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年——2019年10月20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经文:王下二十一19-26

前言:

这一段论到亚们的经文很短,就像他作王的时间很短一样。这与他的父亲玛拿西和他的儿子约西亚作王的时间形成鲜明的对比,玛拿西是南国历史上作王时间最长的王,他十二岁登基,在耶路撒冷作王五十五年(王下二十一1),约西亚八岁登基,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十一年(王下二十二1)。相应地,亚们也不像他父亲玛拿西和他儿子约西亚那样在作王期间对南国犹大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尤其是亚们的父亲玛拿西,在引诱百姓犯罪的事上做了大恶,藉着他的手,以色列百姓被玷污的深度和广度都已经到了要被灭绝的程度。以至于先知耶利米和列王记的作者,都把南国被掳亡国的原因归在了玛拿西的身上,列王记的作者说“耶和华使迦勒底军,亚兰军,摩押军,和亚扪人的军来攻击约雅敬,毁灭犹大,正如耶和华借他仆人众先知所说的。这祸临到犹大人,诚然是耶和华所命的,要将他们从自己面前赶出,是因玛拿西所犯的一切罪。又因他流无辜人的血,充满了耶路撒冷。耶和华决不肯赦免”(王下二十四2-4),先知耶利米也说“耶和华说,我命定四样害他们,就是刀剑杀戮,狗类撕裂,空中的飞鸟,和地上的野兽吞吃毁灭。又必使他们在天下万国中抛来抛去,都因犹大王希西家的儿子玛拿西在耶路撒冷所行的事”(耶十五3-4)。因此,通常把玛拿西看为是南国犹大最坏的王,虽然他晚年悔改了。但亚们的儿子约西亚却又被评价为南国犹大最好的王之一,“在约西亚以前,没有王像他尽心、尽性、尽力地归向耶和华,遵行摩西的一切律法,在他以后,也没有兴起一个王像他”(王下二十三25)。

亚们处在玛拿西和约西亚这两位截然不同的王之间,在南国犹大的历史中好像是一个简短的过渡,事实上,亚们的记载的确在玛拿西和约西亚之间有着某种承上启下的作用。更准确地说,亚们更多是玛拿西一生的延续记载,是对于玛拿西蒙恩的一个补充说明,然后才是对约西亚作王的一个开启。如果没有亚们短暂的两年作王行恶的记叙,玛拿西和约西亚这两位王的故事可谓是顺理成章的,因为玛拿西晚年悔改了,所以约西亚作为接续的王在前王悔改归正的基础上有敬虔表现岂不是合乎情理、理所应当的吗?若是这样,就符合了我们心目中的某种合乎逻辑的思路,约西亚的敬虔总得有些什么人的原因和作为所影响的吧?就像玛拿西的作恶,总得有前面谁的原因导致的吧?但亚们的出现,让我们心中的逻辑链条发生了断裂,为何玛拿西的悔改在亚们身上没有发生正常的影响力呢?为何这么坏的亚们,他儿子却好像突然就敬虔了呢?

下面我们就来看,处在最坏和最好的王(其父与其子)之间的亚们,圣经对他的记叙和评价如何。

一、“亚们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与其父一样的犯罪)

亚们的王朝记录,是典型的列王记叙手法,他在成年的时候登基,二十二岁接续他父亲在耶路撒冷作王,但只做了短短的两年,犹大历史上最短的作王时间是三个月,分别是约西亚的儿子约哈斯和孙子约雅斤,第二短的作王时间是被耶户所杀的亚哈谢,亚们论作王时间最短排第三。对亚们作王的总体评价就是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

1.“与他父亲玛拿西所行的一样”

但更加引起我们注意的是,这里对于亚们的犯罪给了一个清晰的类比,连续两节经文重复指出,亚们如此行事“与他父亲玛拿西所行的一样。行他父亲一切所行的”。类似于对北国列王的评述“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虽然玛拿西晚年悔改了(悔改后还作王约有十年左右的时间),但这里清楚地指出亚们的犯罪行恶是受了玛拿西悔改前恶行的严重影响。

