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我们成了一台戏——2015年12月20日主日讲章/袁灵传道


1 过了五天,大祭司亚拿尼亚同几个长老,和一个辩士帖土罗下来,向巡抚控告保罗。2 保罗被提了来,帖土罗就告他说:3 “腓力斯大人,我们因你得以大享太平,并且这一国的弊病,因着你的先见得以更正了;我们随时随地满心感谢不尽。4 惟恐多说,你嫌烦絮,只求你宽容听我们说几句话。5 我们看这个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动普天下众犹太人生乱的,又是拿撒勒教党里的一个头目,6 连圣殿他也想要污秽;我们把他捉住了。(有古卷加:要按我们的律法审问,7不料,千夫长吕西亚前来,甚是强横,从我们手中把他夺去,吩咐告他的人到你这里来。)8 你自己究问他,就可以知道我们告他的一切事了。”9 众犹太人也随着告他说:“事情诚然是这样。”

10 巡抚点头叫保罗说话。他就说:“我知道你在这国里断事多年,我乐意为自己分诉。11 你查问就可以知道,从我上耶路撒冷礼拜到今日不过有十二天。12 他们并没有看见我在殿里,或是在会堂里,或是在城里,和人辩论,耸动众人。13 他们现在所告我的事并不能对你证实了。14 但有一件事,我向你承认,就是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我正按着那道侍奉我祖宗的 神,又信合乎律法的和先知书上一切所记载的,15 并且靠着 神,盼望死人,无论善恶,都要复活,就是他们自己也有这个盼望。16 我因此自己勉励,对 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17 过了几年,我带着周济本国的捐项和供献的物上去。18 正献的时候,他们看见我在殿里已经洁净了,并没有聚众,也没有吵嚷,惟有几个从亚细亚来的犹太人。19 他们若有告我的事,就应当到你面前来告我。20 即或不然,这些人若看出我站在公会前,有妄为的地方,他们自己也可以说明。21 纵然有,也不过一句话,就是我站在他们中间大声说:‘我今日在你们面前受审,是为死人复活的道理。’”22 腓力斯本是详细晓得这道,就支吾他们说:“且等千夫长吕西亚下来,我要审断你们的事。”23 于是吩咐百夫长看守保罗,并且宽待他,也不拦阻他的亲友来供给他。

24 过了几天,腓力斯和他夫人、犹太的女子土西拉一同来到,就叫了保罗来,听他讲论信基督耶稣的道。25 保罗讲论公义、节制,和将来的审判。腓力斯甚觉恐惧,说:“你暂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来。”26 腓力斯又指望保罗送他银钱,所以屡次叫他来,和他谈论。27 过了两年,波求•非斯都接了腓力斯的任;腓力斯要讨犹太人的喜欢,就留保罗在监里。

经文:《使徒行传》24章

弟兄姊妹:主日平安!
今天我们要分享的是《使徒行传》第24章。

『祷告』

一、引言

《使徒行传》24章记载了保罗在罗马巡抚腓力斯面前受审,以及他被腓力斯囚禁的事。这一章的结构很清晰,1~9节是犹太人对他的控告,10~23节是保罗的自我辩护,24~27节是保罗在囚禁中的经历。下面就让我们一同回顾这一段历史。

二、犹太人的控告

首先,让我们来看保罗受到的控告。4~6节是犹太人对保罗提出的三项控告:

第一,说他【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动普天下众犹太人生乱的(5节上)】。这其实是一项政治性指控,意思是保罗煽动犹太民族主义,或者是说他煽动分裂,在《新汉语译本》中翻译为“在世界各地所有的犹太人当中煽动叛乱。”犹太人知道政治指控是罗马政权最关心、最害怕的,所以他们在指控中一定会使出这个绝招,就好像他们控告耶稣的罪名是他要作犹太人的王。最终这项控告虽然没有立刻置保罗于死地,但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就是因为涉及政治,腓力斯就不敢轻易释放保罗,所以把他留在监里两年之久。

