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把产业分给各人”——2023年11月2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经文:【民26:1】 瘟疫之后,耶和华晓谕摩西和祭司亚伦的儿子以利亚撒说,【民26:2】 你们要将以色列全会众,按他们的宗族,凡以色列中从二十岁以外,能出去打仗的,计算总数。【民26:3】 摩西和祭司以利亚撒在摩押平原与耶利哥相对的约旦河边向以色列人说,
【民26:4】 将你们中间从二十岁以外的计算总数。是照耶和华吩咐出埃及地的摩西和以色列人的话。
【民26:5】 以色列的长子是流便。流便的众子,属哈诺的,有哈诺族。属法路的,有法路族。【民26:6】 属希斯伦的,有希斯伦族。属迦米的,有迦米族。【民26:7】 这就是流便的各族。其中被数的,共有四万三千七百三十名。【民26:8】 法路的儿子是以利押。
【民26:9】 以利押的众子是尼母利,大坍,亚比兰。这大坍,亚比兰,就是从会中选召的,与可拉一党同向耶和华争闹的时候也向摩西,亚伦争闹。【民26:10】 地便开口吞了他们,和可拉,可拉的党类一同死亡。那时火烧灭了二百五十个人。他们就作了警戒。【民26:11】 然而可拉的众子没有死亡。
【民26:12】 按着家族,西缅的众子,属尼母利的,有尼母利族。属雅悯的,有雅悯族。属雅斤的,有雅斤族。【民26:13】 属谢拉的,有谢拉族。属扫罗的,有扫罗族。【民26:14】 这就是西缅的各族,共有二万二千二百名。
【民26:15】 按着家族,迦得的众子,属洗分的,有洗分族。属哈基的,有哈基族。属书尼的,有书尼族。【民26:16】 属阿斯尼的,有阿斯尼族。属以利的,有以利族。【民26:17】 属亚律的,有亚律族。属亚列利的,有亚列利族。【民26:18】 这就是迦得子孙的各族,照他们中间被数的,共有四万零五百名。
【民26:19】 犹大的儿子是珥和俄南。这珥和俄南死在迦南地。【民26:20】 按着家族,犹大其余的众子,属示拉的,有示拉族。属法勒斯的,有法勒斯族。属谢拉的有谢拉族。【民26:21】 法勒斯的儿子,属希斯伦的,有希斯伦族。属哈母勒的,有哈母勒族。【民26:22】 这就是犹大的各族,照他们中间被数的,共有七万六千五百名。
【民26:23】 按着家族,以萨迦的众子,属陀拉的,有陀拉族。属普瓦的,有普瓦族。【民26:24】 属雅述的,有雅述族。属伸仑的,有伸仑族。【民26:25】 这就是以萨迦的各族,照他们中间被数的,共有六万四千三百名。
【民26:26】 按着家族,西布伦的众子,属西烈的,有西烈族。属以伦的,有以伦族。属雅利的,有雅利族。【民26:27】 这就是西布伦的各族,照他们中间被数的,共有六万零五百名。
【民26:28】 按着家族,约瑟的儿子有玛拿西,以法莲。【民26:29】 玛拿西的众子,属玛吉的,有玛吉族。玛吉生基列。属基列的,有基列族。【民26:30】 基列的众子,属伊以谢的,有伊以谢族。属希勒的,有希勒族。【民26:31】 属亚斯烈的,有亚斯烈族。属示剑的,有示剑族。【民26:32】 属示米大的,有示米大族。属希弗的,有希弗族。【民26:33】 希弗的儿子,西罗非哈没儿子,只有女儿。西罗非哈女儿的名字就是玛拉,挪阿,曷拉,密迦,得撒。【民26:34】 这就是玛拿西的各族。他们中间被数的,共有五万二千七百名。
【民26:35】 按着家族,以法莲的众子,属书提拉的,有书提拉族。属比结的,有比结族。属他罕的,有他罕族。【民26:36】 书提拉的众子,属以兰的,有以兰族。【民26:37】 这就是以法莲子孙的各族,照他们中间被数的,共有三万二千五百名。按着家族,这都是约瑟的子孙。
【民26:38】 按着家族,便雅悯的众子,属比拉的,有比拉族。属亚实别的,有亚实别族。属亚希兰的,有亚希兰族。【民26:39】 属书反的,有书反族。属户反的,有户反族。【民26:40】 比拉的众子是亚勒,乃幔。属亚勒的,有亚勒族。属乃幔的,有乃幔族。【民26:41】 按着家族,这就是便雅悯的子孙,其中被数的,共有四万五千六百名。
【民26:42】 按着家族,但的众子,属书含的,有书含族。按着家族,这就是但的各族。【民26:43】 照其中被数的,书含所有的各族,共有六万四千四百名。
【民26:44】 按着家族,亚设的众子,属音拿的,有音拿族。属亦施韦的,有亦施韦族。属比利亚的,有比利亚族。【民26:45】 比利亚的众子,属希别的,有希别族。属玛结的,有玛结族。【民26:46】 亚设的女儿名叫西拉。【民26:47】 这就是亚设子孙的各族,照他们中间被数的,共有五万三千四百名。
【民26:48】 按着家族,拿弗他利的众子,属雅薛的,有雅薛族。属沽尼的,有沽尼族。【民26:49】 属耶色的,有耶色族。属示冷的,有示冷族。【民26:50】 按着家族,这就是拿弗他利的各族。他们中间被数的,共有四万五千四百名。
【民26:51】 以色列人中被数的,共有六十万零一千七百三十名。【民26:52】 耶和华晓谕摩西说,【民26:53】 你要按着人名的数目将地分给这些人为业。【民26:54】 人多的,你要把产业多分给他们。人少的,你要把产业少分给他们。要照被数的人数,把产业分给各人。【民26:55】 虽是这样,还要拈阄分地。他们要按着祖宗各支派的名字承受为业。
【民26:56】 要按着所拈的阄,看人数多,人数少,把产业分给他们。
【民26:57】 利未人,按着他们的各族被数的,属革顺的,有革顺族。属哥辖的,有哥辖族。属米拉利的,有米拉利族。【民26:58】 利未的各族有立尼族,希伯伦族,玛利族,母示族,可拉族。哥辖生暗兰。【民26:59】 暗兰的妻名叫约基别,是利未女子,生在埃及。她给暗兰生了亚伦,摩西,并他们的姐姐米利暗。【民26:60】 亚伦生拿答,亚比户,以利亚撒,以他玛。【民26:61】 拿答,亚比户在耶和华面前献凡火的时候就死了。【民26:62】 利未人中,凡一个月以外,被数的男丁,共有二万三千。他们本来没有数在以色列人中。因为在以色列人中,没有分给他们产业。
【民26:63】 这些就是被摩西和祭司以利亚撒所数的。他们在摩押平原与耶利哥相对的约旦河边数点以色列人。【民26:64】 但被数的人中,没有一个是摩西和祭司亚伦从前在西乃的旷野所数的以色列人,【民26:65】 因为耶和华论到他们说,他们必要死在旷野。所以,除了耶孚尼的儿子迦勒和嫩的儿子约书亚以外,连一个人也没有存留。
【民27:1】 属约瑟的儿子玛拿西的各族,有玛拿西的玄孙,玛吉的曾孙,基列的孙子,希弗的儿子西罗非哈的女儿,名叫玛拉,挪阿,曷拉,密迦,得撒。她们前来,【民27:2】 站在会幕门口,在摩西和祭司以利亚撒,并众首领与全会众面前,说,【民27:3】 我们的父亲死在旷野。他不与可拉同党聚集攻击耶和华,是在自己罪中死的。他也没有儿子。【民27:4】 为什么因我们的父亲没有儿子就把他的名从他族中除掉呢?求你们在我们父亲的弟兄中分给我们产业。【民27:5】 于是,摩西将她们的案件呈到耶和华面前。【民27:6】 耶和华晓谕摩西说,【民27:7】 西罗非哈的女儿说得有理。你定要在她们父亲的弟兄中,把地分给她们为业。要将她们父亲的产业归给她们。【民27:8】 你也要晓谕以色列人说,人若死了没有儿子,就要把他的产业归给他的女儿。【民27:9】 他若没有女儿,就要把他的产业给他的弟兄。【民27:10】 他若没有弟兄,就要把他的产业给他父亲的弟兄。【民27:11】 他父亲若没有弟兄,就要把他的产业给他族中最近的亲属,他便要得为业。这要作以色列人的律例典章,是照耶和华吩咐摩西的。

