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2021年8月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证道经文:路加福音 19:45-20:8

19:45 耶稣进了殿,赶出里头作买卖的人,
19:46 对他们说:“经上说:‘我的殿必作祷告的殿’,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
19:47 耶稣天天在殿里教训人。祭司长和文士与百姓的尊长都想要杀他,
19:48 但寻不出法子来,因为百姓都侧耳听他。

20:1 有一天,耶稣在殿里教训百姓、讲福音的时候,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上前来,
20:2 问他说:“你告诉我们,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
20:3 耶稣回答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且告诉我,
20:4 约翰的洗礼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
20:5 他们彼此商议说:“我们若说‘从天上来’,他必说,‘你们为什么不信他呢?’
20:6 若说‘从人间来’,百姓都要用石头打死我们,因为他们信约翰是先知。”
20:7 于是回答说:“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20:8 耶稣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

 

弟兄姊妹,主日平安!

上主日分享到主带着门徒进入了耶路撒冷。从今天开始,经文所记载的就是受难周主耶稣在那里所经历的事,也是所有福音书记载的高峰。

主耶稣这次进入圣城异常“高调”,与“约翰福音”此前的记载形成鲜明对比,因为主的时候已经到了——现在是要公开宣告自己就是以色列人所盼望的弥赛亚君王,是复兴以色列国大卫的子孙的时刻了!为此,主特意骑驴进城,以应验先知撒迦利亚的预言。那么,进城以后,主耶稣要做什么事呢?众人,尤其是祭司长、文士和百姓的官长又有何反应呢?今天要分享的经文,就记载了其中的第一件事。

我们先简要介绍一下当时的背景。主耶稣是在逾越节的前夕进入圣城的。由于这是犹太人一年的三大节期之一,因此不仅本地的犹太人,而且还有许多从加利利地区以及海外各地的犹太人也都上来过节。节日期间,耶路撒冷城内将聚集起大量的人口,圣殿的献祭及各项活动十分繁忙。也因此,此时此地的宗教与民族情绪随之异常高涨,一旦有火星飞出,很容易引发熊熊大火。这当然会造成罗马执政当局的紧张,以致巡抚彼拉多亲自从凯撒利亚赶来坐镇。犹太的上层,祭司长、文士、长老等同样非常紧张,生怕惹出什么麻烦。

洁净圣殿

主耶稣洁净圣殿,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四卷福音书共记载了主耶稣两次洁净圣殿,第四福音书记载的是第一次,发生在主耶稣刚开始服侍的时候。三卷对观福音书记载的都是这一次,发生在主进入圣城后的第二天。

旧约以色列人的敬拜形式主要是献祭,赎罪要献祭,与神相交(包括感恩、还愿等)也要献祭,摩西律法对此有详细的规定。圣殿建成后,这里就成为以色列人献祭——即敬拜独一真神——的唯一场所,在其他任何地方献祭都为律法所禁止。回归后的犹太人严守这些规条,因为他们的祖先曾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献祭的牲畜也有明确要求,只有“无残疾”的牛、羊、鸽子才蒙悦纳。祭司必须先行查验,合格的才能接受并献在祭坛上。由此,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在圣殿外有那么多卖牛羊鸽子的,因为远道而来的人是不可能带着祭牲同行的,只能到了现场再买。

