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主祷文:在地如天 ——2020年10月4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路加福音 11:1-4

11:1 耶稣在一个地方祷告。祷告完了,有个门徒对他说:“求主教导我们祷告,像约翰教导他的门徒。”
11:2 耶稣说:“你们祷告的时候,要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有古卷作“父啊”),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有古卷无“愿你的旨意云云”)。
11:3 我们日用的饮食,天天赐给我们。
11:4 赦免我们的罪,因为我们也赦免凡亏欠我们的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有古卷无末句)。’”

亲爱的弟兄姐妹和各位家人、朋友:主日平安!节日快乐!

2020这超出我们所有人想象的一年,转眼过去了四分之三。在新冠肺炎仍然肆虐全球的时候,我们能够平安地跟家人共度中秋节,实在是非常值得感恩。对于基督徒来说,这一年同样带给我们信仰上很大的冲击,这些冲击尤其体现在我们的祷告上。上半年我们愤怒于身边所充斥的谎言、信息被掩埋、作家被禁声,不少人都有过在祷告中咒诅的念头;年初我们为着武汉人遭封城的境遇焦心,但是当抉择真的轮到我们个人身上,不要说接待了,就是接触的可能性,都让我们谈虎色变;当许多国家和地区开始执行“禁足在家”的工作指令时,不管是夫妻之间、还是父母与孩子之间,关系都开始紧张起来,而那些更为艰难的、不得不外出工作的人们生活状态随之又呈现我们面前。我们一方面向上帝祈求医治,另一方面我们似乎又觉察着上帝的愤怒和他的审判……总之,这一年,我们的生活处处充满张力和矛盾,以至于我们有时候不知道该怎样祷告。换句话说,在我们满眼、满耳充斥着苦难和痛苦的年月当中,我们也不太懂得该如何跟上帝相处了。而所有的关系要维系下去,最核心的要素就是沟通。祷告,就是我们跟上帝之间的沟通。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祷告是信仰中最难的一件事。它不复杂,甚至可以说很简单,但是很难。它难就难在,我们想要的、跟上帝认为我们真正需要的之间,相差太远。就像孩子想要糖吃,父母知道摄入太多糖对他不好;孩子想多看一会儿电视、多打一会儿游戏,父母同样不认为这是对孩子有益处的,尽管自己有时候也管不住自己。所以在父母和孩子的角力中,通常都是父母找孩子谈,很少见到孩子主动找父母谈,说“我觉得自己不该要那么多糖吃”、“我不想打游戏了,你们帮我想想办法”,对吧?也有,但是很少。祷告意味着我们将自己的心陈明在上帝面前,也要去面对我们的“想要”跟上帝的旨意之间的差距。在上一周的经文中,马大和马利亚以她们各自最自然的方式面对耶稣、与他互动;就在这个过程中,她们各自的内心被揭示出来—她们所看重的、所渴慕的,以及因为过于看重却得不到而被按到情绪按钮、哇哇跳脚的。其中令我们惊讶的信息是,在耶稣脚前坐着听他的道就是不可少的那一件事、得着耶稣就是得着那上好的福分!这个信息的确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不论是两千多年前马大听见的那一刻,还是处于2020年今天的我们!耶稣在世时,跟随他的人都算得上是“第一代基督徒”。他们面对耶稣时的反应,都是自发性的,然后在这个自然的互动中被肯定、被责备,以及被教导,慢慢地就从中学习应当如何与主同行、与神相连。有一天,他们趁着耶稣刚刚祷告完,就求主教导他们祷告、像约翰教导他的门徒一样(11:1)。这是什么意思呢?当时,约翰的门徒群体有专属于他们的独特的祷文,犹太人也有他们的群体性祷文。随着跟随耶稣的门徒开始形成一个可辨识的群体,他们想拥有一篇作为耶稣的门徒所独有的祷文、一个能将他们凝聚成一个与众不同的生命共同体的标志。与此同时,他们也意识到了耶稣与其他先知、拉比不同的奥秘之处在于他的祷告、在于他与上帝之间的关系。虽然门徒们问过不少错误的问题,但是他们至少没有说“求主教导我们医病”、“求主教导我们赶鬼”、“求主教导我们平静风浪”,等等。这说明门徒们的灵性在长进、生命也日渐成熟。所以,当他们向主寻求如何祷告时,主乐意将如何与上帝紧密相连的奥秘启示给门徒。这篇被历世历代的基督徒传诵至今的“主祷文”,不仅是主的祷文,也实实在在是所有跟随耶稣的人所共享的“门徒的祷文”。耶稣在这篇祷文中分享给当时的门徒、以及今天的我们什么呢?那就是,透过耶稣,上帝跟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好像是父亲跟孩子一样,只不过他在天上、我们在地上;而我们今生的生活,因着我们跟上帝之间这样一种父亲与孩子般的关系,虽然是在地上,也会多少有点像在天上一样。

