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神没有咒诅的,我焉能咒诅?”——2023年11月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经文:【民23:1】 巴兰对巴勒说,你在这里给我筑七座坛,为我预备七只公牛,七只公羊。【民23:2】 巴勒照巴兰的话行了。巴勒和巴兰在每座坛上献一只公牛,一只公羊。【民23:3】 巴兰对巴勒说,你站在你的燔祭旁边,我且往前去,或者耶和华来迎见我。他指示我什么,我必告诉你。于是巴兰上一净光的高处。【民23:4】 神迎见巴兰。巴兰说,我预备了七座坛,在每座坛上献了一只公牛,一只公羊。【民23:5】 耶和华将话传给巴兰,又说,你回到巴勒那里,要如此如此说。【民23:6】 他就回到巴勒那里,见他同摩押的使臣都站在燔祭旁边。【民23:7】 巴兰便题起诗歌说,巴勒引我出亚兰,摩押王引我出东山,说,来阿,为我咒诅雅各。来阿,怒骂以色列。【民23:8】 神没有咒诅的,我焉能咒诅,耶和华没有怒骂的,我焉能怒骂,【民23:9】 我从高峰看他,从小山望他。这是独居的民,不列在万民中。【民23:10】 谁能数点雅各的尘土,谁能计算以色列的四分之一,我愿如义人之死而死。我愿如义人之终而终。【民23:11】 巴勒对巴兰说,你向我作的是什么事呢?我领你来咒诅我的仇敌,不料,你竟为他们祝福。【民23:12】 他回答说,耶和华传给我的话,我能不谨慎传说吗?
【民23:13】 巴勒说,求你同我往别处去,在那里可以看见他们。你不能全看见,只能看见他们边界上的人。在那里要为我咒诅他们。【民23:14】 于是领巴兰到了琐腓田,上了毗斯迦山顶,筑了七座坛。每座坛上献一只公牛,一只公羊。【民23:15】 巴兰对巴勒说,你站在这燔祭旁边,等我往那边去迎见耶和华。【民23:16】 耶和华临到巴兰那里,将话传给他。又说,你回到巴勒那里,要如此如此说。【民23:17】 他就回到巴勒那里,见他站在燔祭旁边。摩押的使臣也和他在一处。巴勒问他说,耶和华说了什么话呢?【民23:18】 巴兰就题诗歌说,巴勒,你起来听。西拨的儿子,你听我言。【民23:19】 神非人,必不致说谎,也非人子,必不致后悔。他说话岂不照着行呢?他发言岂不要成就呢?【民23:20】 我奉命祝福。神也曾赐福,此事我不能翻转。【民23:21】 他未见雅各中有罪孽,也未见以色列中有奸恶。耶和华他的神和他同在。有欢呼王的声音在他们中间。【民23:22】 神领他们出埃及。他们似乎有野牛之力。【民23:23】 断没有法术可以害雅各,也没有占卜可以害以色列。现在必有人论及雅各,就是论及以色列说,神为他行了何等的大事。【民23:24】 这民起来,仿佛母狮,挺身,好像公狮,未曾吃野食,未曾喝被伤者之血,决不躺卧。
【民23:25】 巴勒对巴兰说,你一点不要咒诅他们,也不要为他们祝福。【民23:26】 巴兰回答巴勒说,我岂不是告诉你说凡耶和华所说的,我必须遵行吗?【民23:27】 巴勒对巴兰说,来吧,我领你往别处去,或者神喜欢你在那里为我咒诅他们。【民23:28】 巴勒就领巴兰到那下望旷野的毗珥山顶上。【民23:29】 巴兰对巴勒说,你在这里为我筑七座坛,又在这里为我预备七只公牛,七只公羊。【民23:30】 巴勒就照巴兰的话行,在每座坛上献一只公牛,一只公羊。

二十二到二十五章是第二代以色列人战胜了亚摩利王西宏和巴珊王噩之后,来到摩押平原耶利哥城对面安营时所发生与巴兰有关的故事。二十二章是发生在巴兰家里的事,二十三二十四这两章,记录了巴兰在巴勒面前四次为以色列人预言和祝福。// 前三章的事情都是在以色列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今天分享二十三章,主要内容是巴兰在巴勒面前两次为以色列人祝福事件的记录。但我们要留意的是,祝福是这个事件的结果,而非巴勒请巴兰来的目的,也非巴兰的本意。巴兰和巴勒两人在以色列营外不同地点多次筑坛献祭是为了咒诅以色列人,但神却让巴兰必须祝福。因此,这个结果是巴勒和巴兰两人都很不满意的,但他们却不得不接受。特别是对巴兰来说,他明知耶和华的心意是不喜悦他来,但他却为了钱执意要来。于是神就允许了,神虽然允许了,却不是要成就他的心思,反而是要藉着人的贪心、悖逆的犯罪之举,来成就神的工作。神允许巴兰到巴勒这里来,允许他们献祭,却不允许他们咒诅以色列人,而是要藉着巴兰和巴勒将上帝在以色列人身上的工作向迦南外邦的各族宣告出来。因为耶和华不单是以色列人的神,祂也是全地之主,(不管人是不是认识耶和华,愿不愿意顺服祂,世人都在上帝的权柄之下)。耶和华可以在以色列人中拣选人作先知,向以色列人讲话;耶和华也可以使用外邦的术士作为祂话语的出口,向外邦人讲话。耶和华不但告诉以色列人要进入迦南得应许之地,而且耶和华也要事先告诉迦南各族以色列人要作的事是出于祂的旨意。