兑换银钱(尽管这里没有记载),也出于同样的理由。从海外各地来的人使用的是他们本地的钱币,这些钱币不仅币值不等,而且有的上面还雕刻有君王的肖像,不可直接用于缴纳圣殿税,或用于奉献。必须先兑换成推罗的钱币,才能符合圣殿使用的要求。因此,圣殿外的这些买卖与兑换确实是必要的,对海外远道而来敬拜的人更是不可缺少的。既然如此,主耶稣为什么还要赶出他们呢?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当时的场景,就在圣殿一墙之隔的内外,里面正举行庄严的敬拜仪式,外面却俨然一个热闹的大市场,人声鼎沸、嘈杂混乱。不仅如此,大希律当时所扩建的圣殿还分为好几层:最内层为祭司院,只有祭司才能进入;再外是以色列人院,只有以色列男人才能进入,再外为女院,以色列妇女可以进入;最外是外邦人院,所有的外邦人只能到此为止,再往里就要杀头了。后来以色列人诬陷保罗,就是以带外邦人进入内院为理由的。不幸的是,当时做买卖、兑换银钱的就占据了这个外邦人院!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主耶稣为什么要洁净这个地方。路加的语气还比较缓和,但马太与马可就严厉得多了。首先是这些买卖侵占了敬拜、祷告的地方,从而阻碍了外邦人前来寻求真神。换今天的话说,就是阻碍了福音的传扬。旧约时代,尽管律法限制只有以色列人才是神的选民,才能献祭,但神同样悦纳那些敬虔的外邦人,从不拒绝真心寻求的人,摩押女子路得与亚兰元帅乃缦都是见证。为外邦人在圣殿外保留一块特别的区域,本来是好的,但现在却被挤占用于其他目的,这就不合适了。买卖与兑换虽说也是需要的,但事情有不同的重要性,祷告、敬拜神毫无疑问是更重要的。再说,那些买卖与兑换完全可以搬到城内其他的地方,为什么一定要占用圣殿的空间呢?多走一点路,多花一点时间总不至于影响敬拜的质量,但一个外邦人来到圣殿唯一可进入的地方,却因各样的商业活动而不得亲近神,失落的就太多了。

其次是这样的环境使人很难清心,也就很难遇见神。主说“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约 4:23),又说“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 神。”(太 5:8)一个前脚刚在市场上讨价还价的人,后脚立马就能清心,就能切换进入祷告的状态实在是很难的,敬拜与祷告的效果势必大打折扣。再说,墙外面的嘈杂,对墙里面敬拜、祷告的人也不会有什么好影响。所以,允许这里发展成为市场,实在是圣殿管理者的失职。

当然,这些买卖与兑换不仅存在着不公与剥削的危险,而且可能成为祭司们贪污腐败、假公济私的诱惑。尽管一开始的用意是好的,但人性的诡诈与败坏使好事变质的例子实在不胜枚举。有些问题刚开始呈现的时候还容易解决,一旦成为习惯,再纠正起来就难了。犹太人注重敬拜的外在形式,严格察验祭牲与银钱是否合格,却忽略了内在敬虔的实质,这是导致这一系列问题的根本原因。

这也提醒教会,尤其是教会领袖应当警醒:必要的礼仪、形式、秩序固然是必要的,但若失去了背后属灵的精意,徒有其表,就非常危险了。我们到底是朝圣客还是旅游者,这两种身份之间的差别可太大了!无论到哪里都要切记:基督徒是天国的朝圣客,却是世界的旅游者。还有,无论教会还是个人,都应当为敬拜、祷告预备尽可能安静的外部环境,以免不必要的分心。比如线上祷告或聚会,由于不需要面对面,就存在分心的诱惑。有时几件事不得不同步进行,但若有条件,还是清心志于一事更好。

还有,我们在主日、去会堂最重要的是什么?弟兄姊妹之间最宝贵的又是什么?生活中各样的买卖固然是不可少的,有时甚至会提供许多便利,但因此而造成敬拜的分心,或者影响到弟兄姊妹之间的关系,可就不仅仅是因小失大了!在合适的时间、地点,以合乎圣徒体统的方式做合宜的事,是教会与弟兄姊妹在当下这个商业无孔不入的时代应当竭力寻求的智慧。

这次洁净圣殿以及不断传讲福音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因为“祭司长和文士与百姓的尊长都想要杀他”。是的,主的受难已不可避免,那个时刻已越来越近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道理非常简单,因为官长们认为主耶稣挑战并威胁了他们的权柄,他们已经不能再容忍下去了。

权柄遭质疑

主耶稣洁净圣殿,不仅出于以上所提到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要借此再次宣告并显明自己弥赛亚的身份,以及作为神的儿子、圣殿之主的权柄,就像骑驴进城时所作的一样。当时,法利赛人就已经非常不满了,要求主“责备你的门徒吧!”现在主洁净圣殿,赶出其中做买卖的人,在祭司长、文士和百姓的尊长(这倒是一个不常见的称谓)看来,这是对他们权柄的公然挑战与蔑视,岂能视而不见呢?于是他们直接找上门来了。

