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不要领我们过约旦河”——2024年1月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经文:【民32:1】 流便子孙和迦得子孙的牲畜极其众多。他们看见雅谢地和基列地是可牧放牲畜之地,【民32:2】 就来见摩西和祭司以利亚撒,并会众的首领,说,【民32:3】 亚大录,底本,雅谢,宁拉,希实本,以利亚利,示班,尼波,比稳,【民32:4】 就是耶和华在以色列会众前面所攻取之地,是可牧放牲畜之地,你仆人也有牲畜。【民32:5】 又说,我们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把这地给我们为业,不要领我们过约旦河。
【民32:6】 摩西对迦得子孙和流便子孙说,难道你们的弟兄去打仗,你们竟坐在这里吗?【民32:7】 你们为何使以色列人灰心丧胆,不过去进入耶和华所赐给他们的那地呢?【民32:8】 我先前从加低斯巴尼亚打发你们先祖去窥探那地,他们也是这样行。【民32:9】 他们上以实各谷,去窥探那地回来的时候,使以色列人灰心丧胆,不进入耶和华所赐给他们的地。【民32:10】 当日,耶和华的怒气发作,就起誓说,【民32:11】 凡从埃及上来,二十岁以外的人断不得看见我对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应许之地,因为他们没有专心跟从我。【民32:12】 惟有基尼洗族耶孚尼的儿子迦勒和嫩的儿子约书亚可以看见,因为他们专心跟从我。【民32:13】 耶和华的怒气向以色列人发作,使他们在旷野飘流四十年,等到在耶和华眼前行恶的那一代人都消灭了。【民32:14】 谁知,你们起来接续先祖,增添罪人的数目,使耶和华向以色列大发烈怒。【民32:15】 你们若退后不跟从他,他还要把以色列人撇在旷野,便是你们使这众民灭亡。
【民32:16】 两支派的人挨近摩西,说,我们要在这里为牲畜垒圈,为妇人孩子造城。【民32:17】 我们自己要带兵器行在以色列人的前头,好把他们领到他们的地方。但我们的妇人孩子,因这地居民的缘故,要住在坚固的城内。【民32:18】 我们不回家,直等到以色列人各承受自己的产业。【民32:19】 我们不和他们在约旦河那边一带之地同受产业,因为我们的产业是坐落在约旦河东边这里。
【民32:20】 摩西对他们说,你们若这样行,在耶和华面前带着兵器出去打仗,【民32:21】 所有带兵器的人都要在耶和华面前过约旦河,等他赶出他的仇敌,【民32:22】 那地被耶和华制伏了,然后你们可以回来,向耶和华和以色列才为无罪,这地也必在耶和华面前归你们为业。【民32:23】 倘若你们不这样行,就得罪耶和华,要知道你们的罪必追上你们。【民32:24】 如今你们口中所出的,只管去行,为你们的妇人孩子造城,为你们的羊群垒圈。
【民32:25】 迦得子孙和流便子孙对摩西说,仆人要照我主所吩咐的去行。【民32:26】 我们的妻子,孩子,羊群,和所有的牲畜都要留在基列的各城。【民32:27】 但你的仆人,凡带兵器的,都要照我主所说的话,在耶和华面前过去打仗。
【民32:28】 于是,摩西为他们嘱咐祭司以利亚撒和嫩的儿子约书亚,并以色列众支派的族长,【民32:29】 说,迦得子孙和流便子孙,凡带兵器在耶和华面前去打仗的,若与你们一同过约旦河,那地被你们制伏了,你们就要把基列地给他们为业。【民32:30】 倘若他们不带兵器和你们一同过去,就要在迦南地你们中间得产业。
【民32:31】 迦得子孙和流便子孙回答说,耶和华怎样吩咐仆人,仆人就怎样行。【民32:32】 我们要带兵器,在耶和华面前过去,进入迦南地,只是约旦河这边,我们所得为业之地仍归我们。
【民32:33】 摩西将亚摩利王西宏的国和巴珊王噩的国,连那地和周围的城邑,都给了迦得子孙和流便子孙,并约瑟的儿子玛拿西半个支派。【民32:34】 迦得子孙建造底本,亚他录,亚罗珥,【民32:35】 亚他录朔反,雅谢,约比哈,【民32:36】 伯宁拉,伯哈兰,都是坚固城。他们又垒羊圈。【民32:37】 流便子孙建造希实本,以利亚利,基列亭,【民32:38】 尼波,巴力免,西比玛(尼波,巴力免,名字是改了的),又给他们所建造的城另起别名。
【民32:39】 玛拿西的儿子玛吉,他的子孙往基列去,占了那地,赶出那里的亚摩利人。【民32:40】 摩西将基列赐给玛拿西的儿子玛吉,他子孙就住在那里。【民32:41】 玛拿西的子孙睚珥去占了基列的村庄,就称这些村庄为哈倭特睚珥。【民32:42】 挪巴去占了基纳和基纳的乡村,就按自己的名称基纳为挪巴。