这对于今天人们的警诫(尤其是为人父母)乃是,罪不但玷污影响自身的生命,而且对于周围的人有着很大的负面影响,特别是对于自己关系亲密的下一代更是有着很大的影响。这当然不是父亲行恶惩罚儿子,父亲吃了酸葡萄,儿子的牙酸倒了。而是一个人犯罪会对周围的人形成试探、诱惑、破坏等负面的影响。因为其他人也是罪人,罪的污染性或者蔓延性就在于罪会带来更多的罪。这不是将责任都归在玛拿西的身上,因为“各人必因自己的罪死亡”(耶三十一29),神必照着各人所行的来审判人(结三十三20),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来负责,而不能怪罪在其他人头上。但在亚们的犯罪上玛拿西却有份。

2.“敬奉他父亲所敬奉的偶像”

亚们所行的恶事都是什么呢?就是“敬奉他父亲所敬奉的偶像,离弃耶和华他列祖的神,不遵行耶和华的道”。玛拿西虽然悔改了,但是在他悔改之前行恶所产生的影响并不会因为他的悔改而会自动消除,玛拿西的犯罪对于整个犹大和自己的家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一点集中体现在犹大的整体堕落和他儿子的犯罪上。历代志的对照经文记载亚们“祭祀侍奉他父玛拿西所雕刻的偶像”(代下三十三22),就让我们知道亚们并未引进新的偶像,他所拜的偶像都是从他父亲玛拿西那里继承来的。

虽然玛拿西悔改之后除掉偶像拆毁各坛,但是他对偶像的破除并不彻底。可能表面上能见的大型偶像和坛拆除了,但是全国还有很多民间的偶像丘坛没有废去,可能连王宫里都有残存的偶像。即便玛拿西将偶像彻底拆除了,烧毁了,但他拜偶像在周围人心里所所产生的影响该如何去除呢?

玛拿西一生所行的恶事有各种各样,但归根结底都集中在一个罪上,就是拜偶像,亚们在其作王的两年间主要的恶行也是拜偶像。像前面所说的,罪具有天然的传染性,尤其是拜偶像的罪。离弃耶和华,必然拜偶像。因为人被造的本性决定了人必需有一个敬拜和依靠的对象,不是真神就是假神。拜偶像这事不用刻意去教导,它符合罪人的天性,在这件事上这是罪人“与生俱来的能力”或者“与生俱来的缺陷”,看一眼就能心领神会。敬拜耶和华才需要不断教导、昼夜思想、克己训练,即使付出很大的努力若无圣灵的帮助人也无法坚持到底地敬拜神,因为这与堕落的人性是相反的。玛拿西作王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肆无忌惮、随心所欲地拜偶像,亚们从小就目睹他父亲所行的一切,他看见了各样神明,各种仪式,可能他还看到了他父亲拜偶像时的庄重和虔诚,这些对一个孩子的影响之大可想而知。敬拜假神于亚们而言就是很自然的一件事了。

3.“所犯的罪越犯越大”(代下三十三23)

实际上,亚们所犯的罪单单一句“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还不够,历代志的对照经文记载说“这亚们所犯的罪,越犯越大”(代下三十三23),就是说,亚们所犯的罪虽然是受到其父亲玛拿西的影响,是对其父的效法,但是亚们所行的已经超过了他父亲玛拿西所犯的罪,在犯罪方面,亚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能我们会有疑问,玛拿西在位五十五年,照着申命记所禁止的列表,将能犯的拜偶像、使子经火、观兆、行法术、交鬼、行巫术等等罪都犯了;又被先知将犹大亡国的责任放在他身上,这已经是犹大历史上最坏的王了,还有谁能在犯罪上超过玛拿西吗?何况亚们才作王两年,再怎么“努力”犯罪也很难比他父亲还坏吧?但亚们只在王位上两年的时间,竟然被圣经作者评价为“所犯的罪越犯越大”,可见堕落无极限。犯罪对于一个人来讲,没有最坏只有更坏。玛拿西已经是最坏的王了,引诱神的百姓行恶比耶和华在以色列人面前所灭的列国更甚(王下二十一9),但这还不是他犯罪的极限,若上帝不伸手拦阻,玛拿西还能继续犯更大的罪。我们在玛拿西身上看到的他最终的悔改不是一个人犯罪到了极致,他触底反弹,凭自己开悟悔改了。而是若上帝放手不管,他将向着没有尽头的深渊坠落,但若上帝施恩,不管一个人犯罪到了何等地步,堕落到了何等的深处,他心灵的黑暗多么厚重,神若愿意,神都有能力让这人回转,神都能救人脱离罪的深渊和缠绕。而我们从亚们所看到的是,若神不施恩,一个人在罪中堕落的速度和深度令人惊恐。// 也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这七节对于亚们短短的记载是玛拿西一生作王的一个附注。亚们就如同是玛拿西人生的另一个可能延伸,若神出手,玛拿西就能悔改,若神不出手,亚们就是玛拿西的写照。