二十六章记录的是时隔三十八年之后第二次数点耶和华的军队。这一章才是第二代以色列人正式被征召进军迦南的开始。// 如果从数点军队的角度来看,民数记可以分为两个部分,第一章到二十五章为第一个部分,是数点第一代以色列人以及他们的失败和倒毙旷野。二十六章到三十六章为第二个部分,是三十八年后数点第二代以色列人以及他们进军迦南的起始准备。

今天分享二十六章和二十七章1-11节的经文,这一段经文的主题词就是数点和分地,这两个词语中,分地是重点,数点主要是为进入迦南后分地所作的准备。我们会从三个方面来分享,一,数点第二代以色列人;二,分地的原则;三,回顾第一代以色列人。

一、数点第二代以色列人

1.瘟疫之后

巴兰的事件之后,上帝才开始数点第二代以色列人。但“瘟疫之后”这短语,主要不是对第二次数点以色列人的时间提示,主要是在说明可以第二次数点以色列人的条件。因为,以色列人在什亭与巴力毗珥联合,犯下大罪,被击杀了二万四千人之后,终于第一代被数点的以色列人都死了。上帝曾说过“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必要照着你们达到我耳中的话待你们。你们的尸首必倒在这旷野,并且你们中间凡被数点、从二十岁以外向我发怨言的,必不得进我起誓应许叫你们住的那地;惟有耶孚尼的儿子迦勒和嫩的儿子约书亚才能进去”(民十四28-30)。因此,第一代以色列人必定全部都要倒毙旷野,巴力毗珥的瘟疫可以看为是上帝在这三十八年里对第一代以色列人审判的最后一次降罚。第一代以色列人都死光了,这个时代才算是结束了,对新一代耶和华军队的数点才得进行。