主指责圣殿已经“成为贼窝了”,更令他们怀恨在心。作为律法授权的圣殿管理者与百姓的领袖,祭司长与官长们自认为自己的权柄名正言顺,不容置疑。但属灵的真实却是,圣殿、其中的敬拜以及祭司、官长确实都已经变质,不再合乎神的心意了。他们既然与圣殿的主人、神的儿子为敌,还怎么可能继续持有那神圣的权柄呢?因此,圣殿与圣城受审判、遭撇弃的日子同样不可避免了。

在官长与法利赛人眼中,主耶稣不过是来自加利利的无名之辈,出身犹大支派,跟随他的都是些无知的小民与妇女,在上层社会和拉比中几乎没人承认,这样的人居然也敢自称弥赛亚,真是不自量力!他从哪里获得的权柄呢?除了我们,还有谁能授权给这样的人呢?当他们前来质问主的时候,一定信心满满,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才是有权管理圣殿与百姓的官长。

的确,摩西律法设立了亚伦的后裔为祭司,独享与圣殿敬拜一切相关的权柄与责任,其他支派无人敢于僭越,当年乌西亚王就是因越权献祭而感染大麻风的;利未支派则有权辅助祭司,并教导百姓律法;律法同时明确要求:“你要在耶和华你 神所赐的各城里,按着各支派设立审判官和官长。”(申 16:18)“不可毁谤 神;也不可毁谤你百姓的官长。”(出 22:28)即便是文士和法利赛人,也是得到官长与民间广泛承认的拉比。因此,他们确实有权管理与圣殿有关的宗教事务,讲解律法,治理百姓——但前提必须是他们与神同行。官长们以此为据,认为自己有责任维护信仰的纯正,宗教与社会活动正常的秩序,察验并决定人的言行正确与否。

一个人行事为人的确应当与其身份相称,做事必须具备相应的权柄,越权行事可能引发危险的后果。在当今这个反权威、反体制思潮流行的时代,更应当强调这一点。教会中同样如此,“凡事都要规规矩矩地按着次序行”(林前 14:44),“因为 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林前 14:33)自称“先知”的人不少,但不都是真的;人人都可宣称“有圣灵的感动”,但教会与信徒必须慎思明辨,而不是糊里糊涂地全盘接受。教会章程就是为此而设立的,以便为权柄与秩序提供制度上的保证。非常感恩的是,在我服侍的这近二十年中,守望教会从无到有,制定并颁布了教会章程,也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尽可能照章办事。任何人都不要挑战与蔑视权柄,在教会内造成混乱的人是不可能免于惩罚的,因为“神是轻慢不得的”。作为教会的负责人,确实有责任维护纯正的信仰与正常的秩序。

如此说来,官长们岂不是对的吗?问题出在哪里?就在于忘记了那位颁布律法、设立秩序并授权给他们的神!主耶稣到底是谁?这正是回答这个质疑的关键所在,也是主一系列举动所要宣告与揭示的。如果主仅仅是一个凡人,官长们的质疑就成立。但如果他真是神的儿子呢?那该被质疑的,可就是官长们自己了。

记得有一个幽默段子,说一个人在拉面馆吃面,看见一个大孩子吃的时候进去盛了一大勺肉在碗里,并无人干涉。于是他也跟着进去盛了一勺,老板立马就追了出来,怒斥其行径。此人有些不解,问老板为何如此厚此薄彼?老板回答:“他是我的儿子!”是啊!人家是这饭店的少主人,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因为儿子的身份决定了人家天生就有这个权柄。但作为顾客却不可以,因为你只拥有作为买家应有的权利。

同样,主耶稣是神的儿子,是为以色列人设律法,也是以色列人敬拜的那一位。现在圣殿的主人在自己的家里,难道反而没有权柄了吗?祭司长、文士和长老之所以感到被冒犯,前来质疑,实在是因为“不识庐山真面目”啊!