我们从亚们的罪越犯越大就可以看到,罪在人身上展现出一种不可预料的失控性,一方面人不知道罪对自己的控制和腐蚀会到什么地步,另一方面人不知道自己犯罪会对别人会产生什么样的严重后果。人并不能控制罪,反而罪在人身上会肆虐成灾,神若不出手,若任凭,往往就是滔天大祸。因此,亚们的犯罪,在没有上帝恩典介入的情况下,是必然的,而且也一定会越犯越大。

二、“亚们王的臣仆背叛他,在宫里杀了他”(与其父不一样的人生)

1.“不在耶和华面前像他父玛拿西自卑

虽然上面说亚们与他父亲玛拿西所行的一样,行他父亲所行的一切,其实这主要是在论到亚们在作恶这个方面,效法他父亲,所行与他父亲一样。但在历代志却特别提到亚们“不在耶和华面前像他父玛拿西自卑”(历代志三十三23),亚们只在犯罪方面效法了他父亲,但是在悔改自卑方面却不效法。

为何亚们看见了他父亲晚年的自卑却不效法呢?别说可能他就没有学效的想法,即使他想他凭自己也不能效法。罪具有天然的传染性和侵蚀性,但是悔改却不能天然传递;犯罪不需要上帝“帮助”,悔改却需要上帝的帮助;犯罪看一眼就能学会,悔改看一万次都不能学会。玛拿西的罪能够在亚们身上有负面影响力,但玛拿西的悔改却不必然能影响亚们走正路。这是今天我们对罪的理解需要留意的,若无上帝的介入,罪对人的影响是不可逆的,一方面人可以凭自己的选择犯罪,却不能凭自己选择归正;另一方面,人犯罪后可以道歉,可以悔改,但对他人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和后果的消除却无能为力。人们需要明白,不管是自己犯罪,还是引诱他人犯罪,犯罪之路是一条单向的堕落之路,可能有很多岔路可以选,但是方向不可选,只能向下。玛拿西犯罪可以影响他儿子堕落,他的自卑却不能令其子从犯罪的路上回转,能令罪人回转自卑的只能是从神那里来的恩典和能力。

因此,照圣经记载,虽然玛拿西晚年在耶和华面前“极其自卑”(代下三十三12),但这自卑好像并没有影响到亚们,反而可能令亚们有一种恶意的侥幸。

2.亚们的被杀(55 vs 2)

亚们可能以为,自己的父亲在王位上作王55年,我不期望那么长,但怎么也会有个二三十年吧。他一定不会想到上帝竟然只给了他两年作王的时间。两年他就在犯罪的路上跑到了人生的终点。这不是他设想的人生,他被杀的那一刻可能还在想,我还准备在十几年之后悔改呢?怎么现在我就要死了呢?亚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被臣仆在宫里谋杀掉。// 北国历史上谋权篡位是王权更迭的一种常态,从耶罗波安到何细亚共发生了八次篡位的事件。南国历史上就从来没有出现过大卫的子孙被自己的臣仆谋杀的事情,犹大的君王或者病死,或者战死疆场,亚他利雅的死看似是政变,但亚他利雅本就不是大卫的子孙,她作为耶洗别的女儿坐在南国的王位上才属于谋权篡位。因此,亚们算是南国犹大第一位被臣仆谋杀的大卫家的王。

亚们可能是想效法他父亲玛拿西的人生,先犯罪后悔改的侥幸模式,他也想前半生肆意妄为,后半生敬虔谨守。他想着先放纵私欲,尽享今世,然后临终时再悔改归正,进入天堂;他以为人生的道路尽在他的掌握当中,毕竟有自己的父亲在前作为“榜样”,玛拿西能浪子回头,我也能悬崖勒马。亚们心里可能有一种误解,他以为人想犯罪就能犯罪,想悔改就能悔改,悔改好像是他自身所拥有的一种能力,只要自己愿意,随时就可以从犯罪的道路上转离。这是因为他不明白,犯罪之路是一条不归路,其父玛拿西能悔改,这不是他父亲本身所能有的能力,这不是他父亲凭着自身的智慧和反思产生的幡然悔悟。