2.第二次数点

第二次数点以色列人和第一次数点之间隔了三十八年,虽然还是摩西在主持,依然是要数点二十岁以上能拿刀出去打仗的男丁,但实际上这两次数点人数已经发生了很大的不同。

首先,当然是数点对象的不同,这次数点的耶和华的军队是在旷野里成长起来的新一代以色列人,对于他们来说,这是第一次被数点;之前数过的人中除了两人是两次被数点之外,其余的都不在了。第二,数点的地点也不同了,第一次数点是在西奈的旷野,这次却是在摩押平原,与耶利哥相对的约旦河东岸。四十八年后第二代以色列人终于来到了应许之地的边缘,只有一河相隔。第三,三十八年前第一次数点以色列人的命令是单赐给摩西的,然后亚伦帮助摩西来执行,这次数点的谕旨上帝是给摩西和亚伦的儿子以利亚撒两人的。祭司在第二代以色列人面前开始扮演重要的带领角色。第四,第一次数点以色列人只是列出了各支派二十岁以上能拿刀打仗的男丁数目,而这次数点同时还标注了各支派的家族名称,并且在论到流便、犹大和玛拿西三个支派的时候还有插入的附加说明,这都在暗示第二次数点人数的目的与第一次有了很大的不同。(这也使得记录数点第二次以色列人的文字篇幅要比记录第一代的篇幅更长)。

最后,就是两次人数数点总数的变化。第一代以色列人中成年男丁的数目是60万3550人,第二代的总数是60万1730人。我们看到两个需要留意之处,一,第二代二十岁以上能上阵的男子总数比第一代少了1820人。虽然减少不多,但人数减少本身就表明了上帝对第一代以色列人的态度,总体上是容忍,而非是喜悦。二,但相对于六十万这个大的基数而言,可以认为第一代和第二代以色列人二十岁以上能打仗的男丁总数基本持平,没有太大变化。这让我们看到,神虽然四十年之久厌烦这些尸首倒在旷野的人,但是神对以色列人依然有格外的怜悯和恩典。第一代出埃及的以色列人如此悖逆,全部倒毙旷野,新生一代以色列人的数目竟然还能保持和第一代一样,耶和华的军队在经过了三十八年的审判之后竟然在人数上基本保持不变。这是神超然保守的工作。// 人的失败不能拦阻神的工作,神的恩典和能力超越人的软弱。就像使徒保罗所说的“我们纵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为他不能背乎自己”(提后二13)。照以色列人的行为,他们早就应当多次被灭族了,从金牛犊事件到加低斯巴尼亚的后退,到这次什亭犯罪。从某个角度说,上帝应许成就的过程,也是一个人性失败的过程,若单凭着人,神的计划不可能成就。神应许的成就完全是上帝凭着自己的信实、智慧、良善和能力成就的。因此,能第二次数点耶和华的军队,也是上帝的权能在属灵争战中得胜的体现。前面我们就曾提到巴兰事件就是属灵争战的显化,以色列人的不知情在这里预表了属灵争战肉眼不可见的一面;但这激烈的属灵争战一定会以某种方式临到以色列人,神照着自己的智慧权能允许以色列人失败,也照着自己的怜悯信实帮助以色列人得胜。

3.各支派的情况

具体到各支派,人口减少的支派有五个。小幅减少的支派有四个,分别是流便(从46500减到43700,少了2770;流便支派的减员很可能是因为大坍亚比兰的叛乱所致)、迦得(从45650减到40500,少了5150人)、以法莲(40500减到32500,少了8000人)和拿弗他利(从53400减到45400,少了8000人)。大幅减员的有一个支派,就是西缅支派,从59300降到了22200,减少了37100人,少了一半还多,西缅也因此从一个大族跌落成了一个最小的支派。在进入迦南之后,西缅支派基本上就融入到了犹大支派里而消失了;后面我们会看到,连摩西在申命记中最后离世前的祝福语中都没有提到西缅支派。很大可能的原因就是与在这一次什亭犯罪的事件中,西缅支派一个宗族的首领令人发指的犯罪行为有关。西缅支派的这个首领罪行之恶在于,一在上帝发怒降罚的情况下还公然向神挑衅,故意犯罪;二在摩西和以色列全会众正在会幕门前哭泣的时候,当着他们的面行淫犯罪。这是赤裸裸的亵渎、玷污和背叛,羞辱。这已经是比之前可拉大坍亚比兰更为恶劣的犯罪行为了。这不但是西缅支派的一个首领的个人行为,可能这已经显出了西缅支派中不少人对耶和华和以色列全会众的敌对。所以,这次瘟疫击杀的两万四千人中可能大部分都是西缅支派的人,这也是上帝在旷野刑罚以色列人犯罪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

人口增长的支派有七个,其中人口增幅最大的支派是玛拿西,从32200增长到52700人,增加了20500人。这样玛拿西支派就从一个人数较少的支派成长为一个大族。玛拿西支派人口的大幅增长正好补足了西缅支派的人口锐减。这也从侧面表明了玛拿西支派在旷野漂流的三十八年间格外蒙神赐福。亚设是第二增长支派,从41500增长到53400,增加了11900人,便雅悯从35400增长到45600,增加了10200人。以萨迦从54400增长到64300,增加了9900人。西布伦从57400增加到了60500,增加了3100人。犹大支派从74600增长到76500,增加了1900,但支派从62700增加到64400,增加了1700人。// 犹大支派一直是以色列中人数最多的支派,影响力也最大。而且,这里还特别论到犹大的两个儿子,珥和俄南。虽然犹大这两个儿子都死在了迦南,死的时候都没有儿子,但是通过他玛珥却得着了后裔,得着了应许之地。但支派从人数上仅次于犹大支派,也属于大族。但是很奇怪的是这么人数众多的一个大族,却只有一个家族,这就表示但支派虽然人多,但是能出来作首领的很少。

