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至高神的儿子耶稣”——2020年7月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经文:【路8:26】 他们到了格拉森有古卷作加大拉人的地方,就是加利利的对面。【路8:27】 耶稣上了岸,就有城里一个被鬼附着的人,迎面而来,这个人许久不穿衣服,不住房子,只住在坟茔里。【路8:28】 他见了耶稣,就俯伏在他面前,大声喊叫,说,至高神的儿子耶稣,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求你不要叫我受苦。【路8:29】 是因耶稣曾吩咐污鬼从那人身上出来。原来这鬼屡次抓住他,他常被人看守,又被铁链和脚镣捆锁,他竟把锁链挣断,被鬼赶到旷野去。【路8:30】 耶稣问他说,你名叫什么。他说,我名叫群。这是因为附着他的鬼多。

【路8:31】 鬼就央求耶稣,不要吩咐他们到无底坑里去。

【路8:32】 那里有一大群猪,在山上吃食。鬼央求耶稣,准他们进入猪里去。耶稣准了他们。【路8:33】 鬼就从那人出来,进入猪里去。于是那群猪闯下山崖,投在湖里淹死了。【路8:34】 放猪的看见这事就逃跑了,去告诉城里和乡下的人。【路8:35】 众人出来要看是什么事。到了耶稣那里,看见鬼所离开的那人,坐在耶稣脚前,穿着衣服,心里明白过来,他们就害怕。【路8:36】 看见这事的,便将被鬼附着的人怎么得救,告诉他们。【路8:37】 格拉森四围的人,因为害怕得很,都求耶稣离开他们。耶稣就上船回去了。【路8:38】 鬼所离开的那人,恳求和耶稣同在。耶稣却打发他回去,【路8:39】 说,你回家去,传说神为你作了何等大的事。他就去满城里传扬耶稣为他作了何等大的事。

前言:

上个主日袁灵牧师分享了主耶稣平静风浪的神迹,以至于门徒们“又惧怕又希奇,彼此说‘这到底是谁?祂吩咐风和水,连风和水也听从祂了’”(路八25)。今天我们来分享随即主耶稣又行了一个更加令门徒们希奇的神迹奇事,就是在格拉森医好了被鬼附的人,这在进一步引发门徒思想的同时,也更显明了耶稣神儿子的属天身份和权能。

格拉森被鬼附的人

这一段经文在福音书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主耶稣来到了一个以外邦人为主的区域,就是加利利湖东南边格拉森人居住的地方(吕振中本将这个地名译为“格迦萨”)。主耶稣和门徒上岸就遇见了这个地区的某个城里有一个被鬼附的人。// 其实照着马太的记载主耶稣在格拉森所遇见被鬼附的人,不是一个,而是两个,而且还提到了这两个人对于周围人的扰害,“耶稣既渡到那边去,来到加大拉人的地方,就有两个被鬼附的人,从坟茔里出来迎着他,极其凶猛,甚至没有人能从那条路上经过”(太八28)。

被鬼附的人

这个迎面走来的人,在当地可能是一个众人都知道的人,也是众人害怕,或者厌恶远离的人。但这个人在看到耶稣的时候却迎着耶稣一行人而来,或者说主耶稣却迎着这两个人而来。我们不要误解,好像鬼不怕主耶稣,故意要迎上来吓唬或者试图伤害主耶稣。从后面的记叙我们看到鬼是认识神儿子的,所以,这个鬼迎着主来就不是因为不认识耶稣是谁而冲上来,也不是故意来挑衅,而是,他们看见了神的儿子,他们必须俯伏下来拜祂。马可的相关记载里说“他远远地看见耶稣,就跑过去拜他”(可五6)。// 其实,他巴不得赶紧避开逃走呢!但他们不敢。

这个被鬼附之人的特点是什么呢?这里说的“许久不穿衣服、不住房子,只住在坟茔里”。这听起来就让人觉的怪异和惧怕。但这里更是说明了他们作为人的悲惨境地,不穿衣服表明他们作为堕落之人连最后一点遮蔽自己羞耻的衣物都被鬼给剥夺了,不住房子只住在坟茔里表示他们已经被从人类的共同体中逐离出来,只能待在死亡、污秽、阴暗之地。他们是被人类社会遗弃的人。// 他们在地上被撒旦最大程度地侵害了,他们在地上就品尝到了地狱的滋味。