所以,这一章的主题可以称为神的权能和恩典(对以色列及对外邦人),我们会从三个方面来分享这一章的经文,一,巴兰的宣告。二,巴勒的失望。三,两次神谕的内容。

巴兰不得不祝福

巴兰的诡诈

巴兰到了巴勒这里,就让巴勒为他筑七座坛。七座坛可能是当时最高等级祭坛的规格;每座坛献一头公牛和一只公羊,所献祭牲也是最高级别的祭牲;而且献为燔祭,就是祭牲全部烧在祭坛上,一点都不留下,表达了献祭者最大的心愿。我们知道巴勒请巴兰来是要让他咒诅以色列人的,而巴兰在作筑坛献祭这些事的时候并没有对巴勒说,我来是要祝福以色列人的。巴兰什么都没有说,一来就让巴勒开始筑坛,作各种预备。在巴勒看来,这些事自然就是为咒诅以色列人而准备的。所以,在巴勒眼中,巴兰让他布置如此隆重的作法仪式,祭坛、祭牲、燔祭这三个方面无一不显出了巴兰要咒诅以色列人的尽心竭力和高超的专业素养。所以,巴勒此刻的内心是满意和高兴的,觉得不枉他几次礼贤下士,虽然承诺给的钱有点多,但这钱花的值。

但在巴兰来之前,上帝就已经对他说了“你不可同他们去,也不可咒诅那民,因为那民是蒙福的”(民二十二12)。巴兰很清楚耶和华的旨意是什么。但他还是来了,并且还在巴勒面前摆出了全力以赴行法术要对付以色列人的样子。这就显出了巴兰内心的诡诈。第一,这诡诈是向着巴勒的。巴兰因为贪心,无论如何都要到巴勒面前来走一遭,咒诅他确实不敢(或者说他没有把握),但万一能用模棱两可的话糊弄过去了,说不定也能得着巴勒所承诺的卦金。最起码,他来了就不至于太得罪巴勒。第二,这诡诈是向着耶和华神的。其实,巴兰如此郑重其事地筑坛献祭,作法求问,并非是完全在应付或欺骗巴勒。巴兰内心也未尝不是带有一种再次试探耶和华的想法。巴兰在家的时候,第一次求问就知道耶和华神的旨意,但他却又去问第二次,被驴拦阻之后竟然还是决定要来,可见巴兰内心对于巴勒所给的卦金志在必得的贪婪之心到了何等程度。(从属灵上来说,这是典型的要钱不要命)。谁都知道,他自己也知道,只要他来见巴勒,不管他心里怎么想的,他这就是要拂逆神明的意思。所以,这种心态下的巴兰在巴勒面前所行的法术仪式就不是惺惺作态,而是尝试弄假成真。他表面上是在欺哄巴勒(明知神旨不许咒诅以色列人,依然还在巴勒面前做法),实际上,他是要试探耶和华神。在巴兰想来,我让巴勒摆下这么大的阵仗,如此的隆重,献上了最昂贵的祭牲,耶和华或许就被改变了呢?巴兰觉得,多次献祭,多次求问,说不定哪一次耶和华就看在他如此锲而不舍和心志坚定的份上,允许他去咒诅以色列人了呢?从他选择来到这里,并吩咐筑坛献祭,以及后面多次尝试,都可以看出来,巴兰是一心要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始终在寻找一丝可以咒诅以色列人的缝隙,也一直找耶和华允许他咒诅的机会。// 可能在巴兰看来,耶和华之所以庇护以色列人,还不是看在以色列人给祂的献祭和香火的份上,以色列人能给的,我也能给,而且我还能给的比以色列人更多,更好,我看起来更加虔诚,所以耶和华或许会因看重我而舍弃了以色列人呢?甚至,可能在巴兰的想法中,耶和华多次拦阻我发财,我还是如此尊重和谦卑地敬奉耶和华,我对耶和华已经够意思了。

我们看到,其实对于巴兰来说,他在家、在巴勒面前多次到耶和华面前来求问,并不是真心要知道耶和华的旨意。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来求问,其实是他对神明(他认为耶和华也是诸多神明中的某一位)的一种催促:我再问你一次,允许不允许我咒诅以色列人?祭我也献了,谦卑寻求我也表达了,我们各取所需,你要的我都给你了,我要的你也该给我了吧。巴兰不敢表面上翻脸,一方面他作为专业通灵人士,真知道灵界有超自然的力量,他不敢得罪,怕给自己招致今世的祸患;另一方面,这也是他作为高水平专业人士的一种体现,或者说这就是其工作的一种方式:就是不管心里怎样,表面上对神明一定得显出恭敬来。在巴兰眼中,神明是需要驯服的,驯服是需要耐心和过程的。再怎么说,神明有超然能力,怎么小心谨慎和忍耐都是应该的。但实际上,其内心对神明是一种掌控和利用的心态。// 在巴兰眼里,神明固然有些超自然的能力,令人畏惧,但是总体上神明只不过是他手里谋生的资源,是他牟利的工具而已。

巴兰的求问

巴兰离开巴勒独自前去求问神,这是术士最为常用的方式,关键和重要环节只能术士一人去进行,其他人不能参与,甚至有的都不能看见。可能巴兰会进行一些术士独有的法术仪式,比如用刀刺身,比如口里念诵一些法术词语,或者披头散发让自己进入到某种恍惚的状态,等等。不管怎么样,神却的确给了巴兰话语。我们该如何理解巴兰在这种情况下还真遇见了耶和华神向他显现呢?