在今天,宗教活动仍然常被控告有政治企图。一说藏传佛教,就联系到西藏独立;一说伊斯兰教,就联系到新疆分裂;一说基督教,就联系到和境外势力勾结进行和平演变。可以说,这尤其是中国执政者看待宗教的主流视角。在这样的思路下,教会常被询问有什么海外关系,传道人的工资是人民币还是美元,就不足为奇了。教会总被这么问并不是政府真有什么根据,其实是因为他们太害怕失去权力了。
第二,指控保罗【又是拿撒勒教党里的一个头目(5节下)】。其实这一指控没有什么实质意义。什么是拿撒勒教党?拿撒勒教党的教导是什么?他们有什么问题呢?对此他们一概不提,但这一称呼却透露出嘲讽、控告的意味。就如同和我们接触的警察、街道干部总是称我们是“守望教”的。什么时候我们成了“守望教”呢?哪里来的“守望教”一说呢?基督教和守望教是什么关系呢?对此,他们根本一无所知,但这个难听的称呼本身就足以让人觉得我们不是正经组织,我们也不是好人。所以这个称呼虽然经不起推敲,但污蔑的效果却简单有效。犹太人的这一指控,用意正是如此。所以我想,人称我们是守望教,也不是偶然的巧合吧。

第三,【连圣殿他也想要污秽(6节)】。这一指控是指21章29节说的【因他们曾看见以弗所人特罗非摩同保罗在城里,以为保罗带他进了殿。)】其实保罗并没有带外邦人进圣殿,也丝毫没有触犯律法,我们在前面已经看的很清楚,但犹太人却不慎重调查,或者说就是故意陷害,就是要把责任推到保罗的头上,这就叫“捕风捉影”、这就叫“欲加之罪”。其实“逼迫”的含义就是如此,逼迫不单单意味着受苦,而是指这个受苦是出于不公正的对待,甚至是出于故意的陷害。严谨的犹太人在这个问题上毫不严谨,就显出他们里面的恶意,就证明这不是基于公义的指控,而是出于恶意的逼迫。

所以,当我们教会根本没有聚众,也没有扰乱社会秩序,而且是千万百计找了一个不惹人注意的地方聚会,仍然被控告聚众扰乱公共秩序,这就是逼迫。还有,例如温州那些所有手续都齐全的教会仍然被强拆,这也是逼迫。逼迫的背后不是违不违法的问题,也不是对法律解读不同的问题,而是深深地恶意,是就算违背良心和捕风捉影也要对付教会的恶意。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面对逼迫我们一方面运用法律和规则据理力争,但另一方面我们更要靠祷告突破黑暗的权势,因为逼迫的根源是执政者被恐惧、私欲、权力欲蒙蔽了心窍,泯灭了良知。除非他们内心的黑暗被打破,否则总不能公正的对待我们。所以我们总要为执政掌权者祷告,唯愿他们内心光明,不被私欲捆绑,这样他们才能公正,而我们也才能敬虔、平安的度日。求主怜悯执政掌权者,求主怜悯我们的国家。

三、保罗的自辩

接下来,我们再看保罗对于这些指控,如何为自己辩护。

首先,保罗的态度不卑不亢。对比犹太辩士和保罗的开场白,就可以看出他们的态度如何不同。犹太辩士说【腓力斯大人,我们因你得以大享太平,并且这一国的弊病,因着你的先见得以更正了;我们随时随地满心感谢不尽。】而事实上,腓力斯对待犹太人向来强硬,也镇压过犹太人的叛乱,他的名声其实并不好。所以,犹太辩士的态度是明显的谄媚。而保罗呢?只用简单的一句话开场,他说【我知道你在这国里断事多年,我乐意为自己分诉。】这既表达了对腓力斯权柄的尊重,但又毫不过分,可谓不卑不亢。对官长说话,如果无礼,就显出你不尊重上帝赋予他们的权柄;如果谄媚,就说明你对他们有惧怕,或者说明你是指望他们搭救自己。而无论惧怕人或者指望人,都说明我们对上帝的信靠其实不足。所以,言语反映态度,而态度反映信心,不卑不亢的态度,既尊重又不谄媚的态度,才是真信心的表现。
其次,除了态度,保罗辩护的另一个特点是有理有据。他说自己【从我上耶路撒冷礼拜到今日不过有十二天(11节)】十二天减去保罗被捕,押送和羁押的时间,实际上他在耶路撒冷的时间不超过一周。也就是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怎么可能联络、煽动大规模的叛乱呢?而且保罗又反复指出对他的控告没有证据支持。他说【他们并没有看见我在殿里,或是在会堂里,或是在城里,和人辩论,耸动众人。13 他们现在所告我的事并不能对你证实了。】又说【19 他们若有告我的事,就应当到你面前来告我。】这句话的意思是,那些在耶路撒冷控告他的所谓证人其实这次并没有出庭。保罗又说【20 即或不然,这些人若看出我站在公会前,有妄为的地方,他们自己也可以说明。】意思是这次出庭的人其实除了罪名,根本没有充足的证据。这就是保罗有理有据的自我辩护。