关于被鬼附,我们首先要说明的是,鬼是真实存在的,这不是迷信,而是真实。只是,鬼不是我们民间信仰里面所说的人死了之后的灵魂,又在人间流荡,藉着人或者动物或者什么物件还能对这个世界产生一些影响力,比如说话或者做些什么。更不是民间所谓的精怪,一棵树或者一只狐狸成精了,具有了某种特殊的能力,会说话了之类的。没有人死后灵魂还能留在世界,也没有千年的植物或者动物甚至石头能“进化”成更高级的形态,上帝所创造的世界有其基本的疆界、规范和秩序,正如起初创造时所说的“各从其类”(创一11,12,21,24,25)。鬼就是圣经所说的邪灵、鬼魔,其首领就是撒旦,撒旦就是堕落的天使,抵挡上帝者,而且可能还是个天使长。在撒旦堕落时,有一批天使跟着撒旦一同堕落了,撒旦连同其他堕落的天使,就被称为鬼。他们有很多,也有一些属灵的能力,比如影响人的心志,试探、引诱、欺骗、恐吓等,还有一些超自然的能力,比如能知道一些将来的事,或者别人的隐密事等。既然他们是天使,就表明两点,一他们是被造的,是有限的,哪怕他们背叛和抵挡上帝,他们也是被上帝的权柄所管束的;二他们的确有一些灵界被造物的能力,这能力在神的旨意之下还能在某种情景、某个范围内使用。// 天使犯罪后没有赎罪祭,神“并不救拔天使,只救拔亚伯拉罕的后裔”(希二16)。但神也没有直接就将犯罪的天使扔在无底坑里,而是在一定的历史阶段还允许这些堕落的天使有一定的活动范围和对世界的影响,这是出于神至高的智慧的计划,藉着他们成就神的旨意,比如连神的儿子耶稣都曾在旷野三次受到撒旦的试探。

因此,这个世界的确会有一些超自然的事件,不但有圣经所记录的神的能力在今世所展现出来的神迹奇事,也有在世界里神所允许的邪灵的作为。所以,如果曾有人见过所谓的鬼声称自己是已经过世的某某人,或者甚至自称是什么黄大仙、玉皇大帝之类的根本就不存在的虚构出来的人物,哪怕被邪灵所附之人声音和所说的话都像某人,这都是邪灵的伪装和谎言,用于欺骗和迷惑人们。

但邪灵对于世界的影响,或者说对于罪人的影响,主要是藉着人的罪和私欲,藉着在人心灵里面放下各样犯罪的意念、诱惑,或者恐吓、谎言;像保罗曾说过的“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弗二1-3)。因此,罪人虽然会被试探引诱,但因着上帝大能和恩慈的保守,正常情况下人在今生依然会保有独立的人格和对自己精神、身体的自主控制,不会被撒旦入侵到生命的核心层面。

但也有人因为好奇或者故意犯罪,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比如交鬼,拜偶像,行巫术,通灵等,可能就会引致自己或者他人被邪灵在人生命深处的侵占和控制,其结果就是人的身体会被另一个灵所控制和使用,表现为在同一个人的身体里面同时有两个不同“位格”存在,就像一个房间里有了两个人居住似的(人若不是从里面给邪灵开门,邪灵很难进入)。这个被鬼附的人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完全控制权,非常的痛苦和惊恐。// 这里我们要简单说一点精神疾病和被鬼附的不同。精神疾病一般被认为是大脑或者身体其他部位出现了病变引发了思维和认知的混乱,通常表现为现实和想象的混淆,逻辑上的混乱,亢奋,多言等。而被鬼附则是一个超自然事件,不是疾病;表现为这个人对于自己身体的失控,有另一个灵占据和使用他的身体功能,这个灵能说出思维逻辑非常清晰的话,这话从声调、表达习惯、内容等方面,人们很容易辨认出这不是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在说话,是另一个灵在说话;而且在这灵的控制下这人会有怪异邪恶的举动,以亵渎和犯罪为荣,口中从不提及耶稣的名号,不祷告,排斥一切关乎信仰的敬虔事务等。而且,被鬼附的人有时候会有超然的力量,比如力大无穷,远超出他身体当有的力量,几个人可能都不能制服他。