这里我们要留意一个短语,“神迎见巴兰”。这个短语就表明,巴兰能听见耶和华对他说话,是耶和华主动施恩给他的作为,是神选择去迎见巴兰。这不是巴兰行法术的有效,不是他平日用在外邦偶像身上的仪式和操作,也可以操控和影响耶和华。耶和华不是因为巴兰的作法,被迫来见他,向他说话。神若是想要向巴兰说话,不用通过巴兰作任何方式的法术。(下一章巴兰领受耶和华的话语就是神直接藉着他讲话了)。巴兰无论怎样作法,神若是不想对其说话,他也听不见神的声音。巴兰-巴勒二人的筑坛献祭作法是神所允许的。考虑到有限的罪人对灵界的认知,上帝就是“迁就”他们,藉着他们的法术仪式来向巴兰说话。如果此时巴兰什么都不做,见了巴勒直接就说,耶和华如此说,巴勒很可能会怀疑这人是否是为了钱随意说的。巴兰藉着如此隆重的仪式所得来的话语,对于巴勒来说更具可信性。

所以,不是巴兰通过行法术面见了耶和华,而是耶和华主动要藉着巴兰讲话,就使用了这个法术过程。// 这就是上帝使用巴兰的方式。神的智慧和方式超越人的有限,祂随己意行作万事。虽然巴兰用了对待异教神明的方式来求问,但耶和华神也选择在这种境况中向他说话。耶和华有办法让巴兰开始认识到耶和华与他过去打交道的任何外邦偶像神明都不同。

巴兰的宣告

巴兰为何听从耶和华的话

巴兰听见了上帝让他讲的话,他也如实将所听见的向着巴勒宣讲了。我们可能会想巴兰还算敬畏耶和华,没有撒谎说什么也没听见,没有歪曲,更没有胡编乱造。如果没有上帝的保守,人性之恶保不准为了钱真敢这么作。其实,从巴兰的内心来说,他巴不得听见咒诅色列人的话。这样,他就可以在不得罪神明的情况下顺利地得着丰厚的卦金和尊崇。但耶和华神却再次清楚地向他启示了关于以色列人的话语,他在各种自我的衡量之下只能无奈地照实宣告。

这也不是一个人经过了和自我争战之后决定顺服耶和华的敬虔。巴兰跟以色列人的先知,以赛亚、耶利米或约拿等人不同。(巴兰从某个意义上的确可以被称为先知,因为上帝确实对他讲话了,确实使用他藉着他的口向迦南外邦各族讲话。可以把巴兰看为是被上帝使用向外邦讲话的先知。但他并非像以色列的先知那样是单单侍奉耶和华,巴兰对各族神明都挺“尊敬”的,耶和华只是他“侍奉”的众神之一)。巴兰的“忠诚”主要是一种利益权衡之后的抉择。因为通灵是巴兰的职业,他是靠着神明来谋生的,他不想也不太敢得罪神明,至少表面上不能得罪,这是他的饭碗。// 就像新约执事腓利在撒玛利亚所遇见的行邪术的西门,他看起来也渴慕福音,整天跟着腓利,也很羡慕彼得约翰的属灵权柄,但是他却是想用钱来买。

当然,从上帝主权的角度,此刻神的灵在巴兰身上有人所不知的护理和引导的工作,使得他选择如实宣告耶和华的话。// 恶人也在神的手中被神使用。

巴兰的真实内在

巴兰的内心是纠结的。一方面,对于神,巴兰知道他来就已经表明了他的心不正,他怕惹怒耶和华,于是就为自己开脱。另一方面,对于巴勒,巴兰也知道听见祝福的话巴勒会不高兴,他也要向巴勒表明,祝福以色列人也不是他的本意,他也不想祝福以色列人,他倒是想配合巴勒咒诅以色列好拿到钱,但是耶和华神真的说话了,他不得不照实说。

第一次祝福宣告时,巴兰还特地做了一个说明“巴勒引我出亚兰,摩押王引我出东山”,这话没错,的确是巴勒去请的他,但他是可以拒绝不来的,是他因为想要丰厚的卦金,自己决定来的。但巴兰这么说,是想要表达,他来到这里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无论他说的是什么,都不是出于他。所以,这是巴兰中立立场的声明。他也担心巴勒请他来咒诅以色列人,他就来了,虽然他照实宣告了祝福的话,他还是有点担心耶和华向他发怒。实际上,在这场属灵争战中并没有什么中立立场,或许巴兰觉得自己跟以色列人没有个人恩怨,不像巴勒是因为恐惧而仇恨以色列人。实际上,巴兰是因为贪心而仇恨以色列人。他和巴勒一样。巴勒是因恐惧而想要咒诅以色列人,巴兰是因贪心来咒诅以色列人。// 这有点像是杀手,谁给钱就照谁的指定去杀人,杀手觉得跟被杀之人并无个人恩怨,甚至可能杀手在动手的时候心里还很不忍,很难过。但是这并不表明杀手是在从事一个道德中立的工作,他不能说我只是为了钱做事,所以你死跟我无关,要恨就恨雇佣我的人吧。这是自欺,虽然是别人指示你,花钱让你来的,但是你就是凶手之一。单纯为钱做事就是罪。何况为钱杀人更是大罪。