官长们以为主耶稣必定回答不了他们的责难,因为他们从未授权过,而宣称有来自天上的权柄则是难以察验的。但神的儿子岂是能被挑战、被试探的呢?他的智慧岂是人可以测度的呢?主耶稣并没有正面回答他们,而是反问了一个问题:“约翰的洗礼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这并非有意回避,也不是要转移话题,而是直指问题的要害:耶稣是谁!

施洗约翰是当时百姓公认的先知,尽管官长不愿承认,曾派人前往查问,但也没有敢公开否认。因此,约翰的见证就带着足够的权威,至少不逊于文士与法利赛人的。而施洗约翰见证的核心就是:“有一位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弯腰给他解鞋带也是不配的。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他却要用圣灵给你们施洗。”(可 1:7-8)主耶稣正是约翰所见证的那位后来者,是神的儿子弥赛亚。为此,约翰把自己的门徒送到主那里,并欢喜地预言:“他必兴旺,我必衰微。”(约 3:30)这是当时人人皆知的事,官长们自然也否认不了。

看清了这一点,也就看清了两个问题本质上的相通。如果约翰的权柄从天而来,那么他所预言的主耶稣也一定是从天而来,他宣称自己是神的儿子就不是僭妄,而是必须相信的事实!也因此,祭司长、文士和长老不仅不应当质疑,反而是应当立即俯伏来敬拜这位给予他们权柄的主。

可惜这些人根本不是为追求真理,不是为认识神的儿子而来。他们关心的是自己的利益,是如何维护自己的权柄不受威胁。现在面对主耶稣的反问,他们的思量及回答将这一切显露无疑。祭司长、文士与长老现在发现陷于尴尬的不是主耶稣,而是他们自己。如果他们承认施洗约翰的权柄从天而来,也就必须同样承认主耶稣的权柄从天而来——但这对他们是不可能的,也从未如此打算过。但若不承认——尽管是他们心里真实的想法——却又不敢公开亮明,因为怕百姓拿石头打他们。两头为难啊!于是只好言不由衷地再次装糊涂:“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可悲啊!什么真理啊、诚实啊、谦卑敬畏啊,在面子与一己私利面前统统算不了什么,保住既得利益才是最要紧的,其他的就只好牺牲掉了。

人一旦私心作祟,将自己与自己的利益放在中心,就很难坚持真理了,必定妥协退让。许多人加入“三自”,不论说得多么天花乱坠,背后不过就是为眼前的私利而已,一点都不深奥。我们怕这怕那,许多也不过与官长们背后的思量一样,台面上言不由衷而已。唯有把一切放在祭坛上,把老我钉死在十字架上,才能胜过这一切的诱惑与试探,才能像保罗一样宣告说:“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 3:8)。

主耶稣早就看清了官长们的本相,不打算再向他们传道,于是回答他们:“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做这些事。”双方的接触到此为止,冲突在暗中继续升级。对于一些人来说,恩典的门已经关上了,再没有机会了。但主在受难前还有一些时间继续“教训百姓,讲福音”,因此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恩典的门依旧敞开着,主所拣选的门徒依旧有机会聆听主耶稣的教诲。

最后,我们以大卫在诗篇51篇结尾的一段经文结束今天的证道。当大卫王为自己的罪忏悔时,他深知忧伤痛悔的心,而不是任何祭物才是最重要的——祭司长、文士与长老所失落的,惟愿每个基督徒都能紧紧抓住,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主:

“ 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
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
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赐我乐意的灵扶持我;
我就把你的道指教有过犯的人,罪人必归顺你。
 神啊,你是拯救我的 神,求你救我脱离流人血的罪,我的舌头就高声歌唱你的公义。
主啊,求你使我嘴唇张开,我的口便传扬赞美你的话。
你本不喜爱祭物,若喜爱,我就献上;燔祭你也不喜悦。
 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 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
求你随你的美意善待锡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
那时,你必喜爱公义的祭和燔祭,并全牲的燔祭;那时,人必将公牛献在你坛上。”(诗 51:10-19)

阿们!

在主里纪念所有为主的名争战的教会、牧者和弟兄姊妹们!