鬼的喊叫

就像这个被鬼附的人,“没有人能捆住他,就是用铁链也不能……总没有人能制伏他”(可五3-4)。但“他见了耶稣,就俯伏在祂面前,大声喊叫说‘至高神的儿子耶稣,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求你不要叫我受苦’”。显然这是附在这人身上的鬼所说的话。

他直接称耶稣为“至高神的儿子耶稣”,这个称呼在圣经中只有圣洁天使和彼得、保罗等圣徒宣告过,比如天使曾对马利亚说“你要怀孕生子,可以给祂起名叫耶稣,祂要为大,称为至高者的儿子”(路一31-32),彼得曾被圣灵感动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太十六16)。堕落的天使也是灵界的被造,他们认识耶稣是谁,只是他们这样喊叫的时候,不是带着敬畏,而是带着恐惧,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你信神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错,鬼魔也信,却是战惊”(雅二9)。再联系前面提到的马可的相关经文记载说“他远远地看见耶稣,就跑过去拜他”(可五6),邪灵不但认识拿撒勒人耶稣真实的属天身份,而且,他们也天然服在耶稣的权柄之下,就像罪不能直视光一样,他们见了耶稣就俯伏。他们可以没有敬畏,他们可以心里带着诡诈、阴暗和仇恨,但是他们只要见了耶稣,他们必须听从。这也是这个事件中很重要的一点,这个赶鬼的事件并非主要在表明耶稣有赶鬼的权柄,而是在表明耶稣至高的身份。门徒依靠耶稣所赐的权柄也可以赶鬼,但是耶稣却具有极为独特的身份地位,别人解释圣经都说“根据某某所说”,惟有耶稣说“只是我告诉你们”。门徒赶鬼需要祷告,需要奉耶稣的名,耶稣赶鬼直接说一句话就可以,甚至都不用说话,鬼自己就下拜央求了。// 鬼的喊叫从某个角度来说回答了平静风浪之后门徒的疑问“这人到底是谁呢?”(路八25)。

“我与你有什么相干”,耶稣既然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当然也是灵界的主宰,对这个邪灵具有当然的权柄,这从下面他求耶稣不要叫他受苦就可以知道。因此,这句话不是神的儿子跟这个邪灵毫不相干,而是指耶稣与邪灵是对立的,是审判他们刑罚他们的那一位,他们是耶稣的敌人。同时,邪灵因为惧怕耶稣现在就将他们灭在无底坑里,就以基督将撒旦及一众堕落天使完全扔到无底坑里捆锁的最终审判刑罚时刻还没有到为借口,企图逃脱神儿子对他们的处置。可见,堕落的天使都知道他们的命运和结局,就是无底坑永远的沉沦和刑罚,他们也知道这个时刻还没有到,但是他们因为心里有这种被刑罚的恐惧,就以这话来抵挡神。

“求你不要叫我受苦”,这就是鬼的逻辑,这个鬼附在人的身上,让被附的人经受了极大的痛苦和羞辱,但看到基督的时候,却说不要叫我受苦。真是岂有此理。

住在我们里面的比世界都大

今天作为神的儿女,不用惧怕灵界邪灵的侵扰,因为我们身上都有圣灵的内驻。我们是属于神的,身上有永生上帝的印记,额上有神的印;有神的同在,有神格外的庇护。像使徒约翰所说的那样“小子们哪,你们是属神的,并且胜了他们。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约壹四4)。 这是一个归属基督之人在诸多福分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福分,可以免受被灵界力量、被邪灵更深层面的入侵和伤害。我们可能还会被恐吓,被诱惑,被蒙蔽,但是却不会被鬼附。今生我们或许还是会怕鬼,但我们要知道鬼怕耶稣。因着对耶稣的信靠,我们都已经脱离了阴府的可怕。

“你回家去,传说神为你作了何等大的事”

