沙法没有动他,但也没有证据表明约沙法为此事悔改了。19章中说到:“约沙法住在耶路撒冷,以后又出巡民间,从别是巴直到以法莲山地,引导民归向耶和华他们列祖的神。又在犹大国中遍地的坚固城里设立审判官…”(代下19:4-5)很多释经材料里面都会说约沙法在听了先知的劝导之后,他马上就悔改了。但是从《圣经》的经文中看不出有悔改的意思,他没有回应这一点,他还是只关注犹大国内的改革,他跟北国以色列之间的交情没有丝毫的“改善”,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因为亚哈死后,亚哈的儿子亚哈谢继位,亚哈谢只作王两年,在这两年中,约沙法还想和他一起去造船做生意。亚哈谢死了之后,因为他没有儿子,他的弟弟约兰作了以色列的王,约兰作王之后,跑过来跟约沙法说:你和我一起去打摩押人好不好。约沙法说:你的民就是我的民,我们两家一样,我与你同去。去了之后他们没水喝,这时约沙法说:“耶和华已经把我们交在了死地。”这反应了约沙法的灵性,他们马上去找先知,他不是先找水源,一再的催促要把先知找过来。约兰一听说,有先知,但是先知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那先知,那时的先知是以利沙。以利沙的师傅以利亚对他就不客气,到了以利沙那里更不客气,他把以利沙叫来了,以利沙说:“我与你有什么相关呢?但我今天来了是看在约沙法的面上。”后来他们就有水喝了,那一仗又打赢了,约沙法又平平安安的回去了。

而且因为约沙法和亚哈联盟打仗,带来摩押人和亚扪人以及米乌尼人联盟来攻击犹大国,约沙法却惧怕这三方联军。其实对于约沙法来说,他完全不用惧怕摩亚、亚扪和以东人的联军,当他惧怕的时候,他最基本的灵性就是到耶和华面前来祷告,他所祷告的就是:“ 我们的神啊,你不惩罚他们吗?因为我们无力抵挡这来攻击我们的大军,我们也不知道怎样行,我们的眼目单仰望你。”(代下20:12)这是在他的祷告当中非常吸引我们的地方,很多时候我们需要来效法这样的祷告。后来先知的话语临到了约沙法,并告诉他该怎么办,说让他第二天就摆阵打仗,摆阵看着耶和华怎么为他们争战。所以约沙法的灵性就表现在,既然上帝让他看着,他就想他们不能单单看着。就像通知诗班穿上诗袍,依次排开,编好歌曲再敬拜赞美。就在他们敬拜赞美的过程当中,亚扪人、摩押人和以东人就互相残杀,他们就败了。以色列人收拾战场上的战利品就收拾了三天。这是约沙法作为犹大的君王,他一生当中所经历的,比他父亲还要大的神迹。约沙法经历了他生命中绝无仅有的作战模式。这个危机过去了,但是他和亚哈交往的后遗症,现在还没有看出来。

我们看到,约沙法打了三仗,但上帝都有格外的恩典和怜悯,约沙法每一次都平平安安的,虽然第一次是被人陷害了,但神却保护了他。但对于约沙法来说,他好像没有什么感觉,他没有想到亚哈竟然在战场上利用了他。经过他跟亚哈家族的关系,虽然有一些波折,上帝既拦阻又保护他,但是他没有丝毫的感觉。