求主保守、祝福他自己的守望教会!

阿们!

讲道 >>

  • “这穷寡妇所投的比众人还多” ——2021年9月12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要防备文士——2021年9月5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大卫的子孙——2021年8月2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神乃是活人的神——2021年8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神的物当归给神”——2021年8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这经你们没有读过吗” ——2021年8月8日主日讲章/一琨
  • 奉主名来的王是应当称颂的——2021年7月25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要得国回来——2021年7月18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 ——2021年7月11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大卫的子孙,可怜我们吧——2021年7月4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看哪,我们上耶路撒冷去——2021年6月27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有钱财的人进神的国是何等的难哪!——2021年6月2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2021年6月13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义人和罪人的祷告——2021年6月6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常常祷告,不可灰心——2021年5月30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神的国几时来到?——2021年5月23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那九个在哪里呢?”——2021年5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理所当然的侍奉——2021年5月9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信心无问多少——2021年5月2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绊倒人与饶恕人——2021年4月25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财主与拉撒路——2021年4月18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凡休妻另娶的,就是犯奸淫”——2021年4月11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2021年4月4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一个仆人不能侍奉两个主——2021年3月28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在最小的事上忠心——2021年3月2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2021年3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直到找着为止——2021年3月7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你们是世上的盐——2021年2月28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2021年2月2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在神国里吃饭的有福了”——2021年2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法利赛人首领的饭局——2021年2月7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我必须前行——2021年1月3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你们要努力进窄门”——2021年1月2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神的国拿什么来比较呢?——2021年1月17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耶稣看见”——2021年1月10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靠着神的恩典更新——2021年1月3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2020年12月27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2020年12月2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我是何等迫切呢?”——2020年12月13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想不到时人子就来了——2020年12月6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不要忧虑——2020年11月2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无知的人哪——2020年11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不要惧怕”——2020年11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你们要防备法利赛人的酵”——2020年11月8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好像明光照耀——2020年11月1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听神之道而遵守的人有福了——2020年10月25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不与我相合的——2020年10月18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2020年10月11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主祷文:在地如天 ——2020年10月4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但不可少的只有一件——2020年9月27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去照样行吧——2020年9月2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你的美意本是如此”——2020年9月13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天国使者的入职指南——2020年9月6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你们的心如何——2020年8月30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谁将为大——2020年8月23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人子将要被交在人手里”——2020年8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他的面貌就改变了——2020年8月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若有人要跟从我——2020年8月2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你们给他们吃吧——2020年7月2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又差遣他们去——2020年7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来俯伏在耶稣脚前——2020年7月12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至高神的儿子耶稣”——2020年7月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祂到底是谁?——2020年6月28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我的母亲、我的弟兄——2020年6月2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人点灯乃是放在灯台上——2020年6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撒种的比喻——2020年6月7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这两个人哪一个更爱他呢?——2020年5月31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他比先知大多了——2020年5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主看见那寡妇,就怜悯她”——2020年5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百夫长令耶稣希奇的信心——2020年5月10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磐石上的智慧人生——2020年5月3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不要论断人——2020年4月2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2020年4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2020年4月12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福祸为人子——2020年4月5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拣选十二使徒——2020年3月2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人子是安息日的主——2020年3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新酒必须装在新皮袋里”——2020年3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喝——2020年3月8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把瘫子抬到耶稣面前——2020年3月1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我肯,你洁净了吧!——2020年2月2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要得人了——2020年2月16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因为祂的话里有权柄”——2020年2月9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传福音给贫穷的人——2020年2月2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侍奉他——2020年1月2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是我的爱子——2020年1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我就是给祂解鞋带也不配”——2020年1月12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当以我父的事为念——2020年1月5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你的救恩——2019年12月2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荣耀归与神——2019年12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2019年12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他的作为与古时一样——2019年12月8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惟义人必因信得生——2019年12月1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为何看着不理呢?——2019年11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弃你作王”——2019年11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拆毁有时,重建有望——2019年11月10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末代四王——2019年11月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在耶和华殿里得了律法书——2019年10月27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年——2019年10月20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全部 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