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耶和华看见以色列人甚是艰苦”——2019年8月1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经文:王下十四23-29节

前言

弟兄姊妹主日平安,今天分享的经文是列王记下十四章23-29节。这一段经文记载的是北国以色列耶户王朝的第四代君王耶罗波安,他的名字与北国第一任君王的名字一样,所以,为了区分一般被称之为耶罗波安二世。

一、作王四十一年的坏王

1.作王四十一年

耶罗波安二世是北国以色列诸王中非常特殊的一位,表现在三方面,第一作王时间最长,在位四十一年;第二,在他作王期间,北国以色列的领土再次达到了大卫所罗门王朝时期的疆界;第三,在他作王期间北国以色列也是国力最为强盛的时期。// 耶罗波安二世与乌西雅是同时期的君王,这两位王的共同特点都是励精图治,国力强盛,他们都收复了过去丢失的领土,两国国土和国力加起来好像再次重现了所罗门王朝的强盛。

相应的,耶罗波安二世在位期间最为称道的两件事,一收复了边界之地,经文记载“他收回以色列边界之地,从哈马口直到亚拉巴海”(王下十四25);哈马口是以色列的最北端,在大卫所罗门时代属以色列所有(王上八65),这个地方在黑门山东北部,比大马士革还要靠北。而亚拉巴海就是死海,这是北国以色列的最南端的边境之地。耶罗波安二世在位其间,北国最大的仇敌亚兰人被击退到了大马士革之外的中部亚兰地区,南部与犹大接壤的区域也有所斩获,应该是击败了摩押人和亚扪人。二以色列在经济上的发展富强。因此,耶罗波安二世作王时,被认为是北国以色列历史中最为辉煌的时期。

耶罗波安二世所取得的成就,一方面得力于当时的外部环境,从外部来说,处于以色列北部的亚兰人一直是北国以色列的心腹大患,从暗利王朝的亚哈王开始就与以色列人争战,多次入侵,给北国民众带来巨大的损害。但到耶户王朝的约阿施在位时,亚兰人却遭到亚述的沉重打击,军事力量被严重削弱。又逢亚述因深陷与亚美尼亚人的战争中,无暇顾及中东地区,就使得此时备受亚兰威胁的以色列竟然有喘息扩张的机会。// 神帮助以色列的方法是对于历史的掌管。从世上智者的角度看,可能有各种对于国际局势的分析,然后得出一个结论,以色列乘机发展自身。但是从上帝的角度来看,正是反过来的,因为上帝要给以色列一个喘息、反思和发展的机会,因此神就让亚兰被打击,亚述陷在东部战争的泥潭中,埃及式微,等一系列事情发生。神为自己的子民引导历史。

另一方面就是内部的属灵因素。我们知道北国历史上就没有一个评价好的王,都是坏王,不但自己犯罪,还带领百姓拜偶像。虽然以色列人屡屡犯罪不知悔改,但神依然派先知以利亚和以利沙帮助他们不至被亚兰人给灭绝了。尤其是对于耶户王朝来说,相比其他以色列诸王耶户还算是北国一个不错的王,因为不管耶户内心怎样,他毕竟照着上帝的吩咐将亚哈家全部杀掉。但灵性最好的北国君王应当属耶户的孙子约阿施,因为在以利沙重病快死的时候,约阿施来探望先知,伏在以利沙的脸上哭泣,说“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战车马兵啊!”(王下十三14),我觉得这是北国历代君王中灵性的巅峰时刻,毕竟从王的口中承认了真正保护以色列的是耶和华神,而非外邦的偶像和本国国力。// 但这也是北国以色列最悲哀的时刻,因为,此时发出这样的哀叹已经晚了,以利沙要死了。因此,耶罗波安二世作王的时候,从上帝差派先知的角度来看,北国最伟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因为北国最伟大的两位先知离开了。虽然,耶罗波安二世从国力上是最强盛的时期,虽然神还继续差派其他先知(如约拿、何西阿和阿摩司)来服事北国,但大势已去,北国所犯的罪已经到了必然亡国的时候了。