这或许也是今天很多人心里的错觉,前半生放纵情欲,后半生或者最好是临终前一刻悔改信耶稣,这样既享受了世界的罪中之乐,又可以上天堂,还不必在基督的苦难上有份。这是一个不认识基督的罪人对于福音的误解。就像保罗所说的,律法本是好的,但罪却藉着律法引诱了我(罗七7-14);福音当然更好,但罪人却将福音简化为一张永久有效的天国门票,以为只要简单地凭着一次决志祷告或者洗礼就可以领到。甚至,有人还知道了预定论,他就更加喜欢了,只要上帝预定我得救,那么必定有一张门票是万世以先就已经为我存留了,我随时可以来取。这样,不管我现在悔改归正还是将来临终前悔改,都一样。从此,就可以在有了天堂保证的前提下,放纵情欲了。但希伯来书却说“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与圣灵有分,并尝过神善道的滋味,觉悟了来世权能的人,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重新懊悔了,因为他们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地羞辱祂”(来六4-6)。“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来十26)。亚们已经看到了上帝在他父亲身上所展现出来的的悔改降卑的正道,却还要重走犯罪的路,就不给他悔改的机会了。

3.上帝令人生畏的主权作为

凡这样想的人,都是怀着对于上帝试探的恶心。神不被人利用,他想利用神,反落在自己的网罗里。神就利用亚们的臣仆将亚们从世上挪走。

亚扪可以规划自己的人生,但是“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唯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箴十六9)。每一个个体乃至一个国家的命运和在历史当中的轨迹,从世界的角度来看,好像都是自己的选择加环境所决定的,从更高的属灵的角度来看,都是上帝主权的意旨所决定的。玛拿西作王55年,一生行恶晚年悔改,亚们只作王两年就被击杀,他的人生道路与他父亲截然不同。这不同不单单是五十五年与两年的不同,更是上帝所赐恩典的不同。

1)玛拿西-蒙了极大恩典的特殊人生

论到玛拿西一生行恶,虽然晚年的时候归正悔改了,我们要再次强调,第一,罪是堕落之人不能抗衡的,人凭着自己无法悔改,若非上帝格外的怜悯和主动地施恩,无人能从犯罪的路上回转。第二,这悔改乃是恩典,无人配得上帝施恩从罪中救拔出来。给谁不给谁,是上帝凭着自己的良善、智慧和主权所决定的。“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叫谁刚硬,就叫谁刚硬”(罗九18)。玛拿西神就给了,亚们神就没有给。第三,因此,若有人能从从罪中悔改,这是他对上帝所赐恩典的回应,这悔改并非是他的功德,这恩典只能救他自己,他的悔改并不自然地延续到他人身上。玛拿西的悔改既不能使其他人悔改,也不能令犹大逃避亡国的结局。即使后面有他孙子约西亚的敬虔和大力改革,也不过是给犹大带来一点回光返照的短暂复兴而已。玛拿西犯罪的影响却无可更改。// 很多事情,一旦做了,就不可能回到之前的状态了。悔改是从犯罪的路上转回,但常常不能转回到犯罪之前的路上,我们只能在另一个生活的轨迹上生活。属灵上归正了,但生活却是另一个你所无法预料的生活。

在玛拿西身上,上帝显出了令人惊奇到不解的忍耐、宽容和恩典,正应了使徒保罗所说的“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罗五20)。这是南国历史上非常特别的一位王,最坏,却作王时间最长,晚年竟然还能悔改;别的王都是开始敬虔,晚年跌倒,唯独玛拿西作恶一生,竟然晚年悔改了。这恩典令人敬畏。

2)亚们-显明上帝公义和刑罚的正常人生

在亚们身上,正显出了上帝对于罪雷霆般的震怒和毫不迟延的刑罚。上帝既没有给他更长的宽容时间,也没有给他强制悔改的机会,而是藉着他的臣仆直接将他除掉。以此来提醒后来人,不是谁都能有玛拿西这样的极为特别的恩宠。不要痴心妄想自己是下一个玛拿西,这是非常态;亚们才是常态。像玛拿西还是像亚们,这事你决定不了,这是上帝的事。