而且,巴兰紧接着又说,“神没有咒诅的,我焉能咒诅,耶和华没有怒骂的,我焉能怒骂”,这话让人听来好像觉得巴兰还是挺顺服耶和华的,神不让他咒诅他就不敢咒诅,神让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从现象上看,的确如此。不管出于什么考虑,巴兰的意志臣服在了上帝之下,他没有公然违抗,比如隐瞒,或扭曲,编造等。他这么说是为了给巴勒的不满先做一点预防,他知道巴勒想要咒诅以色列人,他却不得不说祝福以色列人的话,他要告诉巴勒他是身不由己,他行法术时听见了什么就说什么。他第二次祝福宣告的时候再次说“我奉命祝福。神也曾赐福,此事我不能翻转”,巴兰向巴勒强调他所说的都是他从耶和华那里听来的。跟巴兰个人无关。言下之意,你如果不满就对耶和华不满吧,别对着我发火,我是真想帮你的,因为帮你我才能拿到钱。// 其实,巴兰对巴勒三次献祭的配合和执行,也间接表达了巴兰在为有可能咒诅以色列人而努力。我们不知道巴兰是否知道五百年以前上帝曾给亚伯拉罕的应许“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创十二3)。这话正应验在了巴兰的身上,虽然他在巴勒面前四次都宣告了上帝的谕旨,没有咒诅以色列人。但是他内心却是为了钱非常想咒诅以色列人,以至于后来他在四次祝福宣告之后,私底下给巴勒出了一个陷害以色列人的恶计,他如愿以偿地拿到了钱,但也因此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巴兰对耶和华的进一步认识

神对巴兰的使用,其实也是对巴兰的恩待。一,拦阻他咒诅以色列人,免得他被咒诅。二,多次忍耐他献祭的行为,显出神对他和巴勒的宽容。三,反而还对他讲话,让他知道上帝的旨意。

在巴兰的眼中,耶和华神和他所“侍奉或利用”的其他迦南各族神明没有什么两样。神明都是可以交易,可以操纵的,可以以某种方式改变的。为要让神明照着人的心意行事,若献上一只公牛神明拒绝了,没关系,再献一只公牛就可以了,若还不行,狠狠心献上自己的儿子作为燔祭,神明可能就被扭转了,只是付出的代价大小不同罢了。就像有人论到人性的不可靠时所说,很多人之所以坚持良知,是因为收买的价码还不够高。在巴兰看来,神明也是唯利是图的,只要投其所好,总能让神明伏在人的意志和想法之下。巴兰却在面对耶和华神的时候,第一次觉得无计可施。不是他掌控神,而是神掌控他。

所以,耶和华神也藉着在他身上的这些恩待的工作,给他有认识真神的机会。其实,巴兰在第二次不得不祝福以色列人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认识到耶和华神与他过去所知道的异教偶像大不相同。因为他第二次宣告祝福的时候,先说到“神非人,必不致说谎,也非人子,必不致后悔。他说话岂不照着行呢?他发言岂不要成就呢?”。巴兰意识到,耶和华神不是似是而非的,不是忽左忽右、喜怒无常的。巴勒和巴兰之所以不断尝试,多次转换地点,一方面是他们想要咒诅以色列人的强烈决心(一个想要消除隐患,一个想要拿到钱),另一方面也表明这是他们熟悉的应对外邦偶像的方式,偶像的神谕往往是不可琢磨反复无常的,今天这样,明天就那样,神明的旨意是可以被改变,可以被贿赂的。你出价高,他们就违背昨天对另一个人的承诺。外邦偶像毫无道德可言。他们觉得多试几次说不定就可以了呢。但是,耶和华神却非如此,祂是公义圣洁,信实良善的。祂言出必行,说有就有,命立就立。祂是真神。// 人敬拜信服谁,就会照着谁的样式来行事。感谢神,祂把我们从贪婪、谎言和恐惧的黑暗蒙蔽中解救了出来,让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

巴勒不得不接受

巴兰在这个献祭仪式的过程扮演了一个外表听话,内心不甘的角色。我们要来思想,请巴兰来作这事的摩押王巴勒在这个过程中是什么样的呢?

巴勒的三次尝试

当巴勒看到巴兰竟然祝福以色列人时,他一开始忍耐,然后不满,再后来就很生气。因为,巴兰作的事和说的话,对巴勒来说反差很大。他一开始对巴兰满怀希望,不料巴兰却给了他一个完全相反的结果。但巴勒愿意再次给巴兰一次机会来咒诅以色列人。只是要求巴兰换一个地方筑坛献祭作法。或许巴勒认为之所以第一次耶和华不允许巴兰咒诅以色列人,是因为耶和华就在以色列当中,巴兰距离以色列人太近,所以就受到了耶和华神的压制,如果离得远一点,耶和华的影响力或许就覆盖不到巴兰了,这个时候巴兰就可以咒诅以色列了。由此可见巴勒和巴兰一样,也是把耶和华看为是和迦南各族所拜偶像类似的神明。而偶像神明一般都有其特定的辖区,有其特定的势力范围的。比如,后来以色列人和亚兰打仗的时候,“亚兰王的臣仆对亚兰王说,以色列人的神是山神,所以他们胜过我们。但在平原与他们打仗,我们必定得胜”(王上二十23)。

换了个远一点的地方,第二次,巴勒还是听到了巴兰宣告了祝福以色列人的话,这个时候巴勒就表达了他的不满,他对巴兰说“你一点不要咒诅他们,也不要为他们祝福”。巴勒是在抱怨和提要求,我请你来是要咒诅以色列人,你非但不咒诅,反倒祝福他们,我可以接受你不咒诅以色列人,但是最起码也请你不要祝福以色列了。其实巴勒的意思是,我只想听到对以色列人咒诅的话,如果你领受的是祝福的话,就请你不要说出来,你什么都不说,也比说祝福以色列人的话要好。然后,巴勒就想换个再远一点的地方,最后一次尝试咒诅以色列人。// 面对巴勒的不满,巴兰却一再声明说,我从来就没有承诺过一定会咒诅以色列人,反而巴兰在来之前就跟巴勒说明了“我已经到你这里来了。现在我岂能擅自说什么呢?神将什么话传给我,我就说什么”(民二十二38)。但巴兰的来到确实给了巴勒盼望,但巴兰的宣告却又让巴勒的盼望落了空。巴勒有一个从盼望,不满,生气,绝望的过程。