也因着约阿施这一刹那的灵性闪耀,上帝就继续施恩给以色列人,在以利沙临死之前还帮助北国三次击败亚兰人,甚至还藉着以利沙死后的骸骨行神迹来帮助以色列人(王下十三21)。这样,耶罗波安二世承继了他父亲约阿施三次打败亚兰人的胜绩,收复失地,四境安靖。南北两国也不互相攻击,所以,耶罗波安在位的四十一年,是以色列历史上难得的中兴之治。

2.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

但耶罗波安二世却被评价为“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王下十四23)。北国以色列第一任君王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所犯的罪就是在但和伯特利铸造金牛犊,并且私设祭司和节期,引诱以色列民拜偶像,因为他担心若众民还上耶路撒冷去敬拜神,那么迟早民众的心还会归向犹大,他的国位将失去。出于恐惧和贪心,耶罗波安就以拜偶像的方式来凝聚民心,他以离弃耶和华的方式来作王,他忘记了这王位本就是上帝所赐给他的,废王立王全在乎耶和华,而非在乎人的手段。从耶罗波安开始,拜金牛犊的罪就如遗传疾病一样,每一任北国以色列的王都延续了他犯罪的做法,引导民众拜金牛犊。耶罗波安之罪主要不在于他个人道德层面的犯罪,而在于他作为王为了一己之私欲,把百姓陷在罪里。因此,对于北国诸多的君王来说,他们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坐在王位上,对他们最大的挑战就是,他们能否离开拜金牛犊的罪。如果不能,不管取得什么样的成绩,如领土和经济方面的成就,都不是一位合神心意的王。耶罗波安二世期间也因此曾被先知阿摩司责备他拜金牛犊的罪“我厌恶你们的节期,也不喜悦你们的严肃会。你们虽然向我献燔祭和素祭,我却不悦纳,也不顾你们用肥畜献的平安祭。要使你们歌唱的声音远离我,因为我不听你们弹琴的响声”(摩五21-23)。

耶罗波安二世在位期间,除了不离开拜金牛犊的罪之外,另一个备受先知责备的罪就是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国内的道德败坏。北国以色列虽然蒙神的恩典四境安靖,物质丰富,国力增强,但他们在两个方面的犯罪也在增多,第一,他们只顾经济的增长,不顾公平正义,为谋取钱财,人们不择手段,欺压贫穷,屈枉正直,收受贿赂。先知阿摩司曾多次说他们“为银子卖了义人,为一双鞋卖了穷人”(摩二6,八2)。责备他们在国力强盛之后的犯罪“你们以为降祸的日子还远,坐在位上尽行强暴”(摩六2-3)第二,随着经济的增长,他们的骄傲和荒宴也在增长,以至于神说“我憎恶雅各的荣华,厌弃他的宫殿;因此,我必将城和其中所有的都交付敌人”(摩六8)。因此,发出审判的预言:“耶和华万军之神说:以色列家啊,我必兴起一国攻击你们,他们必欺压你们,从哈马口直到亚拉巴的河”(摩六14)。

// 耶罗波安二世的时候,除了先知约拿之外,神还派遣先知何西阿和阿摩司向北国说话,宣告责备和审判的信息。先知在这个“复兴的年代”宣讲这样的信息令人格外不喜,好像是在唱衰伟大繁荣富强的国家和明君,但先知看历史和局势的视角不是属世的,而是属灵的,正是在看似强大的以色列内部,正酝酿着亡国的危机。在以色列最为繁荣强盛的时候,在以色列人正充满了信心和昂扬奔向光明的前景时,先知却看到了马上就要临到的败亡。何西阿与阿摩司的不同在于,前者是土生土长的本地先知,后者是从犹大来的外地先知,所以,何西阿的信息更多专注在以色列内部深层的问题上,他们信仰上的淫乱和堕落。而阿摩司则更多是从外在的道德和社会不公义的层面上,论到了北国以色列的罪。所以,何西阿的信息是“这地大行淫乱,离弃耶和华”(何一2),先知阿摩司的信息是“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摩五24)。