第三,除了为自己辩护,保罗更为福音做见证。因此,保罗反驳对自己的政治指控,但并不回避对他信仰的指控,而是坦然回答【但有一件事,我向你承认,就是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我正按着那道侍奉我祖宗的 神,又信合乎律法的和先知书上一切所记载的,15 并且靠着 神,盼望死人,无论善恶,都要复活,】在辩护中保罗一方面表明自己没有妄为之处,但另一方面又坚定的说【21 纵然有,也不过一句话,就是我站在他们中间大声说:‘我今日在你们面前受审,是为死人复活的道理。’”】意思是,如果你们认为这是妄为,那我也要承认这就是我的信仰。由此可见,保罗的自我辩护并不是极力的自我开脱,他勇敢的在法庭上宣告自己的信仰,显明他忠于自己的信仰超过在乎自己是否被定罪。

其实面对审判,基督徒当如何回应,圣经并没有给我们唯一的模式。例如:主耶稣被审判时,他说话很少,以至于彼拉多都感到希奇。而保罗在法庭上却常常滔滔不绝。所以,基督徒在法庭上如何回应,不能一概而论,说或不说,说什么,以及说多说少,要顺服圣灵亲自的带领。这就是主耶稣教导的原则【人带你们到会堂,并官府和有权柄的人面前,不要思虑怎么分诉,说什么话;因为正在那时候,圣灵要指教你们当说的话。” (路 12:11-12)】所以,保罗的自我辩护不是我们需要照搬的模式,但是仍然能够给我们不少启发。

第一,面对官长,我们的态度要尊重,但不谄媚,不要惧怕人,也不指望人,单单顺服圣灵,把自己完全交给神。

第二,说话要有理有据,特别是针对政治的指控,要让控告者拿出充足的证据。

第三,自我辩护不是要千方百计的逃避刑罚,辩护最高的目的仍是要荣耀上帝,见证真理。在法庭上,基督徒应当显出他在乎真理过于在乎个人的安危。

四、捆锁中的服侍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24章的最后一段,24~27节。这一段告诉我们保罗虽然没有被定罪,但他也没有被释放,而是又被囚禁了两年之久。这两年指的是腓力斯的任期内保罗被囚的时间,而不是指保罗总共被囚的时间。而实际上,从21章保罗在耶路撒冷被捕,一直到《使徒行传》的末尾28章,保罗都是在被囚禁当中。在这漫长的囚禁当中,保罗做了什么呢?圣经告诉我们,保罗仍然在不停的服侍上帝。在罗马监禁时期他写了《以弗所书》、《歌罗西书》、《腓立比书》、《腓利门书》,甚至看守他的御营全军都得以听到福音。

而24章这里也让我们看到保罗如何以生命见证福音。第一,他勇敢的宣讲真理。24、25节说他向腓力斯和他夫人讲论信基督耶稣的道。又讲论公义、节制,和将来的审判。我们刚才讲了,腓力斯是一位很强硬,或者说是一位残暴的巡抚,他残酷镇压他所管理的人民,以致后来他被召回罗马差点因此被治罪。而他的夫人土西拉,他是下一章要出场的亚基帕王二世的妹妹,非常漂亮,她是被腓力斯引诱,离开了自己的丈夫成为腓力斯的第三任夫人,所以她被世人看作是淫乱的妇人。所以保罗在他们面前讲公义、节制、审判是有针对性的,因此25节说腓力斯深觉恐惧。由此可见,保罗宣讲真理是何等的勇敢。

除了宣讲真理,保罗也以圣洁的行为见证真理,就是他不肯向腓力斯行贿以换取自由。保罗有没有钱呢?有解经家认为保罗这时正好继承了一笔家族的产业,而且他被监禁不是在监狱,而是在自己租住的地方,所以种种迹象表明他有钱,所以腓力斯才指望保罗送他银钱(26节)但保罗送没送呢?圣经没说,但圣经没说不是意味着保罗可能送了,而是意味着这根本不值得明说,因为圣经说腓力斯指望保罗送钱明显是谴责的意思,所以保罗当然不会随从这世界的恶风恶俗。