巴勒的愚钝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来思想巴勒的愚钝。巴勒的愚钝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就是照着自己的恐惧来决定咒诅以色列人。他看见了以色列人行在亚摩利人和巴珊人身上的事,兔死狐悲,他怕以色列人接下来就会攻打他,灭绝他。从世人的角度,他有理由担心以色列人会这么来待他,虽然以色列人并没有向他显出攻击的迹象。但是作为一国首领,未雨绸缪,为国民的安危早做准备,甚至先下手为强,从属世生存的策略来说都是无可厚非的。而且巴勒看到,直接上战场对抗是胜不了的,就想出在暗处以咒诅的方式来攻击,(这场争战在以色列人毫不知情、无所察觉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其实,巴勒和巴兰的咒诅就象征着今日我们所面对可见争战中我们所看不见、不知晓层面上的激烈争战)。所以,对于以色列人来说,他们所面对的每一个争战都是属灵争战,只不过在现实中藉着巴勒和巴兰所行的呈现了出来。巴勒在这个争战的过程中,就扮演了一个被撒旦利用他的恐惧来攻击以色列人的发起者。 他的恐惧虽然在人的层面上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事实上以色列人本就不会攻击他。因为上帝考虑到摩押人是罗得的后裔,罗得是亚伯拉罕的侄子,基于这层亲属关系,以及过去罗得也曾认识耶和华,所以,上帝不允许以色列人主动去攻击和灭绝摩押人和亚扪人,就是约沙法在面对摩押人、亚扪人、米乌尼人,还有亚兰和以东人的攻击时,因惧怕就宣告犹大全体禁食,他自己站在圣殿祷告的时候说的“从前以色列人出埃及地的时候,你不容以色列人侵犯亚扪人,摩押人,和西珥山人,以色列人就离开他们,不灭绝他们”(代下二十10)。以色列人在迦南地上的攻占行动,不是一个属世的部落和部落,一国对一国的普通战争,这是圣战,以色列人其实是在执行上帝审判的命令。就是神曾对亚伯拉罕所说的“到了第四代,他们必回到此地,因为亚摩利人的罪孽还没有满盈”(创十五16))。

但是,巴勒却并不知道上帝曾这样吩咐过以色列人。他根据属世生存的惯例来看待以色列人,从属世的角度来解读以色列人在亚摩利人和巴珊人身上的得胜,因此他里面充满了恐惧。所以,他看以色列人为自己的敌人。但正如巴兰所宣告的,以色列人不同于地上的万族,他们是独居的民,是属耶和华的,是独特的。以色列人不是一个毫无理性的战斗民族,因为自己强大,四处征战,他面前有谁,他就扑上去灭谁。实际上,照他们自己的本意,连出埃及他们都不是那么乐意,三十年前上帝让他们去攻占迦南他们都不愿意上去。所以,从属灵上,以色列人争战的对象都是特定的,都是上帝为之选定的,不是随意的。以色列人所进行的争战都是圣战,本质上都是属灵战争。// 就像新约的时候主耶稣所宣告的,我的国不属这世界。今日基督徒同样并不是想要在地上为自己谋求什么今生的、政治的、属地的利益。但是,世人常把基督信仰看为是一个威胁,看为是自己的敌人,因此就常攻击和逼迫教会。

就是巴勒三次尝试咒诅以色列人。这三次尝试一方面显出了他对耶和华的不认识,另一方面显出了他的悖逆执着。其实,三次转化地点,巴兰所说的都是祝福的话。这应该让巴勒意识到他之前对于神明的认识不能套用在耶和华的身上。他已经看见了,这位神不受地域空间的影响,远近都一样,到哪儿巴兰都在耶和华的手中。而且,他也看见了这位神并不受人的影响,不管他和巴兰作什么,耶和华的旨意并不改变。巴勒已经清楚地看到,咒诅以色列人是行不通的,巴兰已经是最高等级的术士了。透过这个过程,巴勒至少应该知道,耶和华神的确是不同寻常,不可胜过的。因此,以色列人也是不可胜过的。从军事到属灵,他都对付不了以色列人。// 或许巴勒在这个过程中除了生气,也开始所有惧怕。他原本惧怕以色列人来攻击他,现在从属灵层面上连咒诅以色列人都不行,他有了新的惧怕。

巴勒的信仰遗失和上帝的恩惠

上帝也没有要求巴勒必须有多么敬虔的属灵看见,必须知道以色列人不会敌对他。只要他还顾念过去祖上和以色列人的关系,派人人以和平的方式沟通,就会有另一个不同的结果。面对以色列人,合乎神的心意的抉择不是像以东人那样的直接敌对,也不是像亚摩利人那样的主动攻击,也不是像摩押人现在这样用咒诅的阴招,而是主动去跟以色列人沟通,表达友好与和睦。因此,作为首领的巴勒,他的属灵愚钝所做出的错误判断,会给自己的臣民带来灾祸。而惟有有了属灵的眼光和看见,才能做出真正智慧的决策,才能给所管辖的臣民带来益处。