第二个层面,约沙法一生当中虽然都遵从了上帝的命令,但是却与亚哈家交好,除了一起打仗联盟之外,带来后果最大的却是与亚哈家联姻。他跟亚哈家族交好在还没有什么大的后果出现的时候,上帝给他那么多的保护和提醒,但他依然没有什么样的改变。最大的问题就是他让他的儿子娶了亚哈的女儿,所以约沙法死后,约沙法的儿子约兰继位之后,就一改他父亲过去所做的,在以色列中开始拜偶像,所以神就刑罚约兰使他的肠子就流到地上,死了。约兰死了之后,约兰的儿子亚哈谢继位,亚哈谢继位之后,依然是要帮助北国犹大人,也被杀了。这个时候,约兰的妻子,就是亚哈的女儿,发现丈夫也死了,儿子也死了,好像突然间她可以作王了,她就把犹大的皇室全部剿灭。若不是耶何耶大的妻子(耶何耶大的妻子就是约兰的女儿),把他们家唯一的一个孩子藏了起来,否则的话大卫的家族就没了。亚他利雅的父母是亚哈和耶洗别。这个女人自从嫁到了南国犹大之后,对于以色列的影响是直接影响了他们三代,三代的王朝都深受北国的影响。《圣经》中说:“当约兰接替约沙法作王之后,不行他父亲的道,反而行北国亚哈家的道。(代下21:6)”约兰的妻子对他的影响很大,到了什么程度呢?以色列还没有谁上位之后,先把他的弟兄们全部杀掉的,约沙法的儿子约兰一上位,就把约沙法其他所有的儿子全部杀掉了(代下21:4)。这是一个历史上最常见的宫廷斗争的模式,这些肯定是从他妻子听来的,说这些人会威胁你的王位。约兰的儿子上位之后依然不行正道,因依然深受北国亚哈家族的影响,行北国亚哈家的道。到了亚他利雅时,直接作女王,这是犹大历史上唯一的一个女王,更是在犹大统治七年期间建造了各种各样的偶像。

对于北国的王亚哈来讲,虽然亚哈已经死了,但是亚哈家的影响却经过这种联姻的方式直接就到了南国的犹大。我们要思想的是,对于约沙法来说,为什么在他国力鼎盛的时候,其实不需要以色列帮助的时候,为什么一反他父亲当时和北国以色列之间的关系呢?他竭力的想去和以色列结盟,甚至给人的感觉是讨好。有这个必要吗?我们可以来思想一点约沙法这么做?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因为他熟读耶和华的律法,他又反思了他父亲亚撒当年曾经和北国以色列之间敌对的关系,他父亲当时为了应对北国的王巴沙对于南国的攻击竟然花钱请了亚兰人,他知道这个历史,并且他也在反思当中。所以他国力鼎盛之后,他可能就想,过去他们是一个国家,是一个整体、是兄弟,为什么不能够和他们一起呢?我们为什么不能重新像过去一样呢?当然这个过程很漫长,可以一国两制,因为北国是分裂出去的,所以他是怀着美好的愿望,但这是他自己心里的盼望,他没有去到上帝面前为此来求问,可能他以为这本来就是上帝的心意。他就想去把南、北国的关系拉近,甚至两国有更深的合一的关系,否则他不会让他的儿子去娶了亚哈的女儿。但是他忽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会说他在这一件事上没有去求问耶和华,更重要的一点是他忽视了整个北国和南国犹大的不同在哪儿。他以为他们过去都是上帝立约的子民,都同属于一个祖宗,都属于亚伯拉罕的后裔,所以他用的方式,他天然的认为他和北国之间就能够联合起来,他可能没有从属灵的角度去考虑两国之间的关系,他只从世俗的角度去考虑了两国的关系,联姻、通商、攻守同盟,但惟独没有考虑属灵的因素。

他没有考虑,第一我们敬拜的是否是同一位上帝?第二他没有考虑有没有共同的异象。没有考虑我们在多少的观念上是一致的,约沙法和亚哈之间几乎没有探讨过任何信仰上的问题。当你和一个弟兄姊妹见面之后,你可能会问你是哪个教会的,若知道对方是你熟悉的一个教会,你所认识的人也有在那个教会,或者你熟悉的宗派,你就不会担心他的信仰背景了。基督徒从很多层面上是一个信仰的沟通和了解为基础,如果说我们信的神和你的信的神一样,我们都是信创造天地的那一位,只不过我们不信耶稣。是的,很多异端都是这样的。他们说他们信母亲上帝,你就知道我们和他所信的不是同一位神,我们之间不可能同工。约沙法在忽视了跟亚哈家信仰层面的沟通的基础之上,就一心扑了上去,我们就是弟兄,我们可以在一起。