 

过约旦河之前,以色列人已经进行了三次战争,第一次是击杀迦南人亚拉得王(民二十一1-3),第二次是战胜亚摩利王西宏和巴珊王噩(民二十一21-35),第三次就是击杀米甸人的五族(民三十一1-12)。我们可以把这三次战争看为是在过约旦河之前神给第二代以色列人的一个特别训练,总体效果很好,都得胜了,即使有一些问题摩西也给指出来了,这样以色列人基本上做好了进军迦南的准备。但是,就在这样一个令人鼓舞的关键节点上,发生了一件让摩西和以色列人众人都非常吃惊的意外事件。这个事件就是有两个支派竟然在进迦南前夕突然提出他们不想过约旦河了,他们想要定居在约旦河东刚刚得着的土地上,(就是以色列人战胜亚摩利王西宏和巴珊王噩所得的土地)。

今天的经文就是在讲这个危机事件以及摩西是如何处理这一事件的。我们会从三个方面来分享本章内容,一,流便和迦得两支派的请求;二,摩西的反应;三,最终的处理方案。

迦得流便两支派的请求

提出要留在约旦河东的两个支派是流便和迦得支派,这两个支派提出要得到河东这片土地的理由,经文记录是“流便子孙和迦得子孙的牲畜极其众多,他们看见雅谢地和基列地是可牧放牲畜之地”。

这理由充分吗?

我们首先要想的是,这个理由成立吗?可以据此来提这样的要求吗?其实这个理由是站不住脚的。以色列十二个支派都有很多牲畜,并不只是流便和迦得两支派有牲畜。若这两个支派可以以牲畜多来作为理由,其他支派都可以同样以此为理由来要求土地。发生在约旦河东的这三次战役,以色列人都是完胜。虽然没有提到前两次战役战利品的数量,只提到了战胜米甸五王所得的牲畜数目“除了兵丁所夺得财物以外,所掳来的:羊六十七万五千只,牛七万二千只,驴六万一千匹”(民三十一32-34),单从米甸人这里就得了这么多的牲畜,再加上他们原有的,就可以知道以色列人现在确实拥有极多的牛羊牲畜。最多流便和迦得支派的牛羊数目相对来说更多一些。但牲畜的数量并非是分地的依据,从来就没有说过拥有牲畜多的,就具有了选择土地的优先权。更不存在谁先开口要,所要的土地就归谁的理由。二十六章数点第二代以色列人的时候,上帝曾告诉摩西,“你要按着人名的数目将地分给这些人为业。人多的,你要把产业多分给他们。人少的,你要把产业少分给他们。要照被数的人数,把产业分给各人。虽是这样,还要拈阄分地。他们要按着祖宗各支派的名字承受为业。要按着所拈的阄,看人数多,人数少,把产业分给他们”(民二十六52-56)。分地的原则很清楚,并非是流便支派和迦得支派所说的这个理由,他们不能因为牲畜多,这块地适合放牧,他们喜欢这块地,因此他们就可以直接要。分地的原则是人数和拈阄,而非是主动抢先申请式。// 他们这样作是对上帝话语的公然藐视。

这块地属于应许之地吗?