巴勒作为摩押人的首领,虽然此时跟迦南地上的外邦各族毫无两样,也拜偶像,也不认识耶和华,也对以色列人带有敌意。但是,摩押人却跟以色列人祖上是有关联的。摩押人和亚扪人的祖先是罗得,而罗得是亚伯拉罕的侄子,和亚伯拉罕一同出了吾珥,甚至亚伯拉罕一开始把罗得当成养子来看待,想让罗得继承自己的家业。只是,罗得灵性不好,贪爱世俗,一开始为了牧场和亚伯拉罕争执,后来为了生活的舒适就挪移到了所多玛和俄摩拉城里。虽然罗得的灵性不够好,对家庭也没有产生太大的属灵影响,但是因为他还一直持守对耶和华神的信仰,所以在所多玛俄摩拉被毁灭的时候,神还将他和两个女儿救了出来。而罗得的两个女儿因为生活在所多玛她们受所多玛的影响大过罗得对她们的影响,她们不认识耶和华。因此乱伦生下了摩押和亚扪。但到了巴勒这里,罗得身上认识耶和华的属灵传承已经完全消失殆尽,荡然无存了。巴勒在属灵上是一个完全无知的人。因此,他只能照着世人的思路和视角来评估他们所面对的以色列人,来决策该怎么来应对。

即使这样,上帝因为罗得的缘故也对摩押和亚扪有超出迦南地上其他各族的恩典存留,一方面,很早就告诉以色列人,在攻占迦南的过程中不可以对以东,摩押和亚扪动手,不可以灭绝他们。另一方面,竟然能还藉着摩押对以色列的咒诅来恩待摩押人。巴勒和巴兰是要咒诅,但是上帝却是要祝福,不但要祝福以色列人,其实也是对巴勒和巴兰的祝福。摩押人听见了神藉巴兰所说关于以色列人的话语,我们不知道这次事件之后巴勒是否会在属灵上重新认识耶和华。但是上帝给摩押的恩典却一直在,比如以色列人进迦南之后,曾有摩押女子路德嫁入拿俄米家,还加入以色列人,还成为了大卫的祖先,也成为主耶稣肉身的祖先埋下了伏笔。我们看到了,即使几百年之后摩押已经完全丢失了其祖先的信仰,已经完全是一个异教信仰的群体了,上帝因为罗得的缘故还在历史中施恩给他们。罗得远称不上敬虔,爱神,但是他在所多玛依然持守了信仰的底线,没有放弃对耶和华神的信仰,就因为这一点点的敬虔持守,神就救他,并施恩给他的后裔。这正的应验了十诫所说的“爱我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发慈爱,直到千代”(出二十6)。// 今天依然如此,我们不管在哪个方面有对上帝的信仰持守,就会有相应从神来祝福和恩典,会惠及到很多代,在我们所不知晓的层面。

对以色列人的两次祝福

我们来看一下巴兰两次所领受的祝福话语的具体内容。// 这几章对巴兰事件的记叙,其实是一个激烈的属灵争战的过程。虽然结局是令人高兴的,这只是因为耶和华的大能胜过人性和灵界的一切邪恶力量,神可以藉着一个被恐惧和仇恨所蒙蔽的君王,一个贪婪的术士,一次次的异教献祭仪式,将祂的旨意发表出来。祂是独行奇事的神,是为以色列人争战的神。耶和华在以色列人所不知晓的领域里,为自己的百姓争战,并且大大得胜。

第一次:这是独居的民

巴兰第一次从耶和华那里所得谕旨主要关于以色列人两个方面的信息,一,以色列人身份的特殊性;二,以色列人数众多。三,附带他还表达了对于以色列人的羡慕。

以色列人身份的特殊性。就是巴兰所说“这是独居的民,不列在万民中”。以色列人虽然也是罪人,在各个方面都与地上的万国各族无异,但是,他们身上有一个其他族裔都没有的特殊之处,那就是神拣选了他们,在人类历史中承担特殊的使命,在神手中被特别使用。他们的与众不同,全在乎上帝在他们身上的作为。他们虽然为罪人,却是被上帝从万民中分别出来的。因为上帝拣选的恩典,他们是被选中的一个群体,所以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历史,都将与地上的众民不同。上帝在历史中,特别赐福给这个族群,向他们显现,并要藉着他们向普世万国施恩。所以,后面摩西在申命记中论到以色列人在上帝面前所蒙的恩典时说“哪一大国的人有神与他们相近,像耶和华我们的神,在我们求告他的时候与我们相近呢?又哪一大国有这样公义的律例典章,像我今日在你们面前所陈明的这一切律法呢?”(申四7-8)。这不是以色列人在万民中自己有多么特殊,有什么被神看重和欣赏的地方,而是单单因为上帝凭着自己的智慧和主权拣选了他们,上帝愿意亲近他们,跟他们无关,是上帝主动乐意地要恩待他们。就像摩西所说的“你归耶和华你神为圣洁的民。耶和华你神从地上的万民中拣选你,特作自己的子民。耶和华专爱你们,拣选你们,并非因你们的人数多于别民,原来你们的人数在万民中是最少的。只因耶和华爱你们,又因要守他向你们列祖所起的誓,就用大能的手领你们出来,从为奴之家救赎你们脱离埃及王法老的手。所以,你要知道耶和华你的神,他是神,是信实的神。向爱他,守他诫命的人守约,施慈爱,直到千代”(申七6-9)。// 这话同样可以用在今日基督徒身上,哪个人像基督徒这样有神与他们相近,将祂独生的儿子赐给他们,在十字架上替我们受死,并且赐圣灵给我们,让我们得以明白圣经真道,在基督里可以认识至高神,并有将来身体复活的盼望和永生福分的应许?(当然,如果人们觉得灵魂得救,身体复活,将来的福分,这些都太虚无缥缈了,都不如眼前能看见,能摸到的实际生活中的好处重要,那么人们也就不会那么羡慕和看重神在基督里所赐的宝贵救赎恩典了)。