其实如果他真的了解以色列历史的话,他就应该明白,为什么所罗门之后,上帝允许耶罗波安带着十个支派分裂了。从某个角度来说他们的分裂是上帝所允许的,但是耶罗波安分裂之后做了一件事情,就是私设了祭坛。耶罗波安所做的,表现在几个方面:

第一,大部分的利未人都还在耶路撒冷。利未人不走,甚至一听说分出去了,可能北国的利未人都纷纷跑到了耶路撒冷,所以北国很少利未人。怎么办呢?他说:“我们的祭司可以不要利未人。”这就是耶罗波安做的事情。第二,他们没有圣殿,怎么办呢?他制造了金牛犊,放在了伯特利和但,一南一北,两个敬拜中心。第三,他私自设立节期。从某个角度来说,耶罗波安所敬拜的上帝已经不是耶和华神了。他在国土和人力分裂的同时,他在信仰上已经脱离了正统的以色列人所敬拜的带领他们出埃及的那一位了。为什么说北国的王没有一个是好的王?就是从这个角度来讲的,他们没有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拜金牛犊的罪,到了亚哈的家族格外的这样,可以说亚哈这个家族什么好事都没有办,我们最熟悉的就是抢了拿伯的葡萄园。亚哈的儿子亚哈谢上来之后就干了两年,这两年主要就是怎么来对付以利亚,准备三次把以利亚绑到王那里去,去一次烧死一批,去一次烧死一批。也可以看到以利亚和以利沙在北国的事奉充满了危险。

其实对于约沙法来说他很清楚这个状况,他很清楚其实他们在属灵上差异很大,他也知道亚哈家族在整个北国以色列所做的拜偶像的事情,他都很清楚。可他没有求问上帝,却天然的要去为上帝做一些事情,要做一件大事。从他手中把分裂的王国又合在一起了,这是不得了的事情。他家前后三代和亚哈家族“不离不弃,始终忠贞不渝”。当我读了这段经文之后,觉得按说约沙法这个人不应该这样,因此就发现人在被自私或自我的愿望感动之后,他会陷入被蒙蔽的状态,他看对方说什么都是好的。约沙法为亚哈可以说是两肋插刀,不惜得罪耶和华,都已经求问先知了,先知说必死,可是还是和亚哈上战场。先知也当面对他说了,说:你为什么爱那恨耶和华的人呢?他真的是爱亚哈,而且爱到底,不但爱亚哈,而且爱亚哈的儿子,两个儿子都爱,也为他的儿子娶了亚哈的女儿。