这两个人被耶稣拯救之后,“穿着衣服,心里明白过来,他们就害怕”,很显然,这两人知道了他们所面对的这位是远超过污鬼邪灵的至高者,虽然他们被鬼附着的时候不能说话,但鬼藉着他们的口喊叫说的“至高神的儿子耶稣”,以及后续所经历的事,他们应该都知道了。可能他们也想起鬼曾藉着他们所作的伤人、砍伤自己、赤身露体等令人羞愧懊悔地事情,他们心里有害怕。但显然主耶稣接纳了他们,他们真认识了耶稣,所以后面“鬼所附的那人恳求和耶稣同在”,就更清楚地表明他们已经是在灵性里也得救的人了。

但“耶稣却打发他回去,说‘你回家去,传说上帝为你做了何等大的事’”。在以色列人中主耶稣行了神迹之后,通常的嘱咐是不可让人知道。因为对于犹太人来说,他们虽然相信神迹,但因为错误的弥赛亚观,他们在看到耶稣所施展的能力的时候,可能会照着他们的意思强逼祂作王(约六15),因此在上帝的时间还没有到的时候,耶稣为了众人的益处和祂事工的顺利,往往叮嘱人不要为祂扬名。但是在这两个人身上行了神迹之后,主耶稣却告诉他们要去宣讲。这可能跟他们是外邦人有关。再联系后面所提到的格拉森一带的人看见被鬼附的人被耶稣治好后,竟然极为害怕以至于让耶稣离开,就可以知道,外邦人没有像犹太人那样的旧约信仰传统,没有弥赛亚的盼望,没有对于神迹的属灵的认识,他们看见超自然事件之后因着属世的羁绊,贪心,不会主动来寻求耶稣,反而会逃避。因此在外邦人中主耶稣就采取了与在犹太人中不同的策略,不是暂时禁止蒙恩之人去宣讲,而是命令他们立刻就去四处传扬。无论禁止还是鼓励,都是为了人的益处。

这人“就去满城里传扬耶稣为他做了何等大的事”,这个蒙恩之人立刻就听从主的差派,去传扬耶稣在他身上所行的大事。我们要留意这个细节的对比,上面主耶稣的命令是“传说上帝为你做了何等大的事”,这里就说“传扬耶稣为他做了何等大的事”,这两句重复的话语中,上帝和耶稣的对应,再次表明这人已经认识了耶稣就是永生神的儿子。这应该是福音书中所记载主耶稣第一次差派在外邦中宣讲福音的使者。这两个人的人生,也因为耶稣的拯救,变得完全不同。过去是赤身露体、住在野外的坟茔中,人见人怕,人们唯恐避之不及。但如今,他们不但离开了坟茔,更是脱离了死亡;他们不但穿上了衣服,而且披上了义袍;他们不再是被鬼附的,而是成为了福音的使者;他们不再成为人们的危害,而是成为了人们的祝福。// 我们要留意路加福音格外关注边缘和弱势人群,那么这两个人是边缘中的边缘,他们都不能有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他们已经被人从边缘给逐离到了荒野。这样的人,主都关注他们,专门来寻找拯救他们,让他们回到人群中成为神儿子的见证。

// 可以把这个故事看为是主耶稣已经在为福音传到外邦做了一些预备的工作,这里已经表明了耶稣并不是单为犹太人而来,祂乃是为全人类而来,祂是普世的救主。

“准他们进入猪里去”

这个神迹另一个特别的地方在于,主耶稣不但赶出了附在人身上的鬼,而且和鬼之间还有对话和后续的处理。这个处理本身主要为了当时格拉森这个地方的人,让人们通过猪的投海确知主耶稣在这人身上行了何等大的神迹,猪就作为了群鬼被赶出的可见证据。

“你名叫什么…我名叫群”

鬼竟然还有名字,主竟然不知道?其实,这是为了让我们知道附在这两人身上的鬼的特殊情况,主耶稣才有这样的问话。让我们知道主耶稣统管万有的权柄是何等的超越,祂在灵界有着何等的权能,在这被鬼附之人身上做了何等大的事情。// 也从侧面说明了,当一个人不认识耶稣时,竟可以被魔鬼控制和苦害到如此深的地步,生命境况可以沦落到何等可怕、可悲和可怜的境地。