但即便是这样,上帝在亚们身上并非没有恩典,首先,玛拿西的悔改对于玛拿西本人是极大的恩典,对于亚们同样是一种恩典。他从父亲的身上看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他应当思想是什么样的力量让自己的父亲有了如此的变化,什么力量可以让一个人从犯罪转向敬虔呢?他父亲能转变,他也当寻求这个能力。

甚至,就连亚们的被杀既是刑罚也未尝不是上帝的一种怜悯,没有让他再犯更大更多的罪,上帝减少了他在世犯罪的年日。

三、“但国民杀了那些背叛亚们王的人,立他儿子约西亚作王”

1.背叛亚们王的臣仆

这段经文并没有明确说明亚们的臣仆为何要谋杀王,有人说,亚们的死背后有埃及的势力在推动,因为亚们亲亚述,这次谋害无关乎宗教,而是政治斗争。也有人说,因为亚们的倒行逆施连他的臣仆都无法忍受了,就像当年非尼哈枪挑恶人那样(民二十五8),刺杀了以色列人中犯罪的人,就止住了神的怒气,因此,亚们的臣仆所行的虽然是谋杀君王,但是却被神所喜悦。我想从后面民众杀了这些弑君者来看,亚们的臣仆们并不那么的敬虔,他们所行的也非神所喜悦的。所以,我们并不知道亚们的这些臣仆具体出于何种想法行谋杀君王之事,但这些人效法北国以色列诸王更替那样,想以流血和阴谋篡夺大卫家的王位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甚至,可能在这些谋杀君王的人看来,玛拿西已经将犹大折腾的够呛了,好容易有几年恢复,如今他儿子亚们却更加为非作歹,民不聊生,亚们不配坐在王位之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理当有德者居之,我们要推翻昏君,立一个更贤明的君王上来,既然大卫家的人没有能力将犹大治理好,就让有能力的人来作王好了。这从属世政治的角度来讲,或许还有些忧国忧民的意思,但是南国犹大的问题并不是换一个君王就能解决的,王固然重要,但百姓依然不能推脱自己的责任。解决犹大的问题,不是换王就可以了,而是要换一个天上的人来作王,是让耶和华作王才可以。// 或许,约西亚的作王,上帝也是为了让以色列人中的那些能人志士们看清楚,即使有了一位励精图治、敬虔尽力的好王,也无法挽大厦于将倾,犹大的灭亡是必然的,王也没有能力拯救以色列人。人类的问题,不在于王的英明,王的个人品格和能力智慧,不在于政治制度如何,而在于罪的问题。只有以基督为王的国家,才是永远的国,如经上所记“当那列王在位的时候,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也不归别国的人,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但二44),只有基督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祂的国必不败坏”(但七14)。

2.国民杀了背叛亚们王的人

从国民杀了这些背叛亚们的臣仆知道:一,神允许并不表示神喜悦,上帝可以利用亚们的臣仆来杀死亚们,并不意味着谋刺君王的罪不被追究。这些背叛的臣仆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他们是上帝手中用来刑罚亚扪的工具,他们也要为他们背叛弑君的罪被审判。就像亚述是神怒气的杖,管教以色列是出于神,但神也必追讨亚述的罪一样。二,谋权篡位更是对于上帝的背叛和对抗,这位置不属于他们,他们却要强夺,这是对上帝的藐视和得罪。那些杀了亚们的臣仆以为自己能决定谁坐在君王的位置上,他们忘记了这位置是神来定的,唯独耶和华将国赐给谁,就赐给谁,谁在王位上,由上帝说了算,不由人自己的意愿。而南国犹大的王位只属于大卫家族,这是上帝藉着大卫之约和上帝在万世以先所定的救恩计划所决定的。不是大卫的子孙配得这王位,而是上帝的旨意所定。三,很可能这些背叛亚们的臣仆想要立一个非大卫家的人来作犹大的王,而国民却不认可。国民的不认可,源于他们对于大卫家坐在王位之上的信心,虽然南国犹大的众民在玛拿西的影响下也拜偶像,犯各样的罪,但是他们在上帝面前还有一个基本的信心持守,那就是国位只能属于大卫的子孙。虽然他们犯罪为神所憎恶,但是他们这个信心却蒙神的喜悦。就是说,神不喜悦亚们的臣仆谋杀君王,却喜悦民众诛杀叛逆。