4.利未支派

数点利未人的目标当然不是为了战争和分地,而是为了强调他们不参与分地。因为耶和华就是他们的产业。其实,这就是上帝拣选利未人作为在会幕服事的特殊支派的意义之一,一方面藉着拣选利未人来让以色列人知道非圣洁无人可以来服事神,另一方面也告诉以色列人,真正的产业不是地上的土地,而是耶和华神自己,神就是神子民的产业。而且在提到利未人的时候,提到了拿答和亚比户,就是为了说明这一点。虽然这两人并不属于第一代以色列人中被数点的六十万3550人之列,虽然这两人作为利未人不参与分地,但是这两人原本也有神所赐予的属灵产业,却因其犯罪被烧死,所以这两人就像大坍亚比兰两人一样,不能进入迦南,不能得着神所赐的属灵产业。在迦南以色列祭司的职分就在亚伦两外两个儿子身上传承。

同样对利未人的数点年龄也跟其他支派不同,不是从二十岁以上开始数,因为利未人不用上战场直接参战,所以利未人是从一个月以上的男丁来数。利未支派被数点的人数则从22000增长到了23000,增加了1000人。

二、分地

我们都知道,数点以色列人数的一个基本目标是为打仗作准备,第一次和第二次数点人数都是为此。但第二次数点人数除了为战争作准备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更为重要的目标,就是为进入迦南后的分地作准备。这一点从第二次数点人数的记录中可以看出来,除了像第一次一样记录支派名称和人数之外,第二次数点人数的时候还记录了各支派中的不同家族,还有一些插入式的额外说明。这是第二次数点以色列人和第一次数点最大的不同。// 所以,我们今天的分享题目就是“把产业分给各人”。这同时也是一个暗示,第二代以色列人必定会进入迦南,所以才会在进入之前就要为进入后的分地来预备,虽然还没有得着,却好像已经得着了一样。// 如果说第一次数点人数是上帝给亚伯拉罕应许中将要有如天上的星,海边的沙那样多的后裔应许的实现,那么第二次数点人数就是亚伯拉罕之约中土地应许实现的暗示。

1.应许之地对以色列人的意义

迦南作为上帝给以色列人的应许之地,并非以色列人凭着自己的勇敢、牺牲和谋略所得来的,而是藉着他们的顺服,神赐给他们的。所以,迦南地对于以色列人来说,就有了三个层面的意义,一,预表了神在基督里赐给天国子民的永恒产业和福分。二,藉着以色列人为普世神的子民预备救主。三,通过他们在这地上的忠心侍奉,神也藉着这地赐福给他们,供应他们在地上实际的生活需要和尊荣。

因此,迦南作为应许之地,虽然是分给各家的,但却不是以色列人的私产。这地是上帝所赐的恩典,因此,以色列人就不能随意处理,不能买卖。可以传承,不能出让。因此,以色列人不允许土地兼并。但后来在迦南住久了之后,以色列人就开始有富人侵吞了穷人家产的事情发生,比如最为典型的就是亚哈看上了拿伯家的葡萄园,就默许耶洗别谋害拿伯,抢了他的土地,就是因为“拿伯对亚哈说,我敬畏耶和华,万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王上二十一3)。旧约先知以赛亚曾说“祸哉,那些以房接房,以地连地,以致不留余地的,只顾自己独居境内”(赛五8)。因为迦南地是属神的。这就是律法书论到迦南应许之地的时候所说的“地不可永卖,因为地是我的,你们在我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利二十五23)。// 实际上,以色列人对迦南地的使用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他们必须遵守与神所立的约,若是他们不遵守,那么他们就不能享有迦南地,一开始他们犯罪,神还允许他们居住在迦南地上,只是迦南的出产会受影响,或者也会有收获但会被周围的外邦各族给抢走,他们悔改,神就兴起士师来帮助他们使得出产不会被抢走,一直到他们犯罪到了拜偶像极其严重的程度,神就藉着外邦人把他们从应许之地赶出去,使他们漂流在天下,在万国中被抛来抛去。

并且,上帝所赐的产业不是坐着什么都不做就能得着的。恩典是白白的,但是真实地得着和经历恩典却需要负有顺服跟随神的责任,这就是主耶稣所说的“从施洗约翰的时候到如今,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太十一12),也是先知以赛亚所说的“你们一切干渴的都当就近水来。没有银钱的也可以来。你们都来,买了吃。不用银钱,不用价值,也来买酒和奶。你们为何花钱买那不足为食物的,用劳碌得来的买那不使人饱足的呢?你们要留意听我的话,就能吃那美物,得享肥甘,心中喜乐”(赛五十五1)。神给了,神也应许了必定能够得着,但是得着的过程是需要你自己把生命投入进来,参与这场必然得着的战争才可以的。第一代以色列人之所以不愿意上去得这地,不是因为迦南不好,也不是他们不愿意住进去,而是他们不愿意为此打仗。他们希望自己什么代价都不要付出,什么劳苦也不用经历,只要舒舒服服地走过去,住进去就好了。至于那地上的迦南人,最好是上帝派天使动手把他们都赶出去,他们最好连迦南人的面都不见,他们希望迦南地都是建造好的精装修带家电的房屋,他们只要拎包住就行。