这个鬼的名字叫群,吕振中本将群译为“军团”,思高本译为“军旅”,这个词语在当时罗马军中一般指几千人的作战单位。从马可的记载“猪的数目,约有二千”(可五13),我们知道当名为群的鬼从这两人身上出来进入到猪群中后,被附的猪约有两千头左右投海死了,这就表明这两人身上至少有两千个鬼,如果每一头猪身上被两个鬼所附,就至少有四千个鬼。不管怎样,一个人身上有上千只鬼所附,这是一件令人惊恐的事情。怪不得人们多次用锁链捆住这两人都被挣脱,“铁链竟被他挣断了,脚镣也被他弄碎了”(可五4),还“极其凶猛,甚至没有人能从那条路上经过”(太八28)。但无论这鬼有多少,力量有多大,他们在面对耶稣的时候,却俯伏在地,恐惧战兢,他们连逃跑都不敢,连去往何处也得央求耶稣。

// 这个神迹地记载不是一个简单赶鬼地事件,而是一个完全彰显耶稣作为神的儿子,祂对于灵界那种至高至大完全的权柄。虽然撒旦有很大的能力,能在地上以各样的方式兴风作浪,虽然撒旦还纠集了成千上万甚至更多的邪灵作为帮凶,但是他们并非是一个可以和上帝抗衡的一方力量,好像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对立的、不相上下的阵营,撒旦是恶的一方,耶稣是善的一方,他们多次争战,互有输赢。不,完全不是这样。这两方不是势均力敌的,而是根本就不可相比的,这是一个一元世界,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位大有能力的王,那就是神的儿子耶稣。虽然有抵挡神的力量,但是与神的能力相比根本就不成比例,主耶稣挥手之间就可以把一切仇敌完全毁灭,从对灵界统管的角度,撒旦以及众邪灵不过是被上帝允许暂时有一定活动空间的跳梁小丑而已,上帝对他们的影响力和作为有着严格和精确地控制,不允许他们越过的界限他们一步都不能跨越,就像当年神对撒旦论到约伯时所说的“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于他”(伯一12),约伯此后的经历就表明了撒旦只能在神允许的范围内作事。

“耶稣准了他们”

照着马太的记载鬼央求主耶稣说“若把我们赶出去,就打发我们进入猪群吧”(太八31)。主耶稣就准了他们。主耶稣之所以允许他们进入猪群,一方面的确把邪灵都永远灭在无底坑里的时间还没有到。无底坑就是最终刑罚鬼魔和一切堕落灵魂的所在,那里的刑罚极其痛苦和可怕,像启示录里所说的“那迷惑他们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的火湖里,就是兽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们必昼夜受痛苦,直到永永远远”(启二十10),地狱是如此之可怕,可怕到邪灵一想到就恐惧颤抖,人类与邪灵相比因为无知常常无畏,邪灵认识耶稣所以一见面就俯伏,罪人却被撒旦蒙蔽和利用竟然敢于顶撞、辱骂、殴打甚至钉死神的儿子;邪灵一想起无底坑就惧怕,还央求耶稣暂时先不要把他们给灭到那里去,罪人却对死后的去向漠不关心,甚至有时表现的“英勇无畏”。另一方面我想可能主要是给我们这些不能凭眼睛看见灵界的人,有一个直观的对于灵界发生事件的认识和证据,先是表明附在这两人身上的污鬼的确都被赶出来了,这鬼进入到了猪身上;然后,藉着猪的数目也让人对于被赶出的污鬼数量有个直观的认识。

“那群猪闯下山崖,投在湖里淹死了”

原本安静的猪群徒然都开始发疯,并向着山崖狂奔,投在湖里淹死了。这一幕可能把放猪的人给吓坏了,他们知道发生了他们不能理解的事情。但不管怎样两千头猪的死亡是很大的经济损失,他们赶紧去把城里的众人叫来,看这事怎么办。