3.神对约西亚的赐福

如果我们对于南国犹大诸王好坏的形成缘由不清的话,尤其是对于玛拿西这么坏还悔改了,为何亚们这么坏的一个王,他儿子约西亚竟然就是一个好王,那么这一节经文可以让我们稍微看到一些迹象。圣经里父子之间属灵生命的好坏并无一个传承的定式,不是说,父亲敬虔儿子就一定敬虔,父亲败坏儿子就一定败坏,南国犹大的君王不是看在父亲的份上,儿子才能坐上王位,而是都看在大卫之约的份上,上帝有怜悯和恩典为他们存留,南国的王与北国的王,从人性的角度并无二致,只是上帝所施的恩典不同。神为自己名的缘故,想要怜悯谁就怜悯谁,想要恩待谁就恩待谁。

民众虽然受玛拿西的影响,在拜偶像上犯罪,但是这些犹大的民众在持守大卫之约上却显出了对于上帝的忠诚,他们杀了那些背叛亚们王的臣仆,就是不同意这些人要立一个大卫家之外的人来作王,他们认为王的位置必须也只能是由大卫家的后裔来做,于是让才八岁的约西亚坐在了犹大君王的位置上了。神纪念他们在这件事情上的忠心和行为,作为对于他们如此行事的奖赏,神就施恩给八岁登基的约西亚,保守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行他祖大卫一切所行的,不偏左右”(王下二十二2)。

四、借鉴

我们从玛拿西55年作王,先作恶后悔改,与他儿子亚们只有2年作王,却被谋杀,约西亚八岁登基一生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这种鲜明的对比可以知道,无人能凭自己胜过罪,人的悔改和努力也挽回不了犯罪所产生的后果,悔改乃是上帝主权的恩典,于今日有以下三方面的借鉴:

第一,不要自欺。不要觉得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想悔改,就能悔改。无论是慕道友还是基督徒,一个人看到了圣经里面所说的天国的荣耀和将来的盼望,却被今世的生活所牵引,就对自己说:等等再信耶稣吧,等我老了,等我没有了后顾之忧了,等我退休了,等我躺在病床上了再信;先享受今生,等到快死的时候再来跟随耶稣,这样既有今世的荣华又有天国的美好。但我们要知道无人知晓明天会怎样,若非主的恩典谁能安然起床呢?若非上帝的恩典,一个罪人不能自动地选择悔改和归信。犯罪可以自己选,回转却单单在乎上帝的主权。事实是,只要你犯罪,罪就成为了你的主;神若不出手,你将永无出头之日。何必试探神呢?“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加六7)。

第二,能拦阻罪的蔓延和侵蚀的唯有上帝格外的恩典工作,既然是恩典就是不配得的,端在乎上帝自己的主权。即使上帝有恩典,犯罪的后果也需要来承担。就像玛拿西,虽然晚年悔改了,但是他犯罪的影响却不是悔改能挽回的。犹大必然灭亡,亚们也会被杀。犯罪之后,很多时候,你将不能回到从前。有时,你犯罪没有产生什么严重后果,那已经是上帝在你还不知道的层面上施恩给你和其他人了。有时候一点小罪酿成大祸,是上帝任凭罪照着本来的破坏力的蔓延。或许我们看到今天的世界有很多罪恶,这令我们心头沉重,甚至心生绝望,但我要说这还不是最坏的世界,这已经是上帝施恩伸手拦阻很多罪的结果了,就像诗歌所唱“罪恶虽然好像得胜,天父却仍掌管”。神为教会的缘故,依然施恩给这个堕落并终将毁灭的世界。

第三,不要错失神所给的恩典的机会。当你耳中还能听到你要悔改的信息的时候就当悔改,“当趁着耶和华可寻找的时候寻找他,相近的时候求告他”(赛五十五6),有悔改机会的时候,就是当还能听见无论是从肢体,还是从自己内心有声音提醒你要回转的时候,要立刻回应,马上回转,不要硬着心拒绝这声音,轻看神所给的宝贵的恩典,“应当趁着有光,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约十二36)。你焉知后面还有这样的机会?