二、神格外的恩典

我们可能不禁要问,既然耶罗波安二世是一位坏王,那么上帝为何要藉着他来打败亚兰人,收复边界,还藉着他来让北国在经济上有所增强呢?正如我们上面所说,虽然耶罗波安二世在位其间可以称得上是以色列历史上的辉煌时代,但是最伟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耶罗波安二世的富强更多是以色列在灭亡之前的一种回光返照。在亡国之前给一个暂时兴盛的恩典,上帝的用意何在呢?

1.先知约拿的预言

首先,对于耶罗波安收复边界的政绩和得胜,本段经文有清楚的属灵解释,能打败亚兰人和摩押人,收回从哈马口直到亚拉巴海的边界,这是上帝的心意,神藉着祂的仆人迦特希弗人亚米太的儿子先知约拿已经预言过,(这位约拿就是约拿书所说的那位因为逃避去尼尼微传道而被大鱼吞下又吐出来的先知)。另一方面,特别说明耶和华神收回这地方的方式就是藉着约阿施的儿子耶罗波安来进行的,“乃是藉着约阿施的儿子耶罗波安拯救他们”(王下十四27)。就是说,耶罗波安二世的得胜与以色列的富强并非是出于以色列王的敬虔和能力,而是完全出于神的怜悯和大能。// 包括发生在亚兰和亚述这些周边国家的事件,都不是偶然,乃是上帝为了祂的子民对于历史的引导和掌控。

这表明,即使是一位坏王,神也可以藉着他施恩给自己的百姓。正如在王国分裂之前曾藉着联合王国的第一位王扫罗恩待全以色列人那样,扫罗是照着以色列人所求的,赐给以色列的王。扫罗是符合以色列人心意的王,大卫才是符合耶和华心意的王。虽然耶和华离弃扫罗王,但是依然藉着扫罗抵挡了外部诸国的侵略,保护了以色列人,虽然扫罗如此的悖逆,最后还给了扫罗一个体面的结局。同样,耶罗波安二世虽然不离开拜金牛犊的罪,不敬畏耶和华神。但神依然藉着他来施恩给以色列人,只是先知的预言和得胜的功绩,对他没有什么益处,反而是对他的定罪。他只是上帝施恩给其他以色列人的工具。他却要为自己在神面前犯的罪被审判。// 可见,很多时候单有外在的恩典,并不能改变人里面的败坏,反而人会将上帝的恩典看为骄傲和放纵自己的机会。

2.“耶和华看见以色列人甚是艰苦,无论困住的、自由的都没有了”

神为何要藉着耶罗波安二世做成这事呢?因为神看见以色列人甚是艰苦。神施恩给以色列王,不是因为王的敬虔,而是因为神顾念祂的子民。以色列王的得胜及北国昙花一现式的强盛不是因为他们有智慧和艰苦奋斗配得这些,而是因为上帝的怜悯。其实,照着以色列王和民的罪来说,他们早就到了被灭绝的地步了。正如约哈斯作王期间圣经所说的,“亚兰王灭绝约哈斯的民,践踏他们如禾场上的尘沙,只给约哈斯留下五十马兵、十辆战车、一万步兵”(王下十三7),只是“耶和华因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约,仍施恩给以色列人,怜恤他们、眷顾他们,不肯灭尽他们”(王下十三23),就是说,如果耶和华神不伸手拦住亚兰人,不施恩保护以色列人,照世界的常理,以色列人早就被亚兰人给灭绝了,不用等到将来在亚述手中亡国,此时就已经亡国在亚兰手中了。但神为了自己曾给列祖的应许,为了以色列人中那些还有真信心信靠耶和华的余民,就施恩给整个以色列国。耶户王朝从约哈斯到约阿施的时候,以色列国不但被亚兰从外在践踏如尘沙,从信仰上更是到了全面溃烂的地步。若无外力的帮助,他们将彻底败亡。