可能有人会说,一定要让鬼进入猪身上,再让猪淹死这么麻烦吗?一定要让这个地方人的产生经济损失吗?从麻烦地角度来说,当然不需要,主耶稣一句话这些鬼都可以直接消失,圣经中所记载主耶稣或者门徒赶鬼的神迹中,都未曾有让鬼离开人的时候再次进入另一个动物身上去的例子。这一次之所以主耶稣允许鬼进入到猪身上,并允许鬼驱使着猪投海,都是要给人们对于这次神迹有一个外在记号,同时也是对于这个地方的人的一个呼召。对于放猪的人来说,猪死了,这就是头等大事,这关乎了他们的生计,他们可能此时一方面被发狂奔逃的猪给吓着了,也让他们可能需要赔偿的债务给吓着了。但耶稣藉着这人去把合城的人都给叫来了。我们可以想一下,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相处并不那么融洽,对于犹太人的轻视,外邦人可能报以怨恨。如果耶稣只是“悄无声息”地治好了这两个被鬼附的人,可能对于这个地方的人来讲不会起太大的波澜,不会像犹太人那样蜂拥而来。最多格拉森人表示一下惊奇这事就过去了,人们不会过于关注发生在这两人身上的超然大事。但猪死了就不一样了,他们必须聚集过来,来看,来关注,来查问。他们就看见耶稣了。

其实对于提出主耶稣造成了这地方人的经济损失的说法,我们只需要考虑两个方面就可以回应,第一,且不说,作为万有之主拥有一切被造,连格拉森全城的人都是属于基督的,何况这猪呢?主耶稣没有权柄来使用这些猪吗?第二,更何况,如果主耶稣要藉着猪群的损失让人更清楚地看到祂在这两个人身上所行的神迹是何等的大,祂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和身份是何等的超越,摆放在这些人面前拯救的恩典机会是何等的宝贵,这猪群的损失算什么呢?

“都求耶稣离开他们”

和那个蒙恩得救的两个人不同,那两人恳求和耶稣同在,格拉森其余的人却都求耶稣离开他们。// 面对恳求同耶稣一同离开的两人,主没有同意,反而派他们返回家乡去传福音;面对要求主耶稣离开的格拉森人,主同意了。

“格拉森周围的人因为害怕的很”

但聚集的格拉森人在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他们都“害怕的很”,吕振中本译为“他们被大恐惧所困迫”,思高本译为“他们十分恐惧”。这可能令我们很费解,有被鬼附的人被治好了,他们不应当高兴吗?为何如此惧怕呢?

我想他们的害怕可能主要是怕再有经济损失,可能以商业的头脑在核算,现在为了救这两个人就损失了两千头猪,如果后面还有人需要被救治,那还得有多大的损失呢?从被鬼附到恢复正常当然好了,但是这个代价有点大的不能承受啊。// 也有可能是他们不认识耶稣,一想到鬼都怕耶稣,他们又怕鬼,那么他们就更怕这个比鬼更有能力的人了。这种惧怕跟犹太人每次看到耶稣行神迹之后是“满心惧怕”(路五26)不同,犹太人是因为看到了上帝的作为和荣光而害怕。

对于格拉森城里的人来说,相比于两千头猪的经济损失,他们就不那么在乎这两个被鬼附的人被医治,他们更加在乎钱。虽然照着人的基本良知,我们都知道,在医治这两个人和保全两千头猪这两者之间,肯定是救人更重要了。人比猪要重要,人比钱要重要,这是常识。像主耶稣说的那样“人就是赚的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可八36),人的生命比整个世界都重要,何况两千头猪呢。但是在堕落的世界里,不总是良知占据上风,因此也就不照着常识行事了。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两个被主耶稣所救的人,他们是直接被鬼所附,整个格拉森城里的人是间接被鬼所附,鬼藉着“贪心”辖制了他们。主拯救的恩典临到了这两个人,但格拉森所有的人却拒绝了基督的拯救,因为他们觉的他们不是被鬼附的人,不需要这样有能力的人,为了救被鬼附的人还损失了两千头猪,他们就更惧怕耶稣了。

“都求耶稣离开他们”

格拉森人没有意识到他们生命中千载难逢的宝贵机会临到了面前,他们有幸看见了至高神的儿子在他们面前施展神迹奇事的能力,医治了他们当中两个在痛苦中多年的人,他们看见了可以胜过鬼魔的能力,他们亲眼看见了道成肉身的基督。但是他们因为两千头猪的损失,竟然要求神的儿子离开他们。对钱财的关注蒙蔽了他们的心,他们不关注尊贵荣耀不能朽坏之福,明明地看见了可以胜过恶鬼的能力在拿撒勒人耶稣身上彰显出来,却拒绝了祂。他们并不看重耶稣带来的拯救,而是关注在给他们带来了损失,给他们带来了麻烦。他们将他们人生中最伟大的时刻,变为了他们人生中最可悲的时刻。