一、我们在天上的父

当耶稣开始教导门徒们要怎样祷告时,第一件事情,就是向我们指出祷告的对象非常重要。当我们祷告的时候,我们是在向谁祷告呢?耶稣说:“你们祷告的时候,要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2a)。我们祷告的时候是在向天上的父祷告,这说明,祷告不是冥想、甚至不是默念,它最根本性的特质就是关系,而且是好像一个人与另一个人之间的那种个人性的关系。其实,许多宗教信仰里面也有祷告,祷告的时候也有对象。不管是我们的民间宗教里拜的土地爷、关老爷、观音菩萨啊,还是伊斯兰教所信奉的真主安拉,等等。但是耶稣的祷告,和所有这些宗教不同的,也和犹太教不同、和施洗约翰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他认为,祷告就是来到那一位创造宇宙万有的主宰面前,然后称呼他—“父亲”。对于基督徒来说,从你信主的第一天起,可能你已经知道向上帝祷告的时候用“天父”这个称谓,对此已经完全习以为常了;但是如果我们仔细思想一下的话,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我们起肃然起敬的事情吗?如果你曾经面对着上帝创造的奇妙大自然的景象惊叹,难道不会对耶稣让我们称这位我们根本测不透的创造主为“父亲”感到震惊吗?神学家巴刻老先生说:“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全部的新约神学,那就是将上帝称为“圣父”;如果新约有什么超越旧约的地方,如果基督教有什么跟犹太教区分开来的地方,那也就在于上帝作为父亲的身份……” 如果你去看诗篇中的那些祷告,以色列人都是称上帝“主啊”。所以,巴刻说:“‘父亲’,是基督徒对上帝的专属称谓。” 为什么是基督徒的专属称谓呢?答案在于耶稣。因为耶稣跟上帝的关系亲近到一个程度,上帝对他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路3:22) 所以因着耶稣的缘故,凡跟随耶稣的人,都可以在耶稣里面也称上帝为父亲了。好比说,我跟小白牧师比较熟,如果我介绍一个他不认识的人,然后跟那个人说:“这是我们小白牧师,你叫他白牧就行了。” 那么白牧会因着我的引荐,同意跟那个人认识、以及接受那个人那样称呼他。耶稣在我们跟上帝之间的关系中,扮演的就是这样一个角色。而他,就是道成肉身的上帝。只有藉着他,上帝与我们之间这种父亲与孩子的亲密关系才能够成立,我们才得以到上帝的面前称他为父。