耶和华神藉着一个外邦术士的口向迦南各族宣告了以色列人是被耶和华神所拣选的,是耶和华所爱的,是属于耶和华的。因此,与以色列人为敌,就是以耶和华神为敌。

以色列人人数如此众多的原因。巴兰另一个宣告的要点就是以色列人人数的众多,“谁能数点雅各的尘土,谁能计算以色列的四分之一”。这是其实提到了神当初给亚伯拉罕的应许。以色列人被迦南人称为是希伯来人,就是从河那边来的人。这主要是指亚伯拉罕是越过幼发拉底河迁移过来的。当年亚伯拉罕出吾珥的时候,只有他和撒拉夫妻两人,带着侄子罗得,和一众仆人。严格来说,亚伯拉罕是没有儿女没有后代的,而且他们都已经年纪老迈,不能生育了。在人看来,这人只要一死,他在地上的家产就归了别人,他的名号也就从地上消失了。但上帝却给他有应许说“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创十二2),“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你子孙必得着仇敌的城门”(创二十二17)。从应许之子以撒开始到现在,经过约五百年之后,以色列人已经成为了一个有两百万人口的大族,上帝对亚伯拉罕所应许的多如天上的星海边的沙那样多的后裔子孙已经成就了。以色列人是上帝所拣选的,但是并非是他们成为了大族之后才拣选了他们,而是在他们祖先一个后裔都没有的时候就拣选了他们,他们如今的众多人口就是上帝大能恩典的体现。以色列人的存在本身就是上帝大能作为的证据,“你的后裔必像地上的尘沙那样多,必向东西南北开展。地上万族必因你和你的后裔得福”(创二十八14)。

所以,巴兰在第一个谕旨宣告的最后,还表达了他自己对于能作为一个以色列人如此蒙耶和华眷顾的羡慕。所以他说“我愿如义人之死而死。我愿如义人之终而终”,意思是,能成为神的子民,连死都是好的。甚至,从这句话我们可以看出巴兰对自己交鬼通灵作为职业的内在忧虑。他虽然闻名当地,被很多人尊敬,但是他却知道他所作的事情是可怕的。他知道何为圣洁良善美好,但是他却已经被世界缠绕不愿和不能挣脱了。// 其实,上帝给了他机会,他却因为贪图金钱放弃了这宝贵的认识耶和华的机会。今天很多人都是如此,当福音临到他的时候,他不能舍弃地上的所得,他虽然说能认识神的确是好的,如果能同时也得着地上的财富更好。如果只能在两者之间选一个,他们很遗憾地只能选择今生所得,而舍弃上帝。

第二次:没有法术可以害雅各

巴兰第二次宣告从神所得关于以色列人的话语,主要有三个内容,一,耶和华是以色列人的王。二,法术不能害以色列人。三,以色列人是大有能力的。

耶和华是以色列人的王。耶和华是以色列人的统治者,以色列人当听从耶和华的命令,当跟从祂。这里所说的以色列人没有罪孽,并不是说以色列人没有一点犯罪,而是指神的百姓被神放在了一个圣洁的地位上,因为上帝有办法让祂所拣选的人成为圣洁。对于旧约以色列人来说就是律法的赐下和会幕以及献祭礼仪的设立。通过这样的礼仪,有罪的人就可以到神面前来了。认识耶和华而有的喜乐是外邦拜偶像之人无法体会的。以色列人已经把耶和华看为是他们的神,他们的王,他们的统领者;并以此为他们的喜乐和荣耀,为他们的倚靠和夸口。// 当然,我们今天作为新约圣徒都知道,旧约的律法和献祭礼仪其实所指向的是新约的基督。神的确是为祂所拣选的属天的子民预备了赦罪的恩典,但却是藉着对以色列人的拣选来做成的。以色列人的特殊性正在于此,就是成为上帝给普世万国救恩的预备。

法术不可以害以色列人。这是提到了神对于自己子民的特殊保护。邪灵当然是有一定能力的,也令很多人惧怕。但是,神却在属祂的子民四周设立了篱笆,派遣了天使,令每一位祂的子民都不会受到法术和咒诅的攻击和危害。一个专业行法术的人作这样的宣告,令人觉得很具有戏剧性。实际上,无论巴兰多么有能力,他都不能咒诅到以色列人,哪怕他真编造出咒诅的话来说,他的咒诅也不会对以色列人起什么作用。因为惟有耶和华有咒诅和祝福的权能。神若不许,以色列人一根头发都不会掉下来。// 这也是今天基督徒生命中的福分。没有任何人可以咒诅基督徒。没有法术可以行在神的子民身上。我们里面有圣灵,比一切都大。

神赐能力和得胜给祂的民,这里所说的野牛、母狮、公狮都是为了说明以色列人因为有耶和华的帮助,具有超过迦南各族的能力的,是迦南人所不能胜过的。凡是与以色列人为敌的,都将失败。

可以说,这个神谕的宣告,不但确认了之前以色列人打败亚摩利人和巴珊人是出于耶和华的能力,而且也直接宣布了巴勒想要藉着巴兰来咒诅以色列人是不可能的。就是说,从属世到属灵,都没有能够胜过以色列人的。// 这个宣告虽然是向着巴勒说的,实际上是在向着迦南地上所有外邦各族的君王说的。

结语

这个故事,从某个角度来说可以看为是神藉着巴勒和巴兰所搭建的平台,在第二代以色列人进入迦南之前,向整个迦南地的各族来宣告以色列的特殊身份,以及接下来以色列人将要发动的战争不是普通战争,而是一场属灵的争战。是耶和华神拣选了以色列人,要藉着以色列人来做成上帝自己的计划。