其实,这两支派在向摩西要这块地时,还提了一个他们认为合理的理由,就是这块地“是耶和华在以色列会众前面所攻取之地”。他们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界定这块地的性质。他们是在告诉摩西,这块地虽然不在河西,不是一开始上帝所应许迦南地的范围,但是因为这是神让以色列人攻取的,因此也可以算为神所赐的产业,因此,这块地也可以纳入可分土地当中。这样他们提出分得的这块地就不算是在神的应许之外了。他们其实就是在说,我们要求这块地是合法的。因为如果不属于应许之地,即使以色列人攻取了,即便水草茂盛,他们喜爱,他们也不能居住在其上。// 既然这两支派有意提到这块地的性质界定,就表明他们已经考虑过这块地的争议性问题。但在摩西还没有说明这块地怎么处理的时候,他们已经自行对这块地有了认定。

实际上,约旦河东原属希实本王西宏和巴珊王噩的这块地是否算为应许之地有一些模糊之处。首先,上帝给以色列人的应许之地并不包括这块地,根据民数记三十四章以及相关旧约经文对应许之地界限的描述,可以简略看成是西边以地中海为界;东边加利利湖以南以约旦河和死海下方为界,加利利湖东部到亚斯他录靠东附近;南边到寻的旷野加底斯;北边从推罗西顿之间延申到黑门山以东。// 因此约旦河东从加利利湖开始东北部也属于应许之地(就是后面玛拿西半支派占领的地方)。

但是,上帝对于居住在迦南附近的民族有不同的对待方式,比如,像以东、摩押、亚扪,这三方都跟以色列人是亲戚,以东和雅各是亲兄弟,摩押亚扪因罗得的缘故可以数算到亚伯拉罕那里,所以上帝就告诉以色列人,不可以去占领他们的地。因此,虽然以色列人在旷野行路期间以东和摩押都向他们显出了敌意,以色列人宁可绕路也不去跟他们打仗。但是,对于希实本王西宏和巴珊王噩却有不同,在以色列人进军迦南的过程中,他们如何对待神的百姓,就决定了他们的结局。这两个族群虽然住在约旦河东,他们原本并不属于应许之地的居民,也不在上帝要灭绝的范围内。若他们向以色列人表达善意和友好,他们就可以活命可以继续住在他们的土地上。可是若他们敌对以色列人,那么上帝就把他们交在以色列人手中,他们的地以色列人也可以占领。所以,面对亚摩利西宏和巴珊王噩,摩西一开始是打发使者去跟他们说和睦的话(民二十一21),并没有像对待约旦河西的迦南人那样直接就看为敌人看为必须要消灭的对象。但两族“心中刚硬,性情顽梗”(申二30),反而还主动攻击以色列人,与以色列人争战。所以神将他们交在了以色列人手中,告诉摩西“我要将西宏和他的地交给你,你要得他的地为业”(申二31)。所以,亚摩利王西宏和巴珊王噩的土地就归给了以色列人,可以算入可分配的土地中。因此,可以把这两个支派所要的约旦河东的这块地看为是在应许之地之外的附加土地,可以分配,却非“正牌”应许之地。

因此,如果不考虑流便迦得这两个支派不合规矩的要求,假如是摩西提出来分这块地,拈阄分给了流便和迦得,他们得这地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他们处心积虑地自行索要,在其他支派都还没有得着地的时候,矢志要得这样一块河东的土地作为自己在神面前的产业,就表明了他们其实并不那么看重神所应许的迦南地。他们更看重土地和生活本身。他们并不那么看重应许之地的属灵意义。

两支派这个请求内在的问题

从以上所说的这两个方面,他们要求得河东之地,他们不想得河西迦南应许之地,就可以看出来,这两个支派在这个时刻提出要约旦河东的土地不蒙神喜悦。我们可能会想,是什么原因使得他们作这样的事呢?