说到父亲,我知道我们这一代许多人没有体会过跟父亲之间亲密的关系,甚至许多人受到过的最深伤害正是来自于我们地上的父亲。而今天农村的留守儿童一代,遭受的是成长过程中父母双双缺席!这的确让我们很难想象当耶稣说上帝是我们“天上的父亲”,背后所指的真正含义。不知道大家看没看过美剧《我们这一天》(This is Us) ,那里面的父亲Jack,是我在影视作品中见过的最完美的父亲形象了。但即便是Jack的孩子们,他们也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为什么?因为我们同样都是犯罪堕落的、不认识上帝的、心灵上的孤儿,生活在一个千疮百孔、破碎而又迷失的悲惨世界上。是的,我们都是心灵上的孤儿。而这个悲惨的状况,不是因为上帝抛弃了我们,而是我们的始祖抛弃了上帝。所以,我们生命中的难题,仅仅是地上的父亲能帮我们解决的吗?不,上帝知道,比起能够照顾我们肉身的需要、带给我们一些心灵上支持的地上的父亲,我们更需要的是能够照亮我们昏昧心灵的、天上的父亲!这位天上的父亲,不是形式上的,不是随便那么一说、意思意思就完事的,他以颠覆人类想象的诚意,将与他关系最亲密的那一位、以人的样式,从天上派遣到地上。疫情期间,我们被那些从全国各地奔赴武汉一线的医护人员感动,被日本人不断地往中国发送的物资和心意所感动;在任何灾难时期,如果不是像疫情这样需要隔离,我们同样也会为着从外面赶来的援助队伍而感动。因为在危难的时候,我们最需要的,是救援!当耶稣从天上来到地上,带下天国的消息和天父的心意,无异于将属天的拯救、带给地上正身处于灵魂灾难的人类。旧约所启示出来的上帝,“有恩典、有怜悯,不轻易发怒,且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出34:6、诗103:8);如今,这一位上帝竟然允许我们随他的爱子耶稣称呼他为“天上的父”。当我们呼求“我们在天上的父”,就好像搭上了耶稣这趟直通车,可以随时随地、坦然无惧地来到父神面前、甚至是来到他的怀中,好“得着怜悯,寻见恩典,作为及时的帮助”(希伯来书4:16,中文标准译本)。

因此,我们每一次祷告,应该首先来思想我们是在向谁祷告、我们何以能够如此向他祷告。这会帮助我们说出耶稣教导门徒们的下一句话—“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2b)。旧约向我们启示的上帝,有着极丰富的属性,是大而可畏、至圣至荣的存有。我们穷尽人类的语言和想象,也不足以描述他、形容他的完全,所以我们只能说,他是无可比拟的(以赛亚书40:12-26)。“尊……为圣”,意思就是尊崇那个对象、将其放在无可比拟的至高而神圣的位置上。那么,在这个世界上,谁、或者什么配被尊崇、配被放在这样一个无可比拟、至高而神圣的位置上呢?自由?平等?公义?才华?美丽?权力?民主?科技?秩序?富裕?健康?教育?子女?爱情?性解放?你去看看当今世界上开展得最热火朝天、如火如荼的运动和事业,不论是个人的、还是团体的,无非是围绕着上面这些。因为这些是让一个人感到生命有意义、有价值、有尊严,是让一个人感到有安全感、幸福感、使命感的,也是让一个人觉得值得付上生命、为之而活的。但是,所有这一切崇高、或不那么崇高的理想和追求,或早或晚,在某一个点上都会弃你而去,使你心中的幻想破灭、在你心里留下填补不了的空虚。它们个个看着都那么像上帝,可它们不是。它们只不过是人心为自己找寻的上帝的替代品。它们有价值、有意义吗?绝对有。但是历世历代人们不断上演的悲剧、重蹈的覆辙,就在于把那些东西放在了“尊为圣”的位置上。保罗在《加拉太书》中说:“但从前你们不认识上帝的时候,是给那些本来不是神的作奴仆。”(加4:8) 这真是人生最大的吊诡—你以为多挣钱可以换来自由,结果你就沦为金钱的奴隶、永远觉得赚的不够;你以为用暴力革命可以换来平等,结果你却再一次沦为专权者;你以为戴上一枚钻戒就可以保有爱情,结果却发现爱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你也永远得不到对方足够爱你的明证。托尔金所著的《魔戒》中的那枚戒指,就是这样一个能满足人所有的私欲的化身。任何人以它为满足的时候,就遭到背叛和毁灭;因为它吞噬人心,扭曲人的尊贵形象。那个五百年与魔戒相伴的Gollum,就仿佛是不断遭到吞噬和扭曲的人心的外显。所以,那个被尊为圣的位置,只能单单留给上帝;只有他是我们生命的源头、心灵的归依、至爱的对象。真正能够带给我们生命满足、意义、价值的,真正让我们感到被爱的、安全的、幸福的,是上帝,且惟有上帝。当然,人生在世,我们需要活生生的关系,需要看得见、摸得着的人、事、物来满足我们肉身的需要,但是不要把你生命的重心放在那上面、不要指着其中的任何一个而活,因为“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诗16:4) 对于这一点,我自己深有体会,且依然常常处于跟上帝的摔跤中。