我们需要留意,这里所说的艰苦一词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种外在生活和身体层面的艰难痛苦,而更多是指他们在属灵层面的贫乏干涸,就像新约提到主耶稣看以色列人那样“他看见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太九36)。这个词更侧重在他们信仰层面的荒凉无助,悖逆不顺从。

所以,这里所说的“无论困住的、自由的都没有了”,不是指以色列人没剩几个了,而是指还能持守自己是神的子民身份的真以色列人没有几个了,说白了就是,神曾为自己的名所留下的7000人现在可能没剩下几个了,可能也就几个,十几个了,几十个了。经过亚兰的入侵,政治的动荡,君王的拜偶像,百姓的犯罪,原先还有信仰基础,坚持敬拜耶和华的那些敬虔者,现在也已经到了不信的边缘了。以色列人中的敬虔人也开始疑惑,信心开始动摇,已经有一些人放弃信仰了。

虽然有着约阿施三次对于亚兰的击败,但是亚兰对于以色列的欺压对以色列的打击到了一个程度,以色列人都灰心失望到了极处。连年的争战,即使取得了几次胜利,但是整个国民已经穷困到了崩溃的地步。因此,神出于自己的信实,不想让北国以色列人在信仰上完全灭绝,于是伸手帮助他们,藉着耶罗波安二世。就是说,耶罗波安二世登基的时候,北国其实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民心和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可以说,约阿施用完了神藉着先知以利沙所给的恩典,连以利沙死后的骸骨都被使用来帮助以色列人了,以色列人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灭亡关头了。他们中那些还信靠耶和华名的人也已经无力再坚持走下去了,想要放弃。他们面临信仰向着更深的深渊崩坍的趋势。

3.“耶和华并没有说要将以色列的名从天下涂抹”

但耶和华有怜悯的爱,耶和华并没有说要将以色列的名从天下涂抹,虽然以色列人已经走到了自己要将自己的名从天下涂抹的地步了,这真是可悲。他们已经绝望堕落到了一个地步,他们已经不想做以色列人了,他们想要成为与亚兰人一样的外邦人,他们里面作为上帝子民的自豪感,对耶和华神的信心,已经荡然无存了,他们想要放弃自己“以色列人”的身份。为了谋求一个平安的生活,不再过这种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的被人翻来覆去攻打的生活,他们想要放弃信仰了。这不是上帝的心意,但这是他们的心意。罪对于人的影响就是如此的可怕,一旦开始沉沦,只会越陷越深,下沉没有终止。他们不是想要悔改,来寻求神,而是想要自暴自弃,想要不信了。

这就是神伸手帮助北国以色列的深层属灵原因,照着以色列人的罪和亚兰的武力,以色列早就应该被灭绝了。他们自己也已经绝望到了极限。但因为神曾应许亚伯拉罕,万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北国以色列的十一个支派中依然有被拣选蒙拯救的神的子民,所以,神不允许北国的信仰传承灭绝。即使神伸手拦阻了亚兰,但以色列人自己快要撑不住了,所以神就藉着耶罗波安二世的手,给以色列人一些振兴的盼望,使得他们不至于毫无盼望。可见,人能坚持信心完全是靠着上帝的恩典,若靠自己早就不信了。// 即使后来北国亡国,神依然给后来的撒玛利亚人预备的恩典。

4.“乃藉约阿施的儿子耶罗波安拯救他们”

从耶罗波安二世到以色列民众,他们都不配得上帝伸手帮助,神是单单为了自己的名,为了自己荣耀的缘故而施恩给这个整体堕落的国家。神拣选了一个不敬虔的王,来作为自己施恩给以色列人中那些敬虔余民的管道。