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这就是保罗在监禁中的状态和生活。它给我们的启发是:第一,身体不自由,是否意味着就不能服侍主了呢?显然不是的。我们今天也在一定程度上不自由,但也许并不比保罗更不自由。但无论如何,我们不能以不自由作为我们不能服侍,或者不能积极服侍,不能火热服侍的理由。其次,服侍上帝最重要的不是自由,最重要的是真实的圣洁的生命。保罗讲的再好,但他如果给腓力斯送了钱,那他所讲的还有意义吗?这一点对于我们中国基督徒是特别重要的提醒,因为今天中国的社会可以说是“贿赂公行”。升官要贿赂,升学要贿赂,看病要贿赂,甚至考驾照也要贿赂,简直没有一个干净的领域。而在这样的社会中,更需要我们圣洁的见证,唯有圣洁的见证才最能证实我们所信的道。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保罗失去自由,但借着圣洁的生命,就仍然为主做光做盐,而我们有自由却没有圣洁,那我们就是枉费了我们的自由,就是失了味的盐,不过丢在外面,被人家践踏了。求主使我们警醒,求主使我们圣洁。

五、我们成了一台戏

最后,我要再分享一点,就是十字架的道路。这是老生常谈,但也实在是基督徒无法回避的道理。从《使徒行传》22章开始,直到26章,保罗其实有5次在法庭或者在群众面前被控告。第一次是22章在群众面前,第二次是23章在公会面前,第三次就是我们今天分享的24章,在腓力斯面前,第四次是25章在新巡抚非斯都面前,最后一次是26章在亚基帕王二世面前。而刚才我们也讲了,从21章开始,直到《使徒行传》结束的28章,有8章的篇幅都是记录保罗在被囚禁的状态中。所以我们可以说,保罗生平的一大部分,不是被审判,就是在囚禁中等待审判。

一般来说,被审判总是和做坏事联系在一起,审判者代表正义,受审者代表邪恶。但是在主耶稣和保罗的身上,我们却看到一种颠倒。无罪的被审判,而审判者却心怀私欲,并不公正。这种颠倒,其实并非极端的个例,而正代表着世界对福音的态度,也代表着基督徒因为信仰所必然要走的十字架的道路。

近年来,在美国时常发生基督徒因为反对同性恋而被告上法庭的案例,可见,我们以为信仰自由的国度,仍然不能避免属灵的冲突和十字架的道路。而在中国更是如此。这些年来,中国不断上演着审判的大戏。而在法庭上成为被告的,有两个群体特别突出,一是律师,二是基督徒。前者有李和平律师,王宇律师,浦志强律师,还有上百位目前失联或者被恐吓的律师,后者包括黄益梓牧师,胡石根长老,还有温州目前仍然被监视居住的众多牧师、长老、传道,其实也包括我们教会被非法限制自由的牧师和长老;此外,还有既是律师又是基督徒的,例如:广州的唐荆陵弟兄和我们的张凯弟兄。他们都是已被审判,或者等待审判的一群。而他们究竟做了什么使他们成为被告呢?答案很简单,不是因为他们真的犯了罪,而是因为他们太积极的履行自己的本分,太忠于他们的呼召了。作律师的太积极维护当事人的权利,太认真依据法律据理力争;作基督徒的太积极宣扬真理,太坚持单单以基督为主,就是他们被带上法庭、成为被告的原因。其实律师或者基督徒的身份本身并一定就意味着危险,关键看你要作什么样的律师和什么样的基督徒。如果律师不接敏感的案子,不理会受欺压者的呼声,不在乎公平和正义,完全可以又安全又有钱赚;而基督徒只要奉凯撒的名聚会,无论传福音,还是行善事,也绝不超越凯撒所定的界限半步、那么也能过上又安全,仿佛又自由的日子。就好像官府、长老、文士、祭司禁止使徒总不可奉耶稣的名讲论教训人。如果他们说:“遵命”,那他们就必安全,但彼得和约翰却说:“听从你们,不听从 神,这在 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 (徒 4:18-20)这就意味着他们定意选择顺服神,也意味着他们定意选择了一条十字架的信仰之路。保罗的选择也是如此,所以他一生中有很长的时间被捆锁,被当作囚犯,最终也作为这世界不配有的人被杀害。但他却有资格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 (提后 4:7-8)】

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是否意识到追随基督就是走一条十字架的道路呢?我们是否愿意效法使徒们,为了见证真理,不怕被当作罪犯带上法庭呢?我们是否愿意成为一台戏给天使和世人观看呢?今天越来越多的教会和基督徒被逼迫,例如:温州的教会被拆十字架,贵州活石教会被取缔、被没收财产,还有我们教会仍然不能进入新堂。我们不要以为希奇,其实这很正常,甚至我们应当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的。所以,让我们感谢主!也祈求上帝,但愿更多的教会和基督徒不以个人安危为念,单单忠于基督,勇敢荣耀上帝,阿们!