因此,这是一个预先的告示,也是一个警诫,告诉迦南各族该如何来看待以色列人,如何对待以色列人。不要与以色列人为敌。以色列人一定会占领迦南,这不是以色列这个民族比其他族群更强大,如果比较军事力量,以色列人并不强大,但是,因为耶和华与他们同在,在他们中间,为他们争战。所以,以色列人必定不可抗衡。因此,最好的方式不是对抗,而是主动求和,或许因此就可以也认识耶和华呢。可见,神不但施恩给以色列人,也施恩给外邦人。这告诉我们,神是全地的君王,是万有的主宰,是万民之主。实际上,神拣选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就是为了要藉着恩待以色列人让普世万国都来认识耶和华。

最后我以摩西在摩押平原上对第二代即将进入迦南的以色列人所说的一段话作为今天证道的结束“以色列啊,现在耶和华你神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敬畏耶和华你的神,遵行他的道,爱他,尽心尽性事奉他,遵守他的诫命律例,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为要叫你得福。看哪,天和天上的天,地和地上所有的,都属耶和华你的神。耶和华但喜悦你的列祖,爱他们,从万民中拣选他们的后裔,就是你们,像今日一样。所以你们要将心里的污秽除掉,不可再硬着颈项。因为耶和华你们的神他是万神之神,万主之主,至大的神,大有能力,大而可畏,不以貌取人,也不受贿赂”(申十12-17)。

回应诗歌:《9 亚伯拉罕的主歌》

讲道 >>

  • 温柔的人有福了——2024年5月1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哀恸的人有福了”——2024年5月12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虚心的人有福了——2024年5月5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耶稣走遍加利利——2024年4月28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耶稣被圣灵引到旷野”——2024年4月21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耶稣受了洗——2024年4月14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2024年4月7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以大能显明祂是神的儿子”——2024年3月31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这是要应验主藉先知所说的话——2024年3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朝见基督——2024年3月17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必有童女怀孕生子”——2024年3月10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耶稣基督的家谱——2024年3月3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到那日——2024年2月25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凡求告耶和华名的就必得救”——2024年2月18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耶和华的日子大而可畏——2024年2月1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西罗非哈的女儿们 ——2024年2月4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使误杀人的不至于死”——2024年1月28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四境之地与分地之人——2024年1月2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过去与将来——2024年1月14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不要领我们过约旦河”——2024年1月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去攻击米甸——2023年12月3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耶稣——黑暗中的光明——2023年12月24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不可食言”——2023年12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献给我的供物——2023年12月1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属灵的传承——2023年12月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把产业分给各人”——2023年11月2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以我的忌邪为心——2023年11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有星要出于雅各——2023年11月12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耶稣是主——2023年10月29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你所行的在我面前偏僻——2023年10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得胜与得救——2023年10月15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们不信我”——2023年10月8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这本是除罪的——2023年10月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祭司和利未人的职责与上帝的供应——2023年9月24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他的杖必发芽”——2023年9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这些人是藐视耶和华了 ——2023年9月1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献祭的条例——2023年9月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们不可背叛耶和华”——2023年8月2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向以色列人报恶信——2023年8月2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嫉妒纷争——2023年8月1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他们的恶语达到耶和华的耳中”——2023年8月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神爱世人——2023年7月3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往前行——2023年7月2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有云彩遮盖帐幕”——2023年7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守逾越节——2023年7月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奉献利未人——2023年7月2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都来奉献”——2023年6月2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你们要这样为以色列人祝福——2023年6月18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拿细耳人的愿——2023年6月11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要承认所犯的罪”——2023年6月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前来任职在会幕里办事——2023年5月28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利未人要归我” ——2023年5月21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耶和华的军队——2023年5月14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要照他们的军队数点”——2023年5月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我与你为敌——2023年4月3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尼尼微现在空虚荒凉”——2023年4月23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祂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2023年4月1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2023年4月9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并没有人禁止——2023年4月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你必定站在凯撒面前” ——2023年3月2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我所求的是一切听我的都像我一样——2023年3月1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我要上告于凯撒” ——2023年3月12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2023年3月5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当夜主站在保罗旁边——2023年2月2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我现在受审问,是为盼望死人复活——2023年2月1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诸位父兄请听——2023年2月1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到了耶路撒冷——2023年2月5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愿主的旨意成就”——2023年1月29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我凡事给你们作榜样——2023年1月22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直讲到半夜”——2023年1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主耶稣的名从此就尊大了——2023年1月8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放胆讲道”——2023年1月1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有一子赐给我们——2022年12月25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不要怕”——2022年12月18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传讲耶稣与复活的道——2022年12月1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这地方的人贤于帖撒罗尼迦人”——2022年12月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腓立比宣教——2022年11月27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夜间有异象现于保罗” ——2022年11月20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带他同去——2022年11月13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二人起了争论”——2022年11月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耶路撒冷会议——2022年10月30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坚固门徒的心” ——2022年10月23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为什么作这事呢? ——2022年10月16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倚靠主放胆讲道”——2022年10月9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主的道传遍了那一带地方——2022年10月2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立了一位救主,就是耶稣”——2022年9月2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往塞浦路斯去——2022年9月18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他们侍奉主”——2022年9月11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神的道日见兴旺,越发广传——2022年9月4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教会却为他切切地祷告神”——2022年8月28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从安提阿起首——2022年8月2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我是谁,能拦阻神呢?”——2022年8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全地之主——2022年8月7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凡信他的必蒙赦罪————2022年7月31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彼得周流四方”——2022年7月2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奉主的名放胆传道——2022年7月17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2022年7月10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起来!去!宣扬福音!——2022年7月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腓利下撒玛利亚城去宣讲基督”——2022年6月2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全部 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