其实,此时以色列的危机,耶罗波安二世不要说能解决,可能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和严重性,他并不知道此时北国以色列所面临的在信仰上的灭顶之灾。他照着一个属世君王看问题的角度和方式来治理这个国家,他自己可能都没有想到他能收复领土,振兴国家,更不用说要在信仰上所有建树了。但事情就在他手中成就了,他能看到的土地扩张、经济富足已经很令人惊奇了,在他眼睛看不到,心思想不到的层面,神更是做成了对那些拣选之民属灵恢复的工作。神知道祂子民的艰苦,知道以色列的危机,神为自己名的缘故,就藉着一个坏王来帮助祂的子民。耶罗波安二世的功绩,与其说是因为他的励精图治,不如说这完全是出于耶和华的恩典,就像我们平时所说的,历史造就了耶罗波安。因为神怜悯自己的子民,又由于神为了自己救恩计划的缘故就施恩给耶罗波安二世。// 所以,看似是神藉着耶罗波安二世施恩给以色列人,其实未尝不是神为着以色列人中那些余民而施恩给耶罗波安二世呢!不是耶罗波安二世多么的特别,多么可取,神乃是为了自己子民的缘故拣选了这个不敬虔的王。耶罗波安二世跟过去以色列历史上那些王相比,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在历史的这个时期,上帝定意要恩待祂的子民,就施恩给耶罗波安二世,令其得着不世功勋。从世界的角度可能他是一位会青史留名、大有作为的明君,但他的功绩都是出于神。所以,这功绩并不能令他在上帝面前得以站立,对他的评价依然是从他在上帝面前应尽的责任角度来看,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

三、借鉴

耶罗波安二世作王的这四十一年是北国以色列鼎盛的时期,也是急剧下滑到灭亡的开始。在耶罗波安二世死后,他儿子撒迦利雅接续他作王,只作王六个月就被杀,耶户王朝结束。此后以色列国就陷入到了不断篡位流血的政权更迭当中,短短二十多年中六位君王更迭,其中四位死于篡位,一位被掳。耶罗波安二世不但是耶户王朝最后的机会,也是整个以色列国最后的机会,耶罗波安二世死后二十八年,北国以色列亡国。

1.成功与敬虔

虽然北国以色列在耶罗波安二世的手中国力强盛,领土大增,但对于这样一位有作为的王,列王记的作者给他的记叙篇幅却很小。可见,耶罗波安的雄才大略在属灵的层面上并不重要,并不被上帝所看重和欣赏。// 在列王记作者的记叙中,北国耶罗波安与南国亚撒利雅(乌西雅)可以对比,这两位王都作王时间很长,耶罗波安作王四十一年,乌西雅作王五十二年,这南北两位君王从属世的角度来讲,都属于大有作为的王,照人的惯常意思来看,这两位王值得大书特书。但是,列王记作者却给予这两位王很短的篇幅来记叙。

这七节经文有一种内在的张力,先说到耶罗波安二世作王四十一年,然后说到他是一个坏王,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最后说到他的功绩。给人的感觉反差很大,一位坏王,神也给这样大的恩典?是的,耶罗波安二世的确作王很长,取得了很多战功,国内经济良好,这不是他的敬虔,也不表示他就蒙神喜悦。耶罗波安二世的成功,并非因为他的敬虔被神喜悦所给的奖赏,而是单单出于神自己的旨意,可以说,耶罗波安的成功与他无关。因此,圣经不是以世人眼中的成败论英雄。有时候,神为了自己名的缘故,和自己拯救计划的缘由,凭己意施恩,与这人的敬虔与否无关。有时候,神施恩,是忍耐,是怜悯,是给悔改的机会,甚至给恩典就是一种催促悔改的方式。如果面对上帝的恩典,我们采取轻忽或者将恩典看为放纵的机会,那么神的刑罚也很严厉。