这岂不是今日很多人在面对耶稣时的选择吗?单纯说得救,永生,我想拒绝的人很少;但如果得救-永生跟十字架有关联,那就比较令人讨厌了。罪人所盼望的是一个没有十字架的拯救,没有离弃罪恶和世界辖制的福音。人们觉的理想的信仰是既有今生的享受,又有永生的福乐,这是最好的,最符合人们所期望的。但保罗曾说:“若是这样,那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就没有了”(加五11)。

十字架讨厌的地方是什么呢?十字架所表达的就是为了跟从神对世界和自己败坏本性的丢弃。人们对福音的拒绝,甚至对福音的讨厌,就是因为十字架给人们带来今生的挑战和逼迫,损失和扰乱。福音所到之处,或者说,神的儿子所到之处,一定会挑战人们在自我、世界和上帝-永生之间作抉择,就像主耶稣所到之处颠覆了法利赛人对于律法的解释,带来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一致的敌意,保罗在传福音的过程中犹太人对他的反对和逼迫一直跟随他从这城到那城,甚至犹太人在官府面前控告保罗是“那搅乱天下的,也到这里来了”(徒十七8)。是的,福音在某个意义上的确是搅乱天下的,因为福音让人从罪的辖制中归向真神。

神的儿子降世就是为要拯救罪人,为要将神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拯救不是单单给一个永生的福分,从不管你现在的生命状态。人们对救恩的误区在于,以为神白白赐给救赎的恩典,神也从来不提任何要求。我们必须要再次提及,神的救赎与神的公义圣洁是不可分的。神是圣洁公义的至高者,是忌邪的神,是恨恶罪,对罪必定追究刑罚的审判之主,所有犯罪的人都处在上帝的震怒之下,如使徒所说“我们本为可怒之子”(弗二3)。因此,神的救赎是一方面将我们犯罪的代价替我们承担了,另一方面是将我们从罪的权势,罪的辖制中给释放出来,让我们脱离罪成为圣洁。只有圣洁才配得上永生,永生是圣洁的自然结果和表现。上帝所给的救赎的恩典中,永生只是一个现象,圣洁的生命才是本质。所以,神的拯救从来就不是只给福分又任凭人留在罪中的“宠溺之爱”,神的拯救从来都是让人脱离罪恶,成为圣洁,与所蒙的恩相称。因此,任何人在面对福音的呼召的时候,都是面对离弃罪恶、离弃今生的一切缠累和辖制的呼召。福音的临到,是一个抉择,就是离弃罪恶,跟随基督。如使徒约翰曾说的那样“犯罪的是属魔鬼,因为魔鬼从起初就犯罪。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约壹三8)。主耶稣的拯救就是要彻底打破撒旦的权势,将人从罪和死亡的权下拯救出来。

面对格拉森人,耶稣照着他们所要求的离开了他们。为了两千头猪,他们此刻舍弃了自己的灵魂。// 有时候,人向神所求的神若给了,不是好事。

结语

如果说平静风浪表明了基督是万有之主,祂是创造之主,也是宇宙万有的主宰,一切自然运行都在耶稣的掌管当中,起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的那位,今日说“住了吧,静了吧”都显出创造之主的威能;那么,今日耶稣赶鬼的神迹,更是表明基督乃是灵界之主,不但宇宙万有,自然万物在基督的权下,那个肉眼不能看见的属灵的世界,也同样在基督的权下。无论邪灵的数量和力量有多大,主耶稣只用一句话就可以将他们赶出。不要说两千只,哪怕两万两百万只,也都在主的权柄之下。这对于我们今生的生活是一个莫大的安慰和喜乐,经上所说的主若不允许,我们一根头发都不能损坏(路二十一18),魔鬼一步都不能越过主所划定的界线。