耶稣教导门徒们的这个祷告容易吗?一点都不容易。你想摆脱心灵上的孤儿状态、称上帝为父吗?你需要先来认识耶稣。这不是基督徒的霸道和狭隘,而仅仅是作为被罪和死亡所缠绕的人类,愿意接受上帝为我们开启的唯一一条灵魂拯救通道。耶稣就是这条通道。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 你想摆脱世事的缠裹和奴役吗?你需要让上帝坐在你心灵的宝座上、占据心里最重要的位置,超过你的爱人、你的孩子、你的事业、你的梦想,以及你对人生的种种渴望和期待。这是我在过去十七年跟随耶稣的人生路程中所经历到的。坦白讲,很多时候当我跟大家一起共诵主祷文的时候,我是不走心的,就像念经一样。你们很多人也跟我一样对吧?今天,愿圣灵向我们的心说话,指教我们当以怎样的态度向上帝祷告。耶稣教导门徒的祷告,引导我们跟上帝有正确的关系,以敬畏和尊崇的态度来到我们心灵的父亲面前,将人生中的一切事物回归到它们原本的位置上。这是我们得以过一个在地如天的生活的前提。有了这个跟上帝关系的基调,下面让我们来看我们跟世界的关系。

二、愿你的国降临

如果我们个人的生活因着种种原因而破碎、残缺,我们还可以对国家抱有期待;如果我们自己的国家不尽如人意,至少我们还可以对其他国家心存幻想。然而2020年,将我们心中的这一切期待和幻想统统打碎。每当这时,基督徒们会说“主快来了”,或者,“主快来吧”。当我们这么说的时候,我们想要表达的意思是:这个世界太黑暗了、这个世界太混乱了、这个世界太败坏了……主啊,快来结束这一切,人类玩不转了,还是你来吧。跟这个说法差不多地,耶稣接下来教导门徒要祷告说:“愿你的国降临。”(2c)

我们没有一个人不盼望着生活在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里的。战争岁月人们企盼和平,饥荒年间人们渴想温饱;极权时期人们遥望自由;种族歧视时代人们梦想平等;瘟疫盛行之年我们祈愿健康……今天我们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享受到了极大的物质丰富。而穷到一分钱没有、饿到吃不上饭的记忆,离我们也并不算太遥远,距离我们也就仅仅一代人而已。在我成长的年代,有一首流行歌叫《明天会更好》,那个时候人们真诚地相信“明天会更好”。但是今天的生活是我们小的时候、年轻的时候所期待、所梦想的吗?可能远远不是。对于许多更年长的人来说,他们甚至可能觉得过去那个贫穷的年代更好—那时候虽然物质匮乏,但是有很多今天完全失去了的东西。总之,不管我们处在什么样的年代,我们几乎都在想:世界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它应该更公平、应该更自由、应该更平等、应该更方便、应该更环保、应该更好看、应该更有秩序……等等。而我们对于这个现有世界的不满、和对一个更好的世界的想象,来自于哪里呢?来自于我们心灵深处对于一个曾经失落的乐园的模糊记忆,以及对于一个更美家乡的想象。因此我们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力量改造现有的这个世界、努力实现心中的那个理想世界。我想我们的上一代、上上一代,许多人是为着这个理想而活、是为着这个理想奉献了他们的一生的。那些为着这个理想而奉献了一生的人,看到他们的理想实现了吗?也许从某一个方面来说,是的;但是从总体上来说,那个理想破灭了。回到上一句耶稣的祷告—“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当人们为着国家主义的理想而活的时候,最后的结果同样是落空的。天明牧师说,八九之后,知识分子主要选择了三条道路—一些人下海经商了,一些人出国了,还有一些人信主了。就我们教会过去所经过的这二十多年的历史来看,值得感恩的是,我们终于从那种国家梦里面走了出来、终于认清了国家主义的偶像本质(希望如此),从而不再对领导人、甚至国家形态和世界格局抱有幻想,开始慢慢明白“愿你的国降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原来天上的国和地上的国不是齐头并进的,有时候甚至是毫不相干的。