从某个角度来说,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他想把两个分裂的王国合在一起,彼此之间的联系能够加深。甚至他可能想影响北国以色列,但实际的结果是,亚哈家的“属灵影响力”更大,耶洗别的女儿太厉害了。约沙法一死,约沙法的三代王朝都陷入在黑暗和杀戮当中。《圣经》当中对约沙法的评价如此之高,但是《列王记》中一点不提约沙法和亚哈的关系,在《历代志》当中如此详细的篇幅说了这件事情。对约沙法来说,这可能是他的生命当中一个小的破口,惟独在这件事上他把他的愿望给放大化了,在这件事上,他自认为这是上帝的感动。即使先知告诉他这不是从上帝而来的感动时,他依然不悔改,置若罔闻。所以在犹大境内“他高兴遵行耶和华的道,并且从犹大除掉一切邱坛和木偶。(代下17:6)只是邱坛还没有废去,百姓也没有立定心意归向他们列祖的神。(代下20:33)”在他事奉的初期,他立志要除去所有的偶像和邱坛,可是到他年老的时候,给约沙法盖棺定论的是,邱坛还没有除去,以色列百姓还没有立定心意归向耶和华,不觉得这之间有一些矛盾和奇怪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这不是他定意要去做的吗?为什么邱坛还没有除去,其实就是他跟亚哈的关系连在一起。因为他和亚哈之间的暧昧关系。亚哈的所作所为,其实南国犹大人都知道,但他们的王和北国以色列王之间这样的关系,好像对约沙法来说,他认同亚哈所做的一样,他认同亚哈的拜偶像一样。虽然他不遗余力的去推动律法,但他对亚哈的态度上,却传达了另一个东西。甚至当他们关系较好的时候,他们两国之间肯定来往很多。有从北国以色列来的人,若进入到南国之后,在南国做生意,或者暂时定居的话,如果他在他们家中也拜偶像,在他们家附近设立邱坛,约沙法会过去制止他吗?可能约沙法会觉得这是出于亚哈国家的,我不好动他们。甚至这不仅影响皇室,影响整个大卫家族,不但给大卫家族带来了刀光之灾,而且影响了整个南国的信仰状况。他自己个人生命当中的一个小小的破口,因为坐在君王位置之上,却为整个南国犹大带来了咒诅。亚哈家所做的,拜亚舍拉、拜偶像,所有这一切的影响,其实就是透过他和亚哈家的交好,就影响到了南国犹大。所以他立志要除去这一切,但他的做法却形成了他在上帝面前所做的一切的拦阻,甚至他自己都不自知。他的不自知并不是他不清楚,而是他有意识的去遗忘,先知说的已经很清楚了,说他爱那恨恶耶和华的人。他也知道亚哈身上有许许多多犯罪的地方,知道他逼迫上帝的先知,但他就视作没有看见似的。

他若和他父亲亚撒来对比,他各个地方都做的比他父亲好,但惟独在对北国以色列的态度上,他想用他的方式,联姻的方式、交好的方式和亚哈家联系更加紧密一些。惟独在这件事上的罪耶和华,他不但不求问,甚至先知指出来时,他还就当做没有听到,所以这是他生命当中,在《圣经》里面一再提到的那个破口,所造成的后果影响极其深远。虽然他在位的时候是一个强大的国家,但他一死,以色列人就进入到了一个属灵的黑暗当中了。从对于约沙法这个人的分享上,应当给今天我们每个人有很多的思想,在我们的生命当中是不是也会存在这样的问题。我们觉得我们在教会中有许许多多的事奉,我在各样的事情上都尽到了责任,我真的是爱神,熟读圣经,竭力的追寻。但惟独有一点,我想为上帝做这样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我一想到就觉得非常的好,非常的激动,但你忘记了祷告,忘记去求问上帝。甚至神都派人过来告诉你这件事不要做,你就当做没有听见。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显出了格外的悖逆,人有时会被自我蒙蔽,但蒙蔽到像约沙法这种程度的也不多。

无论多么在上帝面前尽心侍奉,在他生命当中总有一点点的破口,是他不能去胜过的,而这个破口就会带来巨大的亏损。不但是他自己,也会给他的国民带来亏损。因此我们需要到神面前来格外的警醒,也要格外的去反思我们,我们是否有一些事情在属灵上看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我们却忽视了跟我们结盟,跟我们联合,和我们有很多彼此交好的那一方,他们可能在信仰上已经偏离了耶和华神,但是我们却没有去关注。直接的应用就是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干呢,这是一个直接的应用。当你去考察,很多在你的生活、在你的合作伙伴、你的同工,更是在你的婚姻,在你找配偶的过程当中,你要去考察的是他背后对于上帝的忠诚。要考察的是你们在价值观上是不是有一致的地方,要考察的是你们有没有共同的目标和异象,而不是单方面的说我要用上帝的爱去感动他。

约沙法从他父亲那里有很多的反思,但同时他内在的人性当中也有一种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的骄傲。他一生所行的所有的事情,除了和亚哈家族的交好之外,都可以在上帝面前站立得住。就因为他所做的事情都是好的成功的,以至于他没有看到他生命当中这个很大的破口。很多时候我们可能也是这样,你或许在上帝面前有很多照着上帝所教导的去行的,但是你依然在上帝面前有一个破口,这个破口是你知晓的,别人能够看得见的,但你可能找借口说:没有关系!我想这是我们在读完《历代志下》,分享完约沙法这个人物的时候,需要在上帝面前来祷告思想的。