// 属灵层面,我们每一个在基督里的人,都有神为我们所预备的产业,这产业分两个层面,第一最重要的就是神自己,就是基督,基督就是神赐给我们永远的产业,如诗篇所说“耶和华是我的产业,是我杯中的分”(诗十六5)。第二个层面,就是奖赏,就是每一个属神的人神都有神所给的独有的人生使命和荣耀,各人要得自己的奖赏,就是将来我们见主的时候神要在神面前为自己所行的要交的账,就是保罗所说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三14),神也为我们预备了不同的公义冠冕(提后四8)。第一个层面每一个人都一样,第二个层面每个人各不相同,神给每一个人都有量身定做的人生责任。因此,属灵产业的特点就是,谁也不能夺去,也不可出让,是你的就是你的,不要都不行。也不用跟谁比,你只要在神给你划定的疆界目标上去经营建造就好了。

2.土地相关律法

所以,我们会看到神赐给以色列人关于土地的律法条例与当时的中东文化有很大不同,就是因为应许之地对于以色列人来说具有属灵意义。相应的律法规条主要有四个:

第一,禧年复原,“第五十年,你们要当作圣年,在遍地给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这年必为你们的禧年,各人要归自己的产业,各归本家。第五十年要作为你们的禧年。这年不可耕种,地中自长的,不可收割,没有修理的葡萄树也不可摘取葡萄。因为这是禧年,你们要当作圣年,吃地中自出的土产。这禧年,你们各人要归自己的地业”(利二十五10-13)。

第二,赎回制度,“地不可永卖,因为地是我的,你们在我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在你们所得为业的全地,也要准人将地赎回。你的弟兄若渐渐穷乏,卖了几分地业,他至近的亲属就要来把弟兄所卖的赎回。若没有能给他赎回的,他自己渐渐富足,能够赎回,就要算出卖地的年数,把余剩年数的价值还那买主,自己便归回自己的地业。倘若不能为自己得回所卖的,仍要存在买主的手里直到禧年,到了禧年,地业要出买主的手,自己便归回自己的地业。人若卖城内的住宅,卖了以后,一年之内可以赎回,在一整年,必有赎回的权柄。若在一整年之内不赎回,这城内的房屋就定准永归买主,世世代代为业,在禧年也不得出买主的手。但房屋在无城墙的村庄里,要看如乡下的田地一样,可以赎回,到了禧年,都要出买主的手。然而利未人所得为业的城邑,其中的房屋,利未人可以随时赎回。若是一个利未人不将所卖的房屋赎回,是在所得为业的城内,到了禧年就要出买主的手,因为利未人城邑的房屋是他们在以色列人中的产业。只是他们各城郊野之地不可卖,因为是他们永远的产业”(利二十五23-34)。“住在你那里的外人,或是寄居的,若渐渐富足,你的弟兄却渐渐穷乏,将自己卖给那外人,或是寄居的,或是外人的宗族,卖了以后,可以将他赎回。无论是他的弟兄,或伯叔,伯叔的儿子,本家的近支,都可以赎他。他自己若渐渐富足,也可以自赎”(利二十五47-49)。

第三,叔娶寡嫂,“弟兄同居,若死了一个,没有儿子,死人的妻不可出嫁外人,她丈夫的兄弟当尽弟兄的本分,娶她为妻,与她同房。妇人生的长子必归死兄的名下,免得他的名在以色列中涂抹了。那人若不愿意娶他哥哥的妻,他哥哥的妻就要到城门长老那里,说,我丈夫的兄弟不肯在以色列中兴起他哥哥的名字,不给我尽弟兄的本分。本城的长老就要召那人来问他,他若执意说,我不愿意娶她,他哥哥的妻就要当着长老到那人的跟前,脱了他的鞋,吐唾沫在他脸上,说,凡不为哥哥建立家室的都要这样待他。在以色列中,他的名必称为脱鞋之家”(申二十五5-10)。旧约中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波阿斯娶路得的故事。