我在一位牧师的讲道中听到过这样一个故事。二战期间,德国有位牧师叫赫尔穆特·蒂利克。1944年,在一个空袭发生的早晨,他正在一片已经被炸成半废墟的教堂里面给他的会众讲道。那天他讲的正是“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从十九世纪下半叶到二十世纪初期,西方人普遍相信神的国正在以一种进化的方式不断扩张,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好。这种乐观主义被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和随之而来的二战彻底摧毁,许多人三观崩塌、甚至陷入虚无主义。蒂利克牧师就是在这样一种氛围和境遇下坚持牧养着他的会众。那天,当空袭的警报还在头顶上盘旋,蒂利克牧师面对着一张张绝望、消沉、痛苦的脸,讲道:“我们非常清楚,神的国奥秘性的增长,并不是一种进化式的发展。不,神的国是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降临!正是在这世界的极度痛苦中、以及伴随着这些轰炸和大屠杀,上帝正在建造他的国。”(讲述者引自《赫尔穆特·蒂利克讲道集》) 你可以想象会众听到他说这话时脸上的惊诧和怀疑。想象一下,在武汉疫情爆发的高峰期,牧师在线上对着他的会众讲类似的话,会众会作何反应!到此还没完,蒂利克牧师继续讲道:“耶稣基督在哪里,神的国就在哪里;而耶稣基督总是逗留在世界上最黑暗的那些地方。” WOW!耶稣基督在今年二月被封锁的武汉、在非典之年的北京;在无法正常进行主日敬拜的我们教会、在我们尚未得着人身自由的牧师家中。耶稣就近那些病痛中的人、就近那些孤单的人,就近疫情期间不得不外出工作的人、就近工作还没有着落、为着明天的生活忧愁的人……

上周,冰霞师母听了几位单身姐妹的分享之后说:“听了大家分享的生活中的种种艰难—工作的压力、单身的压力等等,这是我们应该感恩的事情……” 一开始,我就像那位牧师的会众,有点错愕,以为自己听错了。后来师母接着说:“上帝正是藉着这些事情,来让我们倚靠他。世人没有这些困难,他们觉得不需要上帝,靠自己就可以了;但是他让我们有这些困难/苦难,是让我们学习来信靠他、经历他。”(大意)这些话,在当时的我听来,有点振聋发聩。(传道人可能是最需要听道的!)那一周的周末,是我受洗十七周年的日子。最近我时常想:主啊,我已经跟随了你十七年,难道我的人生就只是这样子吗?前面的日子我还能继续过下去吗?我心里有很多挣扎。这让我想到路加福音之前所讲的,当施洗约翰被关在希律王的监牢里,他派人去问耶稣:“那将要来的是你吗?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路7:19) 路加特意写道:“正当那时候”(7:21) 哪时候呢?就是在约翰被关的那个时候,“耶稣治好了许多有疾病的,受灾患的,被恶鬼附着的,又开恩叫好些瞎子能看见。”(7:21) 耶稣行了这么多神迹,可是约翰依然被囚禁着。时间久了,约翰免不了会想:难道主耶稣什么都不做吗?是他不做、还是不能呢?他真的是那位我们期盼已久的弥赛亚吗?耶稣听了约翰派人来问他的问题,回答说:“你们去把所看见、所听见的事告诉约翰,就是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麻风的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7:22) 耶稣的这番话既回答了约翰的问题,又没有回答约翰的问题。耶稣的回答表明:我是那一位。但是约翰问的问题背后的含义是:那我呢?我怎么办?对于这个问题,我想耶稣的回答是说:凡不因我没有满足他们的期待、或实现他们的愿望而失落信心的,就有福了。到了耶稣升天之后,这个脉络在《使徒行传》里继续延续。司提反讲完道之后就被众人用石头打死殉道了;而彼得、保罗和西拉却分别经历从狱中获救。神的国实在是一个奥秘,以我们无法预料的方式临在和拓展;耶稣将神的国带到地上,却从未承诺会成就我们个人的心愿和人生的期许。