贪心。约旦河东原属亚摩利王西宏和和巴珊王噩的这一片土地据说的确雨水充沛,水草茂盛,适合放牧。他们看见这地,就喜欢,就想得到。喜欢这地,想要得着,这本身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喜欢是否就一定要得到呢?那就不一定了。这是需要求问耶和华神的事。若是拈阄给了他们,这就是从神来的祝福,(神未尝不能把这地给他们)。但若是自取,就不是祝福了。这两个支派并未求问耶和华,他们是凭着自己心中的喜好来找摩西的(三十二1)。人从自我里面所发出来的喜欢、想拥有的想法,若超过了对上帝旨意的寻求,就是贪心了。// 眼睛看见了他们认为好的土地,就不想得此刻看不见的河西应许之地了。这跟罗得相似,为了得着眼前的好牧场不惜与亚伯拉罕闹矛盾。其实他们完全可以等一等,放在祷告等候中,求神让他们拈阄时正好抓着这块地。但是贪心令他们内心惧怕,可能他们担心过河之后再也没有这么好的地了,担心万一拈阄没拿到呢,甚至担心万一有人像他们一样率先开口要这地呢。总之,他们并不相信上帝给的才是最好的,他们相信自己的眼见,他们认为好的,他们就要得着。

自私。他们此时只考虑自己,而没有考虑上帝的心意和其他支派。看见了利益,看见人眼中看为好的东西,他们首先考虑的就是把其他弟兄甩在一边,自己抢先下手。或者说,他们其实知道他们此举并不合宜,(因为是众支派一起争战得来的土地,得来的牛羊),他们也想到了其他支派可能会心生不满,可能会抱怨,可能会灰心失望,可能会起来反对,甚至也借机提出对这块地的诉求,从而引发各样的纷争。他们知道各种可能的后果和引起的问题,但是他们的贪心胜过了对上帝的敬畏,他们还是提出来了。所以,他们一旦到摩西面前提对河东之地的要求,就表示他们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他们也要得着这块地,为此不惜得罪弟兄。// 就像主耶稣上十字架之前,雅各约翰的妈妈求耶稣说“愿你叫我这两个儿子在你国里,一个坐在你右边,一个坐在你左边”(太二十21),这种照着属世视角争抢高位的作法使得“那十个门徒听见,就恼怒他们弟兄二人”(太二十24)。所以主耶稣就告诫他们说“只是在你们中间不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太二十26-28)。不要为利益和弟兄争抢,要为被神使用服事弟兄而努力。

骄傲。可能并不仅仅因贪心和自私就给了他们向摩西提这样要求的勇气,这里应该还有骄傲在其中。很有可能在之前所进行的三场战争中,这两个支派作战勇猛,冲锋在前,藉着他们的手抢夺的战利品很多,以至于他们觉得他们有率先提出土地要求的权利。他们觉得自己有资格要河东这块地。如果在争战中他们没有一点突出之处,他们还敢就因为喜欢这个地方就提出要这地,未免一点脸面都不要了。但争战得胜在乎耶和华,争战的能力也是神所赐的,他们能有勇气出去打仗,还打胜了,这是上帝所给的恩典。但是他们把上帝所给的恩典看为是自己的功劳。当然,能被神使用本身就是荣耀。但荣耀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有了特权。人性的骄傲就在于会把神所给的恩赐看为是自我抬高的资本。骄傲就会成为人的蒙蔽,就会迷失自我,做出令人吃惊的事情,自己却觉得很正常。

摩西的反应

摩西一听他们说“求你把这地给我们为业,不要领我们过约旦河”,立刻就惊怒交加。摩西觉得流便迦得这两个支派此时所提的请求是如此的令人不可理解。以色列全体一起打下来的土地,一起夺取的掳物,怎么就因为上帝给你们的牛羊更多,你们就决定占据这块土地,留在约旦河东不走了呢?你们是凭什么敢提这样的要求呢?你们从哪来的勇气?你们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吗?// 摩西此刻可能全身的汗毛直竖,手都哆嗦了。

“你们为何使以色列人灰心丧胆?”