其实,这些条例的目的主要不是为了保护私人财产,而是为了维护神与自己百姓之间约的坚固和延续。只要一个人持守神所赐的祝福,守约顺服,神的祝福就可以延续到后代。

3.西罗非哈的女儿

除了这些之前已经颁布过的关于土地的律法条文,在本章还有一个事件所引发的非常重要的土地分配的条例。这个事件就是在二十六章33节记录数点玛拿西支派人数和宗族时,特别提到了西罗非哈五个女儿的名字,并她们在二十七章提到了女性对土地分配权的诉求。她们诉求是从可拉大坍亚比兰叛乱一事说起的。在这次数点人数论到流便支派的时候,特别提到了大坍亚比兰的叛乱一事。大坍亚比兰是流便支派族长级的人物,以色列人需要讨论,像大坍亚比兰这样因为叛乱被刑罚的家族是否可以列在参与分地的家族数目中吗?很显然,讨论结果是大坍亚比兰家族没有分得迦南应许之地的权利。因为当年他们叛乱的时候,“大坍、亚比兰带着妻子、儿女、小孩子,都出来站在自己的帐篷门口”(民十六27),地开口吞灭他们的时候“把他们和他们的家眷,并一切属可拉的人丁、财物都吞下去”(民十六32)。他们可能还有兄弟,但是他们的妻子儿女等都跟着他们一同灭亡了。这种情况,即使他们有没有参与叛乱的兄弟还活着,也不能替他们争取分地的名额。但是在记录流便支派的宗族列表时,却还提到了一同叛乱的可拉家的后裔情况,可拉是利未支派哥辖家族的,不是流便支派的,为何放在流便支派的数点记录中呢?应该是在讨论大坍亚比兰家分地权利的时候,同时把可拉家这种情况也一起讨论了,可拉家跟大坍亚比兰这两家不同,经文特别说“然而可拉的众子没有死亡”,可拉家可能只有可拉一人参与了叛乱,可拉的儿子们都不支持他这种犯罪行为,可拉主要是鼓动了其他家的人和他一起叛乱,所以可拉家不像大坍亚比兰这两家,全家都参与了。(大坍亚比兰这两家人,就像新约初期教会的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夫妻两个人在犯罪上同心合意,就都一起被神击杀。在犯罪的事情上,绝不能因为感情而站在一起,反而要竭力拦阻自己所爱的人并自己不能参与,这才是真爱)。显然,藉着讨论可拉家,(虽然他作为一个利未人并不参与分地),以色列人对于一个家族如果父亲被击杀了,儿子没有参与犯罪存留了下来这种情况,达成了如下分地共识:不因为父亲的罪而影响儿子分地。// 上帝是公义公正的,其审判和赐福都是精准的。就是神曾对摩西所说的“谁得罪我,我就从我的册上涂抹谁的名”(出三十二33),藉着其他先知也曾说“你们还说,儿子为何不担当父亲的罪孽呢?儿子行正直与合理的事,谨守遵行我的一切律例,他必定存活。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儿子必不担当父亲的罪孽,父亲也不担当儿子的罪孽。义人的善果必归自己,恶人的恶报也必归自己”(结十八19-20)。神不会迁怒,不会牵连。反而,照着每一个人所行的来报应个人。可拉的后裔后来还被神使用,在诗班任职,还被圣灵感动写下了一些诗歌列在诗篇当中。

西罗非哈的五个女儿显然非常关心这次数点人数过程中所讨论出来的一项一项的分地原则和共识,她们一定是仔细研究了藉着数点流便家所产生的这个条例,她们意识到她们家不属于大坍亚比兰这种情况,也不属于可拉家的情况,她们家属于第三种类型,就是父亲只是属于第一代倒毙旷野死亡的情况,不是因为加低斯巴尼亚之后又犯罪被瘟疫烈火深渊毒蛇等给击杀的情况,虽然没有儿子,但是有女儿,女儿能以父亲的名义来作为一个家族参与分地吗?所以,西罗非哈的五个女儿就以要为父亲在族中留名的理由也要求分地,同时这也是解决她们将来生活问题的出路。我们必须要说,这五位姊妹是极具勇气和智慧的。因为她们所提的在当时实属突破时代的“不合理”要求。很多文化是以男性为主导的,女性没有继承产业的权利。女性的很多权利都不是独立的,而是依附于父亲或者丈夫,甚至儿子。当时中东地区父亲会把家产只分给儿子,长子得双份;女儿最多以嫁妆的方式给予一些财产。所以,西罗非哈的五个女儿所提的诉求是超越时代的,而且看似也是超越神所赐给以色列人的律法的,因为已经颁布的律法条文中没有相关内容。

西罗非哈五个女儿所提的诉求不是一个极少发生的特殊个案,而是一个关涉到很多家庭普遍存在的重要问题。因此这个问题就被呈现到了“会幕门口,在摩西和祭司以利亚撒,并众首领与全会众面前”,“摩西将她们的案件呈到耶和华面前”。来求问神,就让我们看到了摩西的属灵敏锐,否则照着当时的文化传统,摩西可能会觉得这五个姊妹简直是在冒天下之大不韪,是在无理取闹,可能摩西就会拒绝她们。(这也表明摩西对于分地也不是从一个属世土地产业的角度来看的)。神的回复就是认可西罗非哈五个女儿的请求,据此给了以色列人一个重要的分地条例,一,女儿也可以参与分地,二,出嫁若是嫁在本支派内,可以带着土地出嫁;若是嫁到其他支派,土地不能带走(民三十六6-8)。这件事非常重要,民数记最后结尾一章就是以此事作为民数记全书的结尾总结。// 所以,以色列人的律法条例就超越了当时各国的文化传统。在上帝的国里,凡是上帝的儿女都有神为他们所存留的产业。神并不轻视女性,或者说神并不轻视任何属祂的人。任何人都有神为其预备的使命和荣耀。

我们也藉此看到了西罗非哈五个女儿对应许之地的渴慕和信心。她们是在以色列人还没有进入迦南之前就为将来的地在争取,这就显出了她们对于必定能够进入迦南,必定有地可分的信心。在这个意义上,西罗非哈的五个女儿可以被看为对进迦南有信心的第二代以色列人的代表。所以,圣经中就出现了非常令人惊奇的记录,虽然数点人数的对象是二十岁以上能拿刀出去打仗的男子,但在论到玛拿西支派被数点的家族和人数时,却有五位姊妹的名字被记录了下来。她们在上帝眼中就如同可以拿刀上阵的勇士一样被看待。//大坍亚比兰和可拉却是被除名的反面借鉴。