2.富足的挑战和危机

耶罗波安二世在位的北国,似乎内外的挑战都消除了,外敌与贫困都没有了。但实际上他们面对的危机并未解除,甚至,此时以色列人所面对的危机比原来亚兰入侵是更大,因为他们现在是在平顺与格外的恩典中犯罪。他们的富足并未让他们生发对上帝真实的感恩和敬拜,反而激发了他们内心的贪欲和骄傲,靠剥削和掠夺积累财富,同时也为自己积蓄忿怒。// 这是以色列最好的时代,也是以色列最坏的时代。

以色列人自己可能都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骑在他们头上战无不胜的亚兰人就被打败了,也不知道怎么国内的经济状况就开始好转了,最多他们把这荣耀都归在耶罗波安二世身上,但他们知道现在没有了外患,发财挣钱的机会多了。面对这种国际国内局势的变化,原本敬虔的以色列人可能从中看到了上帝的作为和恩典,因此趋于绝望的信心被恢复和坚固。也可能,有些原属敬虔的人,从对时局的绝望中转去迷失在财富的追逐中了。没钱时绝望,有钱时贪心。经济的活力,表现为犯罪的活力。我想对于以色列人在耶罗波安二世的黄金时代里,可能从三个层面都腐坏堕落了,民众层面一心追逐财富,司法层面屈枉正直,祭司层面为罪以属灵的理由来遮掩。

这与今日我们所处的年代很像,教会也总是处于内忧外患之中,外患通常指外部挑战,比如从政权、社会而来的打压、限制、歧视等,内忧通常是指从基督徒内在的老我和私欲所生发出来的罪。相比于外部环境来说,内在的问题更加致命。对于今天,尤其是在重视钱财,忽略公义的方面,需要引起我们的警醒。我们常常看到人们不但为多挣钱不择手段,奔走钻营,谋取不义之财,而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人们不是对那些靠着贿赂、奸诈、权势谋取钱财的人报以谴责,反而投之于羡慕与钦佩。相比于财富本身,神更看重我们是怎样取得财富的,以及我们是如何使用财富的。今日对于社会的警诫就是对于财富畸形的追逐,对于教会的警诫则是所谓中产化生活的潮流影响。基督徒可能很少想要大富大贵,亿万身家,但是觉得凭着某种技艺和能力获取一个世人眼中优质舒适的生活是理所应当。我们恐惧生活的艰苦,却不关注信仰的荒凉与艰苦。

3.神的怜悯超越人的有限

因着神暗中的恩典,藉着一位不敬虔之王的手,神恩待了那个年代的以色列人。其实,神藉着耶罗波安二世执政的四十一年,不是为了避免以色列亡国,而是藉着这四十一年重建以色列人全面崩溃的信心和盼望,让他们中间有些人不至于绝望,为将来得救的人存留余种。

最后让我们以使徒保罗在新约引用《以赛亚书》的一段经文作为结束:“以赛亚指着以色列人喊着说,以色列人虽多如海沙,得救的不过是剩下的余数。因为主要在世上施行他的话,叫他的话都成全,速速地完结。又如以赛亚先前说过,若不是万军之主给我们存留余种,我们早已像所多玛,蛾摩拉的样子了”(罗九27-29)。 