摩西首先指出流便迦得两支派如此作法对以色列其他支派的伤害和影响,就是摩西说的“你们为何使以色列人灰心丧胆?”。灰心丧胆这个词摩西提了两次。实际上,不论这两个支派提出要河东之地背后的思虑如何,他们心里怎么想的,客观上,只要他们一提出要留在约旦河东,哪怕摩西不答应,他们最终没有得着河东的地,他们的这个请求本身就已经对以色列全会众产生了实际的负面影响力:令人灰心丧胆。本来是一同要过约旦河进军迦南,一同争战,等争战得胜得着土地之后,根据人数多少划分土地,然后拈阄得地。没想到,还没等过河,还没有得着迦南应许之地呢,刚在河这边打了几场胜仗,取得了一些战利品,竟然就有两个支派说,河那边的地怎么样我们不关心,我们要留在这里了,因为我们东西很多,这地我们看着也不错,这块地就归我们吧。

摩西的怒气在于他清楚地知道这个时候这两支派的作法是何等的令人气馁和危险。在以色列人要进军迦南前夕的关口,这两个支派的作法几乎等同于分裂和背叛了。以色列人应当是一同过河,一同争战,一同分地,但现在他们不管其他弟兄,自己先得地再说。他们要留在河东就是把自己从整体以色列人中分离出来了。这也是对上帝和对弟兄的背叛。他们不照着之前摩西所说的分地原则来要地,这已经就是对上帝所颁布分地原则的藐视和违抗了。这也是对其他弟兄的藐视、得罪和伤害。//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属于以色列中第一次分裂,比北国十个支派分裂出去还早。

而且,这种作法势必会引发其他支派的各种不满和想法。其他支派会想,还能这样呢?他们能提这要求,我们也能提;他们不过河,我们也不过了。流便迦得两支派的作法是对其他支派对应许之地盼望和争战士气的瓦解,是对以色列人过河得应许之地热情和信心的沉重打击。而且还会挑起人心中的私欲和争斗。哪怕有灵性坚定的人也需要格外仰望神来对抗自己内心所生发出来的各种负面感受、情绪和想法。// 弟兄彼此之间,应当彼此激发对神的信心和跟随,而非互相激发内心的情欲和犯罪。流便迦得两支派的作法,对于以色列人的士气是沉重打击;对于彼此的关系是严重破坏;而且还把众支派都放在了危机当中。

重提加低斯巴尼亚的惨痛教训

时隔四十年之后,以色列人自出埃及在旷野走到今天,已经来到了以色列全体民众所面对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关口,就是要准备过约旦河得迦南应许之地了。就在如此重要的一个节点上,竟然有两个支派说“不要领我们过约旦河”。四十年过去了,摩西原本以为希望就在眼前了,谁知道形式突然急转直下,又有人说我们不要过去。惨痛的历史记忆马上又从摩西的心头涌现出来。// 摩西非常担心历史的悲剧会重演。

摩西以三十八年前以色列人在加低斯巴尼亚的背叛事件来类比今日这两个支派的作法。实际上,三十八年的加低斯巴尼亚事件和今日流便迦得两支派的请求性质是一样的。所不同的是,当时是十个支派的首领鼓动百姓一起背叛,只有约书亚和迦勒忠于耶和华。这次是两个支派“隐性”的背叛,使得其余十个支派处在被试探和引诱的危机当中。可以把流便迦得两支派此时的作法看为是第二代以色列人的加低斯巴尼亚。// 另一个不同是,第一代以色列人的加低斯巴尼亚的后果就是全体倒毙旷野,所有人漂流三十八年;第二代以色列人中的两支派要求河东之地最后以一种大家都能接受的方式得以解决,并没有影响以色列人过约旦河得迦南应许之地。这次上帝没有像三十八年之前那样,任凭十个首领鼓动了全体百姓,这次神将这次危机限制在了一定的范围内。因为神定意要带领第二代以色列人进入迦南,纵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影响神的计划。出于神格外的保守,这两个支派所作的事情并没有形成摩西所担心的局面。

最终的处理方案

摩西的激烈反应可能正在这两个支派的意料之中,迦得流便两支派也马上就给出了一个相应看起来还算可行的补偿方案。

两支派的补偿方案

他们提出只留妇女孩子在河东,在这里会为牲畜垒圈,并简单的筑城,不会太耽误其余以色列人过河的时间。// 后面摩西在同意他们的方案之后,就告诉他们先为妇女孩子造城,再为羊群垒圈。既然把地给了他们,就不差这点时间,把该做的防守护卫都做好。