4.分地的基本原则

最后我们来看以色列人分地的两个基本原则,第一家族,第二公平公正。

第一,分地是以宗族为单位来分的。从某个角度来说,上帝是照着一个一个的群体来赐予给产业的,土地当然最后会归到个人头上,但是却是和其他弟兄一起取得的,是在宗族内取得的。这也表现在攻占迦南的过程中,也主要是以家族为单位来参战的。更不用说,虽然流便迦得和玛拿西半支派率先在约旦河东分得了土地,但是她们还依然要派出战士和其余支派的弟兄们一同过河争战。所以在上帝面前得的产业从某个角度来说都不是个体性的,而是整体性的,你的产业是在帮助肢体得着产业的过程中得着的。就像希伯来书所说的“因为神给我们预备了更美的事,叫他们若不与我们同得,就不能完全”(来十一40)。// 以色列人出埃及和进迦南的过程,跟今天基督徒的生活有很多类似之处。我们信主之后不是一个一个的个体,而是委身在一个教会中,和属天的家人们一同面对争战,一同得荣耀。就是保罗所说的“总要肢体彼此相顾。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你们就是基督的身子,并且各自作肢体”(林前十二25-27)。

第二,公平公正的原则。具体分地首先要考虑人口的多少和土地大小之间的匹配。人多的分得的面积也大,人少的就小。但是在大小一样的情况下,具体位置却是由拈阄来定。拈阄的方式就不是有一个可依据的具体标准,而是上帝旨意直接显明的方式。在显而易见的层面,由公平的原则来决定,而非是以抽签来定,比如,一个家庭十口人,跟一个家庭三口人,需要的土地大小就不同,不能把十人大小的地和三人大小的地放在一起抽签,假如十人家庭抽到了适合三人的地,就说这是上帝心意的显明,他们就挤着住吧,三人抽到了十人大小的地就是上帝给的恩典,这样不符合基本的公平原则。先采取可行的策略满足公平,比如五个十人家庭,分五块大小差不多的大点的地;七个三人家庭分七块小点的地。而在满足了公平原则之后,位置地势等就不容易有一个合适的策略来分配,这个时候就用抽签这种方式。这就可以避免很多可能的不满、猜忌和争执。因为土地的位置、肥沃程度各部相同,各支派内心的想往也各不相同,没有什么评估指定的方式可以很好地平衡这种差异,无论怎样都会有人不满,抽签的结果就是无论满意不满意,谁也不能多说什么。

三、回顾历史

在第二次数点人数的最后,再次提到了第一次数点的那一代以色列人。这两代以色列人的对比,令人感受到深深的遗憾和悲哀,那就是这一次人口的数点没有一个是第一代以色列人,除了约书亚和迦勒二人。从某个角度来说,第一代以色列人作为耶和华的军队是全军覆灭了,耶和华重新组织了祂的军队,从上到下完全替换了一遍。

1.再次强调第一代人一个都不能进去

这里强调的是没有一个,“被数的人中,没有一个是摩西和祭司亚伦从前在西乃的旷野所数的以色列人”。上帝是说有就有,命立就立的神。祂说了第一代被数点的以色列人一个也不能进去,那就真的一个也不能。当年二十岁以上被数点的六十万3548人,一个不落,全都倒毙旷野。第一代以色列人在旷野的死亡,严格来说并不是一个自然事件,除了那些后来叛乱被神亲自出手击杀的之外,那些平日生老病死的结果,也是神的刑罚。

今天站在上帝面前被数点的人,都是三十八年以前二十岁以下的,也包括在旷野漂流期间出生的,今天站在耶和华面前的这六十万1730人,没有一个参与过加低斯巴尼亚的背叛。

2.再次提到约书亚和迦勒

“他们必要死在旷野。所以,除了耶孚尼的儿子迦勒和嫩的儿子约书亚以外,连一个人也没有存留”,而再次提到约书亚和迦勒,就显出了上帝的恩典和能力。向跌倒的人,神是严厉的;但是,向那些忠诚于神的人,神的恩慈更是超越的。神必定不会让那些仰望和等候祂的人失望和羞愧,就像诗篇所说“因为作恶的,必被剪除。惟有等候耶和华的,必承受地土”(诗三十七9)。