我们一同来祷告:天父,我们一同到你的施恩宝座前来,我们看到你对你仆人格外的怜悯和忍耐,在多次的危险当中,你伸手拯救他;主,你也是在各样的事情中引导他,赐福于他。但主我们也看到,就在这样的境况当中,他的生命依然在属灵上有一个大的破口,这需要自己去面对去胜过的。主啊,惟愿你保守我们,使我们在你面前有这样一颗敏感的心,能够把自己完全交在你的施恩宝座前,你的光照在我们生命当中的每一个层面,每一个角落。尤其是当我们自己知晓我们生命当中的问题时,愿我们并不是把它放过,不是以其它属灵的付出来做一种借口。主啊,惟愿你在我们的生命当中帮助我们做成这样的工作,使我们越发的谦卑,让我们在你面前越发的完全,祷告奉我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Uncategorized >>

  • 关于小组推荐新一批关怀志愿者的通知
  • 关于聘用左小娟姊妹为教会全职工作人员的决定
  • 北京守望教会关于天明牧师卸任本教会牧职的相关决定
  • 你亲近我,我就亲近你,你所祷告的,我就给你成就
  • 北京守望教会2019年1月27日户外敬拜通报
  • 十诫之序言:“我是耶和华你的神”
  • 北京守望教会关于调整教会带领团队的决定及说明
  • 户外6周年纪念之启发专场
  • 北京守望教会5-6月 毕业福音季 祷告题目
  • 《约伯记》查经讲座
  • 北京守望教会第二十二期启发课程同工和学员招募通知
  • 北京守望教会宣教基金的管理及使用办法(试行)
  • 认出彼此 文/黄佑昌 编注/尹威
  • 今夕何夕 有我良人——记平安夜户外传福音 文/祖潘
  • 北京守望教会2014年7月6日 主日敬拜程序
  • 附:神改变了我和爸爸的关系 文/刘琳
  • 你可知自己正身处末世? 文/一琨
  • 神的旨意就是要你们成为圣洁——2014年1月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新生教会的美好有力见证——2013年12月1日主日讲章/天明牧师
  • 神的时间不错误——XHQ姊妹访谈
  • 杏花2011年秋季号——守望教会户外敬拜
  • 海外教会和基督徒联合声明:声援北京守望教会
  • 我也有理想
  • 审查意见
  • 北京市海淀区民族宗教侨务办室行政审批事项受理通知书
  • 北京市海淀区民族宗教侨务办公室审批事项申请材料收件凭证
  • 我们为什么要登记?
  • 赢得了一个民族的传教士——纪念柏格理在苗族的宣教
  • 2008年1月9日神学研讨会纪要
  • 关于政教关系的研讨与思考
  • 关于教会纪律的讨论(2009年9月)
  • 主是我患难中的力量
  • 曙光家庭小组见证分享
  • 受洗见证
  • 基督的身体
  • 圣乐部诗班成员及主日敬拜主领人招募
  • 圣乐部每月同工会
  • 关于守望教会敬拜主领人
  • 09年诗班招新
  • 2009年诗班秋季招募通知
  • 关于征集圣诞节策划案的通知
  • 09年圣诞节舞蹈演员招募通知
  • 09年圣诞节晚会服侍人员招募
  • 2009年12月诗班预备转正乐理考核范围
  • 圣诞节服侍人员招募通知
  • 圣乐部春季招新的通知
  • 圣乐部2010年春季乐理培训
  • 乐理培训第二课
  • 乐理培训第二课
  • 乐理培训第三课——音程
  • 2010年诗班秋季招募通知
  • 2011年敬拜主领人招募通知
  • 2011年诗班春季招募通知
  • 北京守望教会财务制度
  • 全部 Uncategoriz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