他们承诺他们当中战士会一起过河,并且冲锋在前。就是他们自己说的“我们自己要带兵器行在以色列人的前头”。在约书亚记中,他们的确履行了他们的承诺,过河的时候,他们是第一批跟着祭司过河的。流便迦得两支派和玛拿西半支派一共派了约有四万人过河帮助以色列人打仗(书四12-13)。// 其实两个半支派第二次数点人数二十岁以上能拿刀上阵打仗的人总数约有十一万(流便支派有四万三千七百三十人,迦得支派有四万零五百人,玛拿西支派有五万两千七百人,算一半也有两万六千多人),他们派出四万人过河,留下七万士兵驻守在约旦河东。他们只派出了三分之一的兵力。

他们承诺其他支派若是没有得着土地,他们就不回来。而且他们强调,他们只参与河西的战争,并不参与河西的分地。

摩西的接受

摩西同意了这个方案,他们所提出的派兵与其余支派一同过河,一同争战,这已经算是表达了对上帝所给应许之地的争战参与和跟其他支派的合一。但摩西对这两个支派强调说“所有带兵器的人都要在耶和华面前过约旦河,等他赶出他的仇敌,那地被耶和华制伏了,然后你们可以回来,向耶和华和以色列才为无罪,这地也必在耶和华面前归你们为业。倘若你们不这样行,就得罪耶和华,要知道你们的罪必追上你们”,并且摩西还叮嘱其他人,“摩西为他们嘱咐祭司以利亚撒和嫩的儿子约书亚,并以色列众支派的族长,说,迦得子孙和流便子孙,凡带兵器在耶和华面前去打仗的,若与你们一同过约旦河,那地被你们制伏了,你们就要把基列地给他们为业。倘若他们不带兵器和你们一同过去,就要在迦南地你们中间得产业”。

可见,摩西的话并非是喜悦他们如此说,只是认可和接受了他们所提的方案,就像新约主耶稣面对法利赛人论离婚时所说的话“摩西因为你们的心硬,所以许你们休妻。但起初并不是这样”(太十九8)。甚至,摩西是不得不接受他们所提的补偿方案。所谓这是补偿方案,是因为这两个支派所提的方案是有条件的,你现在承诺给我这块地,我就派兵跟你一同过河。所以,摩西所说的话不是给这两支派设立了一个得地的条件,而是答应了他们对河东之地的诉求,然后提醒他们要持守他们自己的承诺。这两支派所提的补偿方案,是在他们决定要这地的情况下最好的解决方案了。// 当然,最好的是这两个支派根本就不提对河东之地的要求。次之的是,当他们一提,看见摩西如此激烈的反对,他们马上就表示悔改,收回请求,所有人都一同过河。最差的就是现在这种情况,他们提了,摩西反对了,他们没有收回要求,而是提了一个补偿方案。这就表明,这两个支派对河东之地是势在必得。这个补偿方案,与其说是补偿,不如说是决心的表达。我哪怕愿意出兵过河,作前锋,与其他支派一同争战,我也要得着河东这块地。可能令人奇怪的是,你既然已经出兵过河去打仗了,为何就不愿意得河西的应许之地呢?可见他们完全可以过河争战,他们有这样的能力和勇气,但是他们的勇气不是用来遵从上帝的命令,而是用来实现自己的意愿。

其实,在这种情况下,摩西别无选择。摩西不会强硬地驳回他们的诉求,强硬驳回只有两个结果,一,摩西不惜动员其他支派与之开战也不允许他们得着河东之地。二,这两个支派连派兵一起过河也不派了,就强硬地占领河东之地,彻底从以色列整体中决裂出去。无论哪一个结果,都不是摩西想要的。而摩西之所以答应了他们的方案,也是看出了他们心意已决和势在必得,甚至多少有些摊牌的意味。// 甚至,我们可以说,这个方案原本就是这两支派早已商量好的。这个方案并不是他们在看见摩西的反对态度之后回去商量,现想出来的。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很可能是有针对性地做了计划的。客观上,在这个关键时刻,不管谁只要一提我们不想过约旦河了,摩西一听这么过分的说法,一定会情绪激动地反对的。然后听到派兵一同过河争战的方案,摩西大概率会同意的。// 这段经文并未记载摩西向神祷告了,神指示他可以这样做。神的沉默,其实就是神的态度。神不喜悦这件事,也不喜悦这个解决方案。但神允许这事发生,也允许这事就这样来解决。神有格外的恩典。虽然不是捻阄所得,既然他们如此执着,神就给了。只是这种情况下得着的这块地,是祝福吗?没有隐患吗?