我们从约书亚和迦勒身上可以看到,在普遍作恶不敬畏神的时代里,我们不需要从众,不需要随大流,也不用惧怕与整个时代格格不入。相对于整体以色列人来说,约书亚和迦勒是少数中的少数,放在一个六十万人中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但是,他们不因为其余人的背叛而沉默,更没有也随伙作恶。从某个角度来说,他们是被以色列人给连累了,但是他们既坚持了他们在上帝面前的领受,也没有离弃以色列人,他们保持了对上帝的忠诚,又顺服神的旨意陪伴以色列人在旷野漂流三十八年。而且,这三十八年并没有消磨掉他们起初对上帝的信心和服事的热情,过了三十八年,他们依然火热,依然保持着要进入迦南的热情和争战的信心。约书亚和迦勒可以说是被神在西奈的旷野操练信心和忍耐四十年,就像摩西在米甸放羊四十年的磨练一样。他们两个人的信心自始至终没有减弱。从某个层面,我们可以说是约书亚和迦勒陪伴第一代以色列人倒毙旷野,从另一个层面,也未尝不是第一代以色列人整族磨练了约书亚和迦勒的信心。就像后面迦勒自己所说的那样“耶和华在加低斯巴尼亚指着我与你对神人摩西所说的话,你都知道了。耶和华的仆人摩西从加低斯巴尼亚打发我窥探这地,那时我正四十岁。我按着心意回报他。然而,同我上去的众弟兄使百姓的心消化。但我专心跟从耶和华我的神。当日摩西起誓说,你脚所踏之地定要归你和你的子孙永远为业,因为你专心跟从耶和华我的神。自从耶和华对摩西说这话的时候,耶和华照他所应许的使我存活这四十五年。其间以色列人在旷野行走。看哪,现今我八十五岁了,我还是强壮,像摩西打发我去的那天一样。无论是争战,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时如何,现在还是如何”(书十四6-11)。

回应诗歌:《182 当年走旷野》

讲道 >>

  • “凡求告耶和华名的就必得救”——2024年2月18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耶和华的日子大而可畏——2024年2月1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西罗非哈的女儿们 ——2024年2月4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使误杀人的不至于死”——2024年1月28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四境之地与分地之人——2024年1月2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过去与将来——2024年1月14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不要领我们过约旦河”——2024年1月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去攻击米甸——2023年12月3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耶稣——黑暗中的光明——2023年12月24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不可食言”——2023年12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献给我的供物——2023年12月1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属灵的传承——2023年12月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以我的忌邪为心——2023年11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有星要出于雅各——2023年11月12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神没有咒诅的,我焉能咒诅?”——2023年11月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耶稣是主——2023年10月29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你所行的在我面前偏僻——2023年10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得胜与得救——2023年10月15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们不信我”——2023年10月8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这本是除罪的——2023年10月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祭司和利未人的职责与上帝的供应——2023年9月24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他的杖必发芽”——2023年9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这些人是藐视耶和华了 ——2023年9月1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献祭的条例——2023年9月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们不可背叛耶和华”——2023年8月2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向以色列人报恶信——2023年8月2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嫉妒纷争——2023年8月1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他们的恶语达到耶和华的耳中”——2023年8月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神爱世人——2023年7月3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往前行——2023年7月2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有云彩遮盖帐幕”——2023年7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守逾越节——2023年7月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奉献利未人——2023年7月2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都来奉献”——2023年6月2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你们要这样为以色列人祝福——2023年6月18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拿细耳人的愿——2023年6月11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要承认所犯的罪”——2023年6月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前来任职在会幕里办事——2023年5月28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利未人要归我” ——2023年5月21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耶和华的军队——2023年5月14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要照他们的军队数点”——2023年5月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我与你为敌——2023年4月3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尼尼微现在空虚荒凉”——2023年4月23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祂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2023年4月1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2023年4月9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并没有人禁止——2023年4月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你必定站在凯撒面前” ——2023年3月2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我所求的是一切听我的都像我一样——2023年3月1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我要上告于凯撒” ——2023年3月12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2023年3月5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当夜主站在保罗旁边——2023年2月2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我现在受审问,是为盼望死人复活——2023年2月1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诸位父兄请听——2023年2月1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到了耶路撒冷——2023年2月5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愿主的旨意成就”——2023年1月29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我凡事给你们作榜样——2023年1月22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直讲到半夜”——2023年1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主耶稣的名从此就尊大了——2023年1月8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放胆讲道”——2023年1月1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有一子赐给我们——2022年12月25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不要怕”——2022年12月18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传讲耶稣与复活的道——2022年12月1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这地方的人贤于帖撒罗尼迦人”——2022年12月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腓立比宣教——2022年11月27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夜间有异象现于保罗” ——2022年11月20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带他同去——2022年11月13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二人起了争论”——2022年11月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耶路撒冷会议——2022年10月30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坚固门徒的心” ——2022年10月23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为什么作这事呢? ——2022年10月16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倚靠主放胆讲道”——2022年10月9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主的道传遍了那一带地方——2022年10月2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立了一位救主,就是耶稣”——2022年9月2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往塞浦路斯去——2022年9月18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他们侍奉主”——2022年9月11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神的道日见兴旺,越发广传——2022年9月4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教会却为他切切地祷告神”——2022年8月28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从安提阿起首——2022年8月2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我是谁,能拦阻神呢?”——2022年8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全地之主——2022年8月7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凡信他的必蒙赦罪————2022年7月31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彼得周流四方”——2022年7月2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奉主的名放胆传道——2022年7月17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2022年7月10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起来!去!宣扬福音!——2022年7月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腓利下撒玛利亚城去宣讲基督”——2022年6月2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教会大遭逼迫 ——2022年6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求主耶稣接收我的灵魂”——2022年6月12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你们这硬着颈项的——2022年6月5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他的面貌好像天使的面貌”——2022年5月29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就派他们管理这事——2022年5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2022年5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2022年5月8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信而归主的人越发添加”——2022年5月1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 ——2022年4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死被得胜吞灭了——2022年4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没有一个缺乏的——2022年4月10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同蒙天召的群体——2022年4月3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听从神不听从人——2022年3月27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全部 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