回应诗歌 《倚靠耶和华》321首

讲道 >>

  • 拆毁有时,重建有望——2019年11月10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末代四王——2019年11月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在耶和华殿里得了律法书——2019年10月27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恶王的悔改——2019年10月13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神的慈爱与人的软弱——2019年10月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我们应当倚靠谁?——2019年9月29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2019年9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不可敬畏别神”——2019年9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在大马士革看见一座坛——2019年9月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约坦在耶和华他神面前行正道,以致日渐强盛——2019年9月1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2019年8月25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他就住在别的宫里——2019年8月1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耶和华看见以色列人甚是艰苦”——2019年8月1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亚玛谢心不专诚——2019年8月4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以色列的战车马兵——2019年7月28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修理殿的破坏之处——2019年7月21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亚他利雅篡了国位”——2019年7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离弃耶和华焉能平安呢?——2019年7月7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犹大王亚哈谢——2019年6月30日主日讲章/冠辉 长老
  • 与亚哈家一样——2019年6月23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我何必再仰望耶和华呢?”——2019年6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这就是以利沙所救活之子的那妇人——2019年6月9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耶和华啊,求你开我们的眼目——2019年6月2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2019年5月26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他敬畏耶和华是你所知道的”——2019年5月19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这里不是有耶和华的先知吗?——2019年5月12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2019年5月5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以色列中没有神吗?——2019年4月28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复活是超越今生的指望——2019年4月2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约沙法是个好王吗?——2019年4月14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耶和华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2018年4月7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与素常一样——2018年3月3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因为你卖了自己——2018年3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你的命就必代替他的命”——2019年3月17日主日讲章 /晓峰牧师
  • 从迦密山到何烈山——2019年3月10日主日讲章 /曾淼传道
  • 求你使人知道你耶和华是神——2019年3月3日主日讲章 /袁灵牧师
  • 耶和华藉你口所说的话是真的——2018年2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因他们犯罪惹动耶和华的怒气——2019年2月17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神使他在耶路撒冷有灯光——2019年2月10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他的心不像他祖大卫的心”——2019年2月3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耶和华藉他仆人先知亚希雅所说的话——2019年1月27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耶和华的话,你要听!——2019年1月20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分裂与背叛——2019年1月13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我必从他儿子的手里将国夺回”——2019年1月6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所罗门年老的时候——2018年12月30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2018年12月23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我的心也必常在那里——2018年12月16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他的应许必不落空——2018年12月9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所罗门王作完了耶和华殿的一切工——2018年12月2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我定意要为耶和华我神的名建殿”——2018年11月25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智慧与国度——2018年11月1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求你赐我智慧——2018年11月11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便坚定了所罗门的国位——2018年11月4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所罗门必接续我作王”——2018年10月28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题目: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2018年10月21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2018年10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有时敬虔徒有其表——2018年10月7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作无愧的工人——2018年9月30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好像基督的精兵——2018年9月23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2018年9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2018年9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重获新生的社会见证——2018年9月9日主日讲章/曽淼 传道
  • 热心为善——2018年9月2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题目:在真道上纯全无疵—2018年8月26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2018年8月19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何为大利?——2018年8月12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有关长老的指示——2018年8月5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看顾寡妇——2018年7月29日主日讲章/冠辉 长老
  •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2018年7月22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这家就是永生神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2018年7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必须无可指责——2018年7月8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我愿男人……又愿女人……——2018年7月1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首要之事:为万人祷告——2018年6月24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我主的恩是格外丰盛
  • “命令的总归就是爱”——2018年6月10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都是照耶和华的话——2018年6月3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都是以色列人照耶和华所吩咐摩西作的——2018年5月27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这百姓犯了大罪”——2018年5月20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为我送礼物来——2018年5月13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凡我对你们说的话,你们要谨守——2018年5月6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你们要在我面前为圣洁的人”——2018年4月29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损害、判决与赔偿——2018年4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以眼还眼 以牙还牙——2018年4月15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只要敬畏你的神——2018年4月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复活节:思想基督复活之意义——2018年4月1日主日讲章/天明 牧师
  • 第十诫:不可贪恋人的……——2018年3月25日主日讲章/天明 牧师
  • “不可作假见证陷害人”——2018年3月18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不可偷盗——2018年3月11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不可奸淫——2018年3月4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不可杀人——2018年2月25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当孝敬父母(二)——2018年2月18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当孝敬父母(一)——2018年2月11日主日讲章/天明 牧师
  • 停下,把生命交给神!——2018年2月4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不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2018年1月28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2018年1月2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2018年1月14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西奈之约——2018年1月7日主日讲章/天明 牧师
  • 谦卑智慧的领袖——2017年12月31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道成肉身的福音——2017年12月24日主日讲章/曾淼实习传道
  • 全部 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