事实上,当他们提出要得河东之地的时候,裂痕就已经出现了。这个方案只是令这个裂痕没有在当下继续扩大到决裂的程度。但这个方案也并没有起到让裂痕消失的作用。这两支派跟其他支派之间所隔的不是约旦河,而是心灵里面的分离。

玛拿西半支派

最后记载的玛拿西支派玛吉家族的人攻下基列,占领了那里。摩西也承认这地归他们。但对于玛拿西半支派,似乎并没有受到责备和一些条件的制约。可能是因为玛拿西半支派去得的那地,跟迦得流便这两个支派所要求的地有很大的不同,第一,玛拿西半支派所攻打的基列地,严格来说不在约旦河东,而是在东北,在加利利湖的东部。这里是在上帝所应许范围之内的地。第二,这是玛拿西半支派完全凭自己攻取的。

所幸的是,上帝有恩典,并没有因为这两个半支派的做法,引起更多支派的效法,没有发生其他支派都起来在河西争战,都表示不想过河去了的情况出现。

结语

本章所记录发生在第二代以色列人过约旦河之前的这个事件,从某种意义上,其严重程度超过了三十八年前的加低斯巴尼亚事件,因为有之前的事件作为借鉴,这是第二次再犯。这就表明,第二代以色列人并不比第一代以色列人更好,两代人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只不过上帝定意要领第二代以色列人进入迦南,所以,上帝给第二代以色列人的有更大的保守的恩典。上帝在这场危机中给的保守恩典可以从两个方面看出来,一,迦得和流便这两个支派虽然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但他们还是提了一个派兵过河作前锋一同作战的方案,他们没有自私到底。二,除了玛拿西半支派攻取基列地之外,其他九个半支派竟然没有起来争闹,可能他们心里也不舒服,也很生气,但这里没有记录他们有什么不满的表达,至少表示他们没有把内心的不满发作出来。

其实这才是真正的属灵争战。就像上主日小白牧师所提到的,虽然以色列人所面对的争战大多是以肉眼可见刀剑的战争方式来展现的,但这些争战背后的实质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六12)。这种内部事件的争战比外在战争更加险恶,一,因为这主要是发生在心灵层面的攻击,藉着人的有限、弱点、贪欲、自我等无孔不入,而且潜移默化,悄无声色,令人不知不觉中就被攻击和蒙蔽,就被撒旦乘虚而入,令人防不胜防,(幸好有圣灵的帮助和提醒,我们才能觉察到,并可以靠着圣灵的能力来应对和胜过,所以保罗说“不要销灭圣灵的感动。不要藐视先知的讲论”(帖前五19-20));二,随时随处就会发生,试探诱惑和被私欲激动随时都会发生,仇敌不会休息,随时窥探,一有机会就出手,而且选的节点都很关键,特别是在人容易忽视的方面和时刻,就像这次以色列人所面对的,时机和方式都是“恰到好处”。所以,我们一定要留意,我们不是与属血气的在争战,而是与我们内心的自我和骄傲在争战。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过去以色列人所面对和经历的,今日神的教会也会同样面对。因此,我们当记起使徒彼得对教会的劝勉“务要谨守,儆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