当耶稣在面对罗马的官长时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翰福音18:36) 神的国不属这世界,所以耶稣在世上的生命困局,也绝不是以人所能想到的方式来解决。耶稣以他的一生、他在地上的事工,以及他的性命来表明,神国的统治,在于上帝的旨意在人心里的运行、和人心对上帝旨意的臣服。所以,在祈求完“愿你的国降临”之后的下一句,是“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路11:2d) “行在地上”是行在哪里呢?不就是行在人心里吗?耶稣藉着他的祷告、完全地顺服了父神的旨意,使神的国得以在地上展开。而他最终极的祷告、终极的顺服,就体现在他俯伏在客西马尼园里祷告的那句:“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 在我们还作上帝仇敌的时候,耶稣顺服了上帝的旨意、为了拯救我们而死。保罗在罗马书里写道:“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上帝相合。我们又藉着他,因信得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并且欢欢喜喜盼望上帝的荣耀。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上帝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因我们还软弱的时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为罪人死。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上帝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马书5:1-8)

是在上帝这般长阔高深的爱中,我们得以称他为父、愿人都尊他的名为圣、求他的国降临,愿意放下自己的意思、让他的旨意成就在我们的生命中。而耶稣基督是成就这一切的那一位,我们向上帝所作的一切祷告,无不是藉着他。在他所教导我们的祷告中,我们的心被他塑造,慢慢具有他的心的形状。所以,祷告是心灵的争战,祷告是决定我们生命走向的决战场,祷告是让我们的生活在地如天的秘诀。

三、赐给我们日用的饮食

接下来,耶稣祷告的焦点,从上帝身上转向了“我们”。只有真的将上帝当作上帝、把他当得的尊荣归给他,人才能彻底回到地上自己所该在的本位、且形成真正的信仰共同体。在下面的两句祷文中,耶稣提到了四件事:我们日用的饮食、我们的罪、我们可能遇到的试探和凶恶。当我们所能尊崇的惟独是上帝、我们所企盼降临的惟独是神的国、我们所能仰赖的惟独在于上帝旨意的成全,剩下的事情才是我们在地上所要过的生活的样子。我们是仰赖上帝而活的—连每一天最基本的肉身所需都是倚靠上帝的供应,更不用说其他一切的所需;我们是会犯罪的,所以我们需要持续地认罪悔改、仰望上帝赦罪的恩典,同时也要将这从上帝领受的恩典施予凡亏欠我们的人;我们是容易受到私欲的诱惑的,所以我们要敏感于罪的试探、竭力祈求上帝的保守。在这一切的信靠、仰望中,我们所要做的,诚然如同一个小孩子对父母那种信任和依靠。主耶稣在他教导门徒的祷告中,勾勒出了我们作为天父的儿女在地如天的生活样式:跟随耶稣的信仰群体是像孩子倚靠父母那样全然信靠上帝的,是谦卑的、是知足的、是感恩的、是警醒的、是宽容的、是随时随地仰望神的怜悯和恩典的;不是自给自足的、自高自大的、贪得无厌的、忧心忡忡的、锱铢必较的、野心勃勃的、好强逞能的。这样的生命,是惟独藉着祷告才能活出来的。惟有藉着祷告,我们才能过一个与神同行、在地如天的生活。

亲爱的弟兄姐妹,如果你和我一样,在当下的生命季节里正在经历各样的焦虑、伤痛和绝望,我邀请你和我一起将这一切交到主的手中,并且向他祷告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愿我们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运行在我们心中、如同行在天上。愿主的祷告成为我们在2020这艰难的一年中的慰藉,也成为我们干旱、疲乏、无水的生命季节里的暖流、滋润我们的心,使我们的心灵再次苏醒。