『祷告』

回应诗歌:178首《心愿歌》

讲道 >>

  • 你去照样行吧——2020年9月2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你的美意本是如此”——2020年9月13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天国使者的入职指南——2020年9月6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你们的心如何——2020年8月30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谁将为大——2020年8月23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人子将要被交在人手里”——2020年8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他的面貌就改变了——2020年8月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若有人要跟从我——2020年8月2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你们给他们吃吧——2020年7月2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又差遣他们去——2020年7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来俯伏在耶稣脚前——2020年7月12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至高神的儿子耶稣”——2020年7月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祂到底是谁?——2020年6月28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我的母亲、我的弟兄——2020年6月2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人点灯乃是放在灯台上——2020年6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撒种的比喻——2020年6月7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这两个人哪一个更爱他呢?——2020年5月31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他比先知大多了——2020年5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主看见那寡妇,就怜悯她”——2020年5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百夫长令耶稣希奇的信心——2020年5月10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磐石上的智慧人生——2020年5月3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不要论断人——2020年4月2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2020年4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2020年4月12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福祸为人子——2020年4月5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拣选十二使徒——2020年3月2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人子是安息日的主——2020年3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新酒必须装在新皮袋里”——2020年3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喝——2020年3月8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把瘫子抬到耶稣面前——2020年3月1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我肯,你洁净了吧!——2020年2月2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要得人了——2020年2月16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因为祂的话里有权柄”——2020年2月9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传福音给贫穷的人——2020年2月2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侍奉他——2020年1月2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是我的爱子——2020年1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我就是给祂解鞋带也不配”——2020年1月12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当以我父的事为念——2020年1月5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你的救恩——2019年12月2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荣耀归与神——2019年12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2019年12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他的作为与古时一样——2019年12月8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惟义人必因信得生——2019年12月1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为何看着不理呢?——2019年11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弃你作王”——2019年11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拆毁有时,重建有望——2019年11月10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末代四王——2019年11月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在耶和华殿里得了律法书——2019年10月27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年——2019年10月20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恶王的悔改——2019年10月13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神的慈爱与人的软弱——2019年10月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我们应当倚靠谁?——2019年9月29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2019年9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不可敬畏别神”——2019年9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在大马士革看见一座坛——2019年9月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约坦在耶和华他神面前行正道,以致日渐强盛——2019年9月1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2019年8月25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他就住在别的宫里——2019年8月1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耶和华看见以色列人甚是艰苦”——2019年8月1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亚玛谢心不专诚——2019年8月4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以色列的战车马兵——2019年7月28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修理殿的破坏之处——2019年7月21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亚他利雅篡了国位”——2019年7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离弃耶和华焉能平安呢?——2019年7月7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犹大王亚哈谢——2019年6月30日主日讲章/冠辉 长老
  • 与亚哈家一样——2019年6月23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我何必再仰望耶和华呢?”——2019年6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这就是以利沙所救活之子的那妇人——2019年6月9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耶和华啊,求你开我们的眼目——2019年6月2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2019年5月26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他敬畏耶和华是你所知道的”——2019年5月19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这里不是有耶和华的先知吗?——2019年5月12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2019年5月5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以色列中没有神吗?——2019年4月28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复活是超越今生的指望——2019年4月2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约沙法是个好王吗?——2019年4月14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耶和华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2019年4月7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与素常一样——2019年3月3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因为你卖了自己——2019年3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你的命就必代替他的命”——2019年3月17日主日讲章 /晓峰牧师
  • 从迦密山到何烈山——2019年3月10日主日讲章 /曾淼传道
  • 求你使人知道你耶和华是神——2019年3月3日主日讲章 /袁灵牧师
  • 耶和华藉你口所说的话是真的——2019年2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因他们犯罪惹动耶和华的怒气——2019年2月17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神使他在耶路撒冷有灯光——2019年2月10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他的心不像他祖大卫的心”——2019年2月3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耶和华藉他仆人先知亚希雅所说的话——2019年1月27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耶和华的话,你要听!——2019年1月20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分裂与背叛——2019年1月13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我必从他儿子的手里将国夺回”——2019年1月6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所罗门年老的时候——2018年12月30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2018年12月23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我的心也必常在那里——2018年12月16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他的应许必不落空——2018年12月9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所罗门王作完了耶和华殿的一切工——2018年12月2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我定意要为耶和华我神的名建殿”——2018年11月25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智慧与国度——2018年11月1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求你赐我智慧——2018年11月11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便坚定了所罗门的国位——2018年11月4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全部 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