回应诗歌:《60 求你拣选我道路》

讲道 >>

  • “凡求告耶和华名的就必得救”——2024年2月18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耶和华的日子大而可畏——2024年2月1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西罗非哈的女儿们 ——2024年2月4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使误杀人的不至于死”——2024年1月28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四境之地与分地之人——2024年1月2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过去与将来——2024年1月14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去攻击米甸——2023年12月3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耶稣——黑暗中的光明——2023年12月24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不可食言”——2023年12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献给我的供物——2023年12月1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属灵的传承——2023年12月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把产业分给各人”——2023年11月2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以我的忌邪为心——2023年11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有星要出于雅各——2023年11月12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神没有咒诅的,我焉能咒诅?”——2023年11月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耶稣是主——2023年10月29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你所行的在我面前偏僻——2023年10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得胜与得救——2023年10月15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们不信我”——2023年10月8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这本是除罪的——2023年10月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祭司和利未人的职责与上帝的供应——2023年9月24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他的杖必发芽”——2023年9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这些人是藐视耶和华了 ——2023年9月1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献祭的条例——2023年9月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你们不可背叛耶和华”——2023年8月2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向以色列人报恶信——2023年8月2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嫉妒纷争——2023年8月1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他们的恶语达到耶和华的耳中”——2023年8月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神爱世人——2023年7月3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往前行——2023年7月2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有云彩遮盖帐幕”——2023年7月1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守逾越节——2023年7月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奉献利未人——2023年7月2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都来奉献”——2023年6月2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你们要这样为以色列人祝福——2023年6月18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拿细耳人的愿——2023年6月11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要承认所犯的罪”——2023年6月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前来任职在会幕里办事——2023年5月28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利未人要归我” ——2023年5月21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耶和华的军队——2023年5月14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要照他们的军队数点”——2023年5月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我与你为敌——2023年4月30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尼尼微现在空虚荒凉”——2023年4月23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祂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2023年4月16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2023年4月9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并没有人禁止——2023年4月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你必定站在凯撒面前” ——2023年3月2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我所求的是一切听我的都像我一样——2023年3月1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我要上告于凯撒” ——2023年3月12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2023年3月5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当夜主站在保罗旁边——2023年2月2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我现在受审问,是为盼望死人复活——2023年2月19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诸位父兄请听——2023年2月1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到了耶路撒冷——2023年2月5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愿主的旨意成就”——2023年1月29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我凡事给你们作榜样——2023年1月22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直讲到半夜”——2023年1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主耶稣的名从此就尊大了——2023年1月8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放胆讲道”——2023年1月1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有一子赐给我们——2022年12月25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不要怕”——2022年12月18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传讲耶稣与复活的道——2022年12月1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这地方的人贤于帖撒罗尼迦人”——2022年12月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腓立比宣教——2022年11月27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夜间有异象现于保罗” ——2022年11月20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带他同去——2022年11月13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二人起了争论”——2022年11月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耶路撒冷会议——2022年10月30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坚固门徒的心” ——2022年10月23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为什么作这事呢? ——2022年10月16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倚靠主放胆讲道”——2022年10月9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主的道传遍了那一带地方——2022年10月2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立了一位救主,就是耶稣”——2022年9月2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往塞浦路斯去——2022年9月18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他们侍奉主”——2022年9月11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神的道日见兴旺,越发广传——2022年9月4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教会却为他切切地祷告神”——2022年8月28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从安提阿起首——2022年8月21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我是谁,能拦阻神呢?”——2022年8月1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全地之主——2022年8月7日主日讲章/冠辉长老
  • 凡信他的必蒙赦罪————2022年7月31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彼得周流四方”——2022年7月24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奉主的名放胆传道——2022年7月17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2022年7月10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起来!去!宣扬福音!——2022年7月3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腓利下撒玛利亚城去宣讲基督”——2022年6月26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教会大遭逼迫 ——2022年6月19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求主耶稣接收我的灵魂”——2022年6月12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你们这硬着颈项的——2022年6月5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他的面貌好像天使的面貌”——2022年5月29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就派他们管理这事——2022年5月22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2022年5月15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2022年5月8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信而归主的人越发添加”——2022年5月1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 ——2022年4月24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死被得胜吞灭了——2022年4月17日主日讲章/晓峰牧师
  • 没有一个缺乏的——2022年4月10日主日讲章/袁灵牧师
  • 同蒙天召的群体——2022年4月3日主日讲章/曾淼传道
  • 听从神不听从人——2022年3月27日主日讲章/小白牧师
  • 全部 讲道 >>