回应诗歌:91《上主是我坚固保障》

讲道 >>

  • 你们给他们吃吧——2020年7月2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又差遣他们去——2020年7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来俯伏在耶稣脚前——2020年7月12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祂到底是谁?——2020年6月28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我的母亲、我的弟兄——2020年6月2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人点灯乃是放在灯台上——2020年6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撒种的比喻——2020年6月7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这两个人哪一个更爱他呢?——2020年5月31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他比先知大多了——2020年5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主看见那寡妇,就怜悯她”——2020年5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百夫长令耶稣希奇的信心——2020年5月10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磐石上的智慧人生——2020年5月3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不要论断人——2020年4月2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2020年4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2020年4月12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福祸为人子——2020年4月5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拣选十二使徒——2020年3月2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人子是安息日的主——2020年3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新酒必须装在新皮袋里”——2020年3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喝——2020年3月8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把瘫子抬到耶稣面前——2020年3月1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我肯,你洁净了吧!——2020年2月2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要得人了——2020年2月16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因为祂的话里有权柄”——2020年2月9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传福音给贫穷的人——2020年2月2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侍奉他——2020年1月2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是我的爱子——2020年1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我就是给祂解鞋带也不配”——2020年1月12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当以我父的事为念——2020年1月5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你的救恩——2019年12月2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荣耀归与神——2019年12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2019年12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他的作为与古时一样——2019年12月8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惟义人必因信得生——2019年12月1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为何看着不理呢?——2019年11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弃你作王”——2019年11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拆毁有时,重建有望——2019年11月10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末代四王——2019年11月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在耶和华殿里得了律法书——2019年10月27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年——2019年10月20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恶王的悔改——2019年10月13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神的慈爱与人的软弱——2019年10月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我们应当倚靠谁?——2019年9月29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2019年9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不可敬畏别神”——2019年9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在大马士革看见一座坛——2019年9月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约坦在耶和华他神面前行正道,以致日渐强盛——2019年9月1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2019年8月25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他就住在别的宫里——2019年8月1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耶和华看见以色列人甚是艰苦”——2019年8月1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亚玛谢心不专诚——2019年8月4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以色列的战车马兵——2019年7月28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修理殿的破坏之处——2019年7月21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亚他利雅篡了国位”——2019年7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离弃耶和华焉能平安呢?——2019年7月7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犹大王亚哈谢——2019年6月30日主日讲章/冠辉 长老
  • 与亚哈家一样——2019年6月23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我何必再仰望耶和华呢?”——2019年6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这就是以利沙所救活之子的那妇人——2019年6月9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耶和华啊,求你开我们的眼目——2019年6月2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2019年5月26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他敬畏耶和华是你所知道的”——2019年5月19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这里不是有耶和华的先知吗?——2019年5月12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2019年5月5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以色列中没有神吗?——2019年4月28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复活是超越今生的指望——2019年4月2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约沙法是个好王吗?——2019年4月14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耶和华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2019年4月7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与素常一样——2019年3月3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因为你卖了自己——2019年3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你的命就必代替他的命”——2019年3月17日主日讲章 /晓峰牧师
  • 从迦密山到何烈山——2019年3月10日主日讲章 /曾淼传道
  • 求你使人知道你耶和华是神——2019年3月3日主日讲章 /袁灵牧师
  • 耶和华藉你口所说的话是真的——2019年2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因他们犯罪惹动耶和华的怒气——2019年2月17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神使他在耶路撒冷有灯光——2019年2月10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他的心不像他祖大卫的心”——2019年2月3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耶和华藉他仆人先知亚希雅所说的话——2019年1月27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耶和华的话,你要听!——2019年1月20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分裂与背叛——2019年1月13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我必从他儿子的手里将国夺回”——2019年1月6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所罗门年老的时候——2018年12月30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2018年12月23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我的心也必常在那里——2018年12月16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他的应许必不落空——2018年12月9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所罗门王作完了耶和华殿的一切工——2018年12月2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我定意要为耶和华我神的名建殿”——2018年11月25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智慧与国度——2018年11月1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求你赐我智慧——2018年11月11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便坚定了所罗门的国位——2018年11月4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所罗门必接续我作王”——2018年10月28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题目: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2018年10月21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2018年10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有时敬虔徒有其表——2018年10月7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作无愧的工人——2018年9月30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好像基督的精兵——2018年9月23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2018年9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2018年9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重获新生的社会见证——2018年9月9日主日讲章/曽淼 传道
  • 全部 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