回应诗歌:《父神是信实的》73首

讲道 >>

  • 神的慈爱与人的软弱——2019年10月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我们应当倚靠谁?——2019年9月29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2019年9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不可敬畏别神”——2019年9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在大马士革看见一座坛——2019年9月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约坦在耶和华他神面前行正道,以致日渐强盛——2019年9月1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2019年8月25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他就住在别的宫里——2019年8月1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亚玛谢心不专诚——2019年8月4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以色列的战车马兵——2019年7月28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修理殿的破坏之处——2019年7月21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亚他利雅篡了国位”——2019年7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离弃耶和华焉能平安呢?——2019年7月7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犹大王亚哈谢——2019年6月30日主日讲章/冠辉 长老
  • 与亚哈家一样——2019年6月23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我何必再仰望耶和华呢?”——2019年6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这就是以利沙所救活之子的那妇人——2019年6月9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耶和华啊,求你开我们的眼目——2019年6月2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2019年5月26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他敬畏耶和华是你所知道的”——2019年5月19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这里不是有耶和华的先知吗?——2019年5月12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2019年5月5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以色列中没有神吗?——2019年4月28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复活是超越今生的指望——2019年4月2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约沙法是个好王吗?——2019年4月14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耶和华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2018年4月7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与素常一样——2018年3月3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因为你卖了自己——2018年3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你的命就必代替他的命”——2019年3月17日主日讲章 /晓峰牧师
  • 从迦密山到何烈山——2019年3月10日主日讲章 /曾淼传道
  • 求你使人知道你耶和华是神——2019年3月3日主日讲章 /袁灵牧师
  • 耶和华藉你口所说的话是真的——2018年2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因他们犯罪惹动耶和华的怒气——2019年2月17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神使他在耶路撒冷有灯光——2019年2月10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他的心不像他祖大卫的心”——2019年2月3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耶和华藉他仆人先知亚希雅所说的话——2019年1月27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耶和华的话,你要听!——2019年1月20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分裂与背叛——2019年1月13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我必从他儿子的手里将国夺回”——2019年1月6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所罗门年老的时候——2018年12月30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2018年12月23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我的心也必常在那里——2018年12月16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他的应许必不落空——2018年12月9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所罗门王作完了耶和华殿的一切工——2018年12月2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我定意要为耶和华我神的名建殿”——2018年11月25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智慧与国度——2018年11月1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求你赐我智慧——2018年11月11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便坚定了所罗门的国位——2018年11月4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所罗门必接续我作王”——2018年10月28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题目: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2018年10月21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2018年10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有时敬虔徒有其表——2018年10月7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作无愧的工人——2018年9月30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好像基督的精兵——2018年9月23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2018年9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2018年9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重获新生的社会见证——2018年9月9日主日讲章/曽淼 传道
  • 热心为善——2018年9月2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题目:在真道上纯全无疵—2018年8月26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2018年8月19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何为大利?——2018年8月12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有关长老的指示——2018年8月5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看顾寡妇——2018年7月29日主日讲章/冠辉 长老
  •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2018年7月22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这家就是永生神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2018年7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必须无可指责——2018年7月8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我愿男人……又愿女人……——2018年7月1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首要之事:为万人祷告——2018年6月24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我主的恩是格外丰盛
  • “命令的总归就是爱”——2018年6月10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都是照耶和华的话——2018年6月3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都是以色列人照耶和华所吩咐摩西作的——2018年5月27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这百姓犯了大罪”——2018年5月20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为我送礼物来——2018年5月13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凡我对你们说的话,你们要谨守——2018年5月6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你们要在我面前为圣洁的人”——2018年4月29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损害、判决与赔偿——2018年4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以眼还眼 以牙还牙——2018年4月15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只要敬畏你的神——2018年4月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复活节:思想基督复活之意义——2018年4月1日主日讲章/天明 牧师
  • 第十诫:不可贪恋人的……——2018年3月25日主日讲章/天明 牧师
  • “不可作假见证陷害人”——2018年3月18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不可偷盗——2018年3月11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不可奸淫——2018年3月4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不可杀人——2018年2月25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当孝敬父母(二)——2018年2月18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当孝敬父母(一)——2018年2月11日主日讲章/天明 牧师
  • 停下,把生命交给神!——2018年2月4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不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2018年1月28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2018年1月2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2018年1月14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西奈之约——2018年1月7日主日讲章/天明 牧师
  • 谦卑智慧的领袖——2017年12月31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道成肉身的福音——2017年12月24日主日讲章/曾淼实习传道
  • “耶和华尼西”——2017年12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玛撒与米利巴——2017年12月10日主题讲章/小白 牧师
  • 神的供应与训练——2017年12月3日主日讲章/天明牧师
  • 玛拉和以琳——2017年11月26日主日讲章/袁灵 传道
  • “耶和华是战士”——2017年11月19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全部 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