讲道 >>

  • “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2020年10月11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但不可少的只有一件——2020年9月27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去照样行吧——2020年9月2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你的美意本是如此”——2020年9月13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天国使者的入职指南——2020年9月6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你们的心如何——2020年8月30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谁将为大——2020年8月23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人子将要被交在人手里”——2020年8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他的面貌就改变了——2020年8月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若有人要跟从我——2020年8月2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你们给他们吃吧——2020年7月2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又差遣他们去——2020年7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来俯伏在耶稣脚前——2020年7月12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至高神的儿子耶稣”——2020年7月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祂到底是谁?——2020年6月28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我的母亲、我的弟兄——2020年6月2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人点灯乃是放在灯台上——2020年6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撒种的比喻——2020年6月7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这两个人哪一个更爱他呢?——2020年5月31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他比先知大多了——2020年5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主看见那寡妇,就怜悯她”——2020年5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百夫长令耶稣希奇的信心——2020年5月10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磐石上的智慧人生——2020年5月3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不要论断人——2020年4月2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2020年4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2020年4月12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福祸为人子——2020年4月5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拣选十二使徒——2020年3月2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人子是安息日的主——2020年3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新酒必须装在新皮袋里”——2020年3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喝——2020年3月8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把瘫子抬到耶稣面前——2020年3月1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我肯,你洁净了吧!——2020年2月2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要得人了——2020年2月16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因为祂的话里有权柄”——2020年2月9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传福音给贫穷的人——2020年2月2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侍奉他——2020年1月2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是我的爱子——2020年1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我就是给祂解鞋带也不配”——2020年1月12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当以我父的事为念——2020年1月5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你的救恩——2019年12月2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荣耀归与神——2019年12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2019年12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他的作为与古时一样——2019年12月8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惟义人必因信得生——2019年12月1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为何看着不理呢?——2019年11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弃你作王”——2019年11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拆毁有时,重建有望——2019年11月10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末代四王——2019年11月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在耶和华殿里得了律法书——2019年10月27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年——2019年10月20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恶王的悔改——2019年10月13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神的慈爱与人的软弱——2019年10月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我们应当倚靠谁?——2019年9月29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2019年9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不可敬畏别神”——2019年9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在大马士革看见一座坛——2019年9月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约坦在耶和华他神面前行正道,以致日渐强盛——2019年9月1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2019年8月25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他就住在别的宫里——2019年8月1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耶和华看见以色列人甚是艰苦”——2019年8月1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亚玛谢心不专诚——2019年8月4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以色列的战车马兵——2019年7月28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修理殿的破坏之处——2019年7月21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亚他利雅篡了国位”——2019年7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离弃耶和华焉能平安呢?——2019年7月7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犹大王亚哈谢——2019年6月30日主日讲章/冠辉 长老
  • 与亚哈家一样——2019年6月23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我何必再仰望耶和华呢?”——2019年6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这就是以利沙所救活之子的那妇人——2019年6月9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耶和华啊,求你开我们的眼目——2019年6月2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2019年5月26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他敬畏耶和华是你所知道的”——2019年5月19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这里不是有耶和华的先知吗?——2019年5月12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2019年5月5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以色列中没有神吗?——2019年4月28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复活是超越今生的指望——2019年4月2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约沙法是个好王吗?——2019年4月14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耶和华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2019年4月7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与素常一样——2019年3月31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因为你卖了自己——2019年3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你的命就必代替他的命”——2019年3月17日主日讲章 /晓峰牧师
  • 从迦密山到何烈山——2019年3月10日主日讲章 /曾淼传道
  • 求你使人知道你耶和华是神——2019年3月3日主日讲章 /袁灵牧师
  • 耶和华藉你口所说的话是真的——2019年2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因他们犯罪惹动耶和华的怒气——2019年2月17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神使他在耶路撒冷有灯光——2019年2月10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他的心不像他祖大卫的心”——2019年2月3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耶和华藉他仆人先知亚希雅所说的话——2019年1月27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耶和华的话,你要听!——2019年1月20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分裂与背叛——2019年1月13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我必从他儿子的手里将国夺回”——2019年1月6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所罗门年老的时候——2018年12月30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2018年12月23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我的心也必常在那里——2018年12月16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他的应许必不落空——2018年12月9日主日讲章/袁灵 牧师
  • 所罗门王作完了耶和华殿的一切工——2018年12月2日主日讲章/小白 牧师
  • “我定意要为耶和华我神的名建殿”——2018年11月25日主日讲章/晓峰 牧师
  • 智慧与国度——2018年11月18日主日讲章/曾淼 传道